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章 那人立于花千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章 那人立于花千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这是辛弃疾的千古名词,青玉案元夕。元夕就是上元节,也叫元宵节。

    景定元年的上元节,临安百姓们格外的欢喜。去年,也就是开庆元年,蒙古人陈兵牛头山,兵锋直指两浙西路,临安震动。不过到了年底,蒙古军全线撤退,大概几年之内都不会再有规模如此之大的战争。一场威胁南宋生存的战争结束了,提心吊胆半年的临安百姓们更是热闹的投入到这场庆典之中。

    两位男子并肩走在热闹的街头,右边那位二十六七岁的男子看上去表情颇为失落,大概是有心事。左边的男子身材高挑纤细,穿绯袍,带银鱼袋。竟然是一位四五品的官员。周围不少人都忍不住去看这位官员,临安城里不乏四五品的官员,但是还从没见过二十岁左右的四五品官员。

    赵嘉仁对周围看稀罕的目光已经习惯,他现在的寄禄官是正五品的中散大夫,还加了直龙图阁。也就是说,周围的人可以称赵嘉仁为赵龙图,有点包大人的意思。至于差遣,在和官家诏对之时,赵嘉仁明确表达他想去泉州做知州,铲除泉州蒲家这个当地的恶霸兼海盗幕后黑手。赵家人出任泉州知州并不稀奇,从官家当时的表现看,他并没有反对的意思。

    但是赵嘉仁此时还是以福建路提点刑狱的身份留在临安,因为官家收了赵嘉仁的船队,以这支船队为核心建起了新的大宋内河舰队。枢密院那帮人在论证这种船能否成为未来大宋内河舰队的标准舰艇。因为进入景定元年之后,临安城内官民都要过年。为了方便枢密院的官员随时请教船舶专家赵嘉仁,赵嘉仁不得不暂留在临安。

    赵嘉仁边走边劝身边的赵勇,“赵勇,你不用着急。不过是早几天晚几天。只要上元节一过,我们就可以去见那位步如烟。婉儿姑娘是不是在她那里,一问可知。”

    鄂州之战前,赵勇到了临安。他一个普通人哪里有机会去见到当红歌妓,最后失望而回。这次也是如此,蒙古人退兵之后,临安的士大夫们非常欢乐,所有娱乐活动全部爆满。

    这只是赵嘉仁敢说的话,有些话赵嘉仁也就不敢说。现在的官家宋理宗同样需要娱乐放松,为了准备服侍官家,歌妓们每次都得提前沐浴熏香准备好几天。赵嘉仁可不敢刚到临安就大张旗鼓的一定要见到某位当红歌妓,所以拖到了现在都无法有所行动。据说每到上元节,官家就要在宫里好好的开次纯洁的三陪活动。

    “唉!”赵勇长叹一声,他万万没料到想见个人居然如此艰难。

    此时一队女子从赵嘉仁对面而来,前后都有仆役开道护卫,看着就是有钱人家。年长的女子从容的看着赵嘉仁,年轻女子们也在看和她们年龄相差不多的赵嘉仁,不过表情羞涩,目光躲躲闪闪。女子们经过之后,空气里面多了很多香气。

    等和女子们走远,赵嘉仁拍了拍赵勇的肩头,“喂,你闻出来了么,她们用的是我们的香水。若是这次还是见不到,我就派你留在临安开个香水铺子。说不定婉儿姑娘就来买香水呢?你不用出门就可以见到婉儿姑娘,那会多开心!”

    赵勇知道这是赵嘉仁在试图逗他开心,再次叹口气,赵勇苦笑道:“说真的,上次相见都是六年前,婉儿姑娘只怕早就忘记我长什么模样。就是我,也未必真的记得婉儿姑娘的相貌。说来说去,不过是单相思而已。”

    “呵呵呵呵……呃……”赵嘉仁干笑几声,却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因为赵勇就是完完全全的单相思。

    赵嘉仁觉得临安中元节很可爱,人们都出来玩,但是街道之上都是老一套的把戏,远不够浮华。赵勇是根本没心思游玩。两人把几条大街遛了一遍,便返回赵嘉仁老爹赵知拙的住处。赵知拙此时陪着夫人陈氏前去逛灯会,赵嘉仁就洗洗睡了。

    想起自家老爹的现状,赵嘉仁也觉得很是意外。赵知拙如愿以偿的当了京官,加上长子稳重,生了长孙,赵知拙见家里有后,整个人都放松了。三子又立下大功,一跃成为正五品的官员。五十多岁的赵知拙觉得人生已经圆满。加上夫人也回到他身边,让老头子更加开心。只要有热闹的地方就会带着夫人去。

