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2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西湖的画舫里香气淡雅,茶叶的香气混在其中,竟然很搭调。赵嘉仁闻到之后忍不住在心里面赞了句‘够专业’。

    “婉儿姑娘……”赵勇开口了。

    不等赵勇说完,步如烟带着足够魅惑的微笑开口了,“赵大哥,你还是叫我步如烟吧。”

    “……,步姑娘……,这些年我经常想起你。”赵勇的话里面露出了明显的单身狗之羞涩。

    赵嘉仁心里面暗自叹口气,若是论办事能力,赵勇也许比步如烟强了太多。但是论起接人待物,赵勇在步如烟面前只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婉儿是对一个小姑娘的称呼,是赵勇记忆里面的那个六年前的青衣小姑娘。今日今时的赵勇面对的是步如烟。

    六年时间过去了,步如烟对自己的定位已经与时俱进。而赵勇还犯了单身狗常见的错误,他们的感情永远停在最令他们感动的那一瞬。步如烟让赵勇改换称呼,就是希望赵勇能够面对现实。而赵勇改变了称呼的理由仅仅是步如烟让他这么做,而不是他意识到这些。

    当然,这种态度并非不够浪漫,但是浪漫再也不是步如烟人生里面的一部分。至少,赵勇这种单身狗大概是无法唤醒步如烟的浪漫。

    虽然没有浪漫,步如烟有专业,她微笑着说道:“我有时候也会想起赵直阁的医术,真的是能生死人肉白骨。那时候赵大哥你也帮了很大的忙。”

    揉了揉太阳穴,赵嘉仁觉得自己很悲哀。‘以前的郑板桥’讲难得糊涂。赵嘉仁怀疑是不是郑板桥看到了必然走向破灭的美好,同时发觉他自己又无力挽回,所以才只能做出难得糊涂的哀叹。现在的赵嘉仁清楚的看到了赵勇必然面对的失败,可他又无能为力。最可恨的是,这个步如烟还很含蓄的把赵嘉仁拖进来,非常含蓄的表达了她试图疏远赵勇的意思。

    有赵勇这个单身狗纯情的态度,花酒肯定喝不成了。步如烟并没有被难住,她率直的请大家喝酒。每个人都灌下十几大杯,让步如烟巧妙的晾在一边的赵勇就被灌翻,抬去了门口的卧榻上休息。赵嘉仁觉得自己脸颊发烫,坐在他对面步的如烟只是面色从白皙变成了粉嫩。

    王庸这货原本情绪很低,大概是觉帮赵家的手下让他很没面子。只不过王庸驳不了赵嘉仁的面子,不得不出面相助。见到步如烟如能能喝,王庸反倒也来了兴趣。觥筹交错,猜枚行令,步如烟喝了十杯酒,王庸则喝下了三十几杯。于是这厮抱了个熏过香的大抱枕,滚到旁边的卧榻上打鼾哼哼去了。

    面对这种专业级别的酒豪,赵嘉仁率直的表示,“我酒量浅,咱们不喝了。”

    步如烟喝的眼睛发亮,她毫无醉意的笑道:“我听闻赵直阁在鄂州总是冲杀在第一线,斩杀了无数蒙古人。奴家听了这些传闻,觉得赵直阁真乃无双豪杰。没想到赵直阁比传闻还率直,敢讲自己酒量浅呢。”

    赵嘉仁可不受挑拨,来的三个人中已经躺下两个,等自己再喝多躺下,步如烟就完成了她歌妓的工作。而赵嘉仁此次不是来找歌妓步如烟,而是来寻找那个婉儿姑娘,所以赵嘉仁笑道:“酒量浅就是酒量浅,若是觉得被人小觑就去喝的酩酊大醉,那只会让自己难受。我这人自幼娇生惯养,让我难受一丝的事情我都不会去做。”

    步如烟左肘架在桌上,白皙的左手托住粉嫩的脸颊,抬起脸看着赵嘉仁,用柔和的声音问:“却不知做些什么事才能让赵直阁不难受?”

    步如烟本就是江南的美貌女子,此时声音柔和,坐姿有种‘任君采劼’的意思。赵嘉仁只觉得心神一荡,明显觉得自己生出股欲望来。虽然赵嘉仁大脑中的理性觉得这欲望违背了赵嘉仁的初心,但是欲望从来不是来自理性,而是源自肉体。脑子清明也是没用的。

    端起酒杯来喝了一口,赵嘉仁先平复一下心情,这才说道:“步姑娘,我这次来真正想见的是那个婉儿姑娘。却不知道她在不在?”

    噗哧一声,步如烟笑了。灯下看美人更美,更何况是笑颜如花的美人。步如烟声音中有了些甜腻,“婉儿么,她有时候在,有时候不在……”她坐直身体,手指轻轻在粉嫩的脸颊上划过,划到她胸前才停下。

    “你来摸摸这里,看看婉儿还在不在……”步如烟的声音更甜腻起来。

    赵嘉仁的欲望更盛,却又突然消散了。步如烟的确很诱惑,但是步如烟却在试图用她的手段来操纵赵嘉仁。面对敌对者的本能反应,让赵嘉仁突然很想攻击步如烟。

    发觉到自己欲望全消,赵嘉仁觉得非常开心。原来他也有能对抗诱惑的手段呢。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赵嘉仁平静的说道:“现在我终于明白,赵勇想错了。他以为自己六年前看到的是婉儿,其实他那时候就已经看到了步如烟。”

    这话说完,赵嘉仁忍不住在心里面给自己大大按了个赞。真相只有一个,看清真相的那一瞬,自然会生出强烈的欣喜。

    步如烟听到赵嘉仁的话之后先是愣住了,片刻后她脸上再次出现了笑容,不过那只是她习惯性的动作而已。吃这碗饭的人的专业笑容和她们内心的想法根本无关。

    整理了一下衣服,步如烟庄重的坐直了身体。盯着赵嘉仁的表情,步如烟用毫无诱惑的平静语气问道:“不知赵直阁此次来到底为何?真的是为了你这位亲随赵勇么?”

