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3章 船贵还是人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章 船贵还是人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几发弩炮从蒙古军船上射出,都没击中60步外的赵家船只。此时风却小了,这让赵嘉仁心中一惊。海上的风就是如此,有时候不过几里之外就会有完全不同的风力。最糟糕的局面莫过于赵嘉仁这里没有风,远处的蒙古船乘风而来。

    正在想,突然宣传部长高喊道:“敌人射箭啦!躲避!”

    那些经受过两年左右训练的水手以极快的速度躲到了防弓箭的护盾后面,训练时间不长的水手们反映明显慢半拍。

    “啊!”有名水手中了一箭,捂着左臂就痛苦的叫出声。旁边的小队长不管别的,先把那家伙一把给拉进护盾后面。咚咚咚的声音接连不断,从对面蒙古军船上射来的弓箭接连钉在甲板上。箭尾的白羽让赵嘉仁觉得眼前的甲板有点像是棉花田。

    对面的蒙古船有五六百吨之巨,船身宽大,中央部分是有点类似金字塔的两层船楼。只见每层船楼的平台上都站着弓箭手,趁着风变小的时机开始组织齐射。虽然弓箭越过60步,也就是90米的距离之后并没有办法造成特别的杀伤,然而不断落到船上的羽箭还是给赵家船队的士气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李鸿钧、丁羽、刘猛,他们的脸色都很不好看。在船上继续执行作战命令的水手们也开始更注意自己的隐蔽。

    “蒙古船正在向我们靠近!”瞭望哨禀报。指挥位置设在船只后船楼上的船舵处。也有护盾防护,却也因此遮挡了一点视野。此时瞭望哨的观察就极为重要。

    “等到30步以内,命令三斤炮射击!”赵嘉仁下令了。能够组织齐射的弓箭手都得经过三到五年的训练,从敌人能够保持箭雨的水平,赵嘉仁明白自己遇到的是非常有实力的正规军。蒙古水军不堪一击的梦想在赵嘉仁心中破灭了,他终于明白为何大宋水军面对蒙古水军的时候会一败涂地。

    看得出,蒙古水军对于自己箭雨压制了敌船非常兴奋。随着双方船只的靠近,聒噪声从对面的船上直接传来。蒙古船上的蒙古兵讲的是北方汉话。

    赵嘉仁觉得心中一痛,这就他面对的现实。此时根本不存在‘汉儿尽作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的局面。自从靖康之耻后,这些山东汉人已经一百多年没有生活在汉人政权之下。他们曾祖辈也许对汉人政权充满了感情。四代之后,这些人已经不认为自己和南方的大宋有什么关系。抬眼看了看自己船上的人,赵嘉仁心中不得不承认了另一个事实。根据他之前的调查,南宋的普通百姓也不认为山东人和大宋有什么关系。

    “到30步以内了。”瞭望哨报告了消息。

    “命令三斤炮开火!”赵嘉仁收回念头,下达了命令。

    呯!呯!……甲板下传来了密集的炮声。

    咔嚓!对面的蒙古军船上传来木料断裂的声音。一发三斤炮的炮弹直接将蒙古船的船舷上砸出一个大洞。架在这个位置上的弩炮没有被直接击中,在冲击力之下还是被震得往下滑落。蒙古水军原本用绳索固定住弩炮,这些绳索现在把弩炮给挂在船外。有个倒霉的家伙脚被绳索缠住,一起带出船外。就见那人头上脚下的倒挂在船外,脑袋距离水面不到两尺。他一面挣扎一面尖叫,片刻后,尖叫声又被炮声淹没了。

    没过多久,蒙古水军的船舷被三斤炮的猛烈轰击打得一片狼藉。不仅设在船舷上的弩炮被纷纷摧毁,原本立在船边的拍杆也有好几根被打倒。长长的木杆歪歪斜斜的砸在蒙古水军船上,看起来像是坟头旁倒地的大号招魂幡。

