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68章 巾帼与须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8章 巾帼与须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校长,那个女子执意要见咱们这里管事的。说是要把占城海盗停靠的海岛告诉我们。可是我们派了好几个人去见她,她都说不是管事的……”六班班长跟在赵嘉仁身边介绍情况。

    赵嘉仁能理解部下如此着急的原因,海盗们不会大大咧咧的进港修整,他们一定有自己修整的岛屿。如果得知修整点的位置,即便没办法连锅端掉,赵嘉仁的六艘船俘获十二艘海盗船的可能性并非白日做梦。

    在最前面带路的学员举着火把,在摇曳的火光照照耀下,学校的道路影影绰绰。赵嘉仁问:“那女子知道我们么?”

    “这个……听她的意思,好像是知道的。”六班班长给了个很符合道理的解释。

    “其他被救上来的人呢?”赵嘉仁问。

    “一共被救上来六个人,五个男人都重伤。其中两个半路上没抗住死了。我们给他们进行了海葬。活下来的这三个人,医生给他们清洗了伤口,对伤口进行了缝合。不过大伙没人想给他们输血,就输入些盐水。到现在还勉强保住了性命。”六班班长详细讲述着过程,特别是医疗过程。看得出,这种处置给他很强烈的印象。对于女人有没有受伤,六班班长并没有提及。

    赵嘉仁也不问这个问题。对海盗来讲,留下女人的目的很单纯。一般来讲,他们不会用兵器给女性重大杀伤。

    学校从设计之初就有医院,虽然简陋,医院还是作为优先建筑被建设起来。进到一间病房,赵嘉仁就见到屋内有盏如豆的油灯,昏暗的灯光下,三名男子并排躺在三张病床上。一名女子坐在旁边的一张床上,见到有人进来,她连忙站起身。

    一见到赵嘉仁,女子仔细辨认了一阵,试探着问道:“来的可是赵进士?”

    火光下照耀下,赵嘉仁疑惑的盯着女子。就见女子身材中等,看着颇为结实。至于长相,是个鹅蛋脸,江南姑娘的长相,鼻子不够高。年纪肯定不到三十岁。赵嘉仁对这张脸完全没有印象。而女子这句赵进士,让赵嘉仁觉得她对自己的了解并非很肤浅。

    “三年前,我见过赵进士在泉州夸官。那时候你旁边的大哥还买了我两个炊饼。”月莲讲述着以前的历史。

    三年前考上进士后游街的事,赵嘉仁还知道有这么一回事。至于游街的具体情况,他早就忘记的干干净净。让女子这么一讲,赵嘉仁更加警觉起来。不仅赵嘉仁警觉,六班班长也疑惑的看着女子,对她的身份更加不安起来。

    到了此时,月莲也不隐瞒。她从容说道:“我姓胡。五年前我爹胡传魁在走南海的广东商人中有点名声,却因此被蒲家忌惮。蒲家派遣占城海盗偷袭了我家的船,我爹侥幸逃生。回来告官,蒲家在泉州势大,动不了他。占城更是他们的地盘。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寻仇,那时候前往泉州港口,只是为了知道蒲家的船何时出航,并非是要窥视赵进士。”

    经过一番询问,赵嘉仁等人出来。六班班长对身边的人员下令,“告诉值班的兄弟,把这个女人看紧点。”

    赵嘉仁也不说话,他觉得胡月莲所说的逻辑清楚,但是里面总是有些怪异。如果事情是真的,那就说明胡家要么就很弱,要么也是个不太干净的人,又或者是蒲家的势力实际上超出赵嘉仁所料的甚多。当然,广东的商人跑来泉州状告泉州富豪,怎么看都没有获胜的可能。赵嘉仁又觉得也许是自己想多了。

    “校长,这个女人可信么?”六班班长靠上来问。

    “试试看吧。反正据她说,他爹也是三个人里面的一个。我是看不清,你觉得那两人长得像么?”赵嘉仁答道。

    “挺像的。”六班班长答道。

    “那就带着这女人去。不过去之前先告诉她,她爹伤势这么重,我们尽可能治,治不过来,我们也没办法。”赵嘉仁做了决定。

    天亮之后六班班长到了病房,将赵嘉仁所讲的告诉了月莲。月莲并没有太奇怪,她一路上左思右想,并且与从重伤中苏醒的父亲胡传魁商量才做出的决定。帮赵嘉仁不是问题,但是一听父亲的身体,月莲心里面就打了退堂鼓。就在她迟疑着想怎么拒绝亲自带路的候,就听病床上的胡传魁气息虚弱的说道:“月莲,你就去吧。若是因为我的缘故不能杀了那些占城海盗,我……咳咳……我死不瞑目。”

