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38章 离开鄂州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8章 离开鄂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开庆元年十二月初五,鄂州城城门大开。家家户户即便没有很开心,至少也没有之前的恐慌。在鄂州城的右丞相贾似道贾相公贴出告示,南侵的蒙古军撤回了他们的地盘。战争以大宋的胜利告终。

    鄂州判官司马考伸着懒腰走出衙门,觉得在晴朗冬日下的空气仿佛变得温暖许多。他没有停下脚步,直接向城西水门走去。身为官员,司马考有渠道得知福建路提点刑狱赵嘉仁将带着福建民团从水门进入鄂州城。

    在之前的战争中,福建民团驻扎在江对面的汉阳。每日里往来于鄂州与汉阳之间,保卫着两座城市的水路安全。现在蒙古人撤退,战争结束。这位赵提点终于可以放下重任,抵达鄂州。当然,知道此事的人很少,对此事极为乐见的人更少。司马考之所以如此热心,是因为他与赵嘉仁同年。两人曾在姑苏偶然相遇,一起坐过画舫呢。

    到了码头,司马考意外的发现右丞相贾似道居然已经等在西门码头,和这位右丞相站在一起的还有吕文德。吕文德是在十月二十六日乘船抵达鄂州。在抵达鄂州的诸将里面算是来的最晚的一位。不过吕文德很会做人,司马考亲眼见过大宋宿将高达等人的部下每次离开营地以及出城的时候就要贾似道出来相见,如果贾似道不出来就会聒噪。

    大家都知道士兵们心理压力大,对贾似道这个鄂州最大的官是否为了自己的安慰而离开鄂州感到不安。所以大家也就不说什么,毕竟提着脑袋上阵还得靠这些当兵的。

    吕文德抵达鄂州之后,见到士兵们如此聒噪,登时就派人前来呵斥,“宣抚在此,何敢尔耶!”于是贾似道立刻就与吕文德亲近起来。

    在对留在江南的两千蒙古兵进行攻击之时,其他将领们心有不安,加上守城战中伤亡很大,都不愿意出战。只有吕文德自告奋勇,于是在南岸斩获过千,俘虏八百。更是得到了贾似道的器重。

    有这两位大人物在此,司马考只能往后躲躲。在贾似道的安排里面,司马考可不是来迎接的人员。贾似道立下了极大的功劳,司马考可不想被这位右丞相一通猛批。

    很快,江面上就出现了船队的身影。船只极快的过江,抵达水门。从第一艘船的船头上跳下一人,司马考仔细分辨,才在这个青年身上依稀找到些记忆里少年赵嘉仁的影子。那毕竟是六年前的事情,司马考那年26岁,现在他已经32岁。赵嘉仁那年十四岁,现在也二十岁了。

    想到年龄,司马考就一阵的失落。他晋升不能算慢,现在已经是鄂州的判官,主管刑狱之事。然而赵嘉仁已经是福建路提点刑狱,此次又立下大功,到明年至少也是一地知州。那时候赵嘉仁服绯袍,带银鱼袋,正式迈入上层官员之列。司马考与赵嘉仁之间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除非……赵嘉仁坏了事,遭到贬斥……

    发觉自己居然生出如此念头,司马考连忙用手敲敲脑壳。他素来自视甚高,对自己居然嫉妒到胡思乱想感到意外与气恼。此时司马考就见到赵嘉仁的船队上下来许多人,从数量上看得有上千人,还在源源不断的继续下船。司马考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此时的情绪影响了心情,与贾似道与吕文德见礼后,赵嘉仁脸色好像并不怎么好看。

    赵嘉仁并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他只是感觉到自己此时的心情非常的不高兴。此次前来鄂州,赵嘉仁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把那些从死亡线上救回来的军人从汉阳送到鄂州。这么做并非是为了讨赏或者显摆,两天前赵嘉仁接到官家的诏书,命他带那支痛打蒙古人的船队前往太湖。把伤兵问题赶紧解决一下,再与贾似道道别,赵嘉仁就可以开开心心的前去临安领赏。

