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26章 癫狂(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6章 癫狂(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八个时辰前

    赵嘉仁在铺位上躺下来。他感觉非常困倦,却怎么都睡不好。昏昏沉沉间噩梦不断。

    蜂拥而来的敌人怎么杀都杀不尽,赵嘉仁终于拼尽全力,杀到那些敌人四散……

    燃烧的断垣残壁间有些模糊的倒地身影,赵嘉仁知道那些都是自己的亲人,但不管怎么靠过去,都会被各种意外打断……

    冲出化作一片废墟的房屋,外面突然来了一队官差,他们拿着刀枪棍棒将赵嘉仁围住,为首的竟然是县令李勇。也不知道他为何穿了一身差役的衣服,指着赵嘉仁怒喝:“你为何要杀人。”

    赵嘉仁试图向李勇解释这一切,然而李勇完全不听,他指挥着差役抓捕赵嘉仁。赵嘉仁和他们搏斗起来,最初是不想伤他们性命,打着打着就觉得心烦意乱,杀意大盛。没想到那些差役身手很好,比匪徒都要好。赵嘉仁施展了全力,他们不仅从容应对下来,还能反过来逼得赵嘉仁疲于招架……

    在强烈的绝望中,所有敌对者却突然化为飞灰。持刀站在原地喘息,赵嘉仁抬头一看,天地间也不知道是白天或者是黑夜,只有远处暗影中集结了不知道为数多少的密集队伍,这些队伍从四面八方压了过来。一瞬间,赵嘉仁明白那是最后的敌人。面对最后一战,赵嘉仁握紧手中的武器仰天长啸。呼喊声中有着解脱般的欢喜,因为他已经厌倦了无休止的战斗,在最后的战斗中清算一切实在是太好了。然而赵嘉仁心中也感受到了万念俱灰的痛苦,他清楚的知道,现在面对的是自己绝对无法消灭的敌人……

    五个时辰前,赵嘉仁醒了。

    心脏以超快的速度在跳动,赵嘉仁觉得自己的手指几乎膨胀的几乎都要麻痹了。缓缓的均匀呼吸,赵嘉仁试图让自己的身体能够从强烈的神经刺激下恢复平静。汗水从额头,从脊背冒出,然后滑落,赵嘉仁觉得通身都湿透了。

    一想到未来的几年甚至是十几年中,看到蒲家就会有这样的反应,赵嘉仁觉得心中杀意如同海潮般涌起。之前大宋朝廷的法令,之前大宋官员的管理能力,还能勉强遏制住赵嘉仁的愤怒。此时强烈的心灵痛苦压倒了赵嘉仁对大宋权力的恐惧,一个很简单的逻辑关系主导了此时的赵嘉仁。

    ‘在蒲家犯下足够杀头的罪行之前,我大概就被折磨死了!反正都是死,死前也不能让蒲家这么开心的活下去。’

    最初几次理顺这个逻辑关系,赵嘉仁觉得浑身莫名的不自在。理了几次之后,他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实在是太怪异了。既然蒲家是一定要解决的,那么早几年解决和晚几年解决又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赵嘉仁挣扎着站起身。走出舱室,上了甲板。天色已经微明,这三年来他每次都是在这个时候惊醒,天边火焰般燃烧的朝霞是那么美丽,这美丽的光线却总是让梦中的赵嘉仁感觉到强烈的恐惧和不安。

    呼吸着夏日清凉的海风,赵嘉仁觉得心怀大畅。不过他忍不住生出怀疑,除掉蒲家之后真的能让自己摆脱梦魇么?

    感受到这个念头,赵嘉仁自己都苦笑起来。每次都是这样,热血澎湃的时候,别说杀光蒲家,就算是杀光全天下的人,赵嘉仁都觉得自己毫无压力。一旦身体恢复正常,他的思路就没办法沿着杀戮的冲动进行下去。人啊,真的是记吃不记打。

    在甲板上站了一阵,下面动静逐渐多了。这年代夜生活有限,更别说是这种没有电力的运输船上。即便在21世纪,除非是豪华游轮。其他运输工具上的众人也都是早早就睡。天一亮就醒。

    过了一阵,赵嘉仁的大哥赵嘉信爬上甲板,他站到赵嘉仁身边有些迟疑的开口问道:“三弟,你放才说的是你的真心所想么?”

