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9章 参禅在寺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章 参禅在寺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早上起来觉得肚子没问题,赵嘉仁总算是放下了心。他原本还想应该带什么礼物去寺院,这下终于有了拿得出手的东西啦。

    印度佛教的和尚们吃肉,只是不允许吃辛香料这种刺激性食物。佛教传到中国,南朝梁武帝萧衍读《楞伽经》,《楞伽经》里面讲“菩萨大慈大悲,不忍食一切众生肉”,于天监十年,即公元511年,梁武帝写了4篇《断酒**》,并在皇宫“凤庄门”集僧尼1000余众,宣唱此文。此文第一次提出禁止僧尼“食一切肉”的主张,并以“王法治问”的强制措施严加管制。从那儿之后,汉地佛教就不怎么吃肉啦。

    送礼须得讲究,挑着三牲去寺庙是个很没文化的选择,因为三牲在中国传统中是祭天用的。拿着金银感谢和尚帮他募集资金?这大有给回扣的暗示,非常不可取。

    物以稀为贵,揉碱的炊饼是素食又是美味的稀罕物,还完美的符合了和尚该有的礼节。如果和尚们真的贪财,送这个也算是惩戒,那就更合适啦!

    到了厨房一看,就见准备做早饭的大师傅围着几屉炊饼在商量什么。这下赵嘉仁觉得‘饿不死的火头军’说的真精准,怪不得昨天有人骂大师傅私藏炊饼,竟然不是冤枉。赵嘉仁上前笑道:“我告诉你们个吃法,把炊饼切成片,用油炸了。外焦里嫩,非常好吃。”

    大师傅们被抓了个现行,各个脸上有些讪讪。为首的那位连忙说道:“校长,我们也是怕他们吃得太多,积食。”

    计较火头军是很没品的事情,赵嘉仁也不想这么做,他摆摆手继续说道:“若是怕炸的太狠,那就把鸡蛋打匀,用蛋汁裹了鸡蛋之后再油炸。不过这么做的话,对油温控制太高。还是直接炸比较好。”

    见赵嘉仁没有计较,大师傅们连忙应道:“我们试试看。”

    到了早上,大米稀饭配了油炸馍片,吃饭的众人大赞美味。班长胡熠啃完了定量的三片之后,有些紧张的问赵嘉仁,“校长,几千斤碱够吃么?咱们这上上下下也有快两万号人了吧。”

    胡熠说的没错,赵嘉仁的部众有四五千人,他们还带了一万多号家属。赵嘉仁弄纯碱的目的是为了生产玻璃,可不是为了大规模生产新式炊饼。带着怜悯的目光,赵嘉仁对胡熠说道:“半个月吃一次行么?”

    “……能让我们先吃半个月过过瘾么?”胡熠带着可怜巴巴的表情问赵嘉仁。

    被一个大男人用几乎要闪动星星的目光注视,赵嘉仁也受不住。他咬咬牙,说道:“最多五天!”

    正月二十二,也就是赵嘉仁抵达庆元府的第四天,他天没亮就起来。几个大礼箱子中放了三百个刚出笼的馒头,还有由三百个馒头炸成的馍片。除此之外,布匹、除虫菊蚊香,茶叶也备了许多。福建产茶,在两浙路非常名贵的茶叶,在当地很便宜。虽然置办的礼物成本很低,在两浙路想买下来可需要相当一笔钱。

    带着这些礼物,赵嘉仁等人在火把的引领下直奔寺庙而去。三大名寺的大和尚们收下了礼物,表示自己出力建设灯塔是出于慈悲之心。现在灯塔果然帮助了许多人,他们觉得有了功德。也祝福赵嘉仁有善报。

    这些都是不得不说的场面话,赵嘉仁其实完全没放心里。他礼数到了,与大和尚们维持良好关系,这件事就该到此为止。连着两天在寺庙奔走,他也觉得该赶紧结束,到泉州上任。

    最后一家是天童禅寺,方丈在净室内接见了赵嘉仁。大和尚是个精神矍铄的老头子,三角眼,目光明亮。长得很像新白娘子传奇里面的法海大和尚。见赵嘉仁马上就要说出道别的场面话,方丈大和尚说道:“赵施主,我看你目光坚定,却又时时走神。想来必有大事要做。若是赵施主不嫌弃,老衲想请赵施主在这里多留几日,参禅打坐定下心来。”

    你不会还准备给我开光吧?赵嘉仁心里面想。他连忙婉拒,“大师,我娘爱读佛经,我也偶然翻看。见经文讲,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我在这里参禅,只怕便有求佛之心。现在走了,不耽误时日,还能早日见到结果。参禅之事就罢了。”

    长相如法海的大和尚没想到赵嘉仁这么讲,他看了看赵嘉仁,很感兴趣的继续问:“赵施主此言颇有禅意,却不知赵施主所求为何?”

