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6章 无言之时就讲科学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章 无言之时就讲科学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临安的饭铺里很多都有‘西湖醋鱼’这道菜。选用西湖草鱼,鱼长不过一尺,重不逾一斤半,宰割收拾过后沃以沸汤,熟即起锅,勾芡调汁,浇在鱼上,即可上桌。

    至于鱼是不是西湖产的草鱼,这还不好讲。不过大部分所做的味道和21世纪的差不多,就是挺咸。至少以赵嘉仁的口味来看,够咸。当然,赵嘉仁不会公开这么讲。就见对面的司马考以鱼佐饭,吃的挺快,看来司马考也没有批评的意思。

    酒过三巡,司马考放下筷子问:“不知赵兄弟在临安待多久?”

    “事情已经办完,明日就走。”赵嘉仁诚实的答道。

    “明日?”司马考愣了愣,脸上忍不住露出失望的表情。

    赵嘉仁心里面倒是觉得开心,以两人的关系,司马考得知赵嘉仁明日就走的话,至少不会提出那么多无意义的要求。当然,若是司马考的要求并不过份,赵嘉仁不准备拒绝。

    司马考感叹道:“赵兄弟,你总是如此来去匆匆。我想起咱们在苏州相见,你也是如此。前些日子,我还见到那边的铁匠。忍不住觉得时光飞逝。”

    赵嘉仁只是笑了笑,姑苏的铁匠师傅让他觉得世事难料。铁匠师坐视徒弟周兴被赶走,这导致周兴提前二十年投奔赵嘉仁。此次朝廷采购的军船上都需要安装火炮,就需要靠周兴从赵嘉仁这里学会的铁模浇筑技术来完成。这项技术并非赵嘉仁完成的,而是上一世的周兴在赵嘉仁的思路下研究出来的技术。其间的曲折,赵嘉仁没经历之前绝对想象不到。

    司马考不知道赵嘉仁心中此时闪过的诸多念头,他继续说道:“贾相公刚入鄂州之时,我见他能忍让,也无所畏惧。没想到鄂州之后竟然有些睚眦必报的意思。呵呵,居然没看出他还是个范睢。”

    “难倒司马兄……,难倒贾相公觉得司马兄对他不够尊敬?”赵嘉仁问。

    司马考叹口气,没有立刻回答。赵嘉仁倒是不惊讶,他同样感受到了贾似道的变化。司马考所说的让赵嘉仁确定这感受并非他独有。

    “幸好我磨勘时间已到,贾相公不过是个右相,还不在临安。”司马考给了个说法。虽然用词看着可怜,实际上是在对贾似道做出非常严厉的指控。

    赵嘉仁沉默不语,轻轻抚摸酒杯。他完全没有立场对此做出批评,所以干脆不说话。上一世的赵嘉仁可不是如此沉稳,他尝试通过奔走呼吁来推动问题的解决。问题没解决,赵嘉仁反倒和贾似道起了激烈的冲突,赵嘉仁还记得贾似道指着他怒道:“汝欲造反乎!”

    也许是感受到了赵嘉仁的沉稳,司马考突然长长叹口气,仿佛要把胸中郁闷彻底吐出去。然后他笑道:“我听闻赵兄弟造的船极好,吕将军赞不绝口。赵兄弟如此年轻,学问如此广博。实在是令人羡慕。”

    “我学问不广,只是喜欢多问几个为何而已。”赵嘉仁尽可能的把话题从批评贾似道上拉开。

    “格物致知?”司马考问。现在的理学是科举的核心内容,理学非常著名的理念之一就是格物致知。

    “司马兄,你觉得是我们先看到的太阳,还是太阳先在,我们出生后才看到的太阳?”赵嘉仁问。

    “这……”从没人问过司马考这个问题,司马考一时竟然说不出来,仔细想了想,他才答道:“当然是太阳先在。”

    从司马考的话里面听出了不自信,赵嘉仁忍不住微微一笑。新中国开始之后,中国才进入了大规模教育的时代。学生通过学校教育知道了太阳系的存在,知道了太阳系是个什么样子,知道了太阳和地球都已经存在了几十亿年。有这些知识当基础,才能轻松而且毫不迟疑的回答‘太阳比我先存在’。

    而司马考这样的读书人没有这些基础知识,他们只能通过史书记载来确定太阳存在很久。至于太阳到底存在了多久,太阳在哪里存在,为何会有不存在太阳的黑夜。这些读书人并不清楚。对于不清楚的事情,人类自然没办法进行逻辑判断。

