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20章 不存在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制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0章 不存在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制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海州城下灯火通明,两百多名李璮的部下没带武器,从城下将死伤的蒙古兵一个个搬走。死者很安静,伤者们被搬动的时候难免发出呼痛声,还有些伤者生怕自己会被丢下,用痛苦和绝望的声音呼救,希望自己不会成为被遗忘的存在。

    海州通判侯畐在城头看着这番举动,有些感叹的说道:“赵提点真是仁义。”

    赵嘉仁正紧张的看着搬运工作,担心李璮的部下干出什么扯淡的举动。冷不防听到这话,赵嘉仁差点噎住气。他扭头看了看旁边的侯畐通判,此时两人身边没人挑灯,在黑夜中也看不到侯畐的表情。

    既然无法从表情判断,赵嘉仁只能靠语言进行沟通,“侯通判是在开玩笑么?”

    “呃?赵提点难倒不是有好生之德?”侯畐疑惑的问道。他是觉得赵嘉仁行这仁义之事,目的是为了让对方知道大宋是仁义之邦,从而心生好感。

    “我的部下没训练过夜战。而且我们远道而来,又战了蒙古水军,十分疲惫。这么做的目的有两个,争取时间让他们休息。”赵嘉仁说完之后忍不住扭头向城下看了看。天色昏暗,又不敢点太多火把,只能见到城下有些影子。赵嘉仁的部下们吃了饭,正裹着棉被酣睡。

    收回目光,赵嘉仁继续说道:“另一个就是让这些蒙古人收尸,他们反倒没机会进行突袭。离天亮越近,我们守夜的人手就有越多时间修整。打仗,多一分力气只怕都能有大用。”

    通判侯畐听了赵嘉仁的话后半晌不语,赵嘉仁看不到通判的表情,也懒得去了解侯通判的心思。就他白天守城的能耐,赵嘉仁对侯通判的能力已经没什么信心。不过通判已经乖乖交出指挥权,这属于非常识大体的选择。

    蒙古兵终于将城下的那些尸体与伤者全部收走,等他们离开,赵嘉仁立刻派部队抹黑下去设置绊索,并且挂上铃铛。如果蒙古兵傻乎乎的从这里摸过来,大概能提供警报。除了白天的攻城之处,其他地方也要有警戒。

    等处理完这些,赵嘉仁谢绝了侯畐请他去衙门休息的建议,自己裹了条棉被在城下与自己的部队一起休息。这是战争,不管侯通判怎么看待战争,赵嘉仁心中的战争是残酷紧张,弥漫着令人几乎要窒息的严厉。失败者要付出的是自己的生命。

    即便如此,赵嘉仁还是一觉到天亮。经过充分的睡眠,赵嘉仁觉得精力充沛,连带也有了胜利的信心。在上城指挥准备战斗的期间,赵嘉仁还在心里把局面再梳理一下。

    对面的蒙古国益都{山东}行省长官李璮是汉军世侯出身,至少赵嘉仁初步设立的情报网提供的资料如此。蒙古国时期出于对金作战和巩固北方统治的需要,在北方原金朝统治区设立汉军万户,任命汉地势力较大的地主武装头目为万户,使其分统诸路。这些汉军万户在向蒙古统治者履行纳质、贡赋、从征等义务的条件下,可自治其辖境,统领兵民钱谷,并世袭其职,专制一方。

    此时元朝还没建立,蒙古国现任大汗蒙哥的金帐设在和田,距离山东有万里之遥。蒙哥的弟弟忽必烈一度在河北建立起中土大帐,但是忽必烈遭到蒙哥猜忌,不得不从河北回到蒙哥身边。这是赵嘉仁在后世知道的一些情报,除此之外,他对于山东的局面了解程度大概就是现在的都督李璮是金末山东军阀李全之子。正大八年{1231年},李全死后,李璮袭为益都行省,拥兵自重。蒙古大汗蒙哥南下,李璮自然也需要尽汉军世侯的义务,出兵跟随。就现在的局面来看,李璮说动了蒙古大汗,他没有派兵跟随进蒙哥大汗攻四川,而是从山东发动进攻,对宋军实施牵制。

    几个月前李璮的进攻无果,选择撤兵。看得出李璮的情报网了解到夏贵与毛兴带他们部队离开海州与涟水军,就再次发兵前来攻打。如果不是赵嘉仁意外赶到,大概海州就失陷了。

    正在城头布置火炮与防御体系,赵嘉仁的亲随提醒道:“提点,侯通判上城来了。”

    赵嘉仁回头看,就见通判侯畐带了部下,挑着些肉食上了城头。两人也不寒暄,互道一句‘辛苦了’,赵嘉仁就问道:“不知此时城内还有多少兵马?”

    “不到一千。”侯通判的声音颇为苦涩。

    赵嘉仁叹口气,也说不出什么。他上次到海州的时候,夏贵带着他的部下守海州,城内好歹有几千人马。赵嘉仁完全不用担心海州城的防御,只用在海上与蒙古水军作战。昨天他上城的时候就见到城头根本没多少宋军,也不能说宋军不尽力,几百人守海州城可相当吃力。

    海州城从秦朝时候开始建设,自秦汉以来一直是海、赣、沭、灌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素有“淮口巨镇”、“东海名郡”、“淮海东来第一城”的美称。若是个有城墙的小城,几百人也能防御。海州城这个规模,几百人根本守不过来。

    贾似道到底在做什么?赵嘉仁虽然知道这也不是贾似道的锅,身为两淮安抚使,贾似道顶多是个军区政委。依照大宋的制度,管理两淮军事的是两淮制置使。可赵嘉仁心里面还是忍不住抱怨,以贾似道的能耐,他总不至于没有一点发言权。

    不光是抱怨,赵嘉仁心里面还有些不安。他此次前来海州原本是想打蒙古人的秋风,结果踩了蒙古军的尾巴。依照制度,福建路安抚使突然出现福建路千里之外的两淮,这可不好说明。他昨天已经派人赶紧去扬州与贾似道沟通,除了告诉贾似道他本来是到海州做生意,向山东贩卖棉布之外,赵嘉仁还请贾似道帮忙遮掩。是贾似道请赵嘉仁到海州转转,这才偶遇蒙古进攻海州。但是贾似道到底会不会同意,赵嘉仁心里面不敢盲目乐观。

    在和蒙古作战之前,首先要千方百计的与大宋的制度做斗争。即便知道自己现在有些理亏,赵嘉仁心中还是生出强烈的不满。无论如何,在海州城头浴血奋战的可是赵嘉仁。而赵嘉仁身边的这位海州通判侯畐有权向临安朝廷上表,这是通判的权力,这是大宋的制度,根本不存在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问题。若是被后方享受和平的人指手画脚的弹劾,赵嘉仁心里面真的会感觉不满。

    此时就听到城下传来牛角号的沉闷声音,赵嘉仁顾不得再说话,他抢到垛口向外观望,只见蒙古军的大队正向海州城进发,在新的一天,蒙古军发动了新的进攻。

    “快!赶紧把防箭的棚子搭好。”赵嘉仁赶紧呼喊。部下们也在紧张的工作,用在战舰上的木质炮盾已经被拆下来运到海州城,原本树在战舰上的木板被平放在遮蔽炮位的架子上面。其他各小队则在小队长带领下,快速训练让部队练习该如何躲在城墙垛口后面。

    好在宝佑三年{公元1255年}李坛对海州城池又修了一次,城墙还算能带给防御者们足够的安全感。赵嘉仁只能自己安慰自己。

    把自己对贾似道的想法放在一边,赵嘉仁提起精神,准备迎战新一天的战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