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53章 处处做事皆遇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3章 处处做事皆遇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赵提点,以前有眼不识泰山。赵官人不计较,俺不胜感激。”厂主端着酒杯尽量用听着诚恳的语气表达着善意。

    “你总得为自己考虑。那时候我不过是个县尉,厂主看不上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赵嘉仁也用非常诚恳的话表达态度。

    齐叶完全是听过不下去,他看着船厂厂主显得尴尬的表情,忍无可忍的出来协调,“厂主,赵兄弟不是计较,而是觉得厂主你做的没错。”

    船厂厂主脸色尴尬,他不清楚该称赞赵嘉仁说的实在,或者是给赵嘉仁赔罪。

    赵嘉仁却懒得瞎bb,南宋比满清文明的多,即便如此,21世纪的中国人能够坦然面对的利益讨论,在南宋这边就难以进行,一众人等满脸重义轻利的表情,玩着唯利是图的把戏。这种非工业国的作派让赵嘉仁感觉颇为疲惫。

    船主想玩把戏,赵嘉仁却懒得和他兜圈子,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听齐兄讲,厂主想和我合作,不知道厂主的条件如何。”

    厂主好歹是个做买卖的,见赵嘉仁恼怒,他也不敢再瞎吹法螺,老老实实把自己的条件给讲了一遍。齐叶听的认真,觉得条件不错。没想到赵嘉仁听完之后冷笑一声,“哈!厂主的意思是造新船的时候用了我的手段,你给钱。但是卖新船的钱,我就不能插手。是这个意思么?”

    厂主听了赵嘉仁的话,脸色登时就难看起来。齐叶听了赵家人的话,已经如同警觉的猎犬般精神起来。一看厂主的表情,齐叶登时大怒,他断然喝道:“你这老汉竟然诳我!咱们原本说的可不是如此!”

    赵嘉仁抬起手臂挡在齐叶面前,阻止了齐叶的怒喝。赵嘉仁从容的继续问:“厂主,我听你的意思,只是想用几条船的好处换我的手段。可否如此?”

    厂主本以为赵嘉仁看不出来这里面的猫腻,没想到赵嘉仁甚至不用看契约书,只是听了一遍口述就发现了其中的关节。他嘟囔着说道:“赵大官人,好歹我给了你十条船的好处。你可不能冤枉我。”

    齐叶再也忍不住,他怒斥道:“十条船就想换手段。你们倒是想得好……”

    后面的话被打断了,赵嘉仁拽起齐叶就走。齐叶还忍不住想再骂,却被赵嘉仁有力的手臂拖的有些跌跌撞撞,后面的话实在是喊不出来。

    出了会面之处,赵嘉仁放开手。齐叶终于能气喘吁吁的怒道:“赵兄弟,你为何拖走我,难道你想收拾这帮人不成?”

    “收拾他们只会让造船的人觉得我是以官身欺负人,我本无此意,此次就放过他了。”赵嘉仁声音倒是很平静。

    齐叶一愣,他没想到赵嘉仁居然能忍得下这口气。对于官员来讲,被人商人欺负是绝对不能忍的事情。

    赵嘉仁冷笑一声,“哼!这个厂主大概是以为我的手段是从别人那里弄来,觉得十条船的好处就能换我的手段。若事情真的如此,我觉得这买卖能做。不过这些手段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哪里会便宜的卖给他们。”

    说完这些,赵嘉仁双手按在齐叶肩头,盯着齐叶的双眼问:“齐兄,马上药粉收购就要开始。此次我准备把所有收益都投出去,建个船厂,不再受这帮人的鸟气。这船厂就由齐兄你来牵头,若是我手里的钱不够,齐兄你可愿意借出来不足的钱?”

    赵嘉仁此时身上有种莫名的压迫力,齐叶被赵嘉仁盯得弄得浑身发冷。他没想到赵嘉仁对面子的轻视到了如此地步,他更没想到赵嘉仁对做事的执着到了如此地步。到了此时,齐叶心中也有些绝望,他终于点点头,“就依赵兄弟。”

    听齐叶终于答应,赵嘉仁松开了按在齐叶肩头上的手。声音里面满是热忱,“我给你个单子,你若是不明白就来问我,若是明白的就按照单子上的做。那些人自视甚高,觉得自己造过船,用自己的手段就不是别人能明白的。哼哼,他们可是想错了。他们那点子能耐,谁都能办到!”

    之后几天,赵嘉仁本想亲自做些事情,没想到提点刑狱的公文从福建路各处送来,把他给淹没在公文的激流中。大宋比明清有文化,在公文上也有明确的体现。福建路提点司不是只有赵嘉仁一人,下面还有下属官员。看得出,这些官员对于上司赵嘉仁并无信赖,所以公文如同雪片般的送到赵嘉仁这里。

    对于这帮下属的推诿,赵嘉仁也不敢小看,他只能暂时放下手里的事情,全身心的投入到提点刑狱的本职工作中来,也就是通过各种文件来评判下属的工作,以及对地方上的事情做出判断。

    半个多月后,赵嘉仁和往常一样,怒气冲冲回到家。赵夫人看了看儿子的表情,对儿子说道:“我听你大哥讲,你在福清县收菊花。这也一个月了,福州也逛了好几次。我想带着你大哥派来的人去”

    “娘,你别添乱好不好!”赵嘉仁强忍怒气,用尽可能温和的语气劝道。

    赵夫人淡然一笑,然后从容说道:“现在你要么去福清,要么留在福州。我也想帮你,这才愿意去福清帮你看着局面。若是你觉得我去福清不合适,那我就留在福州处理提点刑狱的事情。你觉得如何?”

    赵嘉仁听的莫名其妙,过了好几瞬才明白自家老娘竟然是想处理政务。这下赵嘉仁连生气的感觉都没有了,他苦笑道:“娘,你真的懂政务?”

    “那些官员送上来的文书,基本都是胡扯。他们要么想在地方上有好评价,所以就讲他们完不成税收。要么就想升官,便讲地方上一定能交上该交的钱。我虽然不是官身,这点事情还是知道的。”赵夫人傲然说道。

    赵嘉仁心头一震,他老娘的说法极为正确,所有地方的文书都有自己的目的。最终目的都是一个,博取利益。他们的不同仅仅是官员聪明与否,官员期望取悦的对象到底是谁。在这个时代,除了大实话之外,官员们什么都肯讲。

    “我留在福州帮你处理政务,你定然不放心。我也想去看看你离家几年,到底干出了些什么。你大哥把你吹的天上少见地上全无。三郎,就让为娘看看你的成就。”赵夫人远没有赵嘉仁那般紧张,她的语气中全是母亲那种令儿子无法拒绝也不愿意答应的高高在上的俯视感。

    然而赵嘉仁思索片刻,终于答道:“便请娘到福清帮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