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三百一十八章 重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一十八章 重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沈离君在车上一直东张西望,不时的问坐在他左边的妈妈:“我们这是去哪啊?”又或者问坐在他右边的苏海星:“阿姨,我晚上回去能再跟丹尼玩一会再睡么?”

    沈素音头仰在后座的靠椅上,眼神露出一丝痴迷,征征的看着窗外,她的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任由晚霞的余晖洒在她脸上,使她看起来更加神秘,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前些天她下定一切决心和沈珂离婚,再一厢情愿的计划着和马东来重逢,如今她脸上再也没有那时的激动和喜悦,现在的她看起来更加淡然,像一湖平静清澈的水面,吹不起一丝涟漪。

    苏海星见她入了神,也不回答孩子的话,抱着沈离君道:“当然可以啊,不过不能超过十点钟,也不能吃糖和巧克力。”沈离君先是欢呼了一声,不过很快又带着一丝失望,显然在这个孩子眼中,幸福就是迟睡十分钟和嘴里永远不化的糖果。

    沈素音的注意力这时才被孩子的欢呼声吸引过来,她伸出洁白无一丝瑕疵的手掌,爱怜的摩挲着沈离君的小脑袋,笑起来时眼睛眯成了缝,与她又弯又长的睫毛一起,组成世界上最美丽的两条弧线。

    “好在她还可以把感情寄托在孩子身上。”林启一边在后视镜中看着这一切,一边心里这样想着,这时手机“嗡嗡”振动起来,他以为是马东来,他们约好在马东来公寓楼下的咖啡厅见面,不知是不是临时有变,拿起来一看却是王野的,林启以为又有什么突然情况,接了起来:“怎么了?”

    “你们去哪了,怎么都不在家?”

    “费恩不是在家么,有事说事,不会是……嫌疑人跑了吧?”林启反应还算快,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告诉沈素音,杀害林月娥的人就是她当年也痴心相恋的丈夫何楚贵,这个时候还是少让她接受点负面信息的比较好,所以及时改了口。

    “当然不是,我不是找你的,我是过来找沈素音的。”

    林启愣道:“找她干什么?”随即反应过来,忍不住低声骂道:“又是为了藏宝图?我说你们还有完没完了,让人喘口气好吧?”

    “咳,”王野干咳一声,显得很无奈,“这回可不是我没完没了……”话没说完,电话似乎被别人抢了过去,另一个熟悉又不太让人喜欢的声音响了起来,似乎在数落王野:“工作就谈工作的事,不要把个人情绪带到工作里来。”正是王伟队长。

    数落完王野才冲着话筒继续跟林启说话:“现在我们有充分证据表明《江山社稷图》在沈素音手上,建议她从大局考虑,不要一时财迷心窍,做出愚蠢的事情来,也建议你们好好劝劝她,主动把画交给西浦区政府或者区文物局。”

    “我们现在在外面,可能迟一些回去。”

    “可以,我们就在你家里,等你们回来。”

    “知道了。”林启挂掉电话,心里暗骂一声:“跟讨债鬼似的,也不知道谁财迷心窍。”后面苏海星和沈素音看着林启,不用问也知道是什么事,沈素音纤弱着嗓音,身子向前探了探,问道:“是不是警察又要找我了?”

    林启点点头:“等你见过了马东来,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到时候你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们都会支持你,他们只是想立功,当别人都是法盲了。”沈素音靠了回去,也没有问是什么事,脸庞又别向窗外。

    马东来早已在咖啡厅等着了,透过玻璃橱窗就看见林启带着两个倾国倾城的女人,穿梭在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其中一个正是自己曾经倾尽全力去爱的女人,她的手里正牵着一个四岁大的孩童,马东来立刻激动起来,原本英俊的脸庞带着一丝沧桑和忧郁,似乎顷刻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温暖、温馨和欣慰,以及湿润的眼角。

    ……

    “好久不见了。”马东来对沈素音说。

    沈素音看着马东来,眼睛里透出挡不住的柔情蜜意,就在林启和苏海星担心她终于还是放不下眼前人的时候,她却说了一句让人意外的话:“嗯,你的妻子呢,没有一起来么?”

    马东来当然也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回应道:“她在楼上呢,这种场合我想她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

    沈素音轻声笑了一下:“你还是这么实在,不知道现在最想看看我的人其实应该是她么,你喊她下来吧,我也想看看她。”

    “哦……那行吧,我打个电话给她。”

    林启一抚脑门:“这个马东来,你就说杨栗栗回娘家了不行么?这下两个女人不会当场打起来吧。”紧张得看着苏海星,苏海星也摇了摇头,眼神示意见机行事吧。

    杨栗栗根本不在楼上,她就站在咖啡厅外,也透过橱窗远远的、紧张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和曾经的爱人重逢,马东来一给她打电话,她就立刻进来了,这是个可爱、聪明、体贴的女人,她知道什么时候应该看着丈夫,也知道给他留下一丝尊重。

    沈素音看着杨栗栗呆了一下,随即微笑着与她握手:“看到你才知道,东来真有福气。”

    杨栗栗看着沈素音也愣住了,征征道:“他以前更有福气。”

    两个女人这样的开场白,让如临大敌的林启着实松了一口气,他可以听得出来,两个女人两句话绝不是嫉妒的恭维,而是由内而外,发自内心的倾慕。

    杨栗栗一眼看到沈素音牵着得孩子,不禁更加欢喜道:“好可爱。”回头望了一眼马东来,嘻嘻笑道:“还好不像你。”马东来满心欢喜幸福,一句话也没有说,只十二分怜爱得看着如今的妻子和沈素音手里的孩子。