    “放心,我们会尽力照顾这位丈人。若是一定要讲,你是否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多大忙。”六班班长劝道。

    月莲对此话并不反对,在海上这么多年,她见过太多伤。若非遇到赵家船队,她的父亲还有另外两位早就死了。当然,其中也有很惊险的事情,船上的医生从月莲手臂抽出血来注射进她父亲胡传魁的手臂。比他父亲伤势更轻的两个水手都没活下来,四十多岁的胡传魁反倒是挺住了。这种看着跟邪术一样的做法让月莲又害怕又是讶异。

    月莲感觉若是真的能为赵嘉仁立下功劳,赵嘉仁大概不会亏待胡家。想到这里,月莲应道:“爹。我一定早些回来。”

    第二天天蒙蒙亮,船启动了。船舱里面都是见习水手,赵嘉仁觉得若是真的有十二艘船的话,这些水手全部上去,也只能把船勉强开回来。

    月莲被安排在船长室里面,六班班长拿出航海图,和月莲边聊边确定海岛的位置。月莲知道有海图这种东西,但是从没想到竟然能有如此精确的海图。只是靠几个比较明确的要点,就确定了大概方位。当然,能否真的抵达目的地,月莲心里面也没有谱。

    船当天抵达莆田与舰队汇合。然后月莲就开始被学习委员们各种问话,她本以为这帮人是没话找话。被问了一阵,月莲就明白并非如此。这些人并没有如同月莲那样跑到过广东,更没有到过占城附近。他们对于未知的海域有着强烈的兴趣。

    说到道口干舌燥休息的时候,月莲喝着茶,忍不住问道:“你们的船队还准备开到广东和占城么?”

    “你知道大地是个圆球么?”二班学习委员自豪的问道。

    月莲摇摇头,开始觉得这名男子是个怪人。二班学习委员继续说道:“我们不仅要到南海和占城。我还想乘船绕地球一圈,亲自证明地球的确是圆的!”

    听了这样的豪言壮语,月莲先是呆住了,然后拼命挤出一个笑容来表示自己的友善。但是在月莲心中,这位学习委员从怪人升级成为尽量不要接触的怪人。

    大地是圆是方,是球是饼,月莲并不在意,她在乎的只是脚下的大地不发生变化就行。然而对面的这些家伙明显是真心实意想通过自己的行动去证明脚下的大地是个圆球。这种明显属于吃饱了撑的家伙属于月莲非常不喜欢的类型。

    虽然不喜欢这些人,月莲也不得不承认赵嘉仁的船真快。即便是刮的东南风,船只以漂亮的之字形在海上行驶。每一片帆以最大吃风的角度,以至于船上发出咯咯吱吱的声音。

    休息的时候,月莲忍不住问道:“船这么开,你们不怕桅杆损坏么?”

    海盗们没办法光明正大的进入港口补给维修,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让船只承受最大风力。万一桅杆折了,那很可能就把小命交代在海上。月莲也是忍了很久才忍不住问这个问题。若是沉默的接受这个事实,月莲觉得以往的经验就成了折磨她的痛苦来源。

    不到半分钟,月莲就觉得自己失算了。被询问道的三班学习委员卖弄起来,什么缆绳啦,桅杆啦,还有莫名其妙的受力角度等话。月莲追求的仅仅是安心,并且证明她之前对船只使用的想法没有问题。她期待的可不是被一番完全理解不能的说辞折磨。轻轻揉着太阳穴,月莲开始考虑该怎么中断这番折磨般的对话。

    “回去干活!”一声浑厚的呵斥,喋喋不休的家伙终止了炫耀,吐了吐舌头跑开去。

    月莲看向说话的人,原来是船队司令李鸿钧。李鸿钧对月莲说了一句,“我们当然不愿意让我们的船出事,放心,这么跑船不会出事。”

    “用绳子拴住桅杆真的能行?”月莲从方才那家伙的废话中也听出些门道。

    “到现在还没有出过事。”李鸿钧自信的答道。

    “没出事就好。”月莲虽然还是不能理解具体手段,然而看着与桅杆相连的那些索具都绷的紧紧的,月莲也觉得好像感受到某种道理。

    “马上要开饭了,你现在准备吃饭。”李鸿钧命道。

    看着月莲一甩辫子,走向船舱。李鸿钧忍不住叹口气,他没想到船上突然多出个女人,让一众原本挺正经的小伙子们变得不正经起来。看来船上不要带女人的船家祖训,的确非常有道理。

