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60章 走或者留的理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0章 走或者留的理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宝佑四年的五月,梅雨季节开始,雨就不停的下。即便是雨停,天空中的乌云也低低的压在树梢。随便一阵凉风吹过,就会飘下一阵雨滴。

    屋内昏暗,齐叶靠坐在竹椅上,百无聊赖的看着外面的雨幕。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嘤嘤的蚊子声。齐叶手疾眼快,准确的在耳边一拍。展开手掌,一只满肚鲜血的蚊子肚破血崩,被打成混合了鲜血的肉片。

    “终于解决了!”齐叶叹口气。这几天有只蚊子始终顽强的在屋内存活,好几次差点击毙它,可又让蚊子须臾间逃出生天。站起身把蚊子从手掌上搓掉,齐叶舒心的躺回到竹椅上享受着宁静,齐叶突然呵呵的苦笑起来。在赵嘉仁的蚊香出现前,每年的春夏秋三季,都要受到蚊虫无尽的骚扰。每天别说打死一只蚊子,就算是打死几十只蚊子也不会好过。每晚睡觉前都要仔细的将蚊帐里面的蚊子击毙才能一夜安眠,蚊帐外的蚊子只能随它们去了。

    直到赵嘉仁的蚊香出现,齐叶才能在完全防蚊的蚊帐与空气流通的睡觉之间做个二选一。回想起这段日子,齐叶觉得好像很漫长,然而仔细一想,从宝祐元年赵嘉仁开始在莆田做县尉,借钱购买火药开始,到现在不过三年。三年里面,这位少年进士开辟木兰陂北洋,把药粉从几百斤弄到十万斤。干干净净的赚到了几万贯钱。还从县尉一飞冲天,成为福建路提点刑狱。

    齐叶也从中赚了几千贯钱,有颇为丰厚的收益。然而这样的好日子貌似到了尽头。

    首先就是在庆元府传来的消息,赵嘉仁的大哥赵嘉信在庆元府种出十万斤药粉。设在庆元府的福建香行利用这些药粉把生意推广到江南东路与江南西路。甚至逆流而上送到了荆湖南路。这次推广并没有用到见贤钱庄的一文钱,如果不出什么问题,齐叶与赵嘉仁在药粉上的合作只怕就走到了尽头。

    除此之外,见贤钱庄的泉州总部下令,要齐叶回泉州,让他的堂兄齐荣到福州来。摆明了是要齐荣与赵嘉仁联络,把齐叶手里最有价值的合作者弄到齐荣手里……

    正想着自己的未来,家丁前来通禀,谢无欢前来拜访。齐叶一愣,谢无欢怎么会跑来这里?不过齐叶此时也觉得无所事事,就请谢无欢进来。有个人谈谈天说说话,也不至于那么无聊。

    谢无欢带了几个纸包,拎了一坛酒。见到齐叶之后笑道:“齐掌柜。今日无事,咱们兄弟喝几杯?”

    “好!”齐叶见到人多,也觉得有了吃饭的胃口。

    摆开桌椅,谢无欢的纸包放在桌上。打开一看,原来是两只已经用刀切了片的烤鸭。鸭皮烤的金黄,还热乎乎的。配合烤鸭肉的是死面皮薄饼,椒盐佐味。打开最后一个大纸包,里面是七八根脆生生的黄瓜。

    让下人去把黄瓜洗了,齐叶给两人倒上了酒,说道:“谢兄,干!”

    一口把酒干了,长长吁口气,谢无欢就用死面皮包了烤鸭肉,又向肉上撒了椒盐。将面皮卷起,放进嘴里开始咀嚼。齐叶倒是第一次见如此吃法,他也模仿起来。一口咬下,死面皮劲道,鸭皮又肥又香,鸭肉细腻柔嫩,再吃到椒盐味,咸香满口。嚼了几口,把嘴里的美味咽下,齐叶灌了口酒,然后大呼:“爽快!”