    沈素音把孩子递到两人手里,轻轻说道:“叫爸爸……和妈妈。”

    这一句,不光是在场的大人,连孩子都愣了:“可是妈妈,你才是我妈妈啊。”

    沈素音微笑道:“她以后也是妈妈了,不许叫错了。”

    沈离君长大了,已经不像小时候那么认生,也或许他和马东来之前血液相通,看着两人半晌,终于还是怯生生的叫了一声:“爸爸,妈妈。”

    杨栗栗脸上的笑容灿烂得像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再也没有刚刚橱窗外的小心与猜忌,满怀爱意的把孩子抱了起来,连亲了几口,马东来激动得抹着眼泪。

    入座后,看到对面曾经和现在都深爱的男人和他的妻子,这么喜爱沈离君,沈素音情不自禁现出欣慰的眼神,轻声问道:“你们以后能好好照顾他么?”

    对面两人一边逗孩子玩,一边异口同声:“那是当然啊。”

    “东来,”沈素音征征看了片刻,才从包拿出件包裹,“还认识这个么?”

    马东来这时注意力才好不容易从孩子身上转移过来,见沈素音把包裹打开,露出里面的衣物,旁边的林启和苏海星心里同时一凛,正是那件旗袍,当然,现在在他两眼中,这已经不是旗袍那么简单了。

    马东来微笑道:“当然记得。”

    沈素音轻轻往他面前一推:“还给你。”

    马东来凝视着旗袍,眼神里有一丝短暂的犹豫,不过很快还是轻轻笑了一声,又推了回去:“它永远是你的,留个纪念吧。”

    杨栗栗这时和孩子玩得正兴,听丈夫的口吻有些感怀,脑袋一瞥也看了一眼那衣服,不禁惊叹一声,也对沈素音道:“好漂亮的衣服啊,还是你留着穿吧,一定像仙女下凡了。”

    “仙女下凡?”沈素音不禁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再推辞,把衣服又收了回去。

    这场短暂的会面比林启预想中的要好得多,没有怨恨,没有指责,没有嫉妒,只有团聚的温馨和彼此的谅解,简直是完美的,林启这样想,他们甚至约好先把沈离君放在马东来那住两天再接回去,孩子也没显得有多抗拒,马东来当然更是求之不得。

    ……

    快到家的时候,沈素音对林启说:“你们先回去吧,我不想看见那些警察,能帮我把他们打发走么,我就在隔壁的公园等你们。”

    林启心想:“那些家伙确实够讨厌,早上刚过来的,连口气都不让人喘喘。”于是把沈素音放了下来,叮嘱她道:“你就在公园里转转吧,现在天色已晚就不要乱跑了,公园里散步、跳舞、健身的人都不少,安全第一,我把王野他们打发走了就过来接你。”沈素音忍不住笑道:“知道了,别老是把我当孩子。”林启莞尔一笑,便和苏海星先回了家。

    一进门就见家里和大清早一样,挤满了警察,费恩也不招呼他们,带着两孩子躲在房间里面自个玩,其他警察都是神色凝重严肃的模样,只有王野一个人坐在餐厅里的椅子上,嘴里叨着个不知道是不是牙签的物体,悠哉的玩手机,王伟坐在沙发上两手交叉,显然等得有些心焦了,见到林启回来,赶忙堵了上来,左瞅右瞅,只有林启和苏海星两个人,问道:“怎么……就你们?沈素音呢?”

    “哦,”林启敷衍道,“她去见马东来了,这个……你们现在知道她跟马东来的关系了吧?把孩子送过去认亲的,他们两也多年没见,续着旧呢……”

    要不是王伟就在面前,苏海星忍不住就要翻白眼了,这个谎言简直三年级的小学生都能拆穿,赶忙补充道:“是啊,主要马东来老婆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要不我肯定就接受不了,总之素音她今天晚上不会回来了吧,他们还有很多事要商量,孩子的抚养问题,上学问题,户口问题,有的慢慢谈呢。”

    王野这时悄摸走到王伟身后,似笑非笑得看着林启和苏海星,看得两人心里有点发虚,恐怕这里唯一骗不过人的就是他了吧。

    王伟皱眉道:“晚上不回来了?那她住哪?”

    林启刚要顺口接道:“马东来家里啊。”苏海星急忙夺口而出:“她是成年人哎,又不小孩子,我们还能二十四小孩看着呀,总归太晚的话自己找地方住呗。”

    王伟正色道:“好吧,我刚刚跟你丈夫也说过了,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表明《江山社稷图》就在沈素音手上,其他的话我也不多重复了,我们已经知道那幅画就是在被马东来做的一件旗袍的袖子上,随着旗袍一并送给沈素音了,我们现在就去找马东来,希望你们没有撒谎,否则我们会以妨碍公务罪起诉你们。”说着带着一干警察离开了林启家,王野磨磨蹭蹭走在最后面,见前面人都出去了,脑袋才神秘兮兮的探过来,眨着眼笑道:“他唬你呢,妨碍公务客体要件是暴力和威胁手段,你两嘛……最多就是欺骗。”

    林启和苏海星相视苦笑一声,果然还是骗不了这个人,也不管他是怎么看出来的,只问道:“你们怎么知道那袖子就是画的?”

    王野得意道:“我是谁呀,何楚贵的供词就现了端倪了,下午去找马东来旁敲侧击一下,顺理成章就推出来了。”

    “那……马东来也知道了?”

    “这我不知道。”说罢转身两步跟上了前面的队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