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4章 黄老之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4章 黄老之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压惊的两匹彩缎带了么?”赵夫人问。

    “带了。”赵嘉仁老老实实的答道。

    “金钗带了么?”赵夫人继续问。

    赵嘉仁颠了颠手里的凤钗,觉得这玩意快有二两重,沉甸甸的压手感觉让赵嘉仁浮躁的心情得到了舒缓。到了泉州之后,赵嘉仁就用尽了心思准备解决蒲家。从准备控制左翼军,到各种暗哨盯梢。他想要如同以前那样做出一张完美的大网,把蒲家完全罩在其中,最后将蒲家彻底歼灭。

    “为何不穿官服?”赵夫人的问。

    “娘。秦提点大概会穿官服吧,我也穿上官服,就忍不住想和他谈及造船那笔钱款的事情。”赵嘉仁答道。真心讲,肯去相亲的大原因有二,其中一个就是不想让秦提点觉得赵嘉仁看不起他。

    瞅着赵嘉仁认真的面孔,赵夫人带着老娘因为看不上而不满的特有表情开腔了,“三郎啊,你和你爹一样,总是想着一切尽在掌握,就是这么不可爱。你这所做成的事情,哪一件事是你料到的?还不是走到哪里算哪里么!你一岁的时候我带你回泉州,你能料到么?就算你料到蒙古人南下,可官家要你造船的事情,你能料到么?许多事情乃是别人的事情,你不能把别人的事情扛到你自己身上。就算你扛上了,别人的事情还是别人的事情。”

    一般来讲,挨训很讨厌。不过这次赵嘉仁觉得醍醐灌顶,心思登时清明起来。他最近也觉得自己心思太重,心情极为压抑。现在按照母亲的思路一想,蒙古南下与贾似道守鄂州,可不是赵赵嘉仁料到的,而是赵嘉仁知道的。

    理清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赵嘉仁觉得心情就试图挣脱牢笼的小鸟,竟然开始变得轻松。之前的巨大压力就如参加高考,以学到的知识去迎接准点必来的考试而已。然而高考结束,成绩优异,考上心仪的好学,。之后的生活某种意义上就是一片未知。就如眼前相亲的事情,对赵嘉仁来讲,全部都是未知。

    “走到哪里,便是哪里!”赵嘉仁叹道。

    看儿子有点开窍,赵夫人叹道:“本就该如此。读书要学的是不要对人失礼。心中所想,乃是你自己的事情,憋在心里就好。三郎,你就是太老实,老实到会说实话,却不会说瞎话。”

    “……娘,这金钗这么重,带头上不会难受么?”赵嘉仁实话实说。

    儿子既然老老实实的低头,赵夫人也就不想再说些别的,她解释道:“相亲时用金钗是个礼数,约定俗成的事情。我与秦夫人素来交好,钗子重些不过是我想让她心里高兴。反正咱们一走,这金钗立刻就拔下了,你还以为秦家缺根钗子?”

    “可秦家能体会娘的一片心意么?”赵嘉仁忍不住问,他真切感受到母亲心思的缜密。

    听儿子说话上道,贾夫人轻松的靠在椅子上从容讲道:“你想太多。因为秦家不差这根钗子,金子对秦家不甚值钱,我才敢按我的心意来办。若是小门小户的,我随大溜还来不及,哪敢在这等事情上与众不同。三郎,约定俗成之事才叫礼数,所以行礼才容易被人理解。读书就是要学故事,明礼仪,正因为世上想被人误解可容易的紧,才显得礼数的珍贵。”

    “……娘,为何我小时候你不给我讲这些?”心里赞叹之余,赵嘉仁忍不住问道。

    “你爹的书读的跟三岁……,也就那样了。却满脑子道理。我和他讲了十几年之后才明白过来,这种事情讲了不如不讲。不讲的话他碰碰头,脑袋只怕松动些。一讲就要怄气,反倒要梗着脖子硬来。”说到这里,赵夫人一脸的无奈与不高兴,却不再说话。只是站起身把该准备的礼物再检查一遍。

    赵嘉仁这下有些明白为何老娘总是忍不住对老爹冷嘲热讽,原来是两人三观上起了冲突。老爹赵知拙是个儒生,学的是理学,思路自然是‘理学我有,道理在手’的范儿。老娘则是一副黄老风范……。当年信黄老的窦太后对儒家的看法是‘司空城旦书’,她可是勒令儒生跳进猪圈和野猪空手肉搏……

    检查完东西的赵夫人又开口了,“你把官府穿上。好好一个泉州知州,装什么员外郎!”

    被老娘这么一番教育乃至呵斥,赵嘉仁也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穿上官服之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前去相亲,而是到了衙门把泉州水军统领叫来,“近日泉州有海上盗匪,须得严查。”

    水军统领一听愣住了,泉州的水军本来就没几条船,别说严查,开出去之后遇到大股海盗之时能自保就不错啦。不过就在水军统领不解之时,赵嘉仁继续说道:“此次单靠水军只怕力有未逮。就令民团与各县水寨一起巡查。不过此次须得颁布令旗,莫让歹人寻了空隙。”

    确定自己不是主力,水军统领立刻答道:“遵命!”

    赵嘉仁把此事安排下,又把仁通快运的干部们叫来,吩咐他们都挂上泉州水军的旗号,看到可疑船只就要上去查问。

    “校长,这是为何?你不是说不要打草惊蛇么?”干部们不是很理解。

    “我以前觉得不要打草惊蛇,是觉得我能把握蒲家这条毒蛇何时出洞。现在我觉得我把握不住,蒲家在泉州经营这么久,自然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路数。让你们盘查,就是要尽可能多知道些局面。而且我们这么打草,蒲家这条毒蛇好歹也得惊一惊才对。”赵嘉仁回答了这些之后心里面有些庆幸。亏得老娘教育,让他的想法有了些变化。若是还依照以前‘一切尽在掌握’的思路,完全是在给蒲家机会。

    部下们对赵嘉仁颇为佩服,他这么下令,大伙也就按照赵嘉仁的思路走。李鸿钧问:“既然在泉州检查,要不要把福州那边的船调过来?咱们这十几条船只怕不够。”

    “我觉得不用。”刘猛立刻表示了自己的看法,“校长,你当时下令建立领航队,给那些愿意和咱们亲近的小船队领航,我们已经做了。现在我们咱们自己的船队要严查,就告诉其他船上的领航人,见到可疑的船只,就给告知咱们的船。这样等于在海上多出几十条船帮着咱们查。若是从福州把船调过来,那边的消息只怕就用不上。”

    刘猛是体育委员,一直以来赵嘉仁觉得他够生猛。现在听了这话,赵嘉仁心里面忍不住觉得刘猛的思路已经不仅仅限于近战。不过此时不适合讨论这个,赵嘉仁点点头,“就这么做。咱们以前在泉州以南没有怎么插手。现在泉州以南就靠咱们的船严查,北边暂时不动。”

    李鸿钧瞅了刘猛一眼,然后爽快的答道:“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