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2章 先找人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章 先找人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夏统领,我本就是泉州人。素来知道赵氏役用禁军之事,此次前来就想与夏统领商议。左翼军乃是殿前司,以安抚地方为任。便当以缉盗灭寇为要务。”

    在泉州知州衙门里面坐着两个人,一个自然是泉州知州赵嘉仁,另外一个则是左翼军统领夏璟。夏璟听着年轻的知州在这里大言不惭的说着道理,脸上露出些尴尬以及无奈的表情。

    赵嘉仁才不管那么多,他讲述完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就询问对方的意见,“夏统领,不知你意下如何?”

    遇到逼问,夏璟迟疑着说道:“这……禁军本来就有为宗室做护卫的差事……”

    听夏璟这么讲,赵嘉仁笑道:“若是夏统领这么讲,就不妨将左翼军的兄弟们召集起来,请夏统领当众对他们这么讲。哦,我身为泉州知州,本来也有节制左翼军的差事。我来对左翼军的兄弟们讲,我觉得他们不该被赵氏役使。”

    原本夏璟脸上还尽力维持一个有礼貌的表情,赵嘉仁的话让这位左翼军统领彻底变了脸色。他怒道:“赵知州,你这是要我当众出丑么?”

    赵嘉仁本来就是要把话说清,面对夏璟的诘责,赵嘉仁正色答道:“若是夏统领自己也知道左翼军的兄弟们并不想被人役使,那又何必装的谁都不得罪呢?俗话说甘蔗不能两头甜,要么得罪赵氏,要么得罪左翼军的兄弟。总得选一头才行。”

    此时赵嘉仁的大名在福建路已经传开,夏璟知道这位年轻文官精通军事,尤其精通水军。鄂州之战时在长江上对蒙古军大杀特杀。之前在建宁府的左翼军总部也有传闻,赵嘉仁与蒲家的关系颇为敌对,双方在海上有冲突。蒲家明显没有占据上风。

    再次仔细打量赵嘉仁,夏璟从赵嘉仁身上感受到一种亲手杀过人的家伙才有的感觉。而且这位年轻的知州腰间可是挂了一把细剑。几十年了,夏璟从来没见过知州竟然亲自佩剑。既然对方不是个能随便糊弄的文人,夏璟也不愿意自找麻烦,他收起不满的表情,表示了退缩,“泉州知州素来节制泉州左翼军,此时还请赵知州出面对左翼军的兄弟讲说就好。”

    “既然夏统领如此客气,我也就不客气了。”赵嘉仁愿望达成,心情颇为愉悦。

    夏璟拒绝了赵嘉仁的午饭邀请,离开了知州衙门。年轻的赵家人就是这么令人厌恶,那些役使左翼军给他们充当护卫的赵家人只是图个排场。知州赵嘉仁比赵家人可恶的多,他已经利用制度来实施他对左翼军的控制权。朝廷好些年前就同意泉州知州节制在泉州的左翼军,赵嘉仁是第一个真正想使用这个权力的泉州知州。

    左翼军的总部不在泉州,而在建宁府。只是这支殿前司的军队被拆分为三,一部分驻扎建宁府,一部分驻扎泉州,一部分驻扎汀州,各由当地知州节制。夏璟本来就不怎么能管到泉州的左翼军,赵嘉仁又如此跋扈,夏统领只想早早回建宁府歇着。

    夏璟带着卫队到了城门口,从城门上下来一人,乃是左翼军驻泉州副将朱琦。朱琦上前施礼,然后说道:“夏统领,末将还请统领一起吃个饭。”说完,他上前两步,低声对夏璟说道:“东湖的游船上唱戏,末将早就想起统领前去观看。”

    泉州的戏班子十分发达,赵氏们不穷,又要讲排场。每一支大户都养了自家的戏班,民间的戏班更多。便开发出各种曲目剧目,在整个福州都非常有名。

    听部下如此识趣,夏璟自然不会拒绝。中午吃饭时,夏璟语带调侃的对副将朱琦说道:“尔等有福了。今日赵知州对我讲,不许赵氏役使禁军。”

    朱琦听了之后面色一变,他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难道是夏统领先提的此事?”

    夏璟一听就知道朱琦有话讲,他欲擒故纵的说道:“你等不是经常讲被赵氏役使,士卒苦不堪言么?”

    “这……赵氏把咱们左翼军的兄弟当奴仆来看,大伙当然心中有气。只是赵氏也给些钱米。兄弟们好歹能补贴点家用。”朱琦选择了说实话。

    “哦?!”夏璟一听,心里面立刻就高兴起来。泉州知州赵嘉仁的跋扈给夏璟留下了深刻的恶劣印象,得知赵嘉仁的所作所为只是一脚踩进了陷阱。夏璟统领心里面别提多高兴了。

    端起酒杯,夏璟说道:“我等只能奉命行事,也别想那么多了,干了此杯。”

    中午吃完饭,下午歇息一阵。傍晚时分,夏统领由朱琦副将陪同,前往东湖。东湖有4000亩大小,水面广阔。只是傍晚时分,就见到湖上已经有了诸多游船。这些船不同于两浙路的画舫。诸多戏台或者搭在湖边,或者在湖里的大船上。游船就是载着看客们在这些戏台外停泊看戏。

    到了岸边,就见游船旁边已经有人等候。不用朱琦介绍,夏璟认识泉州首富蒲寿庚。上前拉住蒲寿庚的手,夏璟笑道:“蒲员外,许久不见。你可更见清朗。”

    蒲寿庚也笑道:“夏统领见笑了,此次得知夏统领前来,专程租了条船,想陪夏统领看看戏。”

    “可是劳烦了蒲员外。”夏璟喜道。蒲寿庚看来是有求于夏璟,夏璟觉得捞一笔的时机终于来临。

    游船上已经有女子在侍候,夏璟一身便装,就在船里位置上坐了。女子在两边端茶倒水,送点心。夏璟调笑她们的时候,专业人士自然知道如何奉承。前面看着戏,旁边有人侍候,夏璟不用动手,女子们拿着鸡腿,点心,酒杯,送到他面前。

    在建宁府可不会有这般待遇,夏璟心怀大畅。泉州知州赵嘉仁带给他的不快全部飞到了九霄云外。看了几出戏,蒲寿庚稍稍示意,那些女子就识趣了到了一边。只剩蒲寿庚、夏璟、朱琦三人在一起谈话。

    蒲寿庚说道:“夏统领,你可知那赵嘉仁让他的手下做海盗的营生?”

    夏璟一听,就觉得眼前看到不少钱财。蒲家手上不干净,泉州上层都听闻过一些。赵嘉仁是不是干海盗营生这个不清楚,泉州上层都知道赵嘉仁与蒲家关系糟糕。不管蒲家有什么请求,就得先拿钱出来。夏璟拿了钱也不用办事,既然蒲家已经得罪了泉州知州赵嘉仁,他们还敢再得罪左翼军统领夏璟不成?

    想到这里,夏璟微笑着问:“不知蒲员外所指的何事?”

    在东湖岸上,有人一直在盯着夏璟一行人。见到船上好像已经开始谈起什么,那人对身边的人说道:“你去告诉知州,蒲寿庚已经和夏璟与朱琦开始谈事情。”

    旁边的有两个人,一人立刻离开。另外一位问:“他们在说什么?”

    话事那位听了这个蠢问题,不爽的答道:“这么远,你要是能听到,你自己去听。别拉上我!”

    这话的确点出问题所在,于是两人继续盯梢,不再讨论蒲寿庚可能在谈什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