    “司马兄,不知你听说过一个说法么。我们脚下的大地是个无比巨大的圆球。”赵嘉仁继续问。

    “……好像听说过。”司马考答道。

    “你家就在姑苏住,想来见过太阳从湖面下升起。你应该到过太湖的另外一边,你看到的周围是平的,还是有些弯曲的?”赵嘉仁继续问。

    “这……,我竟然从来没有想过。”司马考眉头皱起,圆乎乎的脸上露出了苦恼的神情。

    “我不想批评朱熹,不过他认为格物致知就是穷天理,明人伦,讲圣言,通事故。可理学在穷天理的研究上做的极少。所讲的都是些人伦、圣言、事故。若是无天理做根基,所讲的一切都是空对空。”赵嘉仁做了个相当严厉的批评。

    司马考方才给了贾似道很严厉的指责,此时听到赵嘉仁对理学的严厉指责,登时就忍不住不高兴起来。他皱着眉头问道:“如此多的理学大师著书立说,怎么能称为研究的少。”

    赵嘉仁举起了根竹筷子,“我把这根筷子切成两半,再把其中一半切成两半。就这么一半一半的切下去,最后能剩下的是什么?”

    “极小的筷子?”司马考皱起了眉头,思忖了好一阵之后才答道:“是极小的竹片么?”

    “你怎么知道是极小的竹片,难倒最后不该切成什么不可分割的东西么?”赵嘉仁继续问。

    司马考皱着眉头想了一阵,疑惑的表情变成了很不高兴的表情,他用很不高兴的语气说道:“赵兄弟,不管你说什么,实际上都办不到。反正是办不到,那就任人讲说么。”

    “对啊。就是这样啊。理学在很多事情上从来不讲自己不知道,遇到这种不知道的事情,理学就避而不言。这可谈不上穷天理。若真的是穷天理,那好歹讲,我现在不知道,但是以后有可能通过研究而知道。”赵嘉仁利用司马考的话来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万万没想到赵嘉仁居然玩了个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话术把戏,司马考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他怎么都觉得自己所尊崇的理学遭到了侮辱,可偏偏就没办法拿出一套说辞反驳。

    就在此时,司马考听赵嘉仁继续说道:“司马兄,你见过孔明灯吧?”

    “见过!”司马考恶声恶气的答道,他圆圆的脸上同样满是恶意。

    “若是孔明灯够大,下面有能让人坐进去的竹篓。你觉得人能乘坐这种大孔明灯上天么?”赵嘉仁问。

    司马考真的见过孔明灯,对这种能够飞上天的精巧东西很喜欢。听了赵嘉仁提出的设计思路,司马考突然就觉得这种事情并非没有可能。但是这么一想,司马考就迷惑了。如果此事能成,那就说明人是可以飞上天的。可人要是真的飞上了天,过去的很多常识就被打破了。

    想了好久,司马考皱着眉头说道:“我不知道。”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理学只提知,很少提不知。更不提知与不知之间该如何应对。我对此很不取。”赵嘉仁把自己想说的所有内容都做了个收尾。

    因为马上就要去泉州赴任,赵嘉仁在临安等待的日子里对未来做了不少设想。消灭蒲家只是第一步,在蒲家之后还有更多敌人。譬如南海诸国,譬如未来的元朝。消灭敌人的武器不仅要有物质上的,更得有思想上的。从很多角度来看,理学很像是科学的敌人。此次与司马考谈这个,就是想看看现在大宋的知识份子对科学这个思想体系的接受程度。

    从司马考的反应上看,赵嘉仁并不乐观。

    与司马考分别之后,赵嘉仁赶回家。老爹赵知拙见了任命文书之后,忍不住欣喜的叹气。老娘看了之后竟然感动到热泪盈眶。擦去眼泪,老娘把任命文书好好看了几遍之后才放下。

    “幸好我当年把三郎带走自己教养,让他跟着你,何时能当上知州呢!”赵夫人一开口就忍不住哽咽起来。

    赵嘉仁连忙上去掏出手绢递给老娘。等老娘接过手绢擦眼泪,赵嘉仁偷看老爹。就见老爹赵知拙一脸无奈的表情,虽然被夫人狠狠嘲讽一番,赵知拙在事实面前也无法辩驳。赵嘉仁跟着老妈,十三岁考上进士。二十岁就成为知州。跟着赵知拙的两个儿子都比赵嘉仁年长。现在长子赵嘉信一副放弃科举的模样。次子赵嘉礼还在苦读。

    被事实硬生生打脸,赵知拙倒也有些科学态度,他闭口不言。用沉默表示抗议的同时,也默认了事实的存在。

    赵夫人平静了一下心情,接着问道:“你何时去上任?”

    “我是想明日就走。”赵嘉仁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面忍不住有些惴惴,他担心母亲不高兴。

    “如此甚好!”赵夫人果断的答道。说完之后,她扭头看了看丈夫,笑着说道:“你没见你爹当年,要不是天色晚了没有船,他当晚就走了。你和……你毕竟是跟着我长大的,比你爹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