    “啊!”在炮击造成的烟雾中,一名赵家船队的水手突然腿上中箭。他一声惨叫,咕咚倒地。水手强忍疼痛把身体缩回到一斤炮的炮盾之后。嗖嗖几支羽箭射过来,咚咚的钉在了甲板上。

    在这一幕让赵嘉仁不得不再次提醒自己,对面的敌人是训练有素的正规军。而不是受到打击之后就惊慌失措的海盗。哪怕是弩炮之类的兵器被摧毁,对面弓箭手在炮击下也有损失,但是他们并没有失去战斗意志。

    喊叫声,炮声,各种呼喊声在战场上响作一团。把赵嘉仁原本想尽可能完整俘获敌船的那点小心思驱逐的干干净净。看到不断有羽箭射到甲板上,赵嘉仁满心杀意的断喝:“命令炮手对着船楼射击!给我打塌它!”

    命令很快就得到了执行,随着轰轰的声响,蒙古船只的船楼单薄的木板被打得碎片乱飞,里面很快就没有人再往外面射箭。局面稍有改观,赵嘉仁就狠狠的命道:“一斤炮的炮手上甲板压制!”既然蒙古军船没有了远程投掷能力,就该跳帮夺船啦。

    此时,生活委员奔上甲板,冲到赵嘉仁身边。“报告!船上的火药与弹药已经消耗了一成!”

    赵嘉仁一愣,这还没怎么打。为何就消耗了这么多?不过片刻后他也有些释然。300吨的军舰每一侧都有十二门三斤炮,炮手们每分钟大概能打出去两发炮弹。赵嘉仁并没有注意炮击了多少轮,他估摸此时最少已经打了十分钟。十分钟要消耗至少是720斤炮弹,以及几百斤的火药。

    “报告!火炮太热,已经把另外一边的炮给调到炮击的一边了。”陆战部队的刘猛奔上来报告。此时轮不到近战部队登场,他方才帮着拖大炮,现在来报告的同时正好看看情况。

    “让一斤炮和敌人对射!”赵嘉仁还是决定了方才的命令。

    命令迅速被执行,一斤炮炮手们很快奔上甲板,他们跑到炮盾后面,开始操作火炮对着蒙古船上的船楼射击。看得出蒙古军造船还挺认真,他们知道船楼这种位置高重心不稳的建筑不能造的太重。其结果是三斤炮一炮就能打碎一大块船楼的楼板,一斤炮的炮弹也能轻松击破船楼的楼板,在上面打出好大的一片孔洞。

    又过了七八分钟的样子,一斤炮加上三斤炮的努力,三十步外的蒙古军船船楼墙壁就被连续打塌了好几丈宽的破口,从外面可以清楚看到里面的模样。此时破烂的船楼平台上再也看不到一个弓箭手,破乱的船楼里面也看不到有活人的模样。想来弓箭手们大概都已经躲起来了。

    “报告!后面的蒙古船还有大半个时辰就能赶到!”观察员跑到赵嘉仁这边汇报。这是规定,如果不出什么问题,他们每过一刻钟就要来汇报一次。

    “报告!火药又用掉了一成!”生活委员也跑上来报告。

    赵嘉仁狠狠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这次的战斗超出了想象,以往与海盗作战的经验竟然没有什么借鉴功能。海盗们到了此时就聚集在甲板上和赵嘉仁的船队硬碰硬的死战。赵嘉仁是用大抬杆给甲板上的海盗密集杀伤,接着派近战人员上去收割人头。

    面对同样的窘境,蒙古军船上的正规军就选择躲起来。赵嘉仁并不知道对面的船上有多少近战人员,就算是没有太多,弓箭手们放下弓箭拿起刀枪也能投入近战。敌人的船上怎么也得有两三百名士兵。

    赵嘉仁此次到两淮相助贾似道,只有五百多人主动报名。每条船上也就是分配了百十人,如果敌人的船上有三百人,现在跳帮简直是拿头撞墙。

    “报告,二号船已经解决了蒙古船的远程武器。请求同意跳帮!”