    见齐叶吃的爽快,谢无欢指了指一个纸包里面的两个鸭架,“齐兄,把这鸭架熬汤,据说很美味。”

    此时下人端了洗好的黄瓜进来,齐叶指着鸭架命道:“拿去熬了!”接着拿起跟黄瓜咬了一口,方才满口香浓,此时吃着原本有些寡味的黄瓜,反倒觉得满口清爽。把肥腻的味道全部驱散。齐叶笑道:“以前竟然不知道黄瓜居然还有如此吃法!实在没看出谢兄还是个会享受的人。”

    谢无欢也拿起根黄瓜啃了一口,边嚼边说:“我一个粗人,哪里懂什么享受。这是福州新开的一家叫全聚德的店,卖的就是烤鸭。前日船修好,赵提点带了烤鸭找我。我吃了之后觉得不错,才敢带了来找齐兄。”

    “我怎没听说过有这家店?”齐叶讶异的问。

    “据说是赵提点开的。赵提点乃是宗亲,做的饭菜一定好吃。”谢无欢解释道。

    齐叶连连点头,手上也没闲着,用面皮继续包了鸭肉,撒上椒盐,卷起来吃。他越吃越开心,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烤鸭油腻,吃着很香,两人每个人吃了大半只鸭子就觉得饱了。在谢无欢提醒下,齐叶问鸭子汤炖好了没有。下人回禀:“水刚烧开。”

    “鸭子本来就是熟的,只要从一开始就把鸭架放进去。水滚了就能喝。”谢无欢解释起来。

    果然,鸭汤上来之后,上面已经有了一层油。汤的颜色也有些发白,根本不像是刚煮开的。两人本来就吃的饱,喝几口稍带咸味的鸭汤,更觉得爽快。

    吃饱喝足,齐叶开口问道:“谢兄,你来我这里想必不是只请我吃顿饭吧。”

    因为吃得饱,谢无欢的声音也显得懒洋洋的。“齐兄,前日里,赵提点要的船下水了。我坐着那船在海上兜了一圈,觉得一般福船根本无法比。赵提点又讲起开船厂之时。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讲。”

    “为何?”齐叶很是好奇。赵嘉仁提出的条件非常优厚,齐叶觉得到现在还谈不成,实在是奇怪的事情。若是那些人不肯答应,干脆拒绝就好,何必这么拖着呢?

    “不瞒齐兄,那些人只想弄到赵提点的手段。我以前也是如此。不过这艘新船造好,我才明白一件事,赵提点真的有手段。这是因为赵提点真的懂造船。船厂的东家知道怎么造船,却不懂造船。”说到这里,谢无欢的脸上露出了些不满乃至痛苦的表情,他皱着眉头想了好久,才悻悻的说道:“不知齐兄能不能明白我的意思。”

    “我明白。”齐叶用力点点头。他靠坐在椅子上,心里面重复了谢无欢的话。知道怎么造船,却不懂造船。这话让齐叶如同醍醐灌顶,恍然大悟。他一直不理解自己为何会觉得赵嘉仁‘很有趣’,愿意和赵嘉仁相交。如果只是因为钱,齐叶还不至于没有见识到被赵嘉仁提供的那点赚钱机会蒙蔽住双眼。

    现在想起来,让齐叶愿意和赵嘉仁打交道的原因是,赵嘉仁也许爱财,也许不爱财。和那些一心求财的人不同的是,赵嘉仁懂得怎么去发财。

    谢无欢满心都是自己的事情,完全没注意到齐叶的那点异动,他有些闷声闷气的说道:“齐兄,我有点想跟着赵提点开船厂。不过若是跟着赵提点开船厂,我就得从现在的船厂走。我在这船厂干了七八年,虽然有诸多不满,可一想到要走,我心里就慌的很。齐兄,你与赵提点这么熟,不知道齐兄觉得我该不该走?”

    “这等事,须得问自己是不是真的要走。若是你自己真的想走,你比谁都清楚。”齐叶对谢无欢说道。

    看着谢无欢若有所思的模样,齐叶微微笑了笑。他不是在嘲笑谢无欢,在这一瞬间,齐叶也明白了自己的选择。与赵嘉仁合作的确是很不错的事情,然而齐叶是齐家的人,他必须忠于齐家才行。要走要留,对于齐叶已经不是问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