    航行到第三天,船队终于抵达了目的地。远远看到熟悉的岛屿,月莲心中对赵嘉仁的船队生出了佩服。然后就听到在桅杆上瞭望的水手喊到:“前面果然有船,有八艘。”

    接着就听到还有人喊道:“其他船上也来了消息,有八艘船。”

    那个岛屿是个荒岛,也并非在航线上。若是有一两艘船在那边还说得过去,有八艘船在那边,就必然有问题。李鸿钧一听这话,心里面登时就确定月莲所说的比较可靠。他随即喊道:“准备战斗。”

    海盗船颇为警觉,见到有六艘船过来,他们很快就起帆。中国式硬帆很容易操作,总算赶在赵家船队靠近前离开海岛。双方一靠近,月莲就喊道:“他们就是占城海盗!”

    与海盗打了两场,赵家船队一看对面船上的人员就知道不是大宋船只。更重要的是,对方根本没有尝试通过各种手段沟通,他们的应对就是将扭力弩炮搬上甲板。大票手持武器的水手们冲上甲板,冲着赵家船队吆喝示威。若是正经船队,好歹还是希望能够避免战斗的。

    到了此时,船队也没什么好讲的。李鸿钧一声呼喝“开火”,战斗就开始了。

    月莲看着赵家船队靠近海盗船,水手们操纵着奇怪的武器,把海盗大部分扭力弩炮击毁。这让她无比激动,她家的船每次与占城海盗们作战,都会在敌人的弩炮上吃些亏。只能尽快采用跳帮来扭转劣势。

    现在占城海盗船则成了吃亏的一方,他们看到在抢风上甩不开赵家船队,干脆就把船靠过来,海盗们手持武器,躲在能够藏身的地方后面,只等两边的船只接触之后就用肉搏获胜。

    随着呯的一声大响,两艘船船舷靠在一起。船身剧烈的震动下,月莲见到对面船上有人站立不稳,惊叫着从船舷上掉落海中。赵家船队上的船员则紧紧抓住船上的东西,并没有在剧烈的震动中出什么意外。

    对面传来一阵吼叫,那些占城海盗们举着武器向着两船的接触点用来,准备跳过船帮,杀上赵家的船进行肉搏。

    在甲板上,激烈的炮战中始终被麻布遮挡着的东西被揭开。那是三个更巨大的铁玩意,比远程作战中的小炮粗大许多。有人用火把点燃了铁家伙上的导火索。片刻之后,随着一声闷响,月莲就见从粗大的炮口中喷出了大量碎石。这些碎石如同暴风雨般冲刷着甲板,转眼间,甲板上惨嚎一片。聚集在一起准备跳帮的海盗们一个个捂着脸惨叫,或者捂着脸倒在甲板上惨叫。

    接连三炮,整个海盗船的甲板都被洗刷一遍。月莲看到赵家船队上的男人们拎着武器,准备跳帮到海盗船上。与他们使用远程武器打击敌人的熟练不同,跳帮的家伙们行动迟缓,明显有强烈的畏惧。

    月莲的手按在腰间的刀柄上,她大踏步向前奔到船舷边,双手各抽出一把短刀。上船前,赵嘉仁让月莲去铁匠铺选武器,她选了这对短刀。这几天在陌生的船上,正因为带着这对短刀,月莲才能觉得有起码的一点安心。若是船队上的家伙们敢做什么,她好歹还有选择自尽的机会。

    现在月莲看到了她曾经梦想过的最好的战斗局面,满地待宰的敌人已经没了反抗之力。船上这群没用的男人完全看不出这几天瞎吹时候的那股子气势。对这种迟钝极为不满的月莲纵身一跃就从赵家的船上跃上海盗船。

    男人们没想到有着鹅蛋脸,小巧的鼻子,看着还挺温和,据说年龄只有十八岁的月莲居然率先冲上海盗船。

    体育委员刘猛正想将月莲喊回来,随即见到月莲灵巧的迈步向前,接下来左手短刀已经从一名海盗的脖子上划过。就在海盗脖子上喷出鲜血的时候,月莲已经又向前冲了两步,右手的短刀狠狠刺入了另一名海盗的咽喉。

    一杀、二杀、三杀,男人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船上唯一的妹纸在海盗船上大杀特杀,以无人能挡的姿态主宰了海盗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