    “什么真心所想?”赵嘉仁反问。

    “就是……天下必须实施仁政。”赵嘉信回答的有些迟疑。他已经尽力用了最婉转的词汇,昨天赵嘉仁讲的慷慨激昂,用的词很多都不是士大夫们常用的说辞。赵嘉信被那些词弄得又恐慌又迷惑。

    “坐了天之后还有不实施仁的其他选择不成?”赵嘉仁面向前方答道。因为他觉得自己要是面对大哥,就会忍不住给大哥一个白眼。至少现在他翻白眼的时候,侧后面的大哥看不到。

    “这……”赵嘉信一时语塞。昨天他就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身为官家,自然是要实施仁政。若是不实施仁政,包括赵氏宗亲在内的所有人日子都不会好过。

    可这个理念若是真的要实行,那就等于天下百姓凌驾在官家之上。这个念头让赵嘉信觉得心跳加速,浑身不自在。他读过‘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的话,也仅限于读过。即便是士大夫们也不敢真正讨论这段话。

    好几次试图说话,赵嘉信觉得始终没办法把握住自己的真心。好几个念头纷至沓来,在他脑海里互相纠缠。好像每个念头都有道理,也能独立存在。可仔细想起来又不像如此。

    “三弟。你觉得什么是仁政。”赵嘉信最后挑选了一个他认为最根本的问题。

    赵嘉仁稍加思索,大声答道:“仁政就是朝廷要对于那些肯向前走的百姓,要带着他们走上能过更好日子的路。对于那些不怎么肯向前走的百姓,也要推着他们带上走更好日子的路。仁政的目的是让所有人都成为有用的人。除了有一技之长,更要挖了脑子里的穷根。让他们以后不会因为不懂而陷入穷困之中。”

    噗哧,赵嘉信笑了。他本以为三弟要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仔细听来也不过是少年的美好想象而已。

    “有什么好笑?”赵嘉仁对前方翻着白眼问。

    “你想的太好。我忍不住笑笑。”赵嘉信笑着答道。

    “有什么想的太好?”赵嘉仁没好气的继续问。

    “上面太阳晒得慌。咱们到下面说。”赵嘉信对弟弟说道。

    三个多时辰之后,坐在船舱内的赵嘉信一脸怒气,赵嘉信对面的赵嘉仁一脸怒意。

    赵嘉仁强忍着怒气说道:“大哥,你的意思是,若是没有理学,没有四书五经,不仅是亡大宋,亡天下也可以么?”

    看得出赵嘉信此时已经是在硬撑,或许再有点压力,他就没办法维持自己的说辞。然而在这样的时候,赵嘉信突然脖子一梗,大声说道:“没错。若是理学不存,四书五经不在。大宋就是亡了。亡大宋亡天下都可以。”

    旁边的赵勇满脸担心的听着,他最初的时候还听的挺有趣。虽然大公子赵嘉信讲的文绉绉的玩意他听不明白,三公子赵嘉信对天下的描述却完全能听懂。赵勇只是对三公子赵嘉仁描述内容不很理解,对大宋这个国家的理解却大大加深。

    只是这兄弟二人之后就开始抬杠,大公子最后的话完全是知道自己输了,却输不起的表现。就在赵勇觉得三公子此时哈哈一笑,说句‘你喜欢就好’。就可以用胜利者的姿态获得实际胜利的时候,赵勇看到三公子突然就爆发了。

    赵嘉仁先是在船舱里猛踹舱壁,踹了几脚之后完全不解气。又以敏捷的身手蹦回船舱中间,把船舱里面的桌椅给踹的东倒西歪。不等赵勇明白过来,就见到三公子赵嘉仁旋风般冲出船舱,冲上甲板。

    赵勇看了一眼被吓得不轻的大公子赵嘉信,他招呼一声‘大公子,咱们都去看看’。然后直冲甲板。赵勇最担心的事三公子赵嘉仁想不开投海,却见赵嘉仁正在甲板上一通乱踹,踹的不过瘾,还把能够拿的起的缆绳什么的举起来往甲板上摔。

    “赵勇……,现在该怎么办?”身后传来了大公子赵嘉信惊恐的声音。

    赵勇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可他也不敢让赵嘉仁就这么继续发疯,只能先给了个主意,“先按抓三公子,让他坐下歇歇。”

    话音方落,赵勇抓就见赵嘉仁从甲板上找了根棍子,对着船舷一通猛砸。赵勇带着赵嘉信从后面摸上去,一左一右的抓住了赵嘉仁的手臂。在抓住赵嘉仁手臂的那一瞬,赵勇心中大定,只要三公子不出事,什么都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