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59章 两种炮的对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9章 两种炮的对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可惜啊!可惜!”赵嘉仁站在船长的位置上,也就是说站在舵轮处。他紧紧把住舵轮手柄,含义不清的说道。

    赵勇以及四十岁左右的水手周唯庸站在赵嘉仁左右保护,海盗出动了四艘船,赵嘉仁的两艘船每一艘两边各有一艘海盗船。听赵嘉仁的话里竟然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赵勇焦急的说道:“三公子,你到船舱里面避一避吧。”

    正在此时,就见海盗们把一些笼子般的玩意搬到船舷边。赵嘉仁看到后就‘吼吼’怪笑几声。那是专业的历史博物馆或者历史书籍里面才能看到的扭力弩炮。海盗们搬出来的自然不是号称极为精致的希腊扭力弩炮,而是阿拉伯人的简化版。

    赵勇看着赵嘉仁对此次战斗的态度仿佛是儿戏,他拽住赵嘉仁的手臂,哀求道:“三公子,你别笑了!还是赶紧到船舱里面吧!”

    把赵勇的手臂从自己身上拉开,赵嘉仁目不转睛的看着海盗的远程武器。这种扭力弩炮是个正方形或者长方形的笼子,在非发射方向的两个面的上下支撑棍子中间从上从上到下缠绕好多圈麻绳,从缠绕的好多圈麻绳中央部分插进去短木棍,然后扭动麻绳。两边的短木棍扭转几圈后,在两根木棍靠船里的那一端挂上绳兜,绳兜里面放入石头。据说有些制作比较精良的,还能放进去标枪。向后拉动绳兜,瞄准目标。释放绳兜后,靠绳子扭转的力量把石头或者标枪投射出来。这就是扭力弩炮的原理以及操作。

    袭击赵嘉仁的船上装备的扭力弩炮是投射石头,好几块碗口大小的飞石越过三十几米的距离,飞向赵嘉仁的船上。船上的水手们举起盾牌,把自己和炮手们挡在盾牌后面。砰砰几声响,石头或者砸中盾牌,或者砸在甲板上。从声响以及盾牌的反应来看,石头飞过三十几米后的力道已经不强。

    大宋很支持民间造船,严谨民间私造军船。当然,军船自有军船样式,赵嘉仁的船还有海盗船都不是军船样式。也就是说,这种船并不适合跳帮作战。在那些扭力弩炮后面,不少海盗手持武器看着赵嘉仁的两艘船。每一次扭力弩炮发射之后,他们都要发出一阵欢呼。

    从局面上判断,赵嘉仁觉得海盗们已经把压箱底的东西都给拿了出来。于是赵嘉仁扯着嗓子高喊,“开火!”

    嘭!嘭!嘭!

    赵嘉仁所在的船上左右两船舷上各有三门一斤炮,在船头与船尾上各有一门一斤炮。炮手们早就紧张的准备好作战,一听到命令,他们立刻点燃火绳,片刻后,炮口就喷吐出了一斤重的铁炮弹以及浓烟。根据这两年的大量测试,一斤炮的有效射程在60步,也就是90米左右。而此时赵嘉仁的船与海盗船之间的距离20几步,也就是30多米的距离。炮弹携带着强大的动能顷刻飞过这个距离,海盗船上随即没了欢呼,而是传来惨叫与惊呼声。

    炮手们见到击中敌人,方才大气都不敢出的紧张被顷刻驱散,他们都欢呼起来。不仅是欢呼,副炮手手脚麻利的用前头裹了麻团,沾过水的木棒清理炮口,进而向清理完毕的火炮中装填火药,塞进炮弹。

    一斤炮没有炮架,炮管外的中间部分有两个向外的凸起,支架是一个类似双股音叉般的玩意,这个双股叉子顶端各铸造出一个圆环,两边凸起卡进两边的圆环里面。叉子中间是个套筒,一斤炮可以非常方便的上下左右移动。双股叉形状的支架下发呈现尖锥状,钉如卡在甲板里面的大木块上中央。因为后坐力不大,完全靠叉子自身来承受。

    不过十几秒的时间,一斤炮再次对海盗船喷涂出了重量一斤的炮弹。赵嘉仁看得清楚,在他左手边的船上,海盗的一个扭力弩炮被铁炮弹击中,前面的横杆被打断,炮弹与横飞的碎片把后面操纵弩炮的海盗打得惨叫连连。

