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9章 战海州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9章 战海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船外炮声隆隆,月莲跟老僧入定般盘腿而坐,手指轻轻抚摸着刀鞘。不管外面如何喧嚣,她的心中都波澜不惊。

    赵嘉仁救了她那次,月莲有生以来第一次在战斗中砍了十几个海盗。通过砍杀海盗的行动将心中的恐惧、愤怒、困惑发泄出去之后,月莲觉得头晕眼花,恶心的只想呕吐。从那时候到现在,月莲又砍了大概十倍于那次的人。事情做多了就会感到无趣,包括砍人在内。月莲觉得自己现在拿起刀的时候考虑的是如何用刀,最终把敌人砍成什么样子只是用刀的结果,而不是用刀的目的。

    她手下的第四队已经扩编,从原本的十几人变成了三十几人,第四队也从小队变成了中队。在这帮人里面,月莲觉得那四个倭人有可能接近了月莲的状态。至少在其队员难掩饰自己激动之时,四个倭人用非常舒服的状态靠在甲板上,闭着眼睛养神。这次是他们第一次跟着出任务,月莲也不敢确定自己的判断就是正确的。

    “第四队上甲板!”宣传委员的吼声从楼梯上传来。

    仿佛是狼被惊醒一般,四名倭人瞬间睁开眼睛,从容的站起身。他们穿着新布鞋,脚步稳健的走向舱口。看着他们沉稳的身形,月莲冒出个念头。她怀疑这四个倭人也许是身材矮小,重心低,才能走的这么稳。这是开战前刚结束的物理课上讲述一些理论时候所用的例子。

    上了甲板,月莲惊讶的发现此次海战比上次时间短,但是蒙古水军战船上层破坏的程度远高于上次。身为中队长,月莲终于可以参加比较高级的会议,会议内容要求严格保密。在会议上告诉大家,此次船上的一斤炮变了两斤炮,三斤炮则变了四斤炮。从蒙古船上看得出,新炮的威力的确大了许多。

    还是和以往相同,月莲第一个冲上蒙古船。有过和倭人的战斗经验,月莲心中非常警觉。不过破破烂烂的船上没有冲出高手,而是满地受伤的蒙古水军。就在月莲观察之时,四名倭人也跟着冲了上来,他们也不废话,对着地上的蒙古伤兵就是一通砍杀,并且带头向船舱方向杀去。

    仿佛是被这四个倭人激发出战斗意志,一些没有受伤的蒙古兵也拎着武器冲杀出来。月莲当然不肯让部下受伤,冲上去就和身材高大的蒙古兵去捉对厮杀。对面那人拎着一口大刀,月莲不愿意和那厮比力气,就冲上去近战。双刀碰在一起,月莲就感觉到从刀身上传来一股大力。她连忙握紧刀柄退后一步。没想到对方不仅力气大,月莲后退还激发出他战斗意志。那厮把大刀挥舞的跟风车一样,就追杀过来。不仅有这位,还有其他几个使用长枪的家伙也冲过来和那几名倭人站在一起。

    “撤!”月莲一声吆喝,自己率先退下来。

    跑回到自己部队的阵列后扭头看,就见四名倭人也灵巧的在一片狼藉的甲板上连蹦带跳的跑了回来。

    “上喷子!”月莲喝道,自己也让到一边。三门口径大概一寸半的喷子对着冲过来的蒙古兵开火了。碎石骤雨般打了那些人满头满脸,他们纷纷发出惨叫,失去了战斗力。

    几瞬之后,这帮蒙古兵全被杀死,月莲他们继续向前清理船上的敌人。

    也许反击的这些是蒙古兵里面的精锐,他们被干掉之后,月莲等人再也没遇到过如此扎手的敌人,花了小半个时辰,这艘大船从头到尾被搜查一遍。整艘船被完全控制。

    其他船上也差不多,交战的时候是中午,没到傍晚。五艘蒙古水军的军船就被缴获,赵嘉仁的船队上欢声雷动。

    赵嘉仁也象征性的举起武器欢呼了几声,他接着下令先把蒙古军船往南开,自己和另外一艘船前往海州的港口看看情况。半个多时辰之后,就见海州港口里面乱作一团,放下小船前去询问。又过了半个时辰才算是知道了现在的局面,山东都督李璮突然派兵袭击海州,此时海州城正遭到猛烈攻击。港口里面船只想逃跑,没想到港口外面被蒙古水军大船给堵上。就在赵嘉仁派出去的人回报之时,得知解决了蒙古水军的是大宋船只,港口中的船纷纷升帆出港,玩命的向外逃。

