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38章 卖药和想开船厂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8章 卖药和想开船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县令,我家里真的急用钱。求你放过我家吧。”哀求声听着很是悲惨,福清县县令李勇装作充耳不闻。

    李勇这几天就没怎么睡好,他花了大力气把种菊花的家庭拖欠纳税的账目准备下。赵嘉仁一来通知,睡得迷迷糊糊的李勇立刻带领差役赶来。这次那些人是真的能拿到钱,无论如何都要把他们的欠账讨回来。

    这些欠账有些是穷人在李勇任内欠下的,更多的则是更早。若是能清缴一部分欠款,李勇相信只要今年不出什么大差错,连续三年优等评级跑不了。

    赵嘉仁对那些人的哀求也无动于衷。让李勇在几个月里面不仅没有做对,甚至还有所相助的理由,就是今天要发生的这一切。

    前天刚下了一日的雨,这两天天气开始干爽。此时的要务乃是趁着梅雨季节前非常有限的晴天处理好至少两万斤菊花。

    几天后,赵嘉仁的船上装了三千多斤药粉直奔福州而去。以酷炫的方式逆流而上,进了福州城。没过多久,齐叶就亲自带了好几辆大车奔到港口。把药粉装上车,齐叶就往一个院落去。赵嘉仁去过齐叶家,见院子陌生,赵嘉仁笑道:“齐兄,你家房屋这么多,不怕被当做一等户么?”

    齐叶不屑的哼了一声,“这是租来的院子,不是我的。赵兄弟,我之所以租这个地方,为的就是这一单买卖。”

    赵嘉仁从容答道:“放心。等那些人来了,就知道今年的药粉可否有效。”因为在福清已经做了测试,赵嘉仁非常有信心。

    又过了一阵,去年那几家制香行的东家与技师拎着家伙赶到。大家所图的都是钱,也就简单的打了个招呼。技师们随机取样,在屋子里面开始制香。

    过了一个多时辰,试用品拿了出来。此时天色已黑,蚊虫们非常活跃。香品一经使用,效果无需多言。

    齐叶长长吁了口气,左手轻轻拍了胸口几下。接下来,齐叶在清爽的夜空下满怀欢喜的问道:“诸位,若是你们不想再试这些药粉的成色,便开价吧。”

    接下来的几日里,赵嘉仁完全在海上奔走。两万多斤药粉全部卖完,让他挣了八千贯。比预计多了许多。

    齐叶还给赵嘉仁介绍了个生意,运送五千斤蚊香去泉州。齐叶很认真的看着赵嘉仁的脸色,很谨慎的说道:“赵兄弟,我知道你的船快,又是官船。帮他们运这五千斤蚊香,还能再赚两百贯。”

    赵嘉仁和钱没有仇,他也愿意和这帮制香业者继续合作。不说别的,几天里面制出几千斤蚊香,赵嘉仁现在绝对没有这种能耐。

    “如此甚好。不过我还得多等一天。”赵嘉仁答道。

    “多一天,他们大概也能多制些香。”齐叶打趣的说道。

    赵嘉仁先去了徐远志的府上。徐远志整个看起来精神抖擞,甚至有些容光焕发的意思。在散发着除虫菊蚊香淡雅香气的屋内,徐远志笑道:“嘉仁,我用你的药粉泡水洗了衣服,自己也用那水洗澡洗头,身上果然觉得好了许多。”

    赵嘉仁笑了几声,却也不想解释。在这么一个缺乏杀菌除虫手段的时代,皇帝和普通人之间的卫生条件相差的有限。除虫菊对于昆虫和寄生虫有比较强的杀伤力,除虫菊粉末泡水用来洗衣服,洗澡,洗头,也算是从内到外的进行一番杀灭,会觉得清爽是很自然的事情。

    “徐知州。我此次来可不单是送些蚊香和药粉,我此次来是想说上次的事情。在福州修建灯塔。一旦灯塔修成,福州船只进入就安全许多,晚上亦能近海行船。”赵嘉仁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此事我知道了。”徐远志答道。