    “求安心。”赵嘉仁爽快的答道。

    “求安心……不知施主可知慧可二祖的故事。”长相如法海的大和尚问。

    “知道。觉得心有戚戚焉。”赵嘉仁答道。他虽然还是觉得这长相如法海的和尚故作玄虚,却也不是单纯的混饭和尚。

    长相如法海的大和尚继续说道:“既然赵施主知道,老衲就不卖弄。赵施主,到得我寺里便是有缘。既然赵施主不愿久留,何不做偈一首给老衲做个留念,也看看赵施主的慧根。”

    赵嘉仁呵呵一笑,慨然诵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这是慧能六祖的偈子,见长相如法海的大和尚不依不饶,赵嘉仁恶作剧的把这个拿出来。

    本以为大和尚会因为这个调侃而不高兴,甚至怀疑这大和尚就不知道慧能六祖的偈子,赵嘉仁看着大和尚的表情,却见大和尚神色根本不为所动,只是平淡的说道:“此乃六祖偈子,做不得数。”

    赵嘉仁看着长相如法海的大和尚和自己较真了,心里有些不快。但是对方这样认真,赵嘉仁也觉得不能如泼皮般拔腿就走,思前想后,赵嘉仁突然想起一段,他本想开口诵读,却发觉不知该如何诵读。心烦意乱间,见大和尚屋内有笔墨,便上前提笔蘸了墨汁,走到白墙边挥毫写到。

    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忽地顿开金绳,这里扯断玉锁。噫!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写罢,本想将笔抛下,又觉得这甚是做作。走回书案边将笔放回,却听到净室屏风后隐约传出女子的低声惊叹。原来大和尚把情妇藏在庙里。这个念头一闪现,赵嘉仁就没多想。鲁提辖的偈子自有正气凌然的超脱感,低级趣味的念头此时根本进入不了赵嘉仁的心灵。

    大和尚三角眼盯着偈子看了一遍,不等赵嘉仁告辞,大和尚说道:“阿弥陀佛,我送施主出寺。”

    “不敢劳烦大师,我自己可走。以后若是有缘,必再登门。”赵嘉仁说完,行了个礼,转身就出门去了。

    看着赵嘉仁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大和尚长长叹口气,又忍不住念了句‘阿弥陀佛’。

    随着布鞋踏在地面上的轻微声音,从净室屏风后走出两人,一看就是母女。母亲边走边对女儿说道:“珠珠,看见别人写字还忍不住惊叫。你又不是小孩子了。不知道用手掩住嘴么?被人听见怎么好?”

    “娘,我看他的字写的不错么。”年轻女孩低着头,低声答道。

    母亲也没有多说什么,走到大和尚身边说道:“二叔,你看这赵三郎人怎么样?”

    老和尚又看了看墙上的偈子,微微摇摇头,“这位赵施主……年轻气盛。”

    母亲听了自家二叔的话,觉得答非所问,继续追问道:“他不过二十岁,比珠珠还小了几个月。年轻气盛不是应该的么。二叔,现在家里只有你这一个长辈,我又和赵三郎的娘素来交好,此次赵夫人向我提亲,就算是那孩子不成,我也得赶紧回信。”

    大和尚觉得自家侄女完全没抓住要害,然而赵嘉仁的偈子里禅意十足,若是解释可得一阵。大和尚对侄女说道:“到这边来。”就进了方才两位女子所在的房间。

    原来这两个房间都有独立门有窗,只是门窗位置一个在南一个在北。两个房间中间的墙上开了个门,用屏风挡住而已。

    见长辈们到了另外的屋子,年轻女子抬起了一直微微低垂的视线,从容不迫的走到写了偈子的白墙前仔细读起来。那都是瘦金体的字,‘只爱杀人放火’几个字猛看时散乱,仔细看去则如同刀砍斧劈,杀气腾腾。年轻女子微微皱眉,忍不住轻轻用白皙的手掌掩住嘴。

    将偈子从头到尾读了好几遍。姑娘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低声对自己说道:“今日方知我是我。这是所谓的顿悟么?”

    赵嘉仁完全不知道自己方才居然被相亲了,他出得天童禅寺,站在寺门前的平地上,一阵风让他觉得精神一振。这时他突然疑惑了,那大和尚方才不会是真的在参禅吧?

    参禅也罢,不参禅也罢。赵嘉仁觉得自己再次理顺了思路,确定了心境。此次去泉州铲除蒲家,就是要杀人放火。在风中,赵嘉仁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今日方知我是我!这就是顿悟。我乃中华子民赵嘉仁,我就是那个铲除一切中华之敌的人!”

    做了个自我催眠般的总结,赵嘉仁对部下高声喊道:“回码头,去泉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