    担心这里面也许混有什么坏人,或者是不长眼的家伙。赵嘉仁上船头观看,却见那些船倒也识趣,远远的避开赵嘉仁的船只。仔细看过去,每艘船上壮小伙们要么尽力操帆,要么奋力划桨,只想尽快逃出这个危险场所。在祖国遭受攻击之时,他们并没有挺身而出,并没有选择与祖国的城池同命运,而是选择自己先逃跑。赵嘉仁看在眼里,心中一阵阵的难受。

    现在据说山东只有二三百万人口,而山东汉军世侯数量众多。所谓的山东都督李璮只是名以上能管山东,真正能动用不过是他手下四五千兵力。逃难的船只上那些壮小伙就只怕就有几千人,在这个冷兵器时代,他们若是肯守城,李璮就无法攻上城头。

    叹口气,赵嘉仁心里面想,大宋就是这么灭亡的。

    “校长……提点,咱们也走吧。”李鸿钧紧张的说道。

    赵嘉仁回头看了紧张的李鸿钧,然后从容答道:“告诉咱们的船队,与我一起援助海州城。”

    “是!”李鸿钧本能的答道,片刻后他明白了这命令的含义,他眼睛瞪得跟铃铛一样,说话都有些结巴了,“校长,校长,咱……咱们为何要去援助?”

    为了安抚李鸿钧,赵嘉仁微微一笑,这才继续说道:“因为那些蒙古兵没啥好怕的。我亲自带队,大家杀他们就如砍瓜切菜。就这么告诉大家,此次和我一起去战斗的,战后拿双倍奖励。下船之后我会亲自带队,冲在最前面!”

    看着李鸿钧有些摇摇晃晃的去传令,赵嘉仁心里面也颇为紧张。他的部下接受过很严格的队列训练,也有长矛配合火炮与大喷子的作战。那时候赵嘉仁告诉大家,这是为了攻克海盗占领的海岛而进行的训练。现在突然命令众人跟着自己去陆战,大家会服从么?

    如果他们真的抵死不从,赵嘉仁也没办法。

    片刻后,赵嘉仁就看到自己的旗舰上升起了信号旗。第一段信号传递着信息,‘跟着主将冲锋!’

    没多太久,就见其他船只纷纷靠过来。赵嘉仁心中一阵轻松,至少在船上的时候,众人还是愿意跟着前进的。留下两艘船控制缴获的五艘蒙古战船,其他五艘战舰排成纵队向海州城城北驶去。海州北边是海,南边是山,只有东西两个陆路城门。那些逃难的船只都是从北边的水门逃出来的。

    船队驶近海州城,就见城东并没有什么蒙古军队。在城北的港口下锚,赵嘉仁再次下令:“每艘船留下二十人,每艘船带四门四斤炮和八门两斤炮,以及全部喷子。和我一起下船援助海州。”

    李鸿钧已经无语,他传令下去。没过多久,赵嘉仁就见到所有船只都放下全部小艇,开始往船上运火炮以及弹药。没有运火炮的船只则开始运送船员。

    月莲下船的时候心中颇有疑惑,她不明白赵嘉仁为何要带着大家一起上岸打仗。然而月莲也没有多想,学员里面凡是接到冲锋令还逡巡不敢前的家伙都被送去养猪种花了。更何况命令说的明白,赵嘉仁亲自带队。若是上陆作战必死无疑,赵嘉仁无论如何都不会这么做。

    见到部队服从了命令,满心欢喜的赵嘉仁自己立刻上了小船前往海州城东门。到了东门外,只见城头上士兵们躲在城垛之后根本不敢露脸。赵嘉仁令部下喊门:“我等乃福建路提点刑狱赵嘉仁的部下,赵嘉仁提点已经到了城下。我们几个月前还援助过海州,若是有当时认识我家提点的,出来答话。”

    喊了好几遍,城上终于有人探头出来。扯着嗓子喊道:“稍等,我等去回报。”

    过了好一阵,终于有人再次从城上探头出来喊道:“不知哪位是赵提点。”

    赵嘉仁上前两步,大声喝道:“城上不知是哪位?”