    “怎么,嘉仁可觉得有什么不妥?”贾似道用上级和年长者那种居高临下的语气问。

    “……造船不易,给贾公一半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赵嘉仁觉得自己差点就把想用船领赏赐的事情说出来。好在他也觉得这么直说完全不合适,终于被憋住了。

    不过赵嘉仁的话已经够直白了,贾似道听了之后眉头皱起,不屑的说道:“竟然是为了些阿堵物的事情,这与国事岂能相提并论。”

    赵嘉仁登时就更加不爽了,方才与贾似道和吕文德见面行礼之后,贾似道开口就向赵嘉仁索要一半的船队。赵嘉仁并没有真的想驾驶这支内河船队回到福州。不过既然一定要放弃,至少也要卖出个不赔本的价钱。他与贾似道不过是一个月没见,赵嘉仁发现贾似道变了。以前的时候贾似道看着也是官二代,可傲气只是藏在心里面。现在的右丞相贾似道的傲气由内至外,举手投足间充满了决不许别人违逆的架势,有种一切尽要在掌握之中的执着。这种派头与赵嘉仁上一世中那个权倾朝野的贾似道完美的重合起来。

    是的,贾似道的确可以在很多地方给赵嘉仁好处,不过在赵嘉仁心中,贾似道只是个合作者而并非自己的主君。上一世,贾似道在民间依旧声名赫赫的时候,在朝堂上已经有了许多的敌人。

    赵嘉仁心中生出了警惕,当年他看似走丁大全的门路,实际上早就与丁大全切割。所以今年十月丁大全倒台之后,赵嘉仁没有受到丝毫牵连。现在赵嘉仁开始考虑,是不是也到了该和贾似道虚与委蛇,心里面划清界限的时候。意气风发没有错,但是意气风发到连基本沟通都不做,那就完全不合适啦。

    想到这里,赵嘉仁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不爽的情绪没有了,怄气般的态度不见了。赵嘉仁立刻说道:“我现在就拨一半船给贾公。”

    见赵嘉仁不再反抗,贾似道的语气立刻就变成了那种完成艰困工作后轻松的语气,“不是给我。是给吕将军。”

    吕文德看向贾似道的视线里登时有了感激与佩服的神色,他亲眼见过赵嘉仁的船队发挥出何等凶猛的战斗力,他相信索要一半军船会非常艰难。没想到贾似道只是说几句话就让赵嘉仁屈服了。吕文德忍不住觉得与贾似道亲近的选择是他做过的最明智的决定。

    达成目的,贾似道自然不会留在码头上干选船的事情。问了问赵嘉仁接下来的安排,赵嘉仁告诉贾似道,官家下旨要他带船到太湖。贾似道脸上露出了一丝嘲笑,片刻后这丝嘲笑就消散了。他正色说道:“既然官家有命,嘉仁就赶紧去。这些年官家对你这个赵家的麒麟儿颇为青睐,我去见官家的时候,听他说起过好几次。”

    “一会儿我前去拜见贾公。”赵嘉仁心里面不爽,但是该有的礼貌总得有。

    贾似道摆摆手,“不用了,我现在事情忙,定然是无法再见嘉仁。嘉仁不必担心,此次叙功,你排第四。”

    等右丞相贾似道在前呼后拥的簇拥下回城,吕文德笑道:“赵提点立下大功,可是恭喜了。”

    赵嘉仁看了看吕文德,竟然说不出什么来。上一世,这位吕文德将军在鄂州之战后飞黄腾达。赵嘉仁本以为这一世的历史有所改变,没想到吕文德还是和贾似道绑在一起。这就是命啊!

