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65章 想要的是什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5章 想要的是什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徐知州,福州街头有人声称大地是圆的。我们都活在一个大球上面……”

    “……妖言惑众……不守礼法……”

    ……

    徐远志脸上没有表情,静静的听着赵衙内讲述他在福州的见闻。脸上没表情的时候,往往心里面非常重视。徐远志不是个官场菜鸟,该打听的事情不会坐视不理。例如赵嘉仁的水手学校里面的地理课程,的确比较另类。

    只是大宋朝并不以言论杀人,更何况大地是个圆球并非是赵嘉仁首创,徐远志自己在司天监的同年也说过类似的话。若是司天监都认为大地是个球,这看法更加不属于妖言惑众的范畴。

    直到赵衙内说出和人争执之后被打的事情,徐远志才明白问题所在。他开口问道:“不知赵衙内可要去拜访福州同宗?”

    泉州安置的是太祖一脉,福州被安置了太宗一脉。徐远志看似轻飘飘的提起此事,然而他和赵衙内都明白,所谓的赵氏同宗,指的是福建路提点刑狱赵嘉仁。如果赵嘉仁肯出面斡旋,徐远志大概不太会拒绝。

    赵衙内登时就闭嘴了,他怀里的确有一封泉州赵知州给赵嘉仁提点的信。

    “至于和你对殴之人,有时候不想去找,反倒遇得上。”徐远志犹如神棍般预言未来,接着将赵衙内打发走了。

    赵衙内自然见识过官场种种,从徐远志的表情上就看得出转交海盗的成功几率极低他没有迟疑,按照老爹赵知州的安排去拜访福建路提点刑狱赵嘉仁。

    赵嘉仁在提点刑狱衙门见到赵衙内这位同宗堂兄,赵嘉仁笑道:“有些事真的是有缘。”

    赵衙内被这话说的一愣,之后听赵嘉仁将那些‘狂徒’的事情讲出来,赵衙内才明白徐远志那种神棍一样的发言是什么意思。事到如此,衙内也不愿把事情弄到大家都下不了台。他干笑几声,“呵呵。既然赵兄弟已经教训过他们,我还能说什么,此事就这么过去吧。”

    接待完赵衙内已经是晚上,太阳下山之后,夜风吹来的还是带着暑气的热力。赵嘉仁回到府里,早就有人在他的书房中点起了蚊香,坐在湿热的屋中想着复杂的局面,他忍不住长长叹口气。

    “男子汉,有事便做决断,没事就去休息。叹气算什么。你和你爹还真的很像。”在书房外的院子里传来赵夫人有点责备味道的声音。

    赵嘉仁没想到母亲居然跑到院子里乘凉,他连忙出来。就见母亲让人在院子里支起了蚊帐,她自己坐在蚊帐里面。蚊帐透风,蚊子也没有能耐钻进去。看得出,母亲相当享受呢。

    “进来坐。”赵夫人说道。

    赵嘉仁连忙回屋找了扇子,在蚊帐开口处扇了好一阵,确定把蚊子驱逐干净,这才用最快速度掀开蚊帐,钻了进来。然后他发觉自己忘了拿凳子。索性把扇子往地上一方,一屁股坐了上去。

    赵夫人点点头,“做事就该如此果断。你认命了,便不会后悔。”

    “有些事情……哪里肯认呢。”赵嘉仁叹道。

    “哈。不妨讲给我听听。”赵夫人竟然来了来了兴趣,“说来说去还不是官场的事情。吾乃刑部尚书之女,庆元府知州之妻,福建路提点刑狱之母。做个幕僚应当无碍。”

    赵嘉仁一时被震慑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以前他觉得太后或者老太太干政是因为她们有权力欲,听了母亲的话,他登时有了新感受。老爹、丈夫、儿子,都是权力这个斗兽场中的干将,自己本身又熟悉这个环境。看到亲人遇到麻烦为止烦恼,还不能让人说句话么?

    想到这里,赵嘉仁干脆就把自己所想的向母亲讲了一番。当然,什么穿越,重生,以及未来发展,这些自然没有讲。赵嘉仁向母亲表示,他认为蒲家是这些年好几次海盗肆虐的主要推手。而蒲家在泉州根基很深,好多人与蒲家有利益勾结,就成了或明或暗的帮凶。

    本以为说话的时候母亲会支持或者反对,没想到老娘沉默的从头听到尾。赵嘉仁觉得已经说清楚其中的关节,这才试探着问道:“娘,你觉得我下一步该怎么走。”

    “我也不懂官场上面对蒲家这种的规矩,蒲家到底触犯了什么法,我更不知道。”赵夫人开口了。赵嘉仁觉得自家母亲每次都先把她摆在一个弱势者的地位上,这让赵嘉仁觉得很无语。

    “我听你的意思是,蒲家想从唆使海盗抢掠之事上捞一笔。你对此大大不忿。蒲家是不是如你所说在背后操控海盗,我没见到证据,你说的做不了准。不能说蒲家是,也不能说蒲家不是。不过,蒲家若是背后操控海盗,他会干什么?他要干什么?你既然相信蒲家操控,那就按照你所想的去做。前几日你还吹打了海盗,弄到好几条大船。这次你就猜猜蒲家会唆使海盗去哪里,你就派船去哪里。若是你真的猜对了,那就会有新船进账。”

    说到这里,赵夫人的语气中又带了母亲特有的那种责备的味道,“面对这样大好的事情,你不说满心欢喜,赶紧洗洗睡下,天亮了就起床办事。反倒是唉声叹气,你和你爹真的一模一样。”

    把儿子身上的问题归罪于对方,这是‘别人家的孩子’之外的另一个千年传统,赵嘉仁就当自己啥也没听到。他此时心中颇为欢喜,母亲的确指出了问题所在。赵嘉仁其实很想在此次海盗潮当中一举掀翻蒲家,然而他母亲指出的才是问题关键。赵嘉仁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挫败蒲家的阴谋,同时在过程中壮大自己。

    思索片刻,赵嘉仁忍不住对母亲说道:“此次蒲家想把海盗救出去,他们的胆量未免太大。”

    赵夫人看着儿子那种沉迷于谋划的模样,她冷笑一声,“哼!你和你爹真的一模一样。海盗关在哪里,是生是死,蒲家未必在意。他们若是在意,也只是在意海盗会不会泄漏他们的秘密。若是能把海盗尽早杀了,岂不是更能保守秘密么?”

    说到这里,赵夫人迟疑了一下,满怀慈悲的念了句‘阿弥陀佛’。

    赵嘉仁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母亲的态度,他突然只觉得脑海中仿佛有道闪电划破了他心中的战场迷雾。如果赵夫人所说的是蒲家的真心念头,很多事情终于可以有效触及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