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7章 吃过甜头就想再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章 吃过甜头就想再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下了船,赵嘉仁欢欢喜喜的回家拜见母亲。在正堂里面见到母亲,赵嘉仁喊了一声“娘”,就大步走上去。然后他看到母亲面若冰霜,然后他听到一句,“你给我跪下!”赵夫人的声音中同时充满了热意与寒意。

    知道母亲真的生气了,赵嘉仁不解释,不辩驳,乖乖的往母亲面前一跪,说了句“让母亲担心了。”接着脑袋低垂,表示认罪。

    半个时辰后,赵嘉仁罕见的让仆人给掺着出门。在地上跪了五十几分钟,两条腿从难受,疼痛、变成了麻木,等母亲发泄完情绪之后哭着离开,赵嘉仁想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用手拧两条腿,来自腿上的感觉非常微弱,甚至没了痛感,仿佛两条腿都不是自己的一样。不得已,赵嘉仁只能叫了两名仆人把他掺起来。好在年轻,恢复力比较强,被人掺着遛了一段,腿总算是变回自己的。

    赵嘉仁并不怪自己的母亲,如果一位母亲得知以公务为名离开的儿子竟然是上了战场,然后还洋洋自得欢喜无限,那大概不是亲娘。连战功升官都成了自家母亲愤怒的助燃剂,证明这是亲娘无异。

    虽然不生气,赵嘉仁也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这个时代已经不是安然过日子的时代,即便母亲不高兴,赵嘉仁也会不断的踏上战场。

    糊弄过去家里的事情,福建路提点刑狱先回衙门处理公务。从三月离开福建,回来的时候都是六月。福建路提点刑狱不在的三个月间,福州给人的感觉是,除了天气从春季进入夏季,其他没有一丝变化。熟悉的街道,熟悉的人流,熟悉的建筑。进了衙门,那些熟悉的官员差役上前说些很没营养的贺喜的话。真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雷同。

    走了走程序,露了露面,把身为官员基本的义务尽了。赵嘉仁立刻前往自己的造船厂。船厂设在江边的高地上,目的是让船只尽可能方便下水,同时防止江水暴涨冲走船只。赵嘉仁远远就见到走之前的空地上已经堆了大量的木料,有些地方已经架起了修建新船的设备。人来人往,空地几乎被占满。

    见到了快速变化,赵嘉仁的心情登时就变好许多。再走近些,就见岸上有两艘大船的残骸。说是残骸也不准确,被俘获的两艘蒙古水军大船被拆的只剩下龙骨与船肋,仿佛一头巨大恐龙的骸骨般躺在闽江江岸上。

    走进船厂,就见人来人往。仔细一数开工的船只,把赵嘉仁都给吓到了。一二三四五六七,七艘新船正在开建。而江岸边还有一艘新船已经下水,看情况正在进行最后的安装。要是中间没出什么纰漏,赵嘉仁未来一年内有可能拥有一支由十艘新船组成的舰队。

    进了船厂自然要去见船厂厂长谢无欢,就见这位三十多岁身体强壮的男子刚被人叫醒,睡眼惺忪的从船长办公室里的床上爬起来。见到赵嘉仁进来,谢无欢也来了精神,他边打哈欠边说:“赵提点,蒙古人真会糟蹋东西。这么好的木料都被他们给糟蹋啦!”

    “我也这么觉得。”赵嘉仁附和着谢无欢的说法。他很清楚自家船厂到底有多少木料,新开工的五艘船和马上就要全部被拆完的两艘蒙古大船之间必然有直接关系。

    视察完了船厂,赵嘉仁就前往见贤钱庄。路上回想起见到的船厂局面,赵嘉仁心里面忍不住后悔。要是当时沉没的三艘蒙古大船也能被弄回来就好了。那样的话,到明年他就可以拥有十六到十八艘船组成的船队。

    心中满是这个念头,见到贤钱庄齐荣的时候,齐荣忍不住问:“不知赵提点在牵挂何事?”

