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35章 太刀对打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5章 太刀对打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声短促的惨叫过后,树林里面恢复了平静。m.。左之助厌恶的甩掉打刀上的血迹,又从他刚砍了的那个恶党身上拽掉块麻布,把刀身上的血迹与污物擦干净,这才将刀插回刀鞘。

    走回阵列,左之助对佐助答道:“恶党都砍完了!”

    “嗯!”佐助愠怒的应了一声。他和其他人一样收起武器,从行李中拿出皮甲穿上。皮甲外形有些类似吊带马甲,肩膀上是两根皮带,甲胄护住前胸与后肩胛。这玩意重量只有五六斤,但是之前大伙都没穿上。远路无轻重,即便只有五六斤也不是令人喜欢的重量。

    穿上皮甲,佐助愤愤的摸了摸腋下衣服上的口子。一支竹箭射中这里,把他心爱的飞鱼服弄破了个洞。正因为如此,火枪与竹弓箭对射后的追击战里面,佐助亲手砍了五六个恶党。

    月莲也穿上了甲胄,此次遭遇战让月莲也觉得甲胄很有必要。海战的时候海盗不用弓箭,赵嘉仁的船队看不上弓箭。近战的时候空间狭小,要求高度的灵活性,穿甲胄还不如不穿。然而这次陆战的感觉完全不同,竹箭嗖嗖的飞过来,射向头部的还能躲闪或者用手里的火枪拨开,射向身体的就很难对付。

    扣好皮甲,月莲问军医。“喂,伤口处理好了么?”

    军医停下探针忍不住叹气,“倭国人的弓箭不行,石头箭头没能穿透。不过,箭头断他胳膊的肉里了。得仔细清理一下。”

    中箭那位本来嘴里咬了根裹着棉布的木棍,见医生居然停手,他用另外一只手拿住木棍,腾出嘴来喊道:“疼我就忍了,你快点行不行!”

    胡月莲伸手在那兄弟脑袋上拍了拍,说了句“继续忍住哈!”就开始去检查恶党们尸体。月莲停止追击的时候就想起了对恶党的介绍。对恶党的介绍让胡月莲觉得这帮人与福建路那些抗税造反的很类似,也比较像广南东西路和福建路的土司。这些人的诉求就是不纳税,这些人的行动就是阻碍倭国官府征收年贡,他们袭击年贡运送队,夺取年贡。

    方才大家遇袭之后杀的兴起,加上敌人逃的飞快,那群恶党们只剩下逃走的以及被杀的。对方到底是一时兴起,或者是有人指使,只能等下一次遇到再说。

    以福州与泉州来看神户,神户居民已经算是穿着很不怎么样的。检查一下尸体,胡月莲发现这些恶党的穿着更加不怎么样。此时佐助他们开始搜身,被砍的一共十几号人,除了那个穿竹盔甲的家伙的身上有点铜钱之外,其他人身上顶多有点随身食物。

    “穷人啊。”胡月莲叹道。

    “要不要把这个为首的脑袋砍下来?也许镇西奉行有悬赏。”佐助问道。

    “不要!”月莲厌恶的答道。她可不想看着自己的队伍里面还有人挑着人头,那可未免太恶心了。月莲补充道:“下次再遇到这些人不要都杀了,留几个活口。”

    众人应了一声,大家对胡月莲遇敌之后大喊‘斩尽杀绝’的事情提也不提。斩尽杀绝是胡月莲在面对蒲家匪帮长期战斗中的习惯,她一时改不过来并没有让大家感到稀奇。

    此时伤员的伤口已经处理好,缝合后在伤口上涂上酒精,伤员发出一阵痛苦难受的闷哼。之后然后用纱布简单的包扎,给伤员穿上胸甲,把受伤的手臂固定住,用布带吊在他脖子上。身为伤员有优待,别人要走路,他可以坐在大车上。一声吆喝,被雇佣来的日本劳力拉动运载礼物与伤员的大车继续前进。

    一夜无话,第二天队伍终于抵达了镇西奉行奉行所。奉行所是木质建筑,建在山边。负责看守道路的头目远远看到群穿着不一般的人顺着大路直奔奉行所,很快就带了士兵出来询问。

    看了这帮人在十一月还穿草鞋,胡月莲在心里给这帮家伙打个不及格的分数。她身高有161的样子,在宋国看人大概要目光向上。在倭国,胡月莲一直用平视乃至俯视的视角。

    有士兵们半包围,终于出现了几个穿鞋的家伙。为首那人上前问道:“你们是哪里来的?”

