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37章 书信往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7章 书信往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是欲削吾地也!”

    贾似道双手按着桌案,咬牙切齿。清瘦俊朗的表情变得狰狞,看起来格外的瘆人。

    在桌案上放了份邸报,上面写了一段,牟子才上言:“首蜀尾吴,几二万里。今两淮惟贾似道,荆、蜀惟李曾伯,二人而已,可为寒心!宜于合肥别立淮西制置司,江淮别立荆湖制置司,且于涟、楚、光、黄、均、房、巴、阆、绵、剑要害之郡,或增城,或增戍,以守之。”

    “是欲削吾地也!是欲削吾地也!”愤怒的声音从贾似道的牙缝中挤出来,字字都深含恨意。

    过了好一阵,贾似道终于平复了心情。他颓然坐回椅子上,轻轻抚摸着玉如意。牟子才以军器少监兼国史院编修官、实录院检讨官、崇政殿说书。前两个差事倒也罢了,贾似道在意的乃是崇政殿说书。

    大宋是个很有文化的朝代,有文化的特点之一就是知道自己没文化。官家正是因为知道自己没文化,便设置各种‘说书’。说书定期给官家讲述历代历史,各种典故。遇到理解不了的新事情,说书还要从故纸堆里面找出类似案例,进行针对性解释。这个看似是个耍嘴皮子卖弄学问的差事,实际上对政务的解释以及官家的好恶有极大影响。

    贾似道是扬州知州兼两淮安抚使,若是这位崇政殿说书牟子才的建议被官家接受,贾似道的职权就会遭到重大削减。然而心中极恨,贾似道也没有别的办法。他现在只是个流官而不是相公,即便是当了相公,贾似道也没办法真的把牟子才怎么样。学士的地位在大宋可是相当的清贵。就如北宋名臣包拯,和他开封府府尹同样出名的就是他龙图阁直学士的身份。这是官方钦定的‘学问之士’。

    看到贾似道情绪恢复,管家这才上前说道:“相公,赵嘉仁遣来问候。”

    心思还稍显混乱,贾似道心中默念了一下赵嘉仁三个字,才想起这位小朋友。贾似道迁怒的冷笑一声,“哼!他这么久才遣人来,看样子在福建过的不错么!”

    贾似道的管家熟悉贾似道,他没有把这个嘲讽当真。天下都知道贾似道学问极佳,人才也是极好,想走贾似道关系的要多少有多少。一瞬间就能被贾似道想起来的人并不多,能让贾似道用这样语气来嘲讽的人就更少。管家认为这种嘲讽说明贾似道对此人非常看重。

    “让那人进来。”贾似道嘲讽完之后随即下了命令。

    看着管家出门,贾似道心里面思忖着赵嘉仁派人来会说些什么。去年的时候赵嘉仁修了木兰陂北洋,贾似道很清楚赵嘉仁的功劳被拿走,他同样清楚官家对赵嘉仁这名宗室子弟颇为青睐。莆田一地今年预期的粮税能增加三成,预计每年都会增加。四五年之后大概能增加到一倍甚至更多。大宋的高官都不是无能之辈,或者说无能之辈是爬不上相公的位置上。至少从现在看,赵嘉仁已经远超同济,前途可期。

    作为赵嘉仁的推荐者,贾似道对此很满意。这次推荐也意外的让贾似道意外的和丁大全之间有了个比较好的关系。这件事上最大的受益者其实是丁大全。

    片刻之后,管家引了赵勇进来。有过上次的经验,赵勇面对贾似道就有规矩的多。他拿出赵嘉仁的亲笔信,没有递给贾似道,而是递给了贾似道的官家,由他转交。

    贾似道没有看信,而是问道:“嘉仁可有何话带给我?”

    赵勇从容答道:“回相公。我家三公子言说,所讲之事皆在信中。他让我带了蚊香给贾公,还言此物虽然驱蚊有奇效,鱼虫促织也有奇效,还请相公用时小心。”

    管家听了这话之后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嘲讽礼物太轻的笑意,没想到贾似道听了之后则哈哈大笑,“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嘉仁的心意我领了,蚊虫嗡嗡,却是扰人。”

    说道后来,贾似道声音里面忍不住有些恶狠狠的意思。这股子怒意不是针对赵嘉仁,而是针对崇政殿说书牟子才。

    赵勇前与赵嘉仁演练过多次应对,见到贾似道如此态度,赵勇继续说道:“我家三公子言说,蚊香乃是他亲制,若是相公不介意,还请让我给相公试用。”

    管家听完之后不屑的说道:“不用劳烦,将用法告诉我就可。”