    一看这应对,赵嘉仁就知道徐远志其实不想做这些。修灯塔花费不小,还颇为费事。更重要的是,修灯塔并不在磨勘范围之内。南宋上下并没有认识到灯塔对航运的作用,徐远志不是坏人,甚至是个有为的官员。可徐远志也不愿意干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确定了这点,赵嘉仁也没有强行推自己的灯塔建议。他换了另外一个话题,“徐知州,下官想去一趟泉州。还望徐知州给开个公文。”

    听了这话,徐远志轻笑一声,“明日来我这里。”

    有些事情大家也就心照不宣,赵嘉仁身为官员,他的船可以不收税。但是这不等于赵嘉仁可以横行无忌。不收税的航行也需要合理的理由,赵嘉仁必须得找徐远志开这个文书。见徐远志答应下来,赵嘉仁立刻取出一个装了一百贯交钞的信封递给徐远志。徐远志二话不讲就收下了。

    第二天,赵嘉仁拿到了期待的文书,然后拔锚起航。和以前一样,赵嘉仁亲自掌舵,双桅纵帆船在逆风抢风时候表现极佳。美国五大湖以及相关河道上最多的时候跑着几千条双桅纵帆船。赵嘉仁就在北美近海玩过这种帆船,对于船只的性能非常有信心。

    站在赵嘉仁身边的是船厂技师谢无欢,他仔细看着旋转的舵轮后面的木轴上沿着不同的方向缠绕和放松缆绳。又站到船尾仔细看着船舵在舵轮以及缆绳的操作下精妙的摆动。

    站回到赵嘉仁身边,谢无欢赞道:“赵官人,我平日里不爱服人,今日我得说,我真的服了。”

    赵嘉仁嘲讽笑了一声,“若是这样就服了,大概你觉得这样的船就是最好的船吧?”

    谢无欢一愣,他没能立刻理解赵嘉仁的意思。迟疑片刻之后,他问道:“若是有了这几样东西,想来所有的船也相差不多。”

    赵嘉仁语气里还是有些嘲讽,“呵呵。谢兄,我请你上船,又给你看了操舵的装置,你不会觉得这就是我所有能耐了吧?以谢兄你的聪明,大概看了之后,也能学个八九不离十。不过谢兄真觉得靠偷师,就能造出真正的好船么?”

    谢无欢方才终于明白了赵嘉仁船只的秘密,心中无比欢喜。听了这些话,他又想起去年和赵嘉仁所说的话。那时候赵嘉仁提出想入股谢无欢现在所在的船厂。船厂厂主听了之后当即表示反对,船主希望的是买赵嘉仁的这些技术,而不是让赵嘉仁这个官员介入到船厂里面来。

    对于厂主的担心,谢无欢完全能理解。官员们很多时候手太狠,鸠占鹊巢的事情在大宋并不是特别罕见的事情。赵嘉仁甚至不用干掉厂主,他完全可以只用很小的代价就获得远多于代价的股份。

    “我知道厂主信不过我,而且我也没有空和他纠缠。这次我请谢兄上船,就是想让谢兄看看这艘七拼八凑的船能跑到什么样子。谢兄,如果你真的是想成为真正的造船师,想来这趟跑完,就知道该何去何从。工匠所想的不过是多赚点钱,早些不用再干活。而造船师们绝不会这么想。”赵嘉仁此次的语气里面没有丝毫的嘲讽,而是有种令谢无欢忍不住起敬的肃然。

    没多多久,双桅纵帆船就驶出了闽江,驶入了大海。

    在赵嘉仁的命令下,船上所有风帆全部升起。此时刮的是南风,从福州到泉州则是由北向南的路线。谢无欢就看到赵嘉仁的船吃了风,却继续向南快速航行,仿佛此时吹的是北风而不是南风。

    一道道命令发布出去,又被水手们执行下来。谢无欢看着这艘与众不同的船逆风高速航行,心中自然而然的就有了想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