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8章 亲,我给你们画个大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章 亲,我给你们画个大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娘还是没好好吃饭么?”赵嘉仁低声问丫鬟。

    自从回到福州,第一天跪了半个时辰,之后好几天里面赵嘉仁的老娘都不搭理他。每次去问安,赵夫人都是代答不理。不得已,赵嘉仁只能通过老娘身边的丫鬟获取老娘的信息。

    “夫人吃饭已经好了,只是不高兴,不说话。”丫鬟连忙把最新消息告知给赵嘉仁。

    得知母亲情绪开始稳定,赵嘉仁也放心不少。他不多话,离开家前往知州徐远志那里。徐远志看起来心情不错,见到赵嘉仁来,立刻说道:“赵提点,我已经将单子列好。”说到这里,徐远志脸上露出了微笑,“没想到这两年的经总制钱收的如此顺利。”

    赵嘉仁笑道:“百姓手里有钱,经总制钱自然能收的上来。徐知州,我北上之前和你所讲的就是这里头的道理。”

    徐远志都快四十岁了,然而听到赵嘉仁提及道理,比赵嘉仁大了一倍的徐远志也神色认真的点点头,“的确如此。泉州那边的市舶司果然如嘉仁所言,收入少了许多。”

    赵嘉仁心里面高兴,脸上自然浮现出笑意。最初的时候他种除虫菊只是为了挣钱,并没有从经济学上考虑。收集到的情报越来越多,赵嘉仁才发现经济学规律在任何地方都在运行。这几年泉州的经济总量没有增加,除虫菊制品大量进入泉州,并且成功抢占市场。旧有的行业随即受到冲击,赵嘉仁最痛恨的蒲家受伤最重。

    带着开心的情绪,赵嘉仁笑道:“福州多了些工厂,多雇了些工人,大家要吃要喝要住,福州民生自然就变好。”

    “只是……,福州也乱了许多。”徐远志盯着赵嘉仁,说的很是含蓄。

    赵嘉仁哈哈一笑,也不接茬。最近两年福州多出来的这些人,大概有一半是赵嘉仁带来的。年轻人孤身在福州自然常去城里玩耍,喝酒,引发争吵乃至斗殴也无法杜绝。赵嘉仁的学生还打过泉州知州的儿子。

    翻看着账簿,赵嘉仁确定了只要没出事,今年他提点刑狱的主要工作,征收经总制钱的任务可以完成。完成主要任务,考评就是优等。三年里面能有两年优等,赵嘉仁就可以通过磨勘,在职官上再升三级。连同打仗超转的六级,得到九级提升。真的是美滋滋。

    看完账簿,约了过几天再见面讨论经济问题。赵嘉仁赶往学校,以校长的名义召集了班干部开会。身为会议召集人,赵嘉仁上来就定了会议内容,“前几日所讲的按年限晋升的事情,此次再论一下。若是大伙没人反对,就执行。”

    大宋是个有法律的地方,很多法律其实挺人道的。例如雇佣最多不得超过十年,特别是丫鬟之类的雇佣,只要丫鬟去告官,就能从东家过长的压迫下解放出来。还有不允许抓人抵债,被抓去抵债的人只要去告官就能得解放。丫鬟的法律是基于丫鬟也得嫁人,若是强制雇佣到丫鬟年纪过大,就失去了趁着年轻嫁个好人家人的机会,甚至没机会嫁人。

    制定出这种法律是因为有过很多很惨的过往,不过好法律也得有执行力才行。赵嘉仁就在大宋法律框架内,与所有员工都签署三年契约。每三年一次,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再签一次雇佣契约。

    最初跟随赵嘉仁的那帮人都该签署第二次的合约。赵嘉仁要让这些干部们就已经讨论完毕的合约的内容做出决定。

    听赵嘉仁这么讲,干部都脸上有喜色。不过李鸿钧还是谨慎的问道:“校长,我们果真有一笔年金么?”

