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26章 成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6章 成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嘉定元年六月二十一,在赵嘉仁成亲的前两天,他终于拿到了一份自家的账目。一千两黄金,一万一千两白银。这两样看着不少,加起来能兑换十三四万贯铜钱。

    铜钱有官家赏赐的30万钱,现在一贯770文钱,也就是400贯。另外还有去年卖布与今年卖蚊香赚到的十万贯。卖香水也赚了三千贯。加起来不过十一万贯。

    从蒲家抄出来不少值钱东西,赵嘉仁可不敢全部纳入私囊,那么做是自寻死路。花花轿子人人抬,哪里有赵嘉仁独自吞下蒲家的道理。以后能分给赵嘉仁的那部分都需要变卖之后才能变成钱。赵嘉仁手下有四千多正式部下要养,每个人平均一年五十贯。这就是二十万贯之多。另外还有一万六千多家属,平均每个人每个月都需要五贯生活费。这又是八万贯。除了给钱,还要给他们购买大米等食物,提供衣服,提供做饭的燃料。

    在结算单上,赵嘉仁今年手中的钱和要支付的钱相减,他今年还需要再挣到三万贯才行。

    虱多不痒债多不愁,作为‘大负翁’的赵嘉仁坦然的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不带任何心理负担,赵嘉仁高高兴兴的到码头迎接他大哥赵嘉信。

    兄弟两人相见自然欢喜,赵嘉信开口说道:“三郎,豆子成功了!”

    “豆子?”赵嘉仁第一时间根本没想明白大哥说的是啥。几瞬之后他才想起热爱园艺和培养新品种的大哥几年来坚持不懈的在搞大豆的新品种。

    大哥赵嘉信欢喜的拽住赵嘉仁的手臂,低声说道:“你前年和我谈,矮作物有很多好处。我就把两浙路的一种矮豆子拿来配种。没想到矮豆子和那种没办法纯化的种子居然是天作之合。连着两年都纯化出好东西。”

    说完,赵嘉信掏出个纸包递给赵嘉仁。赵嘉仁看大哥高兴的连到家都忍不住,连忙打开纸包。里面是十几颗大豆,颗粒饱满,大小比这时代的其他豆子大许多。用手捏了捏,这种晒干的豆子硬邦邦的,一点都不松软。

    “恭喜啊,大哥。”赵嘉仁连忙说道。这不是客气话,大哥赵嘉信六年坚持不懈的态度已经令人佩服。那不是坐等,而是不断面对失败,并且在失败后不断前进。

    赵嘉信的脸上是非常单纯的喜悦,“三郎,你以前讲遗传基因,我虽然信了,却总是心中惴惴。此次成功之后,我觉得一颗心算是落回肚子里。这是真的,只要有足够的好品种,我就可以培养出最好的种子。无憾了!无憾了!哈哈!”

    大哥竟然畅快的大笑,赵嘉仁陪着笑说道:“大哥,这等事咱们到家再笑。这些豆子是好物,我们可要用好才行。”

    兄弟两人到了家,见完了母亲,这才谈起棉花的事情。这次赵嘉信就有些不高兴的样子,“王家见到三弟你赚了钱,想把棉花价钱再提一成。他们明明把棉花地增加一倍,可还是不知足。”

    听到提价一成,赵嘉仁心中也不高兴起来。但是听王家把种棉花的地增加一倍,赵嘉仁连忙问道:“他们家有那么多地么?”

    赵嘉仁无奈的摇摇头,“不是光有王家一户在种,现在华亭县乃至嘉兴府都知道种棉花的收益是种粮食的两倍,很多人家都开始种棉花。王家趁机用低价买当地的棉花,转手卖给你,他们又赚一笔。”

    “哦……”赵嘉仁脑海里突然冒出‘羊吃人’三个字。大面积种植棉花之后,种粮的土地就会受到压缩。这意味着粮食价格会升高,赵嘉仁不知道那帮农民能不能赚到钱,不过当地需要买粮的人必然受到冲击。

    但是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赵嘉仁就放到一边。如果王家可以提供两倍棉花,赵嘉仁就可以得到两倍收入。棉布去年的收入就到了十二万贯,再增加一倍就能到二十四万贯。加上蚊香,养活两万手下的钱终于出来了。

    想到这里,王家的涨价要求也变得能够接受,赵嘉仁轻松的说道:“大哥,告诉他们,我们答应他们涨一成,再多可不行。若是王家贪得无厌,我们就在别的地方找人种棉花。另外,你在庆元府多买多租土地,把豆子好好种下。豆子对我有大用。”

    嘉定元年六月二十三日,赵嘉仁的婚礼开始了。这场婚并没有用太多人,赵嘉仁不爱弄这种排场。六个升到空中的大号孔明灯沿着迎亲的道路排开,数量正常的迎亲车驾经过之时,上面宛如天女散花般纷纷扬扬的飘下花瓣。

    车驾到了门口,赵嘉仁掀开车驾的门帘,秦姑娘带着轻纱盖头走出车驾。那端庄的容貌与仪态令周围响起片赞叹声。“撒谷豆”求吉利之后,赵嘉仁牵着秦小姐的长袖向正堂走去。此时整个院子里洒了混合香水的清水,鲜花花瓣飞落如雨,加上院子里装饰的大量花朵,院子里一瞬间如同鲜花盛开的原野。

    正堂门大开,秦提点夫妇两人与赵夫人都端坐其中。看着一对新人在这样的美景中从容走来,秦夫人的笑容中是欢喜与回忆带来的遗憾,秦提点与赵夫人则是边笑边擦眼泪。

    成亲仪式很顺利,两家都算是中等级别的官员,就算是闹洞房也没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等灭烛之后,其他人都滚蛋。赵嘉仁并没有急急忙忙的扑倒秦姑娘,他拉起新娘子的手,走到后窗,推开窗门。

    秦姑娘羞涩的低头不语,却突然听到一声闷响,接着感觉天空一亮。抬头看时,就见夜空中爆开一朵绚烂的礼花。宋代有了礼花,不过都是在地上施放,多数都是喷火花之类的。火树银花不夜天指的就是这种。

    现在绚烂的礼花居然能在那么高的空中绽放,是秦姑娘从没想到的。第一朵烟花绽放,秦姑娘惊讶的说不出话。礼花燃尽,黑色的天空再次黯淡下来,秦姑娘轻轻叹口气。就在她以为只有这么一朵礼花的时候,随着嘭嘭嘭的声音,一朵朵礼花接二连三的在空中绽放开来。夜空中立刻五颜六色,绚烂无比。秦姑娘双手合在胸前,忍不住发出声惊叹。

    对秦姑娘下意识的把手从赵嘉仁的手里抽出去的事情,赵嘉仁心里面有些遗憾,不过也没有特别在意。等这轮礼花放完,赵嘉仁笑着问秦姑娘,“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喜欢么?”

    秦姑娘轻轻低下头沉默了一阵,然后伸出左手小拇指轻轻勾住赵嘉仁的小拇指,她抬起头对赵嘉仁说道:“喜欢。”又沉默了片刻,秦姑娘再次开口,“多谢!”

    之后的很多年,赵嘉仁开辟的高科技成亲模式成了泉州大户们成亲的标准流程,让提供设备的赵嘉仁赚了不少钱。此时的赵嘉仁并不知道这些,他只是勾着妻子纤细柔滑的手指,肩并肩站在窗口看礼花。心中有着很单纯的喜悦。

    此时,临安西湖的画舫上,晚风带着温润的水气从窗中吹过。坐在一群官员中,步如烟镇定自若的柔声唱道:“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