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58章 钱庄不做赔钱买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8章 钱庄不做赔钱买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去年也是这个时候,蒲师文记得自己怒火中烧。今年他再次怒气冲冲对老爹蒲寿庚提出了同样的问题,“爹。今年福建富户早早把钱留下去买香粉与蚊香,咱们的香料卖不出去!”

    蒲寿庚摸着自己略显花白的胡子暂时沉默不语。局面比他儿子蒲师文说的更麻烦些,以往龙涎香、乳香等香料进入泉州前,各地的买卖渠道早就预定一空。今年福建的订购少了三成,扬州与庆元府的订购也低了一成多。派人去打听,得到的消息是在福州与泉州流行的蚊香与香粉在扬州和庆元府同样流行起来。

    买得起香料的就是南宋中上层,灭蚊驱蛇虫去瘴气的蚊香与香粉的价钱比香料便宜许多,效果比香料好,大宋中层立刻放弃香料,转投蚊香与香粉的行列。

    “我听闻此事与赵家有关。”蒲寿庚终于开口了。

    蒲师文听得出老爹的语气里面有退缩的味道,这让他心中怒意更盛,蒲师文大声说道:“赵家又如何?赵家就能砸我们的饭碗了么!”

    见儿子如此张狂,蒲寿庚皱起眉头呵斥道,“不要乱讲话。我觉得此事背后只怕有什么人,怎么突然就冒出这许多蚊香和香粉。”

    听老爹只是谨慎,蒲师文立刻点头,“爹,的确如此。若是有此物,早就该有。突然冒出来这许多,又是短短三年。若说没有人动心思,那也说不过去。我先寻到到底是福州哪家起的头,定然狠狠教训那家,让他们再也不敢卖。”

    “不可莽撞。”蒲寿庚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得到了父亲的示意,蒲师文立刻出门。在门口见到了蒲家船队的一个小首领在门外候着,蒲师文问道:“可抓住那些海盗?”

    小首领哭丧着脸说道:“大少爷,我们本来按照计划诱住了海盗的船。没想到突然来了两艘不知哪家的船,竟然横插一杠子,把海盗船给吓走了。埋伏的船追过来的时候,海盗船先走一步,可可的就让他们跑了。”

    “是谁敢坏我家的事?!”蒲师文怒道。

    “我见那两艘船已经进了港。他们的船和别家不同,好认的很。”小首领连忙说道。

    蒲师文眼睛一瞪,凶光四射。看到蒲师文如此表情,小首领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就听蒲师文说道:“那两艘船好认,那就太好了。总得让此次请来围剿的人吃饱。你去告诉他们,那两艘船上有不少货物。”

    小首领知道蒲家大少爷就是这样刚毅果决的个性。从过去的经验看,他虽然残暴,果断的决定往往真的能解决许多问题。不敢废话,小首领一溜烟的去执行蒲师文的命令。

    看着小首领的背影,蒲师文在脑子里过了过福建的大户,然后他就不再考虑那两艘船的事情。从靠山的角度,那两艘船顶多是赵家的船,敢来福建混生活海盗们往往喜欢赵家的船。赵家以及官员们有特权,他们运货可以免税。抢别人三趟未必有抢赵家一趟来的肥。

    出门之后,蒲师文直接前往泉州聚贤钱庄的总馆。这座建筑从外面看非常坚实。厚厚的墙壁,粗苯沉重的大门。光靠看,就感觉稳如磐石。身为聚贤钱庄的常客,自有仆役引了蒲师文进到后面。坐在那里等了片刻,钱庄的副掌柜出来见面。

    没有寒暄,蒲师文直接问道:“不知钱庄今年为何不肯借钱给我们。”

    副掌柜一脸职业性的笑容,“蒲公子说笑呢。此时不该是你还钱给钱庄么?”

