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33章 平安京使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3章 平安京使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唐代,倭国有遣唐使,与大唐的关系非常好。这种官方往来很密切,许多倭国留学生并没有回倭国,而是留在大唐。

    大唐覆灭之后中华乱了很多年。在靖康之耻前,大宋与倭国之间民间往来很多,官方之间没有官方贸易。等到靖康之耻后,大宋向金称臣,官方往来中断了。后来虽然也有继续,却只是限于上层知道对面有这么一个国家。现在突然一群人跑来倭国,自称是大宋皇帝堂弟的部下。镰仓幕府对此颇为意外。

    三十几人对于神户地方守护而言也许很吓人,对于镰仓幕府而言根本不够看。镰仓幕府发动各地总奉行、奉行、守护、地头,能拉出来两万军队。他们并不相信大宋使者就能一骑当千。

    有底气,有自信,前来的奉行用词文雅,“不知诸位到鄙国有何见教?”

    “吾乃大宋福建路总奉行,东北奉行赵嘉仁殿下的使者。大宋与倭国已经百余年没有正式往来,商人皆是百姓,不足显示我国与贵国之间的善意。所以,我家殿下派遣我前来,向九条殿下问候,向倭国天皇问候。”月莲把之前准备好的词给背诵了一遍。作为翻译的佐助也用日语讲给奉行听。

    这位奉行听完之后问道:“诸位想去平安京么?”

    “当然!若是不去平安京,难倒只送书信不成?”月莲反问。

    遣唐使都过去了几百年,倭国这些年也没什么外交经历,现在要弄出个正式官方会面,奉行感到很为难。他手里捧着石圭,心里面急速盘算着。想了好一阵,奉行才答道:“诸位,此事须得寻吉日方可。”

    到了倭国会遇到什么之前有开会讨论。身为心理医生,赵嘉仁很清楚那种以自己为核心的想法会弄出什么来。于是讨论就以‘可能性’为基础。第一步就是与平安京接触,两种可能,对方拒绝接触,对方开始接触。之后要求去平安京,对方拒绝和对方不拒绝。

    事情很快就进行到了对方不拒绝。但是不拒绝不等于同意,月莲还记得自己参加讨论的时候,和其他与会者差不多,面对对方有可能拒绝的可能之时,大家登时就生出无名火,质疑对方是不是想岔了什么,竟然拒绝如此友谊的举动。

    然后赵嘉仁就问大家,“要是有群占城人跑来,说他们是占城国王的弟弟,要和我们展开外交行动。咱们会不会立刻答应?”

    然后对倭国的质疑平息下来,只要稍微换个立场,大家也觉得事情不想单方面想象的那么简单。既然对方并没有表示否定,月莲就询问平安京那边需要多久才能给消息。

    对方态度如此从容,显得颇为高深,奉行也开始有些心虚,他迟疑的答道:“大概,一个月吧。”

    “那我们就在这里等一个月。”月莲心里面不爽,回答的一点都不着急。赵嘉仁给她的时间是半年,一个月不过是六分之一,就算是把前期准备也算上,月莲不过用掉两个月而已。

    奉行看这帮人还挺有礼数,也颇有耐心,他自己也稍稍安心下来。双方约定一个月之后,月莲他们就送上了见面礼。见面礼是布匹与玻璃镜。奉行第一次见到能把人映照的如此清晰的镜子,仔细看自己的脸,奉行觉得不是映照出自己,而是镜子里面好像真的有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他觉得心脏跳动变快,连忙合上盒盖

    倭国天皇有三神器,其中一件就是八咫镜。其实有说法,那是中国人的。现在这帮宋国人竟然又送镜子做礼物,让他感到对方真的有不一般的出身。

    会面结束之后,奉行立刻返回平安京。月莲立刻请当地守护吃饭。守护见京都的奉行都没有表示敌意,自然不愿意节外生枝。宋国使者邀请,他也施施然赴宴。

    酒席间,几杯烈酒下肚,守护酒酣耳热。宋国使者询问周围的守护和奉行都是谁,守护就开始讲述起来。同时忍不住开始吹嘘自己是如何能耐。月莲他们一一记下。问那些人的名字该怎么写,守护自己不认字,也不是清楚。好在他还记得自己手下有管这事的人,就晕乎乎的把人叫来,让他告诉这帮宋国使者。

    两天后,船队留下一艘船,其他两艘开始南下前往镇西奉行所在。

    濑户内海北边是日本本州岛,南边就是九州岛。镇西奉行是镰仓幕府为了镇守九州而设立的官职。和大宋不同,日本还是分封制度,各个职务都有相应的土地。幕府是个军人政权,这些职务都承担军事义务。镇西奉行设在筑前国爱宕山,距离濑户内海很近。