    居然能面对一个放弃了专业的步如烟,赵嘉仁也觉得自己有点嘴炮无敌的威力,他尽量用平静的语气答道:“我不爱用亲随。若是身边都是些有求于我的人,还能有什么出息。哪怕是赵勇,我们也是共事。在我看来,他也是我的兄弟。为了兄弟出个头,有什么不对么?步姑娘,况赵勇这些年挣了不少钱,即便不是大富大贵,也非一般富户能比。我觉得若是步姑娘跟了赵勇,不会为生计发愁。”

    “因为这位赵勇不缺钱,赵直阁就觉得可以来找我麻烦?”听了赵嘉仁的解释,步非烟声音和表情都带了了嘲讽。

    赵嘉仁听到这真话,心里面叹口气,但是他开口之时依旧镇定,“只是因为赵勇不缺钱的话,我才懒得费这么大气力。步姑娘,你肯定知道想见你一面有多难。我帮赵勇只因为一个缘故,我觉得真心喜爱一个人总不是错事。”

    看得出步如烟并没想到赵嘉仁会这么回答,她愣住了。愣了片刻,步如烟苦笑起来。一瞬间,这个大概二十二三的姑娘仿佛成熟了好几岁。不过赵嘉仁倒是觉得这个看上去三十岁的年龄才更接近步如烟的心理年龄。

    苦笑过后,步如烟认真的讲道:“赵直阁,你这话倒是没错。只是我幼年被卖上画舫之后,同行的姐姐们就告诉我很多故事。我和这位赵勇不过是几年前见了一面,对他是何种人完全不清楚。若是他如赵直阁所讲真心忘不了六年前的我,他肯明媒正娶的娶我么?就算是他一时冲动,娶了我。过些时日,他就一定记得起我是个歌妓。多少姐姐们聪明伶俐,最后还是倒在这个关口上没了下场。人心是会变的。”

    赵嘉仁沉默了。步非烟说的是实话。人心是会变的,孔子的弟子颜回二十九岁就死了,孔子恸哭。鲁国国君从未见孔子如此伤心,就问颜回这人到底有什么值得孔子如此看重的。孔子郑重的讲,颜回‘不迁怒,不贰过’。

    之所以如此郑重,因为孔子很清楚,人们最本能的心态就是‘迁怒’,即便知道自己的选择是错的,他们也会毫不迟疑的‘二过’,三过,直到n过。

    赵勇在赵嘉仁看来是个不错的人,不过赵勇还没到能够认清自己会迁怒会二过的境界。所以步如烟预言的未来不是可能发生,而是一定会发生。面对注定的悲剧,赵嘉仁心中也不敢再坚持要帮赵勇得到‘婉儿姑娘’。

    除了赵勇低低的鼾声,还有王庸醉酒后哼哼唧唧的嘟囔,画舫暂时没了别的声音。沉默好一阵,赵嘉仁叹道:“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听了这两句诗,步如烟的眉间也划过一丝惆怅。不过片刻之后,她微笑着说道:“这是赵直阁的诗么?”

    “胡诌几句而已。”赵嘉仁不小心用了纳兰的诗,只能照实来讲。纳兰的诗在没文化的满清算是有文采,不过在大宋朝就别显摆了。

    “既然上了船,又谈了这么多话。赵直阁不妨给留个墨宝呗。”步非烟脸上再次露出了非常专业的俏皮笑容。

    赵嘉仁不想把事情弄绝,世事难料,也许以后赵勇有机会也说不定。赵嘉仁可不想因为自己把所有可能都给堵死。所以他笑道:“你若是能答应我一件事,那就是千万不要说这是我写的。我便给你写。”

    “好。”步如烟爽快的答道,并且起身到书案边铺纸磨墨。

    赵嘉仁走到书案边提起笔,刷刷点点的写到: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满清没文化,韵脚很糟糕。赵嘉仁写完之后也不写名,更不用章。

    步如烟读完之后微微一笑,然后靠在赵嘉仁身边低声说道:“赵直阁,我听说你现在深的官家赏识。不过朝中却有人放出话,说你从丁大全手中得官。还是在左丞相面前说的。”

    赵嘉仁愣住了。丁大全去年就倒台致仕,他的党羽也开始被清算。这个事情只是刚开始,等外敌的压力再低点,大宋内部就会掀起一场大清洗。有人放这话,到底是和赵嘉仁真的有仇么?

    不过转念一想,赵嘉仁又觉得步如烟的话未必可信。但是步如烟这位妹纸还真的够专业。赵嘉仁觉得她还是担心赵嘉仁目的没有达成,恼羞成怒对她动手。说这话大概是要是示好。

    “多谢步姑娘。”赵嘉仁也表达了谢意。哪怕是为了赵勇,赵嘉仁也没想过要和步非烟撕破脸。

    “奴家也只是偶然听到,也许是听错了也不一定呢。”步如烟微笑着做了解释。

    “步姑娘,帮个忙。这两个人喝成这样,找人帮忙把他们抬走,我就和他们一起回去了。”赵嘉仁坦率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