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37章 与赵知州做对的人们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7章 与赵知州做对的人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泉州的冬天是很惬意的日子。南下的船只都已经出发,各种扰动城市的事情也都终止。这座城市开始进入一个慵懒的时日,直到被第二年的航海激活。

    赵氏在泉州的日子就更显得惬意,每一支都养了自己的戏班子,大家互相比着开发新的戏曲节目,或者在已有的曲目中尝试推陈出新。在泉州到处都能听到唱曲的声音,在东湖的游船更是能欣赏到很高水平的演出。

    在泉州只要穿上厚衣服,就能抵挡住寒气。特别是棉布与棉花流行起来之后,泉州的棉袄随之兴起,坐在游船上冻到瑟瑟发抖的人也越来越少。

    赵宜昌与一些泉州里面比较头面的人物坐在一起,他虽然是赵氏,却并非官员,也不是富户,所以位置很靠后。

    慢悠悠的喝着酒,赵宜昌听着酒桌上的谈论。

    “磨勘的考评已经到了,不知道大家要怎么对吏部讲。”说话的是泉州造船厂的管事,宋代国营企业利润丰厚,而且多数都有临安朝廷安插的人,地方上的官员对这些国营企业有发言权,却没有主导权。

    听了管事的话,一位官员笑道:“你们也是手眼通天,能上达天听。这等事问我们又如何。”

    管事并没有接这个话茬,正因为能够上达天听,国营造船厂的这些人才知道赵嘉仁与现在独相的左丞相贾似道关系很好。贾似道贾相公炙手可热,权势大到没边。在有明确情报之前,他们这帮大宋国营企业的人怎么敢发动对赵嘉仁的政治进攻。

    官员情绪不好,也没心思追这个话题。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长长叹口气,“我们日子惨啊。以前蒲家还在的时候,每年的孝敬按时按点。现在赵嘉仁铲除了蒲家,占城商人跑了个精光,那些大食商人各个深居简出,生怕被赵嘉仁看上之后杀头。整个泉州竟然被弄到完全没了生意……”

    说到这里,官员眼中晶莹,仿佛马上就要涌出泪水,周围的官员们也心有戚戚焉。泉州的官员和其他有通商口岸的城市一样,分为民政与市舶司。市舶司素来是大肥差,让民政的官员们非常羡慕。然而赵嘉仁歼灭蒲家之后,局面就翻转过来。市舶司的生意清淡,倒是民政的官员们日子依旧,甚至或多或少因为拍卖蒲家财产而赚了一笔。有升有降,现在成了市舶司官员开始羡慕起民政官。

    又灌下一杯酒,市舶司的官员大声说道:“吏部磨勘之时,我等该据实以告。”

    赵宜昌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这举动倒不是他要附和这位官员的态度,而是他感到无聊。泉州的冷清并非从赵嘉仁歼灭蒲家才开始,早在去年,市面就已经开始冷清。蒲家的船队不北上,而占城海盗从南来,倭寇从北到,弄到福建路海上贸易很是冷清。若是从这个角度来看,击破两边海盗的赵嘉仁才是挽救泉州的大功臣。至少他让泉州恢复了起码的平静。

    然而在市舶司的官员们看来,赵嘉仁歼灭蒲家的行动断了他的财路。那帮捞到好处的官员们又闭口不言,以至于赵宜昌几个月来根本没听到对赵嘉仁的善意评价。

    也许是觉得气氛太沉闷,桌上又敬了一巡酒后,船厂的管事给赵宜昌敬酒的时候问道:“赵兄弟,我们听说赵知州一直想请你到他手下办事。不知现在如何了?”

    听到这个,赵宜昌忍不住苦笑。他再次暗自告诫自己,以后千万不要乱说话,特别是不要乱吹。赵嘉仁几年来数次尝试招揽赵宜昌,那时候赵宜昌并没有把赵嘉仁放在眼里。之后赵嘉仁一飞冲天,不仅立下大功,更成了泉州知州。这之后赵宜昌觉得不好意思再去找赵嘉仁,至少赵宜昌觉得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再提也没意思。可现实让他看到,哪怕是无心的一句话,听到别人耳朵里之后总是会被有心人记住。

    被人再揪出这样的过往,赵宜昌索性笑道:“我现在每天都在等赵知州前来招募,可此一时彼一时,左等右等都没等到。我劝大家不要自作多情啦!”

    这话一出,登时有人笑骂道:“我等有何自作多情。就算你当了赵知州的幕僚,难倒你还能记得兄弟们不成?”

    这些情绪发泄之后,众人倒也觉得心情得到纾解。反正事情变糟并非从现在才开始,众人也已经开始习惯。市舶司的官员又喝了几杯酒,就忍不住问大宋国营船厂的管事,“我听说你们将木料价钱涨了一倍,你们就不怕赵知州生气?”

    “怕他生气又如何。”管事看着很豪气的答道。

    “佩服!佩服!”一众人等立刻给管事敬酒,管事带着一脸傲娇的表情接受了众人的敬酒。然而管事心里面清楚,他们涨价还真的不全是因为赵嘉仁。市舶司的确因为蒲家覆灭而遭到沉重打击,但是受益的并非只有民政衙门里头的官员。不少因为蒲家的存在而不敢去南边做买卖的海商们纷纷增加了船只订单,船只价格上涨,木料价格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

    放下酒杯,管事笑道:“赵知州要给朝廷造军船,我等涨价也是逼不得已。这真的是不涨也不行!”

    众人立刻哄笑起来。人人都知道赵嘉仁有自己的船厂,所以赵嘉仁的军船不会让泉州船厂赚到钱。面对这样的玩独吞的对手,泉州的国营船厂当然要卡赵嘉仁的脖子。哪怕赵嘉仁看着风生水起十分生猛,却在大宋制度面前吃了苦头。这样的事情让众人心情都非常愉快。

    酒席散了之后,赵宜昌下了船步行回家。没有了热闹的环境,赵宜昌情绪随着挺惬意的环境变得平静,进而低落起来。

    他已经三十多岁,除了年轻的时候干过一些刺激的事情之外,赵宜昌发现自己的人生正在变得越来越贫乏。身为赵家人,他每个月都能有不算少的钱粮,活下去并无压力。正是因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日子才让赵宜昌更加痛苦的发现,他真的被好多人甩在后面。

    赵嘉仁不用讲,这个青年已经根本不是赵宜昌能比拟的。齐叶作为泉州大钱庄的掌柜,赵宜昌也觉得齐叶和自己有一比。齐叶成为赵嘉仁的重要手下,这个并不稀奇。

    可前一段,赵宜昌看到以前和他一起贩卖私盐的鲁滕居然也看着人五人六的领着一群手下在码头准备上船。鲁滕与赵宜昌一起贩卖私盐的时候可是赵宜昌的小弟,现在也成了赵嘉仁手下的管事。赵嘉仁从来不拖欠薪水在福州与泉州这些城市地区很出名,赵嘉仁手下收入很高更出名。这就不能不让赵宜昌感到格外难以接受了。

    回到家,赵宜昌看到鲁滕居然在家门口等他。这下赵宜昌心脏开始加快跳动速度,看来赵嘉仁终于记起赵宜昌的存在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