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7章 劳逸结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7章 劳逸结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进入十月,福州的一年生吸血类虫子的寿命也即将终结。虫子们并没有乖乖的躺下等死,而是进入了最后的疯狂。哪怕是被当场击毙,它们也要尽可能吸口鲜血再死。如此视死如归的精神让赵嘉仁的手下也为之动容。

    “咳咳,这样总能熏死这些虫子吧?”除虫菊蚊香片释放着浓浓的烟雾,烟雾笼罩着简陋的营地。负责点蚊香的人边咳嗽边说道。

    “再熏不死蚊子,我就要变蚊子了。咳咳。”一起点蚊香的同伴也咳嗽着说道。

    点燃发给他们的所有蚊香片之后,这些人迅速撤退。大家互相呼应,“走,跳舞去。”

    到了江边,就见已经点了许多篝火。火光照耀下,乐队正在奏乐。吉他,竖笛,口琴、鼓,还有手铃之类的简单乐器。演奏的曲目是节奏轻快的美国乡村音乐,已经有好几队人开始了。

    南宋也有不少民间舞蹈,只是限于中国那山水画般的乐理发展,民间舞蹈大概就是长袖翩翩之类的。赵嘉仁则是走的短衣帮线路,以十二平均律以及和弦为基础的音乐很对这帮劳动者的胃口。

    赵嘉仁坐在火堆旁边,听着节奏轻快的音乐,看着欢腾的娱乐场面,心情非常非常非常好。他一直在书斋与衙门里面生活,本以为大宋民间对美国乡土风没兴趣。在他当县尉的时候,就让福州的乐器制作者们按照图纸制作吉他与金属簧片的口琴。他本来只是想试试看,没想到大宋工匠一年内真的做出了这些东西的原型。

    从造出原型乐器到现在过去了四年,乐器改进很快,赵嘉仁的学校里面需要娱乐的大众里面也有很多具备天份的人掌握了演奏这些乐器的能耐。后面的事情就水到渠,基于这些乐器的土风舞也成了学校里面重要的娱乐项目。

    美国佬的土风舞本来就是给那帮保守的清教徒土地主们娱乐的项目,美国男女们可没有欧洲宫廷那种大尺度搂搂抱抱,加上赵嘉仁骗他的手下说,这是六朝时代流行的民间舞蹈。于是他的手下们就期待与羞涩并存的开始学习,并且很快就乐在其中啦。

    不用每个男生都配一个女生,只要队伍里面有少量女性就能有效调整气氛。看着那帮人欢乐的跳舞,最大的亲密接触也就是手臂挽着手臂原地转圈,赵嘉仁也觉得很开心。

    正在看,就瞅见白天到赵嘉仁这边的几位陈家后生出现在跳舞的队列当中。赵嘉仁之所以没走,就是等着解决这几位。一旦他们弄出什么幺蛾子,赵嘉仁就准备送人。没想到他们离开之后就没再跑回来胡闹,现在又兴致勃勃的跑来跳舞。看着小伙子们满脸兴奋的跳的开心,一副乐不思蜀的模样。赵嘉仁挠挠脑袋,觉得自己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乐队给人伴奏是要很大体力滴,不管跳舞的众人多么开心,都得有休息时间。四五段舞蹈跳完,就进入了休息期。饮料端上来,众人们边喝边休息。

    “三公子,来跳舞吧。”在篝火印照下满脸红光的赵勇跑来邀请赵嘉仁。赵勇现在负责船只押运,已经不是随从兼保镖,所以这个酷爱土风舞的家伙每次遇到舞会就绝不放过。

    “好!”赵嘉仁站起身,和大家一起娱乐是开心事,他也不愿意摆出脱离群众的姿态。

    “咚咚咚”几声鼓响,好些人就连忙跑出来排队。赵嘉仁当仁不让的站到其中一队的第一位,节奏感明快的音乐声响起,他双手叉腰,抬起左腿。这是赵嘉仁教给大家的另一种集体舞,在20世纪的名叫‘兔子舞’或者‘企鹅舞’。一队队人马,特别是年轻人就踏着轻快的步伐,如同欢快的兔子一样蹦跳起来。