    和贾似道不同,吕文德对赵嘉仁很尊敬。不仅仅因为赵嘉仁是文官,赵嘉仁在战争中的表现也让吕文德非常佩服。哪怕只是赵嘉仁亲自登上冲在第一线的军船上,就绝非普通文官能做到的。

    司马考远远看到贾似道已经走人,连忙向着赵嘉仁走去。走到近前,卫兵挡在司马考面前。司马考穿着官服,卫兵很客气的问:“不知是哪位官人。”

    司马考心里面有些不爽,他在鄂州城里面也不至于没人知晓,现在连靠近赵嘉仁与吕文德都不行。心中不爽,司马考就不想主动开口。就在此时,司马考听到赵嘉仁用有些迟疑的语气问道:“那边的……难道是司马兄么?”

    确定赵嘉仁还记得自己,司马考心情立刻就好了。赵嘉仁笑着对卫兵说道:“给司马兄让路。”

    卫兵闪开,赵嘉仁就走了过来。因为几个月前赵勇想念姑苏画舫上的婉儿姑娘,赵嘉仁也回想起了司马考。若不是回忆过司马考的长相,强化了一下记忆,只怕现在猛然见到司马考,赵嘉仁也想不起来。

    见赵嘉仁走到自己面前,司马考站在原地一言不发。见面之前,司马考很想和赵嘉仁重逢叙旧。真的重逢之后,司马考反角自己完全找不到共同语言。他和赵嘉仁只是同年,简单的见过几面。所谓的叙旧,真的无旧可叙。司马考突然觉得十分尴尬,他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根本不该来见赵嘉仁。

    “他乡遇故知。真没想到在荆湖北路还能遇到司马兄。”赵嘉仁笑的开心,向司马考伸出了手。

    司马考也下意识伸手出去,两人的手掌握在一起时,司马考突然觉得尴尬消失了。他也笑道:“虽然在姑苏城见到赵兄弟是六年前,现在回想起来仿佛是昨天。”

    “是啊。那时候我也是一个人到姑苏去。没想到就能遇到司马兄,这次也是如此。真的是缘分。”赵嘉仁也提及两人上一次相逢的事情。

    司马考无奈的笑道:“在姑苏相会,是乐事。在鄂州相会……,我觉得还是别这样相会才好。”

    赵嘉仁忍不住哈哈大笑。因为惨烈的战争而相会,这种相会真的不好。

    互相讲了讲分别后各自的经历,赵嘉仁说道:“司马兄,你我是同年。明年正好磨勘。我现在得赶紧回临安,想来要在临安待些日子。此次司马兄守鄂州,功劳不会小。若是有缘,应当可以在临安再见。”

    司马考连连点头。叙旧已经完成,再说下去就没啥可讲的。他只是怀旧,并不是想从赵嘉仁这里弄到些什么好处。到了该分别的时候就分别,司马考反倒觉得轻松。告辞之后,司马考直接回城。走在路上,他觉得目标达成,心情非常愉快。

    赵嘉仁也不耽误时间,抓紧时间给了吕文德一半船只,了结了汉阳与鄂州的各种琐碎事情。

    开庆元年十二月初八,派人给贾似道送了封告别信,赵嘉仁带着船队顺流而下。所有的帆都吃饱了风,大小船只在江上跑的飞快。站在船头,赵嘉仁看着鄂州城逐渐消失在视野里,他回想起这场战争,心中只有想尽量逃离的愿望。

    在这场战争里面,赵嘉仁只是个配角,只是别人的手下。这不是赵嘉仁喜欢的战争,更不是赵嘉仁期待的战争。接下来,赵嘉仁有可能以主角之姿登上新的战争舞台。他期待可以让他振翅高飞,随心所欲的勾勒出局面的未来。

    然后赵嘉仁就想起了贾似道。贾似道慨然前往鄂州的模样在赵嘉仁的脑海里依旧清晰,但是鄂州之战后的贾似道那股子膨胀的劲头更加鲜明。赵嘉仁不喜欢鄂州之战后的贾似道,他心里面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变成贾似道那样的人。连赵嘉仁这样的都能对贾似道生出厌恶来,其他人呢?

    江风扑面,赵嘉仁突然想起一句话,‘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