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28章 贾相公带来的变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8章 贾相公带来的变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贾似道在住处坐立不宁,他一会儿站起来背着手踱步,一会儿坐下来黑着脸生闷气。

    平心而论,贾似道当然希望能够与蒙古议和,如果蒙古人能够把之前侵占的四川路州城交还,那自然是最好不过。若是蒙古人不肯,双方至少也得实际控制地区停战。至于大宋向蒙古称臣,此事交给官家处理就好,贾似道只会选择表示反对,他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当出头鸟。

    对于贾似道的看法,蒙古使者郝经的态度顽固到令人恶心。他同时坚持两个观点,第一个就是大宋必须向蒙古割地称臣,第二个,如果大宋不答应就是破坏和平。

    这几日为了和这个郝经的谈判,贾似道伤透了脑筋,回了家也不得安生。左思右想之间,贾似道脸上的表情突然间就释然了。大不了就和蒙古人继续打么,有什么好怕的?鄂州之战后,贾似道与吕文德复盘整场战争。他们发觉如果赵嘉仁手中的水军若是能增加三倍,忽必烈大概逃不回长江以北。即便忽必烈建起浮桥逃窜,赵嘉仁只要能早些发现,至少能多杀万余蒙古军。

    吕文德对未来的战局做了预测,“襄阳与樊城乃是要点,在这里布下重兵,兼以赵提点造的战船,蒙古人必然无力南下。”

    想到这里,贾似道让家人把蟋蟀盆拿来,他要好好的和这些小精灵们一起玩乐。因为战争的原因,贾似道太久太久没有玩耍他最爱的蟋蟀,又被郝经这个混蛋打搅了兴致,此时终于可以开心的玩耍了。

    七月十五中元节那天,郝经见到了贾似道。贾似道轻描淡写的丢下一句“议和须大宋与蒙古为兄弟之邦,不割地,不纳贡。若是蒙古答应,那便议和。若是不答应,你就走吧!”

    郝经听了之后大怒,他喝道:“大宋若是如此自大,必兴起祸端。”

    见郝经的态度依旧没变化,贾似道也懒得多说什么,他转身就走。该说的已经说了,蒙古怎么想那都是蒙古的事情。大宋与金国议和那么多次,每次议和都没是没太久便继续打。经验让大宋上下都明白过来,世间根本不存在什么永久的和平。

    这边先解决了郝经的事情,那边贾似道就一道奏章上给宋理宗,要宋理宗催促赵嘉仁赶紧打造战船火炮。同时在奏章后面批评左丞相吴潜处理政务水平有限,行事‘陷文臣于不义’。

    大家都是千年狐狸,宋理宗一看奏章也就明白了。吴潜那边搞了个小把戏,赵嘉仁身为泉州知州,吴潜就让福建路出资购买船只。赵嘉仁立刻就遇到了两难的问题,他要是从福建路拿到了造船的钱,福建路的税收没完成规定的额度,赵嘉仁的磨勘考评就有问题。若是赵嘉仁不拿钱而造船,他就得自己倒贴钱。其结果就是赵嘉仁在名利之间只能做个选择。

    当然,从一个左丞相的角度,吴潜把一个大包袱甩给福建路与赵嘉仁背着,他可以高高在上的尽享好处。但是赵嘉仁还有条路可走,就是他不造船。于是这就成了大宋官员们经常的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宋理宗看完之后登时就下旨要吴潜对此事重新商议,此时右丞相贾似道已经返回临安,贾似道自然就要参与商议。

    七月二十二日,贾似道的信件送到赵嘉仁手里。这是封私人信件,信里面要求赵嘉仁加紧造船,只要船造出来送到扬州,贾似道可以先垫付造船费用。

    赵嘉仁的夫人端茶进来,见到赵嘉仁看着信面露微笑,忍不住问:“嘉仁,这么高兴。”

    “见到你进来,自然高兴。”赵嘉仁抬头看着自己的新婚妻子。成亲一个月,他已经开始习惯家里有了这么一个人。

    “不正经。”秦玉贞有些害羞的答道。

    就在赵嘉仁准备和妻子拉拉手的时候,亲随在门口禀报,“知州,各路干部已经到了。”

    于是赵嘉仁收起信,只和妻子拉拉手,接着就去会议室。会议室在蒲家曾经的聚居区,根据大宋的律令,海外的商人若是在大宋亡故,大宋会保护他们的财产好些年,等到这些海外商人的子孙来领会。不过蒲家并不是海外商人而是意图谋反的逆贼,财产自然作为贼赃拍卖。赵知州毫不迟疑的买下了这一大片产业,用的是从蒲家抄出来的钱。

    这是一笔巨大的买卖,不说州库的收入,包括经总制钱的收入,嘉定元年的额度都基本完成。只要今年不出什么特别的天灾,赵嘉仁的考评肯定是优等。

    在众人期盼的目光里,赵嘉仁走进了会议室。等他在主位上站立,旁边的班长喊道:“起立!”

    轰隆隆一阵桌椅响动,众人都站起来。等众人站好,赵嘉仁命道:“坐下!”

    又是轰隆隆一阵桌椅响,众人纷纷坐下,还剩赵嘉仁一个人站在主位上。“今日要讲的事情大家可能都知道了。前一段,我们的测量队已经到了琉球岛、济州岛。琉球还好,那边的人本来就少,琉球本地的酋长也愿意和我们好好相处。我们只用派人过去在那边建立堡垒修建港口就行。这个济州岛在北边,高丽国据说对济州岛图谋不轨。要占济州岛就需要派兵,不知道谁愿意带兵去。”

    没人立刻回答,赵嘉仁也不立刻要他们回答,他先命人把最新的海图拿出来挂在黑板上。有了经纬度的概念之后,海图就不再是一个水墨画般的想象图,而是有精确定位的真正图纸。仁达钱庄的掌柜齐叶盯着海图,心里面很是激动。一个月前的他是看不懂这些的,一月后的现在,当齐叶每天都去夜校上课之后,他相信了地球是圆的,也学习了测量设备的操作,终于能够看懂这个新地图。

    以前福建船只也去琉球,那时候完全靠经验,去琉球是顺水走七天。至于跑出去七天之后能不等到,那得靠运气。现在只要有测量设备,只要天气晴朗,船只就能知道自己距离目的地有多远。一种是听天由命,一种是靠自己靠格物学,两者之间相差无疑天差地别。

    众人纷纷议论,但是没人立刻回答。赵嘉仁看没人说话,他先问道:“有人没有人对往来这两地的事情有问题?”

    没人提出问题。

    赵嘉仁继续说道:“凡是去琉球的,薪水翻倍。去济州岛的,薪水三倍。”

    这话说完,会议室里面顷刻就陷入了沉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