    说是舞会,也没有一直跳舞,不爱跳舞的人也不少。对这些人还有套圈,扔飞刀,老鹰捉小鸡,相扑等活动。参加这些活动的第一规定就是不许赌博,赌博被抓会挨五十军棍。大家根据自己的爱好参加自己喜欢的娱乐活动。有音乐天赋的人也弹吉他,吹口琴。面对听众,他们表演的颇为卖力。有妹纸围观的时候,这帮家伙们就更卖力了。

    跳完一曲兔子舞,赵嘉仁继续找个地方坐着休息。周围着一切让他想起在美国看到的油画,在篝火下,南宋人民的服装看上去和那帮美国开拓者差距有限。他一时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美国参加乡村娱乐。

    娱乐结束时间到了,各路人等就被赶回去休息。赵嘉仁也留在船厂工地边处理工作边等待,可等了三天,陈家的混账小子们竟然都没出现。把他们的队长叫来询问,居然得知在队长给他们私下加了使用农具的小灶课程之后,这几个混蛋已经完成工作量,并且和其他完成工作量的家伙一起回福州去了。

    居然白等了?!赵嘉仁目瞪口呆。他原本准备收拾陈家的混蛋们,结果自己反倒在公地上多留了三天。

    队长并不知道赵嘉仁心里的想法,报告完陈家小子们的事情,他问道“校长,班长说你要调查那些申请去铁匠铺,香水工坊等几个地方的学员?”

    “是。”赵嘉仁答道。

    队长继续说道:“我们队里面就有三个人想去,我查了一下,发现里面有两个人好像说了瞎话。咱们不要泉州人,他们说自己是莆田的。最新的报告里面说现他们只是有亲戚在莆田,托了亲戚的关系到咱们这里。其实他们还是泉州人。我又找了平素和他们关系不错的人,大家说他们从来不提此事。”

    赵嘉仁的眉头皱了起来,之前月莲告诉赵嘉仁见到蒲家攻击赵嘉仁军舰的油罐点燃后冒出浅蓝色的火焰,很像是酒精燃烧时的效果。之后进行了调查,证明月莲没看错。不过是否是酒精,大家并没有特别一致的看法。不少船员就没见过酒精燃烧后是什么样子。现场火炮轰鸣,也不确定闻是否到浓烈的酒精气温。

    从那之后,赵嘉仁就加强了安全检查措施。检查起到了效果,一些令人怀疑的家伙逐渐进入了视野。只是担心打草惊蛇,而且到现在也没见到过硬的证据,所以赵嘉仁没有下令对有嫌疑的人实施抓捕。

    “你继续注意此事。现在先不用戳穿他们的瞎话。”赵嘉仁答道。

    送走了队长,赵嘉仁越想越觉得自己大概需要动手了。蒲家毕竟见过火炮轰击是什么模样,若是偷窃到火炮的秘密,他们就可仿造。想到这里,赵嘉仁把赵勇叫来,让他通过情报网给泉州的齐叶送个消息,问问蒲家有没有收购铁。大宋是盐铁专营,想铸炮起码得用几百斤铁,买几百斤铁就很难做的悄无声息。

    确定了这件事,赵嘉仁就和其他人一起回福州。从船上看下去,船厂的场地已经非常平整。特别是江边,开过舞会之后有点草木不生的意思。

    收回视线,赵嘉仁心情变得又是沉重又是愉悦。和蒲家撕破脸之后就可以好好收拾蒲家,这自然令人高兴。不过这场小规模的战争居然打得似模似样,赵嘉仁在泉州建立监视蒲家的情报网,蒲家也派人偷盗技术。大家还打得互有攻防,实在是超出赵嘉仁意料之外。

    在赵嘉仁原本的计划里面,最关键的出手是明年,也就是开庆元年年底。他听说过蝴蝶效应,这种无法预测的未来模式让赵嘉仁生出了不安的沉重感。赵嘉仁不得不下了个决心,原本的计划需要点改变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