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50章 入股船厂的计划完成度为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0章 入股船厂的计划完成度为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早知赵提点并非寻常之辈,现在果然如此。”福州知州徐远志说话的时候脸上没什么表情。

    赵嘉仁对徐远志认同度很高,见他如此态度,赵嘉仁也不清楚徐知州到底是啥想法。此次磨勘之后,赵嘉仁当上了福建路提点刑狱,徐远志继续做他的福州知州兼福建路安抚使。赵嘉仁很清楚,自己若是想做出些什么来,没有这位知州的合作,那几乎不可能。

    “徐知州,这是我的打算。还请过目。”赵嘉仁拿出了一个计划书递给徐远志。以前赵嘉仁与徐远志一起谈事情,靠的是两人的关系。现在赵嘉仁觉得自己只能靠诚实了。

    徐远志还是面无表情,他低头看了看那份被礼貌的放在手边桌几上的文稿,抬头问道:“赵提点准备给我下令么?”

    赵嘉仁很是疑惑,徐远志在他的回忆中可不是一个小肚鸡肠之辈,怎么现在突然表现出矫情的态度呢?大宋分割权力的模式不是只针对下级职务,中上级职务也一样有权力分割。福建路提点刑狱赵嘉仁没有办法把强行让福州知州徐远志执行自己的计划。

    “徐知州。我觉得你不是个只来做官的人。看看这个计划对你也无伤大雅,何必因为觉得我做事急功近利,就对我的计划弃之如敝履呢?”赵嘉仁试探着说道。

    听到这些,徐远志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嘲讽的笑意。带着这丝嘲讽,徐远志说道:“我知道赵提点你是个刚毅果断之人,决定做的事情就不会半途而废。更何况你当上提点刑狱,终于可以大展拳脚。赵提点,你所讲的修灯塔的事情,我认为不可猛然做起来。若是一年前我觉得可做,早就在福州做起来了。我生性狷介,既然不觉得赵提点所图之事可做,那还不如不看。”

    听到徐远志否定的话,赵嘉仁发觉自己一点都不讨厌。他的灯塔计划如果按照大宋传统手段,基本不可能实现。万一能够实现,也必然是劳民伤财,弄到民怨沸腾。徐远志坚定拒绝赵嘉仁的做法,说明此人从做官到做人都不一般呢。

    当然,赵嘉仁也不敢排除徐远志内心阴暗的可能性,只是他觉得这种可能不大,就不愿意给徐远志如此定性。

    “徐知州,你觉得我刚毅果断,做事不会半途而废,那就多谢啦。这里的计划书中把我的打算写的清楚。若是徐知州有空,不妨看一看。若是真的不想看,我也不勉强。历朝历代,兴事的做法没有不扰民的,我觉得即便徐知州以后因为觉得我扰民而试图阻拦我,也不妨先看了这计划书之后再说。你觉得可好?”赵嘉仁努力劝说徐远志。

    “这……等我见到赵提点扰民之后再看也不迟。”徐远志给了赵嘉仁很明确的回答。

    从徐远志那里出来,赵嘉仁直奔齐叶的所在。齐叶的家丁就候在门口,见到赵嘉仁之后用更加尊敬的态度说道:“赵大官人,我家主人已经候在院子里,请随我来。”

    果然如家丁所讲,到了后院,就见齐叶、谢无欢、谢无欢所在船厂的东家,还有另外两个没见过的人在院子里候着。赵嘉仁走进后院,谢无欢的东家以及另外两个不认识的人脸上都露出了敬畏的表情。

    谢无欢脸上表情阴晴不定,看着有很强烈的念头。齐叶倒是表情淡定,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众人简单的见礼,赵嘉仁就在院子里面的主位坐下。其他人落座之后,船厂的东家向赵嘉仁介绍,那两位以前没见过的人是船厂的主要投资人。

    稍微打了招呼,赵嘉仁就开口说道:“我请大家来,谈的就是船厂入股之事。大家应该知道我的船有些小手段,比现在的船只好上许多。我入股出钱,出手段。若是船厂造老式船,我就不分好处,若是船厂造新船或者改旧船,用了我的手段的,我才分红。不知道诸位觉得可行么?”

    船厂的几个人面面相觑,这位少年进士在官场上的突飞猛进让他们感到震惊,年少的提点刑狱提出的条件更让他们感到讶异。这种入股的条件听着怎么都不像是要捞钱,而是准备大干一番什么事情的模样。

    赵嘉仁指了指齐叶,“这位齐兄开的就是钱庄,需要用钱的话他会拿出来,大家无需担心钱的事情。”

    齐叶听了之后微微一笑,心里面则是大大的苦笑。赵嘉仁这土匪一样的作派实在是令他哭笑不得,人家开造船厂是为了挣钱,赵嘉仁则是一副要做出惊天动地大事的表现。和几个月前相比,赵嘉仁完全没有变化啊。

    事情的发展果然如齐叶所料,除了谢无欢一言不发之外,其他几个人唯唯诺诺推三阻四。想方设法的不掺和到赵嘉仁的宏图伟业中来。齐叶饶有兴趣的看着赵嘉仁竭尽全力试图说服那些人,而不是用官职来压迫那些人。赵嘉仁的这种固执让齐叶觉得又好笑又有些佩服。

    最后双方决定,船厂给赵嘉仁造一条新船,造船的钱按照传统的模式来走。船厂方面拿到赵嘉仁的要求和图纸之后立刻就动工。除此之外的任何合作意向都没达成。赵嘉仁悻悻的看着那帮船厂的家伙逃命似的离开,然后不爽的问齐叶,“齐兄,我看着就那么吓人,跟毒蛇猛兽一样么?”

    “嗯……,差不多。”齐叶忍不住给了赵嘉仁一个嘲讽。说完之后,齐叶马上觉得不合适。且不说此时嘲讽心情不好的赵嘉仁并不合适,嘲讽福建路提点刑狱,这已经是大大的不合适啦。

    赵嘉仁只是愤愤的哼了一声,却没有对此说什么,这让齐叶觉得安心不少。赵嘉仁是齐叶见过的最没有架子的官员,齐叶对此感觉其实并不好。虽然说不清楚怎么回事,齐叶觉得赵嘉仁有些事情是绝不能为别人杵逆,若是有人敢在那些方面杵逆,赵嘉仁一定不会这样视而不见。

    就在齐叶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听到赵嘉仁语气严肃的开口了,“齐兄,明天就是三月初一。四月的时候,药粉就要送到。齐兄收药粉的钱可准备好?”

    齐叶连忙答道:“这个买卖我从去年就做好了准备。赵兄弟不用担心。”

    赵嘉仁也没久留,他直接回自己的府邸去了。这是赵嘉仁自己正式的住处,想住进去也是需要些折腾才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