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三百九十八章 第二个死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九十八章 第二个死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贾洪专和柳潇都不在,他们想到很大可能,这两人现在呆在一起,而且似乎只有两种情况,要么贾洪专跟柳潇站在了一起,像林启、洛承宇等人那样,结成同盟,要么贾洪专被柳潇和周本福杀了。

    当林启说出第一种情况的时候,马小艳也附和了一下:“确实有可能,贾老师说过潇潇跟他的女儿还是同班同学,他可能不会愿意看到潇潇成为众矢之的,所以想凭自己的力量去保护她。”

    林启道:“如果这样的话,那潇潇可能和贾老师一起躲了起来,所以我觉得一个人上去求证,不会引起他们过分激动的举措,反而没有什么危险,因为如果是第一种情况,这样潇潇应该不会去放了周本福,如果是第二种情况,他们已经杀了贾老师,没有必要再杀一个。”

    “没错,”余纯道,“而且这两种情况都可以解释为什么武器都没有了,他们要么是为了自保,要么是为了杀人。”

    陆正义走到林启身边拍拍他肩膀,正色道:“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小心为上。”

    林启点点头,独自一人走进了电梯,很快来到二楼,当电梯打开的那一瞬间,林启心里就松了一口气,游泳池就正对着对梯口,周本福仍然躺在里面,脑袋向后仰着,靠在池边,似乎是睡着了的模样,身上依然五花大绑,他没有被柳潇放掉。

    为了确保安全,林启还是本能扫视了一圈健身房才走出电梯,空荡荡的大厅里,只有那些没有灵魂的健身器具,视线才又回到那个小型泳池,刚在电梯里就看到一个纤弱的身影伏在周本福身上,那熟悉的身影正是柳潇。

    那是怎样的依恋?

    吴艺佳一定告诉了她,其他人都已经看到她几小时前对周本福做出的令人作呕的事,她会想到自己会成为众矢之的,可能会感到害怕,结果却又来到周本福身边?林启心里无法理解,不过此时还是先把柳潇带回一楼大厅比较好,免得大家再猜忌。

    “潇潇!”林启来到泳边轻轻唤了一声。

    柳潇身体突然抽动了一下,突然抬起头,神情紧张、极端恐惧的看着林启,之后缓缓的站了起来,她的头发零乱,身体瑟瑟发抖,眼神里有些呆滞,又有些害怕。

    林启道:“别害怕潇潇,跟我下去吧,这样的塔里,每个人都会失去理智,不管做出什么都是可以理解的,大家也不会用别样的眼光去看你。”林启向柳潇缓缓伸出了手,想把她拉上来。

    结果柳潇却神经质的向后退了几步,摇着头,一直重复说一句话:“他应该只爱我一个人的,他应该只爱我一个人的……”

    林启不明白她是怎么了,低头一看,见周本福有些异样,只觉得他的身体有些僵硬,不像是睡着的模样,脑袋也以夸张的幅度向后仰着,脖子上一条紫色的勒痕,林启赶忙蹲下身来摸了摸他脖颈,不但没有脉搏,身体也冰凉僵硬,看来已经死去一段时间了。

    林启抬起头看着柳潇,惊问道:“是你?”柳潇低着头揉搓着双手,整个人依然是很神经质的模样,答案不言自明……

    众人在一楼焦急的等待,没过几分钟,林启就把柳潇从电梯里带了出来,众人纷纷一齐围了上来,都是疑惑不解的模样,有人问:“就她一个?周本福呢?贾洪专呢?”

    林启摇了摇头,本想让马小艳先带柳潇回自己房间休息一下,想到这种时候了,还是不要让任何一个人离开大家的视野比较好,只说道:“小艳子,你去帮潇潇倒杯热水吧。”

    马小艳“嗯”了一声,急忙径自去倒水,很快端了一杯热水过来,递到柳潇手上,林启低咳了一声,轻声道:“周本福死了。”

    没有人表示意外或者惊诧,“然后呢?”有人问,也没有问是谁杀的周本福,显然这不是他们关注或关心的。

    “没有看到贾老师……匕首和那只电棒。”

    洛承宇突然回头看着贾洪专的房间,喃喃道:“你们说研究量子力学的人,知不知道怎么篡改这种电子锁?”

    余纯也说道:“你的意思是……贾老师自己把自己锁在里面了?”

    陆正义也皱眉道:“很有可能,管不了那么多了,大门我们撞不开,房门还不行么?”于是率先走到贾洪专的门外,侧着身用足了力量撞了过去,“轰隆”房门应声打开了。

    众人跑进去一看,只见贾洪专捂着胸口趴在地上,痛苦的*,那把匕首就丢在他的身边不远处,大家还以为他是自杀了,赶紧跑过去把他扶了起来,却没见他身上有什么伤口,也没有什么地方流血,宓秀丽过来查看了一下,惊道:“急性心梗,快给我一杯水。”又忙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一瓶速效救心丸,接过柳潇手里的水,和着药丸给贾洪专灌了进去。

    过了一会,贾洪专脸上痛苦的表情渐渐消失了,不过仍然很虚弱,嘴里仍然喃喃自语:“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要回去宰了那条死狗,辛辛苦苦几十年,养了一条不要脸的畜生啊……”最后竟哭了起来。

    众人默然无语,一定是吴艺佳给他看了什么,彻底击溃他心里最软弱的那一根神经……

    一直过了一个多小时,贾洪专才基本恢复了神智,面露愧色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把那两根电棒掏了出来,放回到环桌中央,跟那把匕首一起,声音也不再洪亮:“对不起,我不是想要杀人的,我只是想这么危险的东西就这样放在桌子上,万一有谁想不开……”

    众人心里都默不作声,也无意戳穿他了,显然,如果他不是自己心脏病突发,众人又仍在自己的房间里,恐怕到时候第一个想不开的人就是他,甚至有人心里在埋怨宓秀丽手那么快干什么,贾洪专就那样死了,这游戏就结束了,明天一早各自回到家里,此生再也不玩什么破鬼屋的游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