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62章 发船的机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2章 发船的机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梅雨季节的终止是以宋历六月中旬云散为开端。原本几乎压着树梢的灰色云彩开始变淡,之后的几天里,就会拨云见日,重新看到明媚的阳光。

    云朵正在消散的时候天色依旧灰蒙蒙的,有这种掩护,几个人在六月初从后门溜进了泉州蒲家的大宅。蒲师文黑着脸在别厅接见了他们。

    倭国海盗正想上前说话,蒲师文手指倭国海盗:“你们先闭嘴!”接着转向占城海盗,用占城话问:“到底怎么回事?”

    占城海盗同样黑着脸问:“大少爷。我们四条大船围攻两条小船。却被两条小船给灭了。你到底让我们对付什么人?”

    听到这消息,蒲师文心中也是一惊。根据他手下小头目所讲,那两艘船一艘大概有一千五百料,一艘看着只有八百料。以宋代的标准,这都是小船。中型商船大约是三千六百料。前去对付赵嘉仁的船,至少也是两千料起的船只。

    不过蒲师文并没有因此而惊慌失措,他淡然说道:“我知道那艘船上带了许多钱财,若不是如此,你们怎么会四艘船被两艘船给灭了。”

    占城海盗一听,登时瞪圆的眼睛,为首之人用占城当地话大声说道:“难倒我们的四条船就这么白白丢了不成?”

    看海盗情绪激动,凶相毕露。蒲师文身边的几名高鼻深目的刀客手按腰间,阿拉伯弯刀被从刀鞘里面推出了半寸。

    见到刀光,海盗们的凶悍之气更盛,他们也手按武器,大有跃跃欲试的意思。蒲师文一挥手,他身边的刀客的手从武器上离开,并且退后几步。先停止了自己一方的挑衅,蒲师文站起身来,大声问道:“你们怎么弄到的那些船,你们自己最清楚。若没有我家相助,占城的船能够与大宋的船相比么?”

    占城海盗听了之后气焰也稍稍收敛。他们的大船也是从宋朝海商那边夺来的,蒲家在被袭击的船上收买奸细,通风报信。可以说十成功劳里面最少有五成得归蒲家。

    道理虽然如此,海盗凶性没有丝毫收敛。蒲师文看着那些海盗的满脸戾气,他哈哈冷笑:“既然你们不服气,那便动手在福建再大抢一番。在我这里发狠有什么用?”

    小半个时辰之后,几名海盗就溜出了蒲家大宅,消失在昏暗的泉州街头。蒲师文走到别厅门口,抬头看着窗外显得高远些的灰色云层,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意。自从蒲家到泉州以来,每隔几年,最多不超过十年,就会有大批海盗在海上大肆抢掠。每次海盗横行,蒲家都会竭尽全力协助官府清剿安抚。一次次的功劳积累起来,蒲家的船队越来越强大。

    现在,立功的机会又来啦!

    雨云散去,蔚蓝的天空再次显露在人们眼前。太阳晒了几日,福州城的地面也基本不再泥泞。在闽江江畔就有劳工开始在地上挖掘。不仅是闽江江畔,福州港口旁更是忙的热火朝天。

    福州知州徐远志站在城墙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工地,如果计划能够顺利执行,这里将树立起一座二十丈高的灯塔。白天用烟,晚上点火。至少赵嘉仁向徐志远保证,配合闽江沿岸三座十丈高的灯塔,以及闽江出口外岛上琅岐镇上的两座二十丈高的灯塔,船只在晚上挂上灯就可以很轻松的进出闽江。

    目光越过工地,落在了码头里面的船。徐远志可以很清晰的看出赵嘉仁的船混在其中。和别家的船不同,赵家船的船身未必就比别家的船大,只是的桅杆高过其他船只。船上的桅杆上绳索密布如蜘蛛网,这是赵家船只的明显不同。此时就见赵家的船上升起了帆,船只轻快的驶出港口,顺着闽江向东驶去。

    事情果然能如同赵嘉仁所想么?徐远志下意识的紧绷着嘴唇,心里面很是怀疑。只是不认同又能如何,徐远志看不出反对能带来什么好处,他也只能选择不对抗。

    梅雨季节结束,意味着福州活跃的活跃期。从六月到九月,南风会带来大量由南向北的船只。等到九月北风一起,大量的船只携带大量货物南下。福州就会进入安逸舒缓的冬天。

    确定赵嘉仁不是空口白话,而是真的开始动工修建灯塔。在城内视察一番的徐远志就回他的衙门去了。想完全摆脱赵嘉仁并不容易,抓到的那些海盗关在牢里,需要抓紧审判。为了赶上秋后问斩,有太多的工作需要去做。