    “我等是宋国福建路总奉行,东北路奉行赵嘉仁殿下的使者……”胡月莲开始把那套背诵的词又给背了一遍。

    佐助则是趾高气扬的将这些词翻译给原本他根本不敢招惹的奉行手下,因为佐助以前是光脚的,他并不敢招惹穿鞋的。即便现在他的鞋比那些穿鞋的更华丽,心里面还是居于劣势。

    当然,此次对话也有些新意。胡月莲告诉奉行的部下,平安京的奉行去做迎接胡月莲等人进京见面的准备,所以胡月莲他们就趁着空闲时间到神户周围来拜访一下。倭国也不大,保不准以后大家还要见面呢。

    这话把镇西奉行的部下给唬的一愣一愣的。看着这帮穿鞋的男女们各个身材高大,服饰华丽,脚上的鞋不是丝履而是靴子。在倭国,普通的守护都未必能置办得起这身衣服。那种漂亮的黑丝圆帽后面还高高竖起,这种样式与倭国京都的奉行服饰颇为相似。这帮人还各个携带武器,此时的倭国是镰仓幕府,军人拥有极高的地位。

    “请诸位稍等。我们马上就去禀报。”镇西奉行的手下留下话之后立刻赶回去。

    听了部下的禀报,镇西奉行觉得自己得去看看,于是跟着手下出来。出来没走几步,奉行就看到那些宋国皇帝堂弟的部下中有人竟然坐在交椅上。交椅是一种折叠凳子,以前得是有身份的人才能坐交椅。例如中排位就是做第几把交椅。不过赵嘉仁不在乎这个,他让部下带了这个去倭国摆摆威风。

    交椅在隋唐就已经开始流行,从唐朝学了许多东西的倭国也是等级森严,一看有人坐交椅,镇西奉行立刻就觉得对方的派头好大,应该不是穷人冒充。

    心里有了定论,镇西奉行索性直接前来见面。双方交谈之后,月莲命人将装礼物的箱子抬给奉行。镜子在日本是极为郑重与贵重的礼物,看到礼物里面除了布匹之外还有玻璃镜,镇西奉行再没有疑惑。他热情的邀请众人到奉行所做客。

    宾主在会客间坐下,月莲还是按照经验送了些垫子给奉行。宋国的都盘腿坐在垫子上,镇西奉行和京都的奉行一样,对这样柔软的垫子很满意。

    大家边喝茶边谈,胡月莲就谈起半路上遭到恶党袭击的事情。她很想知道九州这边到底是恶党横行,还是有人针对往来于奉行所与码头的人。

    奉行姓九条,是现在幕府将军的远亲。听闻这些宋人轻松斩杀了那些恶党,他大为讶异。问清了位置,九条奉行立刻派人去查看。而九条奉行身后的一位带刀的家臣看着跪坐在月莲侧后垫子上的佐助,忍不住问道:“那位先生好像是倭国人。”

    回头瞅了一眼佐助,月莲笑道:“他现在已经是我家殿下的部下。请问阁下是哪位?”

    经过佐助的翻译后,发话的家臣答道:“我乃九条殿下的家臣柳生总一,不知赵殿下的家臣为何要把刀刃向上?”

    此时倭国的日本刀还是太刀时代,赵嘉仁见识的日本刀多数是打刀。太刀佩戴方式是刀刃向下,打刀则是刀刃向上。太刀比打刀长,打刀又比小太刀长。

    柳生总一是九条手下非常强的武者,听说宋国人轻松击败这边的恶党,还斩了不少人。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他心里面自然而然的不服气起来,佐助腰悬的打刀在对面的倭国武者眼中非常扎眼,在这种不服气的心情下,柳生总一忍不住出言询问。

    大家都是刀口混饭,这种情绪根本无需言明。不管是胡月莲或者是佐助,又或者是参加会议的这帮人,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一种武者能感受到的跃跃欲试的心情。佐助停止了腰杆答道:“这么佩刀,才是出手就砍人。”

    “果真?”柳生总一立马顺杆往上爬,他立刻对九条奉行说道:“殿下,我想见识一下。”

    倭国奉行要领兵打仗,所以都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鸡。九条也早就注意到宋国里面那些跪坐的家伙很像是倭国人,他们独特的佩刀模式让九条也非常在意。镇西奉行九条尝试用文雅的语气询问对面的宋国女官胡月莲,“胡殿下,大家比试一下可好。”

    “很好。点到为止,不要弄出人命。”胡月莲自己就精通近战,她自己同样很想看看倭国高手们的水平。

    众人出了会客室,在会客室外面的空地上,柳生总一与佐助两人面对面站好,中间隔了七八步的距离。柳生总一先向主君躬身行礼,接着手握住刀柄。见到柳生总一这个有名有姓的家伙握住刀柄,佐助这个没有姓氏只有名字的武士也手握刀柄大步向柳生总一奔去。

    柳生有实战经验,他从佐助的动作里感受到的是强烈的攻击意图,七八步的距离很短,柳生奋力拔刀。就在他的刀刚出鞘之时,佐助也拔刀了。打刀的刀刃向上,拔出的同时刀刃就已经向着对手。

    太刀本来就长,刀刃还向下,拔出之后还需调整才能发动进攻。就这么一瞬的差距,佐助的刀已经架在了柳生的肩头之上,刀尖距离柳生的脖子只有两寸。而柳生的太刀刀锋距离佐助还有两尺多距离。

    柳生一时间觉得心灰意冷,他本想不顾一切的继续挥刀,不过身为武者的荣耀让他停下手臂。在柳生总一看来,这种毫无意义的举动只能让他的耻辱更加加重。

    九条奉行本以为会看到一场激烈的比试,没想到拔刀之后已经分出胜负。双方战斗力的差距让九条奉行说不出话来。他扭头看了看站在旁边面露微笑的胡月莲,目光中有警觉,也有掩饰不了的震惊。宋国的战斗力之强,超过了九条奉行的想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