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天远物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二十四章 天远物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面对美妇老婆的质问,李俊峰干咳一声:“就是王栋梁出事前一年左右,还出过一次事,那次事故全责是他,醉酒驾驶,不过别听他瞎绉……”瞄了一赵天明,“那次根本没有死人,不过上面坐了一家四口,全部重伤,赔得钱太多,王栋梁出趟车挣多少你也知道,才因此染上赌博的,不过赌博这事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美妇一听,这所谓上一起车祸,原来跟自己这边没什么关系,登时转过脸来又要向赵天明发作,却被李俊峰在后面轻轻拉了一把,当下又回过头来:“哎,我说你怎么回事?”

    李俊峰手上抱着的孩子也顽皮得很,时而捏捏他的脸,时而挠挠他头发,李俊峰被折腾得面红耳赤,却也不放下来,只任孩子玩弄,一边昂着头对赵天明、林启两人道:“你们两先等一下。”一边把老婆往外拉了拉,走出办公室,在门口附着耳朵低声道:“还不是因为你那好哥哥,明知道王栋梁那天晚上要出车,非要拉着他喝酒,结果给闹成这样,这事还是我善后找人家私了的,要不然王栋梁铁定要坐牢,他当时要是一坐牢,把你哥抖出来,刘琴母女两个那颗红辣椒,还不得把公司闹翻天啊?”

    美妇这时瞪着她丈夫道:“你胡说什么啊,我大哥从来不喝酒。”

    “哎呀,”李俊峰急道,“不是陆建业,是陆建华!”

    美妇这时才气得一跺脚:“那个花花肠子,我大伯也是倒霉催的,生了这么个玩意,一天到晚不务正业也就算了,四十岁的人了,连个孩子都没有,给他个物流公司也不好好经营,还要我们两口子在这操心,他平时不是都在会所里找情况么,怎么又跟王栋梁扯到一起去了,他们两有什么酒好喝的。”

    李俊峰一瞪眼:“我哪知道他那天抽的什么风,你这哥哥什么风格你又不是知道,奇经八脉,我们能摸得准一脉,就赶得上茅山算命道士了。”

    “别老哥哥、哥哥的,我亲哥是陆建业,他算什么玩意儿……”

    “好啊,我就说你们鬼鬼祟祟的呢,原来那车祸还真是你们从中作梗的啊。”

    这两口子交头接耳,扯得正欢,赵天明猫在门后面,这时突然冒出来,把两个吓了一跳,那滑稽模样倒是把孩子逗得哈哈大笑。

    林启看了也是忍俊不禁,他这两人以为躲着赵天明就行了,不知道赵天明那一副蝙蝠耳朵,比雷达还灵敏,他们在门外一边咬着耳朵悄悄摸摸的说,赵天明在门里面一边轻声复述给林启,于是得到了另一个关键人物:陆建华。

    看来这个陆建华才是天远物流的大老板,他是这个陆姓美妇的堂哥,还有一个叫陆建业的,是美妇的亲哥哥,不知道是什么身份,不过看样子这个姓陆的人家家势雄厚,用那美妇的话讲,陆建华是个四十岁花花公子,结没结婚不知道,反正总是在外面找情况,这样的人,陆家还能轻轻松松的给个物流公司给他,还让女婿李俊峰过来帮忙打理。

    只是这女婿也是个吃软饭的,不怪在老婆面前这么低声下气,李俊峰见赵天明突然出现,看了看门里面,林启、赵天明刚刚站的地方离自己这边至少得有七、八米远呢,自己说话又那么小声,没道理听得见吧,强自装傻充愣道:“什么车祸,什么作梗,你们不会还以为王栋梁是我们找人杀的吧?”

    赵天明笑道:“少跟我打马虎眼,说得是上一次车祸,呵呵,陆建华是吧,明知道我姐夫晚上出车,还拉着他喝酒,恩,这个要是让我姐知道了,哎呀,那可不得了。”

    李俊峰还想再狡辩,陆姓美妇拍了他一下,瞪眼喝道:“听到了又怎么样?”对赵天明道:“话可要说清楚,他王栋梁是成年人,对自己的行为要负责,哦,别人让喝酒他就跟着喝?而且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出了事就把屎盆子往别人脑袋上扣,想得倒挺顺的。”

    赵天明压根不理她,他本来就不是过来讲道理的,自己这边有用的信息本来就匮乏,能多套一点是一点,继续胡搅蛮缠道:“是吗?我姐夫他一向都是最有分寸的人,别人请喝酒,他没事都不一定去,但别说晚上还有任务了,但是大老板请喝酒,这个嘛……哎,刚刚你们说什么来着,我怎么听到说陆建华是咱们这天远物流大老板的?”

    陆姓美妇白眼一翻:“他算个屁的大老板,不是他老子我大伯,还有我哥哥顶着,他一个部门都玩不转,还大老板……”见赵天明似笑非笑得看着她,脸一转,“切,跟你个外人废这话干什么,你们想怎么样吧?直接说,不就要钱么,要多少?不过话要说清楚,只能让刘琴自己过来取,而且立个字据,以后别再来找麻烦了,我们家不是善堂,不是救助站,不管那些一天到晚要饭的。”

    美妇话说得刻薄,赵天明也不往心里去,回头对林启笑道:“刚刚飞哥说姐夫欠他多少钱的?”

    林启微笑道:“一千零二十三万,还是抹掉零头的。”

    赵天明又转过来,对着美妇:“听见没,一千零二十三万,零头就不跟你算了。”

    “什么?”美妇气得满脸通红,当场就发作起来,“你们开玩笑呢吧,死鬼王栋梁的赌债还要我们来清?少他妈做梦了,我算看出来了,你们哪里是他什么亲戚,你们就是流氓,俊峰,别跟他们啰嗦了,报……报……报……”

    美妇这边“报”了半天,“警”字压在嗓子眼,吓得说不出口,原来赵天明又把他的椎名短刀掏了出来,在手上拨弄,锋刃的寒光直透人心肺。

    林启轻笑一声,当时摇了摇头,走上前来,在赵天明身后轻声道:“他们是正经人,别玩这一出,吓着孩子。”

    赵天明狡黠一笑,拿着走到李俊峰面前,满眼笑意,冲着孩子道:“叔叔给你变个魔术好不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