    又过了片刻,就听城头上传出欢喜的声音,“赵提点,下官是海州通判侯畐……”

    赵嘉仁一听就心里面不爽,这厮在夏贵的部下抢夺赵嘉仁战利品的时候置身事外,连句公道话都没讲。虽然能理解他的难处,但是赵嘉仁心里面还是非常不喜欢。不过好在这位通判还和赵嘉仁打过好几次照面,总不会认不清人。

    果然,海州东门没多久就打开了。赵嘉仁在城门口见到迎出来的侯畐,立刻说道:“可否现在派些人帮我往城里运军械。”

    侯畐五十岁左右,见到赵嘉仁居然前来相助,眼中的泪水滑落脸颊,他也知道此时根本不是客套的时候,连忙说道:“城西大兵压境……”

    “派人引路!”赵嘉仁立刻答道。

    月莲等近战部队携带容易运输的喷子站在赵嘉仁背后,很快就听到命令,“所有人只带武器,带好火药罐,跑步出发。”

    众人立刻把所有携带的行军装备抛下,只按照命令带了武器,跟着赵嘉仁向前跑去。此时海州城内家家闭户,空荡荡的街道上只有这支队伍赶往城西战场的脚步声。到了城西,就见到城头上就没多少宋军。

    赵嘉仁也不知道贾似道到底是怎么安排防御体系的,海州这么重要的城市居然没留下多少部队。他此时也管不了这么多,抽出刺剑带头冲上城头。刚到了城头,就见蒙古兵此时已经架起了云梯,有蒙古兵把盾牌架在头上从云梯上探出头来。

    从盾牌的边缘一剑刺入,就听那蒙古兵发出声惨叫。赵嘉仁也不管那蒙古兵受伤多重,就拔出刺剑,奔向下一个云梯处。这不是耍帅,而是宋军见到蒙古兵攻的凶猛,吓得连连后退。另外一个云梯那边已经有蒙古兵爬上城头垛口了。

    那个蒙古兵见下面宋军数量很多,怕跳下之后陷入围困,就挥舞着刀盾吓唬城上的宋军。赵嘉仁窜上去一剑刺入那厮的大腿。腿部中剑,那厮自然而然腿发软,身子歪斜。赵嘉仁对着那厮咽喉一剑刺入,接着一挑,锋利的剑尖就划开了那厮的气管。

    击剑与剑术在21世纪被认为是一种高雅的玩意,然而剑是凶器,剑术就是杀人的技法。不过被如何梅花,击剑的本质就交给大家如何有效杀人。解决了敌人之后,赵嘉仁喝道:“火药罐,向下投掷。先把城下的蒙古兵炸散。”

    一分钟后,城下接连响起了剧烈的爆炸声。两具云梯看来被炸坏了下半部,歪歪斜斜的倒下了。而蒙古兵连惊叫都没有,他们已经被炸的惨叫连连。从那两具云梯登城的蒙古兵情急中抛下刀盾抱住垛口才没掉下去。此时有人挥动日本刀猛剁在那厮手臂上,蒙古兵发出了一声惨叫,从城头上掉了下去。

    随着部队不断上了城头,火药罐又阻止了蒙古兵源源不断的上城,城头终于得以保住。一个个云梯被城头上的长杆推翻之后,蒙古兵放弃了云梯,开始后退。

    “躲起来。防箭。”赵嘉仁看下面开始聚集起弓箭手,立刻命令道。部队刚躲在城墙后面,就是一阵箭雨设上城头。

    然而此时天色已晚,蒙古兵不情不愿的丢下众多尸体,向后撤了一段。赵嘉仁吁了口气,这次的攻城大概是被打退了。

    侯畐热泪盈眶的上了城头,见到赵嘉仁之后便发自内心的喊道:“赵提点!”

    赵嘉仁脸色冷淡,开门见山的说道:“此次守城,我要你听我调遣。你可否愿意?”

    侯畐没想到赵嘉仁居然如此张狂,上来就要海州城的最高指挥权。身为当地地头蛇,侯畐登时说不出话来,脸上的感动也变成了僵硬。

    “蒙古兵就在城下,你可否愿意听我号令。”赵嘉仁追问道。

    “赵提点可否有贾枢密的手令?”侯畐终于开始说话。

    “你若是不服,现在就可以去扬州询问贾相公。问问他是否让你听我号令。”赵嘉仁冷冷的答道。他能理解侯畐此时的心情,但是赵嘉仁的感情上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墨迹。若是侯畐还要继续这么扯,赵嘉仁决定自己立刻就走。来这里帮忙不是赵嘉仁的义务。

    看得出侯畐内心进行着激烈的挣扎,过了好一阵,他咬咬牙,大声说道:“我便听赵提点差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