    “往年总有些宽限的时日,为何今年完全不给宽限?”蒲师文瞪起了眼睛。他之所以对蚊香与香粉极为愤怒,就是因为聚贤钱庄第一个对蒲家收紧钱根。想垄断香料生意,那需要有能力从同业手里购买香料。蒲家生意这么大,反倒是比其他地方更需要用钱。

    不管蒲师文怎么讲,副掌柜还是一脸的微笑。态度坚定的表示,这仅仅是欠债还钱的事情。希望蒲师文公子不要多想。只要是正常买卖,聚贤钱庄不会拒绝蒲师文的借钱请求。

    泉州都知道蒲师文性格暴烈,喜欢动用暴力。副掌柜钱庄却不害怕,钱庄也有自己的武装力量,即便不像是外面‘谣传’的蒲家那样勾结倭国与占城的海盗,在钱庄里面收拾一个蒲师文还是毫无压力。

    送走了几乎要气的爆炸的蒲师文,副掌柜立刻前去见钱庄的东家齐士进。一见面,副掌柜连忙把方才的事情讲述一番,最后总结道:“东家,齐叶所讲没错,蒲家果然在钱上遇困。蒲师文千方百计还是想让我们借钱给他。”

    “嗯。”钱庄老板齐士进应了一声。齐叶是齐士进的侄子,也是齐家第一个提出香料生意会遭到蚊香与香粉冲击的钱庄成员。

    “东家,我们果然不再借钱给蒲家么?”副掌柜问道。

    “既然蒲家已经有了疲态,我们又何必担这个风险。”齐士进很含蓄的表达了态度。

    “东家,若是不借钱给蒲家,我们现在手里可压了些钱。不知该找谁呢?”副掌柜提出了个很现实的问题。每年这时候蒲家都是借钱大户,向钱庄提供了相当比例的获利。

    看着聚贤钱庄掌柜沉吟不语的模样,副掌柜把剩下的话咽回肚子里。连续两年,钱庄从蚊香买卖里面都挣到不少钱,若是肯大投入的话,利润非常可观。不过齐叶的地位稍显尴尬,齐士进已经准备让他的长子来做聚贤钱庄的总掌柜。如果是普通时候,齐叶其实可以主持此事。

    沉吟了一阵,聚贤钱庄东家说道:“让齐叶回泉州,派齐荣去福州。”

    说话间,齐士进的贴身亲随急急忙忙前来禀报。“东家,赵嘉仁赵提点已经要回福州。他说下次回泉州的时候一定前来拜访。这次无法见面。”

    齐士进脸色登时变得难看起来。齐叶这几年在福州分号搞的风生水起,就是因为他和赵嘉仁走得很近。赵家在泉州的名声很不怎么样,即便谈不上臭大街,也没人待见赵家。聚贤钱庄对齐叶的离经叛道非常不满。

    好不容易觉得赵嘉仁也许可以合作,没想到这厮小小年纪就与赵家一样,架子大的很。齐士进哼了一声,“那就算了!”

    赵嘉仁并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被齐叶的伯父给记恨上了。他之所以离开是因为在泉州的事情已经结束,赵嘉仁不想浪费时间。赵嘉仁此时手里已经非常缺钱,他急着回到福州让齐叶把药粉的钱给他。

    不管福州知州徐远志怎么想,赵嘉仁准备把福州到莆田之间的灯塔建起来,并且继续向北建设。先把福建与大哥赵嘉信之间的航线打通才好。

    而且赵嘉仁的船也需要整备,这些已经用掉赵嘉仁一整天,第二天还需要忙活。和吃酒相比,修船更重要。

    到了第三天,赵嘉仁满身疲惫的下令起航。那些索具什么的还好,操作的麻绳遭到水泡,朽的比较快。这不是光换绳索的问题,赵嘉仁整夜的忙活,才算是把两艘船的操舵系统给调整完毕。

    船只出航之时,赵嘉仁哈欠连天。一等驶出港口,他就直奔船舱躺下睡了。这一觉睡得深沉,直到有人把赵嘉仁摇醒。

    “什么时候了?”赵嘉仁迷迷糊糊的问道。

    “三公子,我们好像遇到海盗了!”赵勇大声对赵嘉仁说道。

    “海盗?”赵嘉仁一愣,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守法良官居然能遇上海盗。坐起身调整了一下思路,赵嘉仁问:“船开出去了多久?”

    “大概有四个时辰。”赵勇焦急的答道。

    “有趣!”赵嘉仁揉着眼睛站起来,准备去甲板上看看。

    从泉州出发不过四个时辰而已,即便是顺风能跑6海里,也就是一小时跑12公里。四个时辰不过是50公里。到底是谁看上了赵家的钱财呢?难倒船员里面有内鬼不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