    赵嘉仁甚至怀疑,要是此时有广场舞,他爹妈搞不好就会成为每天必去的广场舞大爷大妈,和其他大爷大妈们其乐融融的跳着小苹果。然而几年前,这两个人还热衷于前程或者在个人追求上毫不让步。人生的变化真的是难以预料。

    上元节一过,街道上依旧喜庆。然而节日终于结束,商铺开业,政府办公,匠人开门,一切都恢复到了日常的局面。此时赵嘉仁的大哥的老婆的堂弟王庸找上门来,“赵兄弟,今天终于订到了步姑娘的画舫。”

    赵嘉仁已经把目的告诉了这位亲戚,所以从这位的表情上看,王庸没有欣喜,只有疲惫。到处跑着找人托关系绝非易事。赵嘉仁笑道:“既然你知道我此次不是为了步姑娘,你就可以多亲近亲近芳泽。我不在意。”

    “你不在意,我在意。总觉得这次不太对劲。”王庸有些无奈的说道。

    对这等大少爷,赵嘉仁也懒得说那么多。他这表现大概能用矫情来评价。不过心里面这么想,赵嘉仁却不敢说出来。好歹王庸也是出了好大的力气。

    到了下午时分,赵嘉仁带着赵勇到了西湖边。没多久,王庸也来了。再过一阵,有小船前来接他们。三人上了小船,小船划到大船旁边,三人再登上大船。赵嘉仁率先走进画舫,里面有姑娘候着,赵嘉仁看了看赵勇,却见赵勇目光从画舫一层的每个妹子脸上扫过。看过来一遍之后,赵勇眉头微皱,明显没找到他那位婉儿姑娘。

    迎接的姑娘看赵勇一副猴急的模样,忍不住微微一笑。大概是见惯了这种人,她也能一笑了之。“几位官人,请上二层。”迎接的姑娘用柔美的声音说道。

    赵嘉仁又是带头而上,在画舫二层中央的桌子旁边坐着一个华服妹纸。丝绸衣服上有着美丽的刺绣,见到赵嘉仁他们上楼,妹纸站起身。

    “你……你是婉儿姑娘?”站在赵嘉仁背后的赵勇率先开口了。

    赵嘉仁一愣,心里面登时就觉得紧张起来。他盯着妹纸看,不是想靠回忆来确定赵勇有没有认错人,而是想看看妹纸的反应。

    妹纸先是一愣,然后开颜笑道:“却不知这位官人怎么知道我以前的称呼?”

    “六年前我在姑苏见过你。”赵勇立刻答道,“那时候铁匠铺的铁炉炸了,婉儿你还和我们一起帮着救治铁匠。”

    听着赵勇的发言,赵嘉仁突然觉得很羞愧。赵勇这话说的急躁,和这个莺歌燕舞的环境没有一丝一毫搭配的感觉。别说这是来泡妞,就算是相亲,这么讲的结果大概也不会很好。

    这位也不知道该叫做步如烟还是婉儿的女子脸上表情微微变化,那是吃这碗饭的妹纸特有的表情。画舫这行对她们来讲是单纯的生意,她们永远都会用化名,展现的永远都是别人希望看到的那面。凡是能触及她们真正生活的部分,都被妹纸们隐藏起来。那才是真正的她们。画舫上的妹纸永远都不会用真面目去见人的。

    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妹纸展颜一笑,她对赵嘉仁说道:“原来是赵进士,几年不见,你变化好大。”

    说完之后,妹纸看着赵勇,没有笑,只是说道:“我还记得这位大哥一直跟在赵进士身边。只是不记得这位大哥该怎么称呼。”

    不等赵勇说话,赵嘉仁上前一步,“呃……,步姑娘,我们今日上这里来全然是为了你。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怀疑,甚至觉得我们可能带了什么恶意。请你放心,我们绝无恶意。咱们不妨先坐下,慢慢说话。”

    步如烟漂亮的眼睛仔细盯着赵嘉仁看,过了好一阵,她才笑道:“如此也好。”便请三人坐下。

    赵嘉仁在讲述赵勇单相思故事之前,心里面叹口气。他原本以为婉儿还是个青衣姑娘,哪怕是仗势欺人,也不过是多出点赎身钱。现在这位婉儿姑娘早已经飞上枝头变凤凰,成了能够向官家提供三陪服务的名妓。

    ……赵勇真特么有眼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