    不过是三十米的距离,还有敌人的扭力弩炮当做靶心,赵嘉仁手下的炮手采取直接瞄准的方式就能作战。然而海盗们貌似并不清楚这个问题,面对赵嘉仁两条船的奋力攻击,海盗们还尝试用他们船上的扭力弩炮进行还击。

    可是扭力弩炮大概一分钟才能完成一轮发射,而且向调整方向并不容易。一斤炮这玩意在赵嘉仁所在的历史时空中久经考验,从不同船只之间的海战,到同一船只内部的镇压奴隶暴动。这玩意哪里是海盗能够比拟的,只花了十分钟,就有至少三十名海盗在四条船上扭力弩炮附近被击中。还有两倍数量的海盗在其他位置上被击中。

    遇到了硬茬子,海盗们用赵嘉仁听不懂的话在喊叫着什么。赵嘉仁只看懂了海盗们的行动,他们一面躲在各种能够遮掩身形的物件后面,一面搬动船舵,扯动船帆准备逃跑。

    “追上去,让他们一个都跑不掉!”赵嘉仁下令。他最初的时候赞叹可惜,就是觉得海盗船数量太少,只有四艘而已。然而这四艘船都是一百多吨以上的中小型船只,其中一艘吨位大概得有两百二十吨之多。对于赵嘉仁现在的船队而言,是无比巨大的收益。

    两天后,一支六艘船组成的船队停在了闽江江口外,一艘小船率先逆流而上。沿岸行船之人以及港口的人都习惯了赵家船只的模样,并没有去特别意外。唯一有些意外的大概是赵家双桅船的前桅杆上悬挂着两面横帆而不是纵帆。直到船只进港,水手们吆吆喝喝的牵了好些绳捆索绑的人下船。福州港才轰动起来。

    从船上带下来的这些人个个都呈现受伤的模样,看穿着与大宋水手颇有不同。福建水手们见多识广,已经看出这些人当中有些是倭国人,有些是占城人。赵嘉仁立刻派人去招呼港口的官差过来帮忙带人。得知提点刑狱赵嘉仁竟然在海上遇袭,港口的官差吓得飞奔而来。见到这么多俘虏,又见到赵嘉仁全须全尾生气勃勃的站在港口,他们的心才放回肚子里。

    当天,福建路提点刑狱赵嘉仁遇袭之后打败海盗,俘虏海盗船只的事情传遍了整个福州。家家户户都在讨论这位赵提点的勇武。福州知州徐远志没有参加此类讨论,他对面坐着此次事情的主角赵嘉仁。

    此时赵嘉仁已经十六岁,曾经圆圆的圆润脸孔有了棱角,未来明显会长成一张方脸。赵嘉仁不笑、不怒,只有些疲惫的感觉。那种沉稳令徐远志感觉有些压力。这位少年用很冷淡的语气说道:“赵知州。按照大宋律,这些海盗都要被砍头吧。”

    身为海盗,袭击朝廷命官,还被抓了现行。徐远志也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别的处罚。不过赵嘉仁这么讲,总感觉他在图谋什么。徐远志点点头,试探着说道:“不知赵提点准备如何处置。”

    赵嘉仁答道:“我自己乃是被袭击的一方,直接审案,感觉好像不太对路。”

    “……”徐远志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位少年提点的作派实在是太不像是他这个年纪该有的举动。虽然宋朝没有特别明确的规定,但是大宋也是知道很多时候需要规避。问题就在于,作为受袭击一方的赵嘉仁谈起与自己有关的事情,冷静的如同在谈论别人。

    “赵提点是想早点处决他们么?”徐远志中规中矩的问。

    赵嘉仁还是那种冷淡的表情,他刚解决海盗之后其实挺激动的。激动情绪消散后,剩下的就是那种有些空虚的淡然,“我只是莫名其妙的觉得,这些海盗背后也许有什么人。海盗背后的那些人也许会做点什么事情。福建这边海盗甚多,四条船的海盗同时打劫我,徐知州不觉得这股海盗不一般么?”

    能当上知州的没有傻瓜,徐远志听完之后微微点头,“赵提点放心,依照大宋律,这些海盗都是死罪。区别只是斩首或是绞刑。若是有人试图营救,我自然会在意。”

    “多谢徐知州。”

    “本应如此。”

    做了约定之后,赵嘉仁就向徐远志告辞。刚进家门,赵嘉仁就见到母亲从厅堂门口快步冲过来。她一把抓住赵嘉仁,上上下下打量。赵嘉仁见到母亲嘴唇不自觉的颤抖,眼中含着泪花。他猛然觉得回家真好。只有家里人才会真正的疼爱自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