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1章 守夜经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章 守夜经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如钩的弯月淹没在云层里面。失去了光线来源,海面上更加阴暗。原本仿佛在边际嵌上白线的海浪变成了黑色与更深黑色的组合。没有了光,海浪声都仿佛变得更幽咽了些。

    月莲盘腿坐在指挥台的边缘,双手轻轻抚摸着放在膝上的一对弯刀。感受着船只的起伏,听着海浪拍打船只的声音,呼吸着混合了一丝丝咸味的空气。月莲终于舒服的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精神一振。

    将双刀在腰间挂好,月莲在甲板上走了一圈。周围的海面上可见距离很低,即便是用尽了目力,月莲也没能看到什么异状。手扶栏杆,月莲又打了个哈欠。这次她就感觉到了一阵困倦。但是月莲摇了摇脑袋尽力驱逐睡意,她今天晚上被安排来守夜,从换掉的香的数量来看,这才刚到午夜。想到那帮在船舱里呼呼大睡的混蛋,她心里面就感觉不爽,反倒有了些精神。

    白天刚抵达泉州得知齐叶的香水铺子被烧,月莲觉得事情非常不对,她建议立刻返航,尽快把消息告诉赵嘉仁。然而这帮没用的男人居然提出无比神奇的建议,那就是告官。月莲听完了之后几乎想昏倒,都说强将手下无弱兵,赵嘉仁那么聪明能干的人尚且知道用官方手段对付蒲家是不明智的选择。反倒是赵嘉仁的手下们觉得告官有用。

    好在齐叶很通事理,他坚定的要求船只离开泉州,这才算是让这群家伙出航。接下来的讨论又快把月莲气炸。这群愚蠢的家伙认为赵嘉仁预测的遭受袭击的情况很有可能会出现,他们就在泉州港附近停下,而不是先开到更远的外海。这帮人认为等这明天白天就可以吸引海盗船跟着他们走,能够以逸待劳。

    月莲实在是忍不住,平常很少发言的她率直的告诉这帮人,蒲家就是海盗,还是居于泉州为核心的海盗体系顶点的大海盗。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开到更远的地方,等明天再开回来。留在这里,等来的大概是蒲家的船队。

    正忍不住回想白天的事情,月莲就听到有人睡意朦胧的在从舱室到甲板的楼梯前吆喝:“谁把火把给灭了?”这一嗓子就让月莲想起声音主人的脸。那是七班班长陈筹,一个很年轻的家伙,有着非常不错的学业成绩。以及在月莲看来非常令人讨厌的自以为是的个性。

    “我灭的!”月莲走到通道口冷冷的提醒。

    脚步声中陈筹摇摇晃晃的走上甲板,不满的说道:“灭了就看不清路了。快点再点上。”

    “点上会被人看到我们的船。”月莲提醒道。

    陈筹本想说点啥,却直奔船头那边的厕所。解决了个人问题,又拉动冲水马桶的绳子放水冲。完事后之后走回甲板,陈筹对月莲之外的其他值夜的水手说道:“把火把点上。”

    “在海上会被看到的。”月莲连忙再次劝说。

    “火把又没有对着窗口,哪里会和你说的那么厉害,隔了几十里就能看到火把的光亮?”听得出,陈筹已经有些清醒过来。

    月莲心里面在意,却也没办法真的确定,她只能用了其他理由,“经常在船上走,哪里会抹黑就摔倒?”

    “咱们船上这次有不少见习水手,这又是新船,他们抹黑走不了。把人摔坏了,谁也承担不了。”陈筹谈起了他的看法,为了证明自己的看法是正确的,陈筹找了个理由,“前一段去北边,打仗受伤的和摔伤的一样多。”

    “我不会让点火把。”月莲坚持自己的看法,陈筹这厮没参加北上与蒙古人作战的行动。

    “你!”陈筹一时为之语塞,过了片刻,陈筹对水手喊道:“你们把火把点上,再给我捆个吊床。我睡在甲板上,和你们一起值夜!”

    陈筹船长这么下令,水手们也不敢再坚持。没多久,甲板上的吊床系好,火把也被点起,陈筹裹了个被子,在七月夜晚的海风中睡着了。

    时间逐渐过去,随着换香,月莲判断顶多再过一个时辰,天色就要亮起来。她突然觉得自己也许担心过度,以她的海盗经历所见,没有任何船能在白天与赵嘉仁的船队抗衡。在茫茫大海上想找到一艘船的难度是如此之大,如果不是月莲在当海盗的时候和父亲等人绞尽脑汁的试图寻找落单的蒲家船只,她也不会有如此多的想法。

    只要天色一亮就可以换班,月莲也觉得自己困了。她又在船上走了一圈,把那帮昏昏欲睡的家伙给叫醒。他们可是值下半夜的,上半夜已经睡过。月莲自己则是整夜未眠。

    “醒醒!醒醒!仔细看好,再过一阵子想怎么睡就能怎么睡!”月莲对那些看着完全没有警戒心的混蛋们喊着。遇到那些明显就不想听话的混蛋,月莲还得用刀鞘抽啪啪的打他们。

    等走回到后船楼的时候,月莲听到陈筹打了个哈欠,然后开口问道:“你真的一夜没睡啊。”

    “哼!”月莲哼了一声,却没回答。

    随着下吊床的声音,陈筹边打哈欠边走到月莲身边的甲板上坐下,他低声问道:“胡委员,我听说你以前……在海上讨饭吃?”

