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盛唐风华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南下(四十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三十九章 南下(四十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王仁恭居停之所,离设宴之所就在一处建筑之中。坐在自己最喜爱的二层小楼之上,甚或还能隐隐约约看见酒宴的欢饮场面。

    不过昨天一夜,王仁恭都未曾停留在自己最喜爱的那个二层小楼过夜。而是回到了书房之中。

    丝竹欢笑之声越墙而来,盘旋夜空。王仁恭也似睡非睡,多少心思,一时间涌上心头。

    世家少年,五陵走马。年少成名,气雄万夫。出身既然如此高贵,身后站着的又是大隋这样一个强大的帝国,王仁恭从来以为,自己将行的是卫霍事业,封狼居胥,甚或将苏武曾经牧羊的北海,全部收入版图,周边诸夷,将全都望着大隋的旗帜,望着他的旗帜宾服!

    那时真的是年少轻狂啊,在自家庄园,在朝堂寺院。和一群同样年轻的世家子弟攘臂议论,譬划指点到底是先开西域,还是先北征塞外。若是有人说愿提兵先去平高丽,那是要被一众世家子弟嘲笑的。

    那时欢宴,真的是一时俊彦群集,外间那些子弟和李家二郎的饮宴,比之差到了不知道哪里去!

    要知道他们这些世家子弟当年都中饮宴,连开皇天子偶尔都会亲临,陪着他们一起欢饮。越国公,废太子,后来的大业天子,都常常是座中之客!

    那是一个黄金般色彩的岁月,对他们是,对大隋也是。

    但忽忽然间。

    大家都老了。

    大隋已经成了一个随时会消亡的虚影,似乎轻声咳嗽一下,就要震碎不见。

    那些记忆中曾经鲜活的面庞,都变得模糊不清。只是记得,有些人死在高丽,有些人死于杨玄感之乱,还有些人死在那场惊心动魄的夺嫡之争当中。还有些人的面孔,变得和自己一样皱纹丛生,皮肤松弛,老景已至。

    但这些仅存的面孔,原来那些少年轻狂的眼睛,这个时候,熊熊燃动,只剩下野心。

    什么大隋卫霍,什么四夷宾服,早就成了少年时候的一个笑话。每个人现在盯着的,都是那个至高无上的宝座,都是想化家为国!

    在丝竹声中,王仁恭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去一会儿。在睡梦之中,就看见了开皇天子的身影。

    他一身绛红色行装,戴着平天冠,站在高台之上。而他们这些硕果仅存的当年为开皇天子所看好的世家子弟,都白发苍苍,拜倒在高台之下!

    开皇天子转身过来,如鹰隼一般俯视着他们,拔出天子佩剑,遥遥指向他们。

    这位天子的眼神之中,全是狂怒。天边乌云堆积,闪电如龙。开皇天子的咆哮之声,就被雷声掩盖。

    但王仁恭,却清清楚楚的听见了开皇天子的呼喊之声!

    “朕的太子呢!朕的大隋呢!”

    在开皇天子身边,转出两人,一个就是那个曾经被举国寄予厚望的太子,衣衫破碎,浑身是血。而扶持着他的,是一名全身黑甲的年轻将领,修眉俊目,英挺无伦,他也同样衣甲破碎,鲜血淋淋。一手扶持着太子,而一手单持马槊,指向他们!

    在下一刻,这年轻将领,扬起马槊,向着他们飞掷而出!

    王仁恭一声惨叫,就这样从梦中惊醒,以少年般的敏捷挺腰而起,坐在榻上!

    留在室内服侍的几名婢女也被吓得发出低低的惊呼,忙乱的上前就要照应不知道被什么魇着了的王仁恭,王仁恭却是一声大吼:“都滚出去!”

    训练有素的世家婢女,在短暂的慌乱之后马上就反应过来,敛衽行礼之后,以无可挑剔的姿态鱼贯退出。

    而王仁恭在榻上捂住自己的脸,在所有人都退出去之后,才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

    他们,都是终结这个大隋气运的凶手…………

    这个可以充当休憩之所的书房之内,只能听见王仁恭低低的呼吸之声,还有鲸脂加龙涎香,在王家齐地滨海庄园制备出来的巨蜡,所发出的烛花噼啪爆裂之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家内祝,也就是这个郡府内宅的大管家在门外低低通传:“郡公,王则来见。”

    王仁恭终于放下一直捂着脸的双手,又是满脸刚愎之色。也不扬声,只是用枕边铁如意轻轻一击榻侧。

    在下一刻,王则已经掀帘而入。

    这位王仁恭的侄儿,最近极得王仁恭看重重用。连王仲通回返善阳之后,都已经发现。很是给了一点冷脸于王则看。昨日饮宴之上,王则也陪了一会儿,就随王仁恭一起离开,不然王仲通说不定就要爆发,当场在宴会上给王则难看!

    但世子如此态度,王则仍然一副行若无事的模样,出现在王仁恭面前,仍然是那副恭谨干练的形容。

    王仁恭坐在榻上,移身而下,王则自然而然的趋身向前,单膝跪地,为王仁恭穿上鞋履。

    王仁恭随口问道:“小孩子们饮宴结束了?”

    王则恭谨答话:“已然结束,李家二郎已然回返馆驿,侄儿安排王家护卫护送,并在馆驿值守。不过李家二郎的妻兄长孙,将王家护卫都赶出了馆驿内院。”

    王仁恭哈哈一笑:“长孙啊,他父亲倒是旧识。这孩子小时候心眼就实在,有些认死理。这个时候还忠心耿耿的跟在李家二郎身边,对他们长孙家也不知道是祸是福。”

    王则帮王仁恭穿好鞋履,恭谨起身:“李家家将进出频繁,说是要采买二郎在善阳所用器物。侄儿都遣人盯着了,想必是想联络城中想投靠李家的那些人物。”

    王仁恭淡淡一笑,摆手道:“随他们去!真以为在善阳就能翻天了?要是他爹来,某还要忌惮三分,两个毛头小子就想打某的主意,只能说是初生牛犊了…………”

    王则默然点头。

    王仁恭起身走动几步,神情略微有点黯然:“……这位唐国公,也是多年不见了……当年,也是有交情在的…………”

    再一转身,这点对旧日怀念的温情就全都消失不见,王仁恭满脸,已经是狠厉之色。

    “既然这位唐国公,想趁机打我马邑主意,而他这个儿子,又冒冒失失入了善阳。某就替唐国公,消了他们家的夺嫡隐患也罢!但愿这位老友,不要怪罪于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