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3章 站队的理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3章 站队的理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蒲家大院。

    “父亲,那帮赵氏宗亲真没用。赵嘉仁公开削他们的面子,他们居然认了!”蒲师文眉头紧皱,鹰钩鼻显得更加凸起。蒲家一直在紧盯赵嘉仁的行动,最新消息是,赵嘉仁已经要求从今以后,赵氏宗亲不得役使禁军。也就是在泉州的殿前司左翼军。

    蒲寿庚没有立刻接话。他的长子蒲师文虽然果敢,却容易意气用事。就蒲寿庚得到的消息,赵嘉仁可是先去拜见了赵家的宗族长老。具体谈了什么不清楚,不过赵嘉仁绝不是以居高临下的角度去见宗族长老的。想来他也希望宗族长老能够站到他那边去。

    想到这里,蒲寿庚抬头说道:“师文,我已经决定,你和你几个弟弟当中有人要回去占城。”

    “回去招兵买马?”蒲师文登时兴奋起来。

    蒲寿庚摇摇头,“你爷爷从占城来到大宋,现在你都已经有儿子了。我们蒲家在大宋四代人,总得有人回占城把那边的家业给整顿起来。我想让你带着家眷先回去。”

    蒲师文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才明白过来,他讶异的问:“父亲,你是想让我躲到占城?”

    蒲寿庚本不想这么讲,然而见到儿子蒲师文神色激动,他索性点点头,“此次我们和赵嘉仁这个小贼斗,虽然赢面很大。却也不可不防他用什么手段。我已经这般年纪,死在哪里都无所谓。但是你还年轻,又是长子。你在占城稳住脚,我们家就不会败。”

    “爹!你……”蒲师文本想说你老糊涂了么?然而看到他爹蒲寿庚的头发几乎全白,脸上皱纹纵横,蒲师文心里一阵难过。这句话堵在喉咙里说不出,非常不爽的想了好一阵,蒲师文闷声闷气的说道:“让弟弟们走,我是不会回去的。我要留在父亲身边。”

    “也好……”蒲寿庚答道。长子蒲师文遇事果断,这就是个绝大的好处。蒲寿庚的其他儿子就没有这样的优点。

    家族开了个会,蒲寿庚选择了二儿子,四儿子两人带一部分船队返回占城。众人各怀心事,却也没人站出来反对蒲寿庚的决定。出发前的准备许多,蒲寿庚吩咐下去之后自然有人给他做。此事刚开始张罗,泉州副将朱琦就派人给蒲寿庚送了一封信。

    朱琦在信里面告诉蒲寿庚,赵嘉仁已经召集泉州的左翼军,要他们准备操演。操演之前,赵嘉仁居然恢复了左翼军好些年前的薪水,那是久远到七十年前的旧事。也亏得赵嘉仁有能力翻看旧条例,根据赵嘉仁翻出来的资料上讲,在左翼军成立的初期,军人的费用除一般俸额外,也以“御寇出戍”的名义,增给小券,因此,“名为一兵,而有二兵之费。”后来财政紧张,朝廷才逐渐削减收入,在招补阙额时,只给本俸。

    看到这里,蒲寿庚紧盯着信上的数字。原本泉州左翼军军士平均每人每月约为3缗钱及米7斗5升米。现在要增加一倍,变成每月6缗钱及米15斗米。

    赵嘉仁的用意至此已经不用再想,他虽然断绝了左翼军从其他地方捞钱的门路。却让左翼军所有士兵的收入提高一倍,摆明了就是要将左翼军纳入他的手里。

    读完信,蒲寿庚连忙写了回信。信里面告诉朱琦,赵嘉仁想从朱琦等人手中夺取左翼军的控制权。若是士兵们真的拿到了这么多钱米,他们还会觉得朱琦是他们的统领么?一旦士兵不听朱琦的话,朱琦除了能领一份该领的薪水之外,还能做什么?

    以蒲寿庚对朱琦的了解,写到这里也就足够了,朱琦肯定能明白这里面的危险在何处。

    朱琦看了蒲寿庚的回信之后自然看清楚了问题所在,实际上朱琦写这封信之前就明白赵嘉仁要搞事。他给蒲寿庚通风报信的目的是让蒲寿庚赶紧送些钱过来,结果蒲寿庚竟然连提都没提。这前几天与左翼军统领夏璟在游船上见面之时,蒲寿庚可是大方的很。夏璟只是稍微表示了一下他听说过来路不明的船只在福建路海上打劫的消息,蒲寿庚就送了他五十贯。若是夏璟统领在关键时刻写份表章去弹劾赵嘉仁抢掠的话,肯定能得到一大笔钱。现在蒲寿庚却扎紧他的钱口袋,朱琦有种受到侮辱的感觉。

    蒲寿庚这厮如此奸猾,不若干脆和赵嘉仁站到一起?朱琦心中忍不住就动了这般心思。不过想到这笔钱,朱琦就觉得心头火热。赵嘉仁公开对两千士兵讲,此次要他们讨贼,两千人的队伍每个月增加了六千贯钱,和一万五千斗米。家财万贯是南宋大财主的标准,只要两个月就是一万两千贯钱,那就是个大财主的全部身家。

    再看蒲寿庚的信,朱琦的目光落在‘赵嘉仁想从朱琦等人手中夺取左翼军的控制权’的那段。如果真的让赵嘉仁控制了左翼军,他就能朱琦只能拿到他该拿的那份。如果朱琦能够控制在泉州的左翼军,他就能拿到这一大笔钱的控制权。

    心中火烧火燎的感觉越来越盛,朱琦做了个决定,一定要继续掌握泉州的左翼军。这些年来,泉州的左翼军一直是朱琦的摇钱树,现在这棵树上即将结出更丰硕的果实,此时哪里能够放手?

    日子过得飞快,赵嘉仁是景定二年二月二十七日到的泉州,一转眼就到了三月二十七。马上就是大量船队带着各种珍贵的商品回到泉州的日子,赵嘉仁没等到船队,却等来了他老娘。

    一见面,赵夫人开口就说道:“你赶紧准备一下,去相亲。”

    “相亲?”赵嘉仁登时就懵了。他此时紧锣密鼓的准备诸多事情,一时对相亲这个词理解不能。

    赵夫人带着点促狭的表情笑道:“你未来的老岳父上任了,却是你卸任的福建路提点刑狱。你不是总吹你的船快,赶紧准备准备,去福州吧。”

    “秦提点?”赵嘉仁一愣。他已经搞不清楚自家老娘到底是能掐会算,或者是有什么特异的能力,总是能恰如其分的点到赵嘉仁的要害上。如果福建路提点刑狱能给赵嘉仁他所期待的帮助,赵嘉仁甚至觉得当女婿也不是不行。

    身为老娘,赵夫人一眼就看出赵嘉仁动了心,她正色说道:“秦家姑娘的容貌国色天香,我也是废了好大劲才说动了秦夫人。三郎,我把话说清楚,此次我给秦夫人讲过,若是可以的话,他们备下五百贯彩礼就行。你就别指望靠成亲赚一笔啦。”

    “好!若是真如娘所讲,我就从命。”赵嘉仁答道。宋代相亲还是挺开放的,一对年轻男女要在家长的陪伴下见面。对方到底是不是真的国色天香,见了之后就知道。仅仅这一点,赵嘉仁就觉得大宋有再治疗一下的必要。那种夫妻在揭开盖头前根本没见过的时代,太可怕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