    “对。海上的事情,你们真觉得自己能干到六七十岁么?到了五十五岁,大家只怕是干不动了。那时候只要咱们的家业还在,就会给你们一份年金。让大家安心养老。若是之前出了什么事情,除了抚恤金之外,也会把到那时候为止的年金给你们的家人。让他们不至于没法把日子过下去。”赵嘉仁说的斩钉截铁。

    “在这里干满两届六年,再签的契约就是五年一次,那时候签约的还有红股。赚到的钱会给大家分红。之后每年都根据大家的年限增加红股。”对于这种21世纪常见的手段,赵嘉仁毫不迟疑的给借用过来。

    班干部们都跟赵嘉仁很久,听赵嘉仁再次确定这几项事情,他们知道自己很快就有机会享受到这待遇了。在一片担心这样的好事未必能执行的心情中,学习委员丁羽问:“校长,那个上学的事情,果真能带家族里的娃娃们么?”

    赵嘉仁制定这个条款的目的就是培养可靠的继承者,他语气坚定,发自内心的讲道:“当然。带来的娃娃不嫌多。”

    丁羽露出了迟疑的表情,刘猛不快的大声说话了,“考不上进士没啥,但是不读书就没出息。那种一看就顽劣不堪的大概是教养不过来,就别带来给大伙添乱。只要听话的娃娃肯来读书,不过是多他们几碗饭。我们跟着校长打海盗,打蒙古人,什么事情没遇到过。只要肯努力,哪里还挣不出来这点呢?”

    瞅见这两人的发言,赵嘉仁心里面偷着乐。学习委员丁羽是想让他的孩子和家族里的孩子考进士,所以对赵嘉仁学校里面的课程并不是认同。而刘猛爷爷和爹爹都读过书,因为读书把家里的钱给用尽。所以勇敢选择当水手的刘猛对挣钱更有兴趣。

    这个问题上干部们颇花了不少时间争论。不管那帮希望赵嘉仁能出钱支持孩子们走进士道路的干部们怎么旁敲侧击,不管丁羽等人怎么可怜巴巴的瞅着赵嘉仁,赵嘉仁就是不表态。他用这种柔软但是坚定的态度让那些人意识到,赵嘉仁只为他现在办的学校课程埋单。

    刘猛等没那么高追求的干部大概占了六成,他们对那帮纠缠不休的高追求干部很不耐烦。最后刘猛要求表决,看看谁的意见占多数。这场痛苦的表决最后以微弱多数通过了赵嘉仁的意见。那些居于弱势的群体们脸上露出极为失望的表情,从没有特定焦点的凝视眼神,从他们紧咬嘴唇的动作。看得出这些人并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那就这样吧。”赵嘉仁开口了。也不想逼迫太甚。他现在要给这帮手下描绘出一个未来,家族子弟的未来对这帮手下来讲也是大事。“学校基础的课程必须完成。等到完成之后,若是他们还想走科举的路,我不拦着,也会尽力相助。但是我要给大家讲,很多人考科举给考废了。除了点四书五经之类的玩意,啥也不知道。我把大家的子弟招进学校,首先就是要让他们能够成为靠自己能养活自己的有用之人。不管大家怎么想,我绝不会把大家的子弟教成废人。”

    看来刘猛对此话有强烈的共鸣,他黑着脸准备发言。赵嘉仁指着刘猛,大声说道:“你什么都不许再说!”

    刘猛极为失望,但是他也不敢对抗赵嘉仁,只能闷闷不乐的低下头。原本支持赵嘉仁的那些干部们都纷纷点头,那些想让自家子弟走科举路线的也找不出能被认同的道理,此事终于得到了通过。

    难点得到突破。赵嘉仁继续最关键的问题,“我准备把咱们现在的买卖分开来,建立一个钱庄,三个公司。到哪个公司都有章程,和船上一样,不是谁想干啥就干啥,每个岗位都有需要毕业的科目。这个科目已经列出来了,咱们好好商讨一下。”

    钱庄倒也没什么,一听到‘公司’这个名词,众人都很开心的样子。‘公家’在中国是个历史悠久的名词。到了宋朝,皇帝被称为官家,无论什么人都可以这样称呼大宋皇帝。‘公家’,就指的是官府或者非私人的领域,是个非常高大上的词汇。

    赵嘉仁用‘公司’这么一个词,加上赵嘉仁的官员身份。他手下的大宋百姓们自然而然的感到莫名的满意。

    “对了。你们成亲之后,就把你们的浑家也带来福州吧。她们也要上学。”赵嘉仁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为何?”提出问题的还是学习委员丁羽。看得出,丁羽对这个要求不理解。

    赵嘉仁不爽的看着丁羽,一字一句的答道:“我从来没见过母亲读过书,儿女不识字的。想挖穷根,就得认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