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36章 不约而同的阴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6章 不约而同的阴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开庆元年,十月二十二日。天空中下起了秋雨,天地间看着灰蒙蒙的。

    “兵进牛头山?”忽必烈皱着眉头看着郝经的建议。这条建议很短,忽必烈对郝经想了一晚才拿出的计策感到不解。

    郝经毫不迟疑的答道:“牛头山在荆湖南路与两浙西路交界,我们就算是派兵到了牛头山,也打不到临安。若是真的打入两浙西路,大概会被宋国打败。”

    忽必烈听到这里也放下心来,看得出郝经并不是脑子一热就拿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计策。果然,郝经继续说道:“贾似道现在所怕的只有宋国赵官家觉得他无能。若是我们能兵发牛头山,临安城内想罢免贾似道的人就有借口。贾似道若是想自保,咱们又许他尽早签了合约,他或许就肯割地、称臣、上岁币。”

    “嗯!”忽必烈微微点头,宋国这种奇妙的内部争斗让忽必烈觉得很好玩。这也是他对儒家深有戒心的原因。遇到大事的时候,躲在朝廷里面的人远比前线更有权力。譬如忽必烈无法击败的贾似道,临安的那些根本不敢上战场的人可以轻松罢免他。

    “江上的这个赵嘉仁可否用这样的办法?”忽必烈问郝经。贾似道虽然很能干,却只是抵挡住了忽必烈的攻击。在江上的赵嘉仁则紧紧卡住忽必烈的咽喉。若是没有赵嘉仁的话,忽必烈可以用更从容的心态来欣赏贾似道的行动。

    “这……现在不行。”郝经遗憾的答道。不过他很快就答道:“若是主公想试试看,就告诉贾似道,并且向鄂州城内的将官讲。若是贾似道肯杀了赵嘉仁,把他的脑袋送给我们,我们立刻退兵。这个不管用,却可以试着让那些宋国将官与贾似道之间有些罅隙。”

    忽必烈身为进攻的一方,没办法很好的把握这种防御方的心态。不过他让郝经去试试看。等郝经刚出去,张柔就紧张的进来,并且送了一些纸给忽必烈。

    忽必烈打开一看,纸上用白文写了几段话。这种水平的汉文对忽必烈不是问题,他也不用找郝经之类的儒生,自己就看了起来。纸上的内容很真实,讲述了蒙古水军面被强大的宋国水军打得落花流水。在这样的局面下,蒙古军迟早要撤退。到时候一定要有人在江上掩护。

    ‘诸位汉军世侯,你等中有哪个愿意用自家的性命当别家的垫脚石。诸位汉军世侯,你等中有哪个愿意用自家的富贵换别家的好处?忽必烈撤退之后,必然要留人接应荆湖南路的兀良合台,你等中有哪个愿意与兀良合台一起退到大理?退到大理,你等想回家,得走几年时间。最后,我想问诸位汉军世侯,你们知道大汗蒙哥已经死了么?阿不里哥的部众马上就要到燕地与益都,你们的家人马上就要落入想当大汗的阿不里哥的手里……’

    前面的内容还好讲,看到大汗蒙哥死亡,阿不里哥要夺取大汗位置这段。忽必烈气的猛然站起身来。蒙哥死亡的消息,张柔这样的万户都知道。可那些普通的汉军世侯们并不知道,现在忽必烈的军中,汉军世侯是主力。一旦这帮人知道了他们在燕地(河北)与益都(山东)的家族已经落入和忽必烈敌对的阿不里哥的控制下,忽必烈觉得这帮人只怕就先乱了心思。

    焦躁的来回走了几圈,忽必烈猛然站住身,盯着张柔问:“这些是从哪里来的?”

    张柔知道现在的局面,他连忙答道:“这是宋军用弓箭从营地外射来的。他们不光往营地里射,见到我们的人,他们也射裹了这些的箭。我也是见到营地内有人开始传阅这些东西,才搜到。”

    忽必烈的目光仿佛要吃人,片刻后他就自嘲的冷笑起来。如果此时郝经在大帐内,忽必烈只怕就要开口自嘲啦。在他与郝经讨论如何玩阴招的时候,贾似道却走到了前面,而且更狠。忽必烈与郝经想说些瞎话,贾似道却在说实话。

    “张柔,在白浒山的台子修的如何了?”停下冷笑,忽必烈还是选择了询问公务。只要有能够北归的道路,军心就不会动荡。

    张柔连忙答道:“已经在浅水处打桩。等打桩之后铺上木板,就能放上回回炮。虽然江心处水有点深,用回回炮拦住宋国水军当是可以。”

    忽必烈满意的点点头,他对张柔的办事能力很有信心。忽必烈接着命道:“在回回炮后面也打桩,准备建浮桥。宋军此时兵力只能守住鄂州。若是再有宋军前来,我军只怕会吃紧。”

    修建渡河的浮桥不仅事关忽必烈,同样事关张柔的身家性命,张柔立刻答道:“遵命!”

    大宋有句俗话,怕什么来什么。就在忽必烈下达强化修建浮桥命令的第二天,探马飞奔到了大帐。张柔向江上游派出去的部队被一支乘船顺江而下的宋军击破,那支宋军有两三万人马,大概两三天内就要抵达鄂州。

    此时蒙古水军在江上完全处于劣势,这支两三万人的宋军若是进入鄂州,忽必烈语言过的糟糕局面就会变成现实。这支宋军有胆量对蒙古军发动进攻,也就是说,在蒙古军撤退的时候,殿后部队不仅要面对来自江面上的进攻,还要面对来自宋军的追击。

    忽必烈被称为心胸宽广如草原的人,此时的他再也笑不出来。忽必烈甚至有些遗憾,若是自己不这么托大,而是在蒙古水军遭到打击之时就选择修建浮桥,全军撤退。那时候宋军根本没能力追击,蒙古军完全有可能从容渡江,在长江以北肆虐。

    见到忽必烈都没了笑容,将领们的情绪自然大受影响。好在张柔已经69岁了。老头子到这把年纪,什么都看得开。他督促众将拼命执行忽必烈的命令,甚至让朱国宝派出蒙古军船在江上活动。不是为了和宋国水军对打,而是隔断江上的信息,让宋军不知道蒙古军的行动。

    张柔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到了十月二十六日,在白浒山渡口已经建成了两座浮桥,第三座浮桥正在建设。忽必烈到了江边,就见两条长龙般的建筑横跨长江,在靠上游方向的江面上已经架设起七八门回回炮。放回回炮的台子紧贴江水,看着起来就跟在水里建起了一个巨大的木桩一样。

    郝经看着两条浮桥,忍不住说道:“主公,不若我们再派人前去与贾似道讲议和的事情?”

    “不必。等贾似道来找我们!”忽必烈脸上终于有了些微笑,“等第三条浮桥建好,我们立刻全军过江。张杰,阎旺绕过鄂州前往潭州与兀良合台会和。”

    仅仅是听到这些命令,那些将领们就觉得有了主心骨。只要渡过长江,蒙古军就再也不用害怕宋军。宋国水军再猛,还能上岸打仗不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