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24章 蒲家之后的收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4章 蒲家之后的收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赵嘉仁回到衙门的时候还不到正午,门口的人看到知州终于出现,一个个都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赵嘉仁对大家笑道:“诸位,辛苦了。”

    “知州,你赶紧进去吧。那些官人都要硬冲出来。”负责守卫的差役答道。

    大门一开,就见好几名官员正在门口撸胳膊挽袖子的对着赵嘉仁的幕僚,为首的就是左翼军在泉州的副统领朱琦。见到门一开,朱琦推开赵嘉仁的幕僚就想往外冲。接着就瞅见身材高挑的赵嘉仁一身绯红官服,腰带银鱼袋,稳稳当当站在大门中央。朱琦上前两步到了赵嘉仁面前,大声质问道:“赵知州,可是你下令将我等关在衙门里面?”

    赵嘉仁微笑道这答道:“朱副统领,我的公文上写的清楚,是请你们在衙门里面静候半日。什么叫将你等关在里面。这话可不要乱讲。”

    “你的手下还讲,说是大理寺有公文来?”朱琦追问。

    赵嘉仁一挥手,旁边的亲随就拿出公文展开。朱琦和其他官员连忙上来仔细看,上面对蒲家的定罪明确,也的确是大理寺的公文。这下一众人再没了言语。勾结蒙古是大罪,特别是在这个大宋与蒙古持续战争的当下。虽然每个人看赵嘉仁的目光中都有不少负面情绪,但是他们已经没办法就此事多说什么。

    让这些人先回去,赵嘉仁就把未来的岳父请来。提点刑狱此时倒是与赵嘉仁联署的最佳人选,让岳父大人拿点好处对赵嘉仁不是坏事。两人简单的商议一下,秦提点就先回福州准备。赵嘉仁搜寻到也好,或者制造出来也罢,总之得弄出些足够给蒲家判死罪的案件,送给临安。这次不是光杀了蒲寿庚父子,整个蒲家也受到了毁灭性的歼灭。完全只是一句勾结蒙古并不能合情合理的作解释。咱大宋毕竟是个有法律的国家,滥杀,哪怕是滥杀敌人,在大宋也是得不到好评的。

    秦提点要走之前,被赵夫人叫去商谈成亲的事情。此时齐叶前来求见,两人坐下,齐叶问道:“赵知州,蒙你不弃,数次请我。此次我愿意出来为赵知州效力。不知赵知州准备怎么安排,我心里也好有个准备。”

    “我以前就说过,我准备开办一家钱庄,请齐兄来当掌柜。”终于请到了专家,赵嘉仁也轻松许多。

    齐叶正色说道:“若是如此,我就得先与赵知州讲件事。这蒲家与众多人都有钱财上的来往。有人借了蒲家的钱,蒲家也借别人的钱,每年都以船队到泉州之后做交割。此次赵知州灭了蒲家,没能逼问出蒲家到底借给别人多少钱,我觉得稍微有些鲁莽。”

    “为何?”赵嘉仁倒是没想这么多,齐叶的提醒很专业,让赵嘉仁来了兴趣。

    齐叶看赵嘉仁全然是外行的表现,他苦笑道:“谁都不会主动讲从蒲家借了多少钱,蒲家完蛋,他们正好吞了这笔钱。那帮借钱给蒲家的大概会跑来官府闹吧。”

    “原来如此。”赵嘉仁也恍然大悟,他的心思一直没在这等事情上,对于蒲家事情的后续真的没想那么多。仔细想想,赵嘉仁忍不住露出了笑容。新中国,不少人完全不顾国家的反复警告,把钱投进各种非法集资里。拿钱的时候也没谁想起给国家多交点税,等非法集资倒掉的时候,这帮人就突然想起政府,跑去堵政府的门。赵嘉仁并不认为政府完美无缺,只是在这种时候他支持政府的心情更多些。

    齐叶继续说道:“从现在起,请赵知州的部下找寻蒲家的账簿,名册,还有各种往来书信。若是赵知州不嫌弃,我来查检这些物件。能凑出来什么就先凑出来什么吧。”

    “各个钱庄都借钱给过蒲家,他们会不会知道些蒲家钱财的往来?”赵嘉仁问。

    齐叶苦笑道:“钱庄更加麻烦,赵知州,你弄出这么大的事情,想完全搞平,绝非一日两日。我觉得半年内能平息下来就不错啦。”

    送走了齐叶,赵嘉仁就给现任广州知州徐远志写了封信。左丞相吴潜上台之后打击丁大全的党羽,徐远志不算是丁大全的党羽,却也是丁大全举荐的福州知州。广南东西路被认为是南方瘴疠之地,于是就把徐远志远远的给安排到那边。赵嘉仁觉得这个安排简直是上天送来的礼物,丝毫没有顾忌徐远志的心情,赵嘉仁的确非常非常高兴。