    月莲知道很多学员对她的出身很是有兴趣,这位陈筹说话已经算是非常客气的,当然,他试图套出月莲话的意图也格外明显。这种自以为是的混蛋就是月莲最讨厌的那种。

    就在月莲想着怎么让陈筹这个混蛋赶紧滚蛋的时候,外面突然亮起了火光。一支火箭设上半空,虽然火光微弱,在这样漆黑的环境下足以照亮下面的情况。月莲借着火光能大概看清甲板上的一切,包括陈筹那张露出惊讶表情的脸。

    如同兔子般的从甲板上蹦起来,月莲三步并作两步冲到警钟钱,随手一捞,就抓住了悬挂钟锤的绳子。钟声与月莲的尖叫声同时响起,“当当当!当当当!”“有敌人!敌袭!”

    从迷迷糊糊的状态进入战斗状态并不是容易事,整艘船虽然被惊动起来,但是大多数人都没能进入状态。但是前来袭击的敌人却完全进入了状态,月莲发现敌人发射的也许不是火箭,而是火球。看那轨迹,有可能是用扭力弩炮发射到半空。

    除了这些之外,敌人也在向月莲的船上发射别的东西。船舷被好几个东西击中,等到终于有人冲上甲板的时候,好几个东西飞到甲板上落下。月莲正准备拉人接替她继续敲警钟,却见敌船船队发射火球的方向一变,火球直奔船的甲板上而来。没过多久,落在甲板上的火球竟然引燃了火焰。

    这下月莲才明白,敌人方才发射的是油罐,他们知道赵嘉仁的船有何等战斗力,所以敌人聪明的选择了火攻而不是近战的手段。月莲还来不及去观察敌人,她停止敲警钟,自己直奔船头的船锚处。同时高喊着:“砍断绳索,咱们冲出去!”

    “别慌!用沙子灭火!”班长陈筹的声音终于响起,片刻后,宣传委员的大嗓门也震动了全船,““别慌!用沙子灭火!”

    有了指挥,船员们很快就恢复了些秩序。甲板上放着的沙包被解开,里面的沙土被倾倒在着火的位置,顷刻就扑灭了火。

    见到灭火成功,陈筹下达了第二个命令,“第一小队,对敌人开火。第二小队,起锚!”

    就在此时,敌人投掷的火球击中了船帆,方才就有几个油罐在船帆上破裂,两者一碰,船帆上竟然燃起了浅蓝色的火焰。月莲眉头微微一皱,这火焰的颜色好熟悉。在提取香水的工坊里面倒是经常见到。

    船长陈筹看样子也注意到了问题,他喝道:“落帆!用沙子灭火!”

    月莲觉得战场上简直是度日如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听到船上终于响起了炮声。还不是一斤炮的炮声,而是炮击舱里面三斤炮的沉闷吼叫。虽然知道此时远没有解决敌人,但是月莲立刻就觉得心里面大定,觉得自己终于有了主心骨。

    黎明来的比想象中要快,伸手不见五指的天空有了亮光。虽然不至于让世界重现光明,却也足以证明胜利的天平正在向赵嘉仁的船队倾斜。敌人大概也有同样的看法,他们熄灭了他们船上的所有火把,开始撤退。

    海面上依旧黑暗,船上方才观察敌人有七八艘小船,现在他们乘着晨风离开战场。月莲脑海里突然想起了出发前课堂上教的航海学课程。里面讲,每天清晨,因为陆地与海上的温差,经常会有吹向内陆的晨风。能利用这个自然现象的敌人并不是没有航海能力的废物。再回头看船上,在黎明时分昏暗的光亮下,只能看到主帆什么的都已经降下,现在即便起帆,短时间内也追不上敌人。

    又过了一阵,天色渐亮。月莲极目眺望,就见远处海上逃离的敌船不仅升起了风帆,还用了船桨。这下月莲彻底失去追击的心情。赵嘉仁的船极好,只要有一丝风就能航行,甚至没有风的时候也能被海流推着向前走。所以赵家的船没有船桨。

    不用多讲,月莲确定敌人一定是蒲家。除了蒲家的船只,在福建一带再也没有如此训练有素的水手。收回眼光,月莲看到露出释然表情的船长陈筹。对这么一个上司,月莲原本就很强烈的不满更强化了数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