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24章 梅雨季节小出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4章 梅雨季节小出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咱们去到姑苏,大概是找不到人的。”赵嘉仁靠坐在快船船舱内,语气温和的对赵勇说。

    “我晓得。我晓得的。”赵勇看似慨叹,情绪中又没有丝毫的失望。

    赵嘉仁觉得明白这种心情,见不到妹纸,不会让赵勇绝望。这只是开始而不是结束。只要有机会去找,赵勇都会继续找下去。

    “两位官人……,你们带的是琴么?”旁边同船的那位开口问道。

    赵嘉仁扭头看了看这位穿绸裹缎的中年人,他长相普通,气质沉稳,目光明亮,有些读书人的意思。这年头的快船就跟21世纪的豪华游轮一样,票价不便宜。自然而然的就筛掉了穷人。

    这位中年人所讲的琴,指的是赵嘉仁和赵勇带的吉他。吉他放在一个木提箱里面,猛一看和出行的箱子差不多。赵嘉仁心里面颇为惊讶,这位难倒有透视眼么?他怎么就知道箱子里装的是琴而不是别的东西。

    “是琴。”赵嘉仁饶有兴趣的答道。

    “哦!”那名中年人明显来了兴趣,他试探着问道:“可否一观。”

    赵嘉仁也不废话,直接把吉他拿了出来。那位中年人看了片刻,讶异的问道:“这琴……看着与琵琶颇为类似。只是……比琵琶声音低些吧?”

    见到这位居然是个懂乐器的,赵嘉仁便让赵勇演奏一曲。从听过的曲子数量来讲,赵嘉仁无疑是1259年整个地球上排名第一的人。他一个人听过的曲子数量,也许比此时整个地球上的正式音乐曲目都多。

    但是听过这么多曲子并不等于赵嘉仁就精通乐器,以吉他而言,赵嘉仁能弹一弹,但是只学了四五年的赵勇的水平就远远在赵嘉仁的弹奏水平之上。天份这种东西真的和见识没关系。

    见有人要演奏乐器,整个快船上的人都来了精神。1259年,也就是开庆元年,人民的娱乐活动真的很少很少。赵勇也没有不好意思,他抱起吉他稍微调了调音,随手弹了了一首带华彩的《爱的罗曼史》。

    赵嘉仁听着已经颇有西班牙味道的华彩,想起带琴的目的。去画舫上的项目之一就是唱和,那些词牌的曲子都是固定的,头牌妹纸弹琴伴奏,上画舫的家伙们唱。就跟ktv一样。

    还有少数精通乐器的家伙自己也能弹曲,只要表现的好,更容易得到妹纸青睐。赵勇是去见他心中念念不忘的妹纸,虽然赵嘉仁已经做好了掏钱帮那个婉儿‘赎身’的打算,甚至有强抢民女的心思。不过赵嘉仁觉得,若是能按照画舫上的规矩办事,让那个婉儿能对赵勇生出好感,事情可能更好办。

    当然,这都是赵嘉仁自己臆想出来的。而赵勇对画舫更是一窍不通,赵嘉仁怎么出馊主意,他就怎么听。没想到还没和妹纸唱和,倒是先娱乐了大众。

    曲子风格与大宋不同,和上层那种山水画般只讲意境的音乐更不相同。不过《爱的罗曼史》本身就有很强的节奏,颇具感染力。等曲子完结,一船人也是大大叫好。

    刚开始与赵嘉仁搭话的那位看上去颇为感动。不过感动消退之时,他问道:“两位官人,你们可是临安人?”

    “我……这是何意?”赵嘉仁不明白了。

    “半年前,临安来了一位官妓步如烟,真的是琴棋书画尽皆精通,我有幸曾上船一会。听步小姐弹过与此类似的曲子。虽然这位官人弹的曲子有诸多不同,我能确定是步小姐弹奏的曲子。”说完这些,那位中年人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对赵嘉仁说:“我还听闻那位这位步小姐在那位唐安安的引荐下服侍过官家呢……”

    当今官家第一次纯洁的玩三陪,是宝祐三年,也就是四年多前的事情。此事在上层里面传开的时候,也一度引发了轰动。现在大家懒得再提此事,毕竟这帮士大夫们上画舫玩乐的次数比官家多得多。在画舫上搂着妹纸,温香玉软间抨击官家不道德,的确需要很大勇气。赵嘉仁听说过唐安安的名字,不过他没想到当今官家居然还把这项娱乐活动给长期化了。若面前这位中年所讲若是真,官家玩了四年还没玩腻。

    赵勇则是眼睛发亮,此时他与赵嘉仁正在前往临安。在这么一个梅雨季节,从庆元府(宁波)去姑苏,走泥泞遍地的陆路是疯子才会做的选择,乘船前往才是正途。赵勇知道这首曲子在福建的学校里面流行过,另外就是赵嘉仁几年前在画舫上用古琴弹过。那位步如烟大概就是当时画舫上的头牌。

    就在赵勇想追问的时候,赵嘉仁去拉了拉他,两人找个去嘘嘘的借口走出船舱。赵嘉仁说道:“你是想去临安吧?”