    大宋的铁是官营的,现在赵嘉仁的产业对铁的需求越来越多,购买铁锭的收入已经让他觉得应该拥有自己的冶铁中心。佛山就是大宋的一个冶铁中心,佛山距离广州没多远。

    不过赵嘉仁当然不会直接写的这么明白,他在信里面告知徐远志,蒲家已经被铲除,现在可以修建从泉州到广东的灯塔体系。有了灯塔保护,船只失事率能够降低最少两成。福建路吃海上饭的船只已经习惯了灯塔体系,他们肯掏钱。如果能沿着灯塔直奔广东,没谁会拒绝。

    此事处理完已经接近傍晚,赵嘉仁回到他办假婚礼的地方下令准备饭菜。没多久,班长以及大队和中队长们就前来。大家忙活到现在都饿了。大宋之前的中国是分餐制,随着高脚桌椅普及,大家终于能其乐融融的坐在一张桌上吃饭。

    里面一共摆了七八张桌子,外面则是给两千号人吃饭的地方。守备各个地方的人没办法来,就给他们准备好了吃食送去。

    李鸿钧带着部下抬了好些沉重的箱子进来,里面和外面隔绝,也不怕露富,打开一看都是金银珠宝,屋里面登时显得明亮许多。赵嘉仁脸上没有什么特别表情,心里面倒是很恶意的想,这帮人自己到底中饱私囊了多少呢?不过这种话无论如何都不能说。

    等李鸿钧报完数,赵嘉仁赞道:“干得好!”就让人把财物的清单与财物一起放到后面临时存放的仓库去。

    李鸿钧坐下,刘猛也命人抬进来他的缴获。显示交割完毕赵嘉仁也是简单的一句‘干得好’,就继续下一位。

    蒲家几十年的积累的确厉害,金银铜钱的为数不少,那些香料犀角宝石之类的玩意数量很大。这些东西献完,赵嘉仁端着酒盏站起身,“大家都辛苦了。让大家再觉得费事的话我只说两件,蒲家的那些文书账本绝不能毁了,我们的船队以后要走南海去赚钱,有了蒲家的积累的经验,咱们就能少许多辛苦。第二件事,那些水手现在不要杀,得逼着他们把航海经验讲出来。这中间的好处,我就不再多讲。那么,感谢大家今日的辛苦,干!”

    “干!”众人举起酒盏,把里面的酒一饮而尽。为了铲除蒲家,所有人都花费了巨大的心力与体力,此时大功告成,自然欢喜。更欢喜的是,每人在这次行动里面都有斩获。小兵们能拿三倍薪水,而当干部的拿到的起码三十倍。不少人甚至开始考虑是不是干脆回家买地。

    吃喝完毕,安排了排班,众人就去休息下了。赵嘉仁也会官邸睡下,直到听到老娘的呼唤声,“三郎,三郎!别睡啦!”

    睡眼惺忪的微微睁开眼,赵嘉仁就被屋里明亮的光线给逼的再次闭上眼。眯缝着眼睛坐起身,赵嘉仁发现外面居然日上三竿啦!用力伸了个懒腰,赵嘉仁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有不少很不舒服的地方。作为医生,赵嘉仁确定这是长期过度使用身体造成的结果。作为医生,赵嘉仁同样感受到了充足的高质量睡眠让身体的体力得到相当的恢复。

    这就是解除心结的作用?赵嘉仁讶异的想。这二世为人之后,只要有天光微亮,赵嘉仁就会醒来。睡个大大的懒觉对赵嘉仁是太过遥远的回忆了。

    “三郎,你说实话。下个月你可否还要打打杀杀!”赵夫人的脸色非常严肃。

    “娘,我此时要善后,只求别人不打上门来。”赵嘉仁起身说道。

    赵夫人盯着赵嘉仁看了一阵,才收回不信任的目光,“我和秦提点讲了,下个月没什么吉日。这个月二十三宜婚嫁。就这个月二十三。你可不要再给我弄出什么别的事情!”

    “好。”赵嘉仁发觉自己对成亲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感觉。也许是昨天的经历给他的精神上太大刺激,也可能是一场深沉的睡眠让他的精神系统开始恢复平静。

    在床上还感觉精力充沛,真到了下船的时候,赵嘉仁觉得两条腿跟面条一样,歇了好久才感觉到有了气力。赵嘉仁装作行若无事的站起身,先送母亲先行,他拿过手杖剑,撑着自己走了几步。

    大愿未完成之时,整个人精神百倍,甚至连致命的疾病都仿佛被克服。大愿达成之后,整个人顷刻就颓废下来,甚至会变得判若两人。赵嘉仁现在体会到这居然有可能是真的。之前的时候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驱动着赵嘉仁不断向前,此时这种鞭策的感觉再也没有,赵嘉仁只觉得自己对什么的感觉都很空洞。

    几乎是挪动着走了一阵,赵嘉仁终于能放下手杖,靠自己的力气在屋里踱步。接下来要做什么呢?赵嘉仁心里面一时没了目标。打败蒙古人么?一个泉州知州要打败蒙古人,那完全是疯子的选择。扬帆南海?这需要长期行动。养好身体?赵嘉仁觉得这个虽然必要,却也非一朝一夕的功夫。

    突然间,他灵关一闪,想起了最重要的事情。他得好好清点一下自己到底有多少家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