    又过了半个月,四十几名海盗终于审完。按照大宋律,当海盗已经是重罪,袭击并且试图杀害朝廷命官更是不可饶恕的罪行。海盗统统被判处死刑。不过一次性勾决如此之多的海盗需要大理寺同意才行。把厚厚的文书送去临安,靠陆路貌似不是太合适。徐远志灵机一动,把赵嘉仁请来。

    听说要让自己的船送公文去临安,赵嘉仁很爽快的就同意了。他的船是海船,不适合进运河,船只的目的地是庆元府。正好可以将自己的书信送给大哥赵嘉信。大哥前一段来的信里面已经讲到他种了三十亩棉花,此次还顺道可以派人看看棉花收成。

    事情答应下来之后,赵嘉仁却觉得有些问题。他一直靠自己的力量办事,赵勇是赵嘉仁的心腹,除此之外大概就没有别人能让赵嘉仁放心使用。他也需要扩大自己的得力手下规模。想到这个问题,赵嘉仁回家去见自己的母亲。

    赵夫人瞅见儿子兴冲冲的进来,她开口就问道:“你可是要乘船出门?”

    见母亲神色严厉,赵嘉仁连忙解释道:“没有要出门。我只是想起娘讲过,陈家有人想寻些差事。我现在需要人办事,只要不是那位县令表哥的模样,就可以。”

    听儿子提起自己的外甥,赵夫人回想起在福清县见到的种种,直接被气乐了。“三郎,是你运气好,才能见到如此……”赵夫人不想过份批评自家外甥,却又觉得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见到如此奇葩!”赵嘉仁随口答道。

    赵夫人听了儿子的评价,先是一愣,接着放声大笑。在大笑声中她还尽力匀过气来,连声说道:“奇葩!说得好!说得好!”

    笑归笑,赵夫人知道儿子这次肯答应,大概也是真的动了心思。她在娘家就见到父亲当官,自己嫁了官员之后见识更多。知道儿子早就该有自己的一帮幕僚。然而儿子在此时方面优柔寡断,迟迟不肯选定。此时他终于开窍,赵夫人答道:“我这就写信给你外祖父,让他寻几个族里聪明伶俐的过来。”

    赵嘉仁连连点头,心里面却有些不以为然。真的聪明伶俐之辈,大概就去读书了。能派过来的定然是读书不成,所以想另寻他路的。一想到自己的福清县令表哥,赵嘉仁对陈家的水平完全没有了信心。

    船只派出去的时候还带上了赵夫人的信,得知赵嘉仁的船要远行。好多商人都托关系前来找赵嘉仁,希望能够在船上多带些货物。官船入港不收税。赵嘉仁更是不满自己手下的船只太少,吨位太小。若是有那种号称五千料的大船,据说能运载200吨货物。

    不过“料”的原意是指材料、物料,所以转用为载重计量单位.古时设计船舶主要以载重多少石为准,再依据行江航海等实际需要,计算长度、宽度等等数据,画成“船样”{图纸}.

    宋代的沈括说:“今人乃以粳米一斛之重为一石,凡石者以九十二斤半为法.”当时船舶载重,“皆以米为准”.一石米为92.5宋斤,约合110市斤,这就是一料的载重量.

    所以,当时的“料”是无法直接转换成现在的公吨计算的,不同的船型,千料的大小不一.

    以福船为例,如果是民料一千料的船,根据考古结果和专业论文的数据,大约长17米,宽6.5米,高6.5米。其轻排水量在250吨左右。

    如果是官料一千料的船,根据考古结果和专业论文的数据,大约长27米,宽8米,高8米.轻排水量在600吨左右。

    回想起这些繁杂的知识,赵嘉仁只想尽早拥有自己的船厂,然后按照自己的心意建造船只,制定标准。

    日子这么一天天过去,赵嘉仁没等来陈家的亲戚,却等来了加急公文。公文不是走海路,而是走的陆路。从宋历七月初,好多海盗突然出现在泉州附近,并且继续向北扩展。航路好多船或者被抢,或者险些被抢。泉州请求福州知州兼福建路安抚使的徐远志能够知会左翼军,让左翼军参与剿匪的事情。

    左翼军是驻扎在福建路的官方武装,赵嘉仁对这支军队的评价很低,他们镇压陆地上的盗匪也许还行,在海上并没有足够的实力。让他们出动也不过是聊以**罢了。

    更重要的是,对于缺乏船只的赵嘉仁来讲,左翼军的出动无疑有些阻碍他从海盗手里弄到船的大业。

    无论如何都要收割到这波海盗。赵嘉仁也没什么可以商量的对象,他开动脑筋,自己寻求起解决问题的思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