    “是!”赵勇答道。

    赵嘉仁叹口气,“唉……,我没办法陪你去了。”

    “为何?”赵勇大感意外。

    “我现在是福建路提点刑狱,让人知道我跑去临安上画舫,我没法交代。”赵嘉仁率直的答道。

    “那可怎么办?”赵勇只是跟着赵嘉仁到过临安,让他自己独自到那个陌生的城市,还要去从未去过的画舫上找人。赵勇觉得非常不安。

    赵嘉仁拍拍赵勇的肩头,“我知道此事不易,不过你只能靠自己了。”说了这话,赵嘉仁又怕赵勇失望,他用充满信心的声音说道:“此次就去。找不到也不怕。到了明年,我无论如何都会帮你上画舫找人。现在是真的不行。”

    “我晓得。我晓得!”见赵嘉仁如此坚定,赵勇连连点头。

    “到下一个码头,我就下船寻回去的船。你自己路上小心。若是有人敢为难你,就大胆的说我的名号。”赵嘉仁叮嘱道。

    “三公子,你一个人上路,我不放心。”赵勇为难的说道。

    见赵勇去临安的心思这么坚定,赵嘉仁笑道:“我这次出来可是带了剑,想打劫我,只怕那些歹人是找错人了。”

    半个时辰之后,在一处小码头,赵嘉仁下了船。船只启动,赵勇挥手道别,又觉得不放心,便高喊道:“三公子小心!”

    赵嘉仁左手撑伞,右手举起刺剑向赵勇挥动。既是告别,又是让赵勇看到赵嘉仁有武器傍身。

    梅雨季节天色昏暗,船只开出去几十米,即便是目力强劲的赵嘉仁也开始看不太清船上的赵勇。在心里嘀咕了一句‘重色轻友’,赵嘉仁把刺剑挂到腰间,转头去码头上的小客栈等待回庆元府的船只在这里停靠。

    浙东运河船只往来繁忙,刚进了客栈没多久,就有船在这里停泊。赵嘉仁只想尽快回去,也不管船只很不怎么样,赵嘉仁硬着头皮上了船。到了第二天中午,船只便回到庆元府。

    在庆元府待了几天,就进入宋历七月。随着东南风拨云见日,梅雨季节终于结束。赵嘉仁告别父母回到华亭县。那些棚子下面的木料依旧湿润,却没有刚从船上拆下来的那种往下滴水的模样。对这些木料进行了半个月处理,花了七八天就造出第一艘内河用船。

    这艘船与在福州造的内河船一样。平底,有很小的水密结构。船身修长,尾部有个小尾楼。动力是一面横帆,每一边各有十个桨位,桨手们头上有凉棚。船头有门两斤炮,船尾也有一门。船吃水很浅,看起来倒是有些像龙舟。

    谢无欢看着水手们以划龙舟般的模样划船,让整艘船在华亭县海边的海面上跑的飞快,他忍不住叹道:“若是用新木料,定然能将船造的更好。”

    “然后让大家从福建划到这里?”赵嘉仁笑问。

    此时谢无欢明白赵嘉仁为何要如此做,他苦笑着问:“提点,为何一定要跑来这里。”

    “因为我们都是大宋的人,大宋遇难之时,我们必须出来。”赵嘉仁说的认真。

    谢无欢一愣,他能理解赵嘉仁所说的话,但是他不理解赵嘉仁为何要说这些。

    赵嘉仁也不想多说什么,此时已经进入了八月。赵嘉仁吩咐谢无欢抓紧,自己就乘船返回福建。如果赵嘉仁这个变量没有太大影响的话,要不了多久,贾似道就会通过朝廷要赵嘉仁到贾似道麾下助战。决定大宋命运的战争就将上演最激烈的部分啦。

    若是朝廷的使者到了福建,见到福建路提点刑狱赵嘉仁根本不在福建。那可是要出大事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