    话音刚落,贾似道又开口了,“嘉仁不是做大言者,既然他如此讲,便试用来看看。”

    赵勇躬身行礼,然后从包裹里面拿出了香片与香柱。

    没过多久,看着地上落下的那些蚊虫,又闭上眼感受了自己身体对这烟雾的承受度。贾似道笑了起来,“嘉仁果然没有大言,这份礼,吾收了。”

    打发走了赵勇,贾似道环顾弥漫着淡淡烟雾的客厅,开心的说道:“没了蚊虫,果然开心。”

    管家连忙拿起蚊香,“相公,我这就去卧房。”

    贾似道一挥手,爽快的说道:“去吧。熏透。那些虫子都踩死,不要让他们装死逃生。”

    官家离开,贾似道才打开了信封。赵嘉仁的信写了好几页,客套话基本没有。他先是讲蒙古灭了大理国,基本完成对南宋从北到西的包围圈。接着提醒贾似道,最多五年,蒙古必然南下伐宋,那时候要承担起战争重任的就将是贾似道。赵嘉仁预判战争大概会在湖北、四川、广南西路展开。

    分析完这些,赵嘉仁又提及他借贾似道的钱,等赵嘉仁在福清干满三年,回京述职的时候到扬州偿还。

    看了这理性冷静的分析,贾似道回想起将近两年前见到赵嘉仁的时候。那个梳了总角的娃娃坐的笔直,不胜酒力,还老气横秋的大谈兴亡。将近两年过去,赵嘉仁已经十五岁了,不仅人没有变的有趣,还更加一本正经起来。

    不过这一本正经也没错,朝廷内对于蒙古南下忧心忡忡。前不久刚斩了前知阆州兼利州安抚王惟忠,罪名就是王惟忠潜通蒙古。不用赵嘉仁提醒,贾似道也知道他现在是抗蒙第一线的主官。连那个崇政殿说书牟子才都敢对这个问题说三道四呢。

    继续向下看,赵嘉仁告知贾似道,他弄到了一艘船,等县尉的差事结束,这艘‘戍边’的船就可以用于正常运输。此事可以等赵嘉仁述职的时候与贾似道商谈。

    放下读完的信,贾似道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其实赵嘉仁这等做派算是合格的家主,然而赵嘉仁的年龄未免太小。十五岁撑起家业的那多数是穷人出身,或者是家里遭遇不幸。赵家父子皆是进士,一家安康幸福。突然蹦出这么一个能撑起家业,光大门楣的小东西,给贾似道强烈的违和感。

    却不知道赵兄弟真的能把我的钱还上么?贾似道打趣的想。

    第二天,贾似道的仆人把贾似道的信交给赵勇。赵勇没有在扬州停留,带上信乘船回到庆元府,又拿上赵知拙给两个儿子的信乘海船南下。

    等赵勇回到福清,都进入了初冬时节。赵嘉信看完父亲的信,就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这种表情并没有阻止赵嘉信在福清县巡视花田,赵勇也跟着走大公子走。这次赵知拙交代了,多照顾赵嘉信一些。赵知拙正在给赵嘉信张罗亲事,若是没有什么问题,明年赵嘉信就要去庆元府娶亲啦。

    县里面的菊花长势喜人,虽然没有赵家后院山坡上的那么粗壮,也完全有了耐风雨的感觉。和赵勇走时那种纤细嫩芽完全不同。县里面的富户对于赵嘉信的态度比以前更加亲热,所有人都叫着“赵先生!”“赵先生!”

    赵勇却发觉大公子的态度倒是客气很多,得体许多,同样和别人拉开距离的感觉强了许多。只是离开大概两个月,赵嘉信的变化就非常明显。

    日子过得飞快,冬去春来,元旦过后就是宝佑三年,1255年。

    赵嘉仁第二年考评还是优。县令李勇同样为优。

    又过了两个月,菊花盛开。到了约定之日,赵嘉仁一大早起床没过多久,就见到有人背了装满菊花的竹篓到了赵嘉仁门前。

    那人是县里的穷户,耗尽全家气力修了三亩梯田。种花的这十个月里面,富户顶多倒赵家三四趟。这家哪怕是没事也来赵家逛逛,至少来了十三四趟。看得赵家都觉得不高兴了。

    赵勇睡眼惺忪的迎上去,把菊花给摊在定制的巨大浅口竹箩筐上。赵嘉仁过去一看,所有菊花都是按照说好的,只采摘了花朵,并没有连花朵下的花茎一起摘下。这家人来了六口,每个人都背着沉重的箩筐,赵嘉仁查过之后,确认每一筐的品质都很高。

    “稍等,我这就找秤。”赵嘉仁说完,对赵勇使了个眼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