    此次雇了日本当地船当引水,船队小心翼翼的跟在日本船后面,总算是没出什么事情。九州那边的码头很小,看着岸边海水的颜色,船长觉得不能再走了。众人就从自己的大船下到日本小船上,乘坐日本小船登陆。

    月莲这次没穿丝绸的飞鱼服,而是换上了棉布的飞鱼服。飞鱼服与大宋的对襟衣服不同,它上半截是右衽的外衣。下半截有些类似百褶裙。这么做有个好处,就是易于行动。若是衣服如同旗袍般紧紧的裹在身上,行动起来就受限制。飞鱼服可以让穿着的人健步如飞的奔跑,月莲很喜欢这种看着端庄又实用的衣服。

    众人到了港口,不例外的受到当地人的瞩目。月莲看完当地人的装束之后,忍不住说道:“他们果然穿的都是草鞋。”

    佐助知道月莲其实没什么嘲讽的意思,不过佐助还是觉得有些莫名的惭愧。他自己现在脚上是布靴,不仅走起路来舒服,看着也颇为威风。然而码头以及附近小镇上的人都穿着草鞋。且不说那些人看着就寒碜的衣服,有鞋没鞋,穿的是鞋子还是靴子,就无言的证明了财力。

    众人也不废话,让向导带领着前往镇西奉行的所在。那些倭国百姓们自发的展开围观,和福州或者泉州那种看稀罕不同,胡月莲没听到有什么交头接耳的声音,那些人就是静静的看,让她感觉很不对劲。

    走出去五六里地,人踩出的道路越来越窄,两边山上的林木也越来越密。同行的人员里面有造船的,他看着树木,忍不住赞道:“这些树都挺粗,可以砍了造船。我们不妨在这里开造船厂。”

    大伙都有在造船厂帮忙的经历,即便因为不爱造船而选择离开,基本的知识还是知道点的。有人笑道:“你要在这里也开蒸木厂么?或者砍了之后就放着,等木头自己干?”

    话音未落,突然一支箭从路边树林里飞了出来,没射到人,而是落在路边。

    “有敌人!”立刻有人喊道。

    众人都是有战斗经验,月莲等人战斗经验非常丰富。武器瞬间就被拿出,众人立刻向另外一边林木稀疏的地方退去。此时不能慌乱,必须立刻建起阵地。

    有了阵地之后,众人把战斗力弱的留在里圈,其他人员则放下行李,从行礼中抽出火绳枪。

    在枪管里面放进去火药,前面塞进去麻布包裹的铅子,用通条砸紧。与后世的其他火器不同的是,火绳枪枪管尾部的药舱上有个铜铸喷火口。向这个喷火口里面倒进去精致火药,扣动扳机的时候,不是在内部打火,而是通过机械转动,将旁边点燃的火绳按到这些精制火药上,火药引燃后顺着喷火口将燃烧的火药喷进药舱里面,引发火枪内部的火药燃烧起来。最终的火药气推动铅子射出枪口。

    胡月莲他们经历过第一阶段水土不服的考验,第二阶段就是使用火枪的考验。经历过大量生死考验的这帮人都很清楚,战场上最不需要的就是慌张与冲动。在岛上的十天里面他们每天都要进行大量训练,目的是要他们在任何时候都能本能的完成这套操作。

    到倭国的路上,到倭国之后等待的日子里,这些人每天都很充实。除了搞测绘之外,就是进行训练。月莲亲手杀过很多很多人,此时她一点都没有感到紧张。有什么能比紧盯着敌人的眼睛更紧张的。那些敌人距离月莲还有几十步呢。

    队伍内圈的人也没闲着,这里始终有三个保持燃烧的碳条,火把上撒点酒精,用炭火引燃纸条,点起火把,将引燃的火绳交给那些火枪手。

    这些动作完成之后,敌人还距离这边还有二十几步。胡月莲轻轻吁口气,她看清楚敌人手里拿的是竹弓而不是大宋或者蒙古的那种角弓或者硬弩,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出发前给他们的资料是正确的,竹弓的杀伤力非常有限。说个不好听的,若是衣服再厚点,竹弓只怕都射不穿棉衣。

    端起火枪,胡月莲喊道:“排成三排。第一排,准备!”

    从袭击者穿的衣服上看,他们有甲胄,有竹弓,有长矛之类的武器。宋国这边战斗部队的第一排是八名倭国人,佐助一边按照训练的模式站好,一边对月莲说道:“他们应该是恶党。”

    胡月莲记得资料中有恶党这个名号,不过具体是什么她此时根本记不起,也不想去记起。杀过来的是敌人,对敌人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战斗到底。

    “第一排!准备!”胡月莲拉长了声音,接着她喊道:“射击!”

    也不管手下,胡月莲自己率先对着敌人扣动了扳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