    “我是遗憾手中力量不足。而且感叹海上最快的买卖还是……”赵嘉仁正想随口说出‘抢掠’二字,然而他心中突然觉得敞亮起来。是的,海上最快的买卖就是抢掠。若是只靠种地,赵嘉仁五年内拥有四艘能远征到连云港的船只就是妄想。踏着海盗的尸骨,用着劫掠自海盗的船只,赵嘉仁一步步走到了现在。

    齐荣听赵嘉仁说了前半截,认真的准备听后半截。没想到赵嘉仁若有所思的沉默了,弄得齐荣不知道该怎么处置。他不得不暗自感叹,所见过的人里面念头最跳跃的莫过于赵嘉仁这个青年。

    “齐兄,我此次要还你多少钱。”赵嘉仁冷不丁的开口了。

    “啊?”齐荣一愣,看得出赵嘉仁的念头又跳跃了。好在此事也是齐荣的本行,他很快就回忆起了数字,“本月的一万八千贯已经还了。”

    赵嘉仁迅速算出了这笔账。出兵三个月,拿到了五万贯的赏钱。缴获的两艘船上的木料让赵嘉仁节省下两万贯。至于北上南下之时舰队稍微跑跑运输,做了点生意,赚的几千贯和总数一比反倒不算什么。

    这三个月的忙活赚到了七万多贯,等于是还清了三个月的欠账,还赚出了出航的三百人一年的薪酬与奖金。

    齐荣看赵嘉仁若有所思的表情,他试探着问:“不知赵提点提这个,是准备再借钱么?”

    “嗯……不是!”赵嘉仁终于缓过神来。他做了个否定的回答之后,目光灼灼的盯着齐荣,“齐掌柜,我有些道理是辩不清楚,想和齐掌柜说一说。”

    齐荣连忙答道:“我才疏学浅,很多道理未必明白。”

    赵嘉仁摆摆手,“齐掌柜过谦了。而且我这个道理本来就是给船队里面的人讲的,他们的学问比齐掌柜差远了。”

    齐荣见赵嘉仁终于认真起来,他倒是认命的点点头,“请赵提点说说。”

    赵嘉仁问:“对我们大宋来讲,海盗是贼寇。没错吧?”

    “没错!”齐荣果断的回答。

    “对我们大宋来讲,蒙古正和我们打仗,蒙古人是贼寇。没错吧?”

    “……没错。”齐荣稍微迟疑了一下,接着答道。

    “既然都是贼寇。我们就该毫不迟疑的杀贼。没错吧?”

    齐荣不吭声了,他从这里面感受到了一种说不清的危险。这些话的确是道理所在,但是这些话里面明显隐藏着某种陷阱。思忖了一阵,齐荣问:“不知赵提点到底想做什么?”

    赵嘉仁果断的说道:“我想去抢掠山东一带。反正都是杀贼,我船队的那些人总不会觉得这么做不合道理吧?”

    意识到要搞武装抢劫,齐荣第一反应是厌烦。身为一个商人,对于以强大武力为背景的抢劫有自然而然的抵触。即便强行压住了这种厌恶,齐荣也感觉到某种不对头。好在赵嘉仁也没有催齐荣立刻回答,他端起茶杯慢慢品茶。

    想了好一阵,齐荣本想说自己也想不明白,却突然灵光一闪,脑海里蹦出个念头。齐荣用尽可能温和的语气说道:“底下的人大概想不了这么多,让他们去打蒙古人,总得能打的过才行。”

    这话一出,齐荣就见到赵嘉仁的眼睛亮了。那是一种深以为然的表情,让齐荣感到很是很是不解。难倒赵嘉仁觉得自己能打得过蒙古人么?

    齐荣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此时的想法是大宋三百年来面对北方敌人的失败积累出的想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