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30章 开荒向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0章 开荒向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九月秋高气爽,山东都督李璮穿了身舒适的棉布衣服坐在家中。在他面前是十几个胡姬,十几岁到三十几岁的都有,一看就是没干过粗活的,皮肤相貌都颇为不错。

    胡姬被带下去,接着抬上来的是丝绸与棉布,除此之外还有几个大箱子。新任仁通快运海州分部掌柜袁弘杰看着李璮对丝绸与棉布都非常满意,便示意部下打开那几个箱子。箱子盖一开,屋里面登时明亮起来。

    一排排小玻璃镜,中玻璃镜,整整齐齐的摆在箱子中。后面的大箱子打开,从中小心的取出四面大玻璃镜。大玻璃镜都有半人高,和其他镜子一样,装在雕花精美的木壳里面。

    李璮猛的看到每面镜子里面都能清晰的照出自己来,忍不住小心肝一阵乱颤。白铜镜精度不够,让人感觉倒影完全是铜镜表面的映射。玻璃镜让李璮感觉镜中好像存在一个世界,幽深难测。

    把视线避开镜子,李璮挥挥手,“把这些收起来。”

    等镜子都收好拿走,李璮轻轻松了口气,“袁先生,你要买我们的牛犊,我们倒是不缺。不过我们缺些东西,你们那边是有。”

    “不知是何物?”袁弘杰心里面做了些准备,哪怕李璮说的如何惊人,他都要神色淡定。

    “火炮!”李璮有些恶狠狠的说道。这个词是李璮费力打听出来的,对这位山东都督而言,火炮是失败与耻辱的同义词。他麾下有两万精锐,在山东一带有极大声望,然而与赵嘉仁的战争几乎撕碎了李璮的自信。

    袁弘杰来上任之前拿到了赵嘉仁的的内部公文,公文上列了允许袁弘杰对山东军阀出售的商品。列表里面就有一斤炮,底价是一门一斤炮,不含火药与铁炮弹,价格为一头健康牛犊加十斤铁。而这次袁弘杰专门前来的两件事,第一件是购买碱块,另外一件则是购买山东黄牛的牛犊。

    看出李璮对火炮的期待,袁弘杰沉默不语,只是慢慢的品茶。这种时候谁先说话谁就处于劣势。

    “你们这些南蛮子,就是喜欢装。”李璮见袁弘杰不吭声,用怒喝打破沉寂。

    然而这种恐吓并没能对袁弘杰造成什么压力,高级干部们要接受谈判训练,这种训练就讲过遭到恐吓之后该如何应对。袁弘杰平静的答道:“李都督,火炮可以卖给你。不过这个价钱可不低。”

    这次轮到李璮有些惴惴起来,他本来以为赵嘉仁无论如何都不肯卖火炮的。所以想着哪怕是扣人,也得逼着赵嘉仁卖火炮。现在赵嘉仁肯卖火炮,那火炮的价格只怕不会便宜。

    “李都督,你想要多少火炮?”袁弘杰问。

    “这……,十门?”李璮其实也不清楚,他想购买火炮的唯一理由就是吃了大亏,所以很想自己也有。至于购买了火炮之后该怎么办,李璮也没有想好。

    “若是十门,一门火炮用两头牛犊和三十斤铁来换。”袁弘杰给了答案

    九月很快就过去,十月初三,一艘军船抵达海州。船不是从南边来的,而是来自济州岛。济州岛派遣部队已经顺利登岛,并且歼灭了岛上的高丽官军。他们按照计划来海州要粮食与牛犊。

    舰队八月出征,现在就肃清了地方上的敌人,袁弘杰也非常讶异。好在李璮对火炮的渴望比袁弘杰想的更加着急。购买了十门一斤炮之后,李璮竟然又追加了三十门一斤炮。这次李璮直接用四岁的母牛来换,一头牛一门炮。

    船队装船的时候,袁弘杰拉住船长的询问:“那个济州岛怎么样?”

    “还挺大。真没想到竟然那么大。我们稍微测了一下,有一百多里长,几十里宽。”船长非常欣喜的讲。

    “岛上的人打仗厉害不厉害?”袁弘杰对此非常在意。

    船长非常得意的答道:“蒙古一直在打高丽,高丽缺人缺兵,这几年一直上岛抓人到高丽。现在岛上就剩了一两千老弱。我们来之前还担心要怎么和当地人打仗,没想到高丽人已经帮我们打过了。”

    “高丽人打仗厉害么?”袁弘杰现在比较担心歼灭了高丽人的官军,高丽人只怕不会善罢甘休。

    “没啥厉害的,还不如海盗。高丽船和咱们福建那边的海盗根本没办法比,蒲家倾巢而出也能干掉整个高丽的船。”船长笑呵呵的对高丽国的武装力量做了评价。

    终于确定远征济州岛的军事行动并没有遇到任何真正的阻碍,袁弘杰长长的松了口气。在他心里,真正的基地是千里之外的福州与泉州。海州在前线这件事让袁弘杰心里面始终很不安,现在赵嘉仁占领了济州岛这就意味着海州这个孤悬基地之外的贸易站有了更近的其他基地。这个事实让袁弘杰心中感到好了许多。

    与此时同时在福建各州县都开始出现一份告示。仁通快运和仁达钱庄联手向整个福建路召集佃农。告示上的最大特点是‘海岛垦荒’‘分地’‘不收租’‘耕地之外的劳作,按天给工钱’‘人若是在合同期间不幸死了,给抚恤钱’。

    赵嘉仁并没有特别在意此事,农耕时代的百姓同样故土难离,能召集几千人就不错了。他将胡月莲叫来,郑重的告诉她:“我想让你去倭国游历,你可愿意?”

    “游历?”胡月莲对这话无法理解。单从词上讲,这大概是豪富人家吃饱了撑的到外地游览名山大川。胡月莲在攻打蒲家的时候光顾着报复,钱都没能搜罗多少。距离恢复家业还差好远呢。

    赵嘉仁苦口婆心的劝道:“月莲,你功夫不错,还会讲些倭国话。最关键的是,你还是女人。你看过红线女的故事么?你对红拂女有什么感想?”

    这么一比较,胡月莲有些明白过来。她迟疑的说道:“红拂女是个女侠啊……”

    即便有些明白过来,胡月莲觉得自己只是想报仇的普通女孩,和那种女侠相比,至少这情操上就有很大差距。

    “你看红拂女,觉得红拂女是女侠,别人看你也是女侠。你看手下那几个倭国人,他们是真的对你又敬又怕。月莲,你这个名字一听也有意境。听我的没错,到倭国游历吧。你一定会被后世称为女侠!”赵嘉仁慷慨激昂的鼓动着胡月莲。

    胡月莲好歹是经历过生死的人,瞅着赵嘉仁如同给鸡拜年的狐狸,她也明白大概此事是避免不了。以胡月莲的个性,既然避免不了,她果断的答道:“我就听校长的。”

    l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