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四百二十三章 美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二十三章 美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林启登时明白了,赵天明又在耍流氓的套路,当下瞟了他一眼,心里呵呵直笑:“还真是本色出演啊。”

    李俊峰也“明白”过来,虽然做他们这一行的,时常有些事故矛盾,但近一年来出过人命官司的,就只有王栋梁一个人,他这时扶了扶眼镜,皱着眉问:“你们是王栋梁什么人?”

    赵天明翘起二郎腿:“重要么?重要的是你们为富不仁,知道吧?王栋梁为了公司勤勤恳恳几十年,最后到了了,一毛钱都没有?”

    李俊峰显然也是在社会上混迹过的人,没有被赵天明三言两语唬住,只说道:“事故要按责任划分,警察方面和保险公司都做了详细的调查了,李俊峰是被人谋杀的,这不是意外事故,你们想替他要个说法,应该去警察局问凶手有没有抓到,而且公司本着人道主义的原则,已经给了他家属相当金额的抚慰金,保险公司也赔了不少钱,这事到今天都过了大半年了,人家母女从来没上过门,你们是哪里冒出来的?”

    赵天明笑道:“你们是大公司,人多势众,人家母女怎么敢随便找上门?”

    李俊峰冷哼一声:“所以你们就帮他们出头,你们想怎么样,我警告你们,现在是法治社会,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赵天明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说道:“那我们犯什么法了,我们替家姐过来要钱,你不给就算了,还要报警抓我们?那成,今天把我们哄走了,明天我们再来。”

    李俊峰疑道:“你们是刘琴弟弟?她老家还有亲人?”

    赵天明道:“那你就管不着了,总之今天我们就是要钱,你要不相信我们,我现在就打算让她母女两过来,怎么样?切,还想报警抓我们,真是搞笑得来。”林启在旁边看着好笑,赵天明说话摇头晃脑的模样,着实一副流氓无赖相。

    李俊峰眉头紧锁着,估计在想辄对付这两个无赖呢,这时办公室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走进来一个美妇人,手里牵着了个四、五岁大的孩童,李俊峰忙起身去迎接,回头对赵天明和林启说了一句:“你们的事情明天再过来吧。”脸上陪着笑对妇女道:“你们怎么来了?”

    赵天明和林启以为这是他们公司哪个大客户,结果李俊峰下面就冲那孩子展开怀抱:“快来,爸爸抱抱。”

    “原来是他老婆孩子。”两个人心想,这么个“大老板”过来,赵天明更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了,站起来嘻笑道:“那不成啊,不管怎么样,今天好歹给我个说法啊,要不俺们回去怎么跟家姐交待?”

    那美妇好奇问道:“这两位是?”

    李俊峰抱着孩子,脸色难看到极点,答道:“不就是王栋梁家眷。”

    美妇也微微一皱眉:“王栋梁家眷?什么事?”这人说话时不由自主现出盛气凌人的模样,看样子也是平时傲慢个性养成的。

    赵天明笑道:“哦,我姐夫死得惨,剩下一双孤儿寡妇,不知道今后怎么生活哎,过来讨要点接济。”

    美妇登时脸色就变了,也不理赵天明,扭头责问李俊峰道:“这事不是早就结了么,怎么今天突然又冒出个弟弟来,你怎么还让他们赖在这里?哦,今天来个弟弟,明天来个侄子,我们公司也不要开了,去喂他们一家子吧。”

    李俊峰红着脸辩解道:“可不是说呢,我刚就警告他,再不走我就报警,这不,刚准备报警,你这就来了。”

    “那还怪我了?”虽然这么说,美妇神色好了一些,转头对赵天明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哥哥弟弟的,王栋梁自己不知道在外面是有什么仇家,他的死本质上跟公司是没有关系的,你们有冤到警察局诉去,而且就算要钱,我们也给过刘琴抚慰金了,现在我不想看到你们,请你们立刻消失。”

    这女人对自己的丈夫都颐指气使,更不要说对赵天明和林启能有什么好脸色了,林启一直配合赵天明“演出”,这时似笑非笑看着他,碰上个软硬不吃的狠角色,还有什么招。

    赵天明面不改色,仍嘻笑道:“好吧,就算这起车祸跟你们没关系吧,那上一起呢,他自己撞死人的那次,据说是你们让他酒后出车,结果也一个子没赔,这事怎么说?”

    林启也有些佩服赵天明,插科打诨,胡编乱造,不经意就把话题慢慢往正题上引,但那美妇人却是一脸茫然的表情,问道:“什么上次酒后出车?”显然不知道这起事件。

    这回可引起林启的警觉了,这女人一进来就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绝不是个家庭主妇那个简单的人,就算没有直接管理这家公司,至少也是幕后人物的感觉,现在说起那么严重的事故,她居然是闻所未闻的模样,虽然是将近两年前的事故,但按飞哥的说法,当时受害家庭向王栋梁索取了巨额赔偿,王栋梁的老婆刘琴不知道这件事,可能他是没敢跟家里人说,但无故如何也该向东家天远物流汇报吧。

    这时那美妇后面抱着孩子的李俊峰脸色突然一变:“你们怎么知道那起车祸的?”

    这一句更加重了林启的怀疑,似乎这起车祸只有少数人知道一样,这回他不等赵天明乱侃了,抢先说道:“怎么?这么大的事情,应该是秘密么?王栋梁……我姐夫生前在你们手下干了这么多年,你们应该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们知道他生前那段时间,为了补这个车祸窟窿,居然染上赌瘾了。”

    这时,那美妇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冷笑道:“我说他怎么突然有仇家了,还真是学坏了。”

    “甭管他学不学坏,事情的源头上是这起车祸,你们当时要是帮他解决了这么大难题,他根本不会跑去跟人赌博。”

    那美妇这时皱着眉问李俊峰:“到底什么车祸,我怎么不知道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