    “报告,三号船也解决了蒙古船的远程武器。”

    不管敌人如何负隅顽抗,赵嘉仁的船队依旧靠火炮占据了上风。李鸿钧等人心中极为欢喜,依照他们与海盗作战的经验。接下来就该进行跳帮作战,将船只夺过来。

    他们看向赵嘉仁,希望得到命令。可映入众人眼中的赵嘉仁却眉头紧皱,一副难以决断的模样。赵嘉仁不是没有迟疑过,此次的迟疑之重令大家难以相信这个愁眉不展的人就是以前那个领着大伙勇往直前的领导者。

    经历了极为痛苦的选择,赵嘉仁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面挤出话来,“对着水线设计,打沉这些船!”

    “喂!校长。难倒不要跳帮夺船么?”李鸿钧深知赵嘉仁是多想靠夺船来壮大自己,现在处于上风,赵嘉仁怎么会选择放弃?

    “我刚才想清楚了一件事。就算是打沉了所有的敌船,我们回到福建,照样可以建造新船。可你们若是跳帮之后遭到蒙古兵的埋伏,出了差池。我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将你们救回来。到了该拼命的时候,那自然顾不得性命。现在远没有到非拼命不可的关头。在这种时候,你们的命比船金贵!”

    赵嘉仁解释的时候心中颇为遗憾。如果他一开始就能去除了心中的贪念,直接以击沉敌船为目的。现在只怕战斗已经解决,受伤的人大概不会有这么多。光是亲眼见到的,就已经有十名水手中箭。有几位被射中胸腹,受伤颇重。在没看到这些水手们受伤的时候,赵嘉仁觉得几条命换这么大的船,应该是非常划算的事情。然而见到这帮人受伤之后,赵嘉仁就开始觉得人命也许更加重要。

    “校长……”赵嘉仁听到旁边的学习委员钟曾伯声音哽咽。扭头一看,只见钟曾伯热泪盈眶。

    “校长,我……明白了!”赵嘉仁对面的李鸿钧的声音里面也有些哽咽。说完之后,李鸿钧转过身,用手抹了抹眼角,接着大声喊道:“校长有令!对敌船水线射击!”

    真诚本身就具有足够的说服力,赵嘉仁身边的众人都感受到赵嘉仁说了他的心里话。大家都颇为感动,不过炮声也明确的告诉大家此时正身处战场。有了赵嘉仁的新命令,他们立刻去自己的岗位完成职责。

    旗语打出去之后没多久,赵嘉仁就见其他船只也服从了命令,开始以击沉敌船为目的。抬头看了看旗语,赵嘉仁愣住了。除了有‘炮击水线’的旗语之外,李鸿钧竟然还让挂了一条旗语,‘校长命令不要贸然跳帮,因为人命比船重要!’

    “报告!赶来的敌船离我们还有半个时辰!”瞭望位置又传来了消息。

    “再炮击一轮,等敌船开始大量进水。我们就回头迎击敌人!”赵嘉仁命道。如果以击沉为目的,赵嘉仁的选择就非常简单。

    到了傍晚时分,四艘赶过来的蒙古水军船只开始缓缓沉没。那些惊慌失措的蒙古水军完全没想到自己的远程武器根本没有来得及发挥威力,自己的船就先承受不住炮击开始沉没。

    受伤最重的那艘船在夕阳最后一道余晖消失前沉入了水中,在船只沉没之前,船上的蒙古军就开始绝望的跳船,试图爬上其他没有沉没的船只。赵嘉仁则下令暂时离开战场,在距离战场二十里外下锚停泊。

    夜战太危险,赵嘉仁不想冒这个险。他准备明天再来搜寻一番,即便没有能俘虏船只,至少俘虏些蒙古兵也好。这帮人在水里泡一夜,明天的时候就算没死,也至少去了半条命。那时候俘虏他们的难度极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