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文物的价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一十三章 文物的价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林启回到家想把这个消息告诉沈素音,结果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孩子们和费恩都在各自的房间里睡得正香,想必苏海星和沈素音也睡下了吧。

    林启心想:“明天早上说也是一样的,知道哥哥回来她一定高兴坏了吧,总算是有个好消息。”便要去洗漱,自己也该睡了,这时却见苏海星从房间里走出来,躬着腰轻轻把房门带上了,林启刚要说话,苏海星忙“嘘”了一声,把他拉到卫生间。

    “怎么了?”林启问道,还不敢太大声。

    “好不容易睡着了。”

    林启笑道:“你这是把她当你闺女哄呢。”

    苏海星“嘻嘻”一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那么喜欢她的,可能是太漂亮了招人疼吧,你说我有一天会不会突然出柜啊?”

    林启愣道:“你要是出柜,我就跟费恩搭伙过日子。”

    苏海星捂着嘴差点没大笑出来,点着林启脑门嗔道:“那可不成,费恩可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林启憨憨傻笑:“对了,我前天晚上就想告诉素音,马东来已经结婚了,见你眼神怪怪的,不想让我说?”

    “那当然啊,我就知道你当时憋不住了,你想前两天她情绪已经低落成什么样,可以说找马东来是她对未来仅剩的一点期待了,你那时候告诉她这个,不是雪上加霜么?”

    “那到也是,那等她在这里安心住几天,改明儿心情好点,我们再委婉些告诉她吧。”

    “嗯。”苏海星答应一声,打开卫生间门,“不早了,你也睡吧,我再去看着她。”

    林启莞尔一笑,心道:“真是把她当自己闺女了。”

    ……

    清早,大家休息了一晚,气色都不错,费恩和沈素音在三个孩子的房间收拾孩子们,这两人语言不通,无法交流。

    不过沈素音看费恩给小丹尼穿衣服的模样,即小心翼翼却又很熟练,旁边阿曼达小小年纪动手却也很干脆利落,心里重重包裹的冰层仿佛要融化一般,再想想苏海星哼着小曲在厨房里忙活得热火朝天,林启跑去楼下买早饭和中午菜,心想:“我要是有这么完美的家庭该有多好,不过这一天也不远了吧。”脸上闪现出幸福的红晕。

    林启还在菜场东挑西捡,赵天明的电话就过来了,林启接起来笑道:“失踪了这么长时间,现在倒积极起来了呢。”

    “我之前一直在公海上,手机没有信号,后来把孩子们带到我的天明岛上,才得知殷少狼出事的,然后在天明岛转直升机到达夏威夷,再到旧金山……行了,我正在去机场的路上,预计明天上午到上海,奈奈子……她还好吧?”

    “不大好,有一个很长的故事,等你回来让她自己慢慢说给你听吧。”林启实在不忍心告诉赵天明,他的奈奈子已然心有所属,还是等他回来让奈奈子自己跟他说吧。

    不过被赵天明这么提醒一下,林启才想起来医院里还有个殷少狼躺在那呢,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随即又打了个电话给赵凯医生,赵凯说:“人还没有醒呢,不过生命体征已经恢复平稳了,只要醒过来,不会再有什么大碍。”

    “谢谢你赵医生,我这两天实在……太忙了,回头有时间马上去下医院。”其实想想自己好像也没忙出个什么东西出来。

    刚到家楼底下的时候,林启就感觉心里蒙上一层淡淡的灰,很不爽的感觉,家里的单元门周围被红灯闪烁的警车几乎堵满了,心想:“这个王野还真是够实在,这一大清早的。”回到家一看,果然客厅挤满了警察,粗一看不下十个,不过带队的却不是王野,而是刑警队长王伟。

    费恩正带着三个孩子淡定的吃早饭,阿曼达和丹尼的眼里只有手里和桌子上的食物,似乎对这样的场面早已司空见惯的模样,只有沈离君一边吃着,时而好奇得往客厅的方向看看。

    苏海星和沈素音坐在正对电视的长沙发上,她们旁边还坐着一名女警,手里拿着个小本子,似正在做记录的工作,王伟坐在她们旁边的单人沙发上,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其余的警察三三两两散落在客厅里,有的站在阳台的窗户边,不知在站岗还是看外面的风景,有的站在电视墙边拨弄上面的摆件,有的站在沙发边上协助队长办公,不过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林启一打开门,就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王伟站起身,伸出右手,皮笑肉不笑道:“林记者,又见面了。”

    林启礼貌性的握了握手,好奇道:“你们这是?”

    “王野说昨天晚上跟你讲过了啊,就是那个小偷王飞和苏州吴县女大学生被害案,现在两个案子并案侦查了,我们过来再找沈素音了解一下案情的。”

    “可是你们这个阵仗倒像是过来打仗的。”

    “哈哈哈哈,想不到林记者也挺幽默的,有乃父之风啊,是这样的,我们中午还有另一场行动,只是顺道过来的,其实要了解的,王野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再过来看看有没有其他……就是遗漏的要点。”

    “好吧,你们问归问,别吓着孩子们了。”

    这时,苏海星站起来走到林启身边,说道:“孩子们也该上学去了,三个娃费恩一个人忙活不过来,我在这陪着素音,你去给费恩搭把手吧。”

    林启担忧道:“那你们两个女人在家……没事吧。”

    这话一说,王伟站不住了:“咳咳,我说林记者,你这是说得什么话,我们是警察,怎么这意思还拿我们当犯罪分子了?”

    林启也意识到好像说错话,他本来不太喜欢王伟,这就罢了,其他警察同志都是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有必要说这冒犯的话么,那坐沙发上的女警白眼一翻,脸转向别处,显然情绪当场就不好了。

    林启尴尬笑了两声,说道:“那你们忙吧,我去送孩子上学,有什么情况随时联系我吧。”说罢便跟费恩带着仨孩子出了门,心里仍然疑惑着为什么王伟带这么多警察过来,王野去哪了?想到这便给王野打了个电话。

    “之前喊你,你都一个人过来,今天你们大队集中过来开大会,你却不在,什么情况?”

    “什么,他们这么早就到你家啦?”

    “是吧?我也觉得挺早的,你们到底什么意思,该知道的昨天不是都说过了?”

    “只是再走个流程吧,证人证词采集整理什么的,这个你应该了解的啊,你老爷子做了那么多年的警察。”

    “那你死哪去了?”

    “我这有别的眉目了,哈哈,你好好招待王伟,没准他那边还没结束呢,就要到我这来了。”

    “哦?什么眉目?”

    “暂时保密,很快应该会告诉你。”

    “好吧,那你注意安全吧。”

    ……

    费恩不愿意见那么多陌生人,送完孩子就在街上闲转,林启始终不放心家里两位,第一时间往回赶,到家时候也过去将近三刻钟了,一进门就看见沈素音皱着眉直摇头:“……你们再问多少遍,一千遍,一万遍,我不知道还是不知道,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王伟语气不急不躁:“你再好好想想看呢,还有一句话我一定要劝劝你,《民法通则》和《文物保护法》都明文归定,我国领域内遗存的一切文物,包括可移动的、不可移动的都属于国家所有,甚至于所有人不明的埋藏物、隐藏物,也归国家所有,你千万不要因为一时意气,造成国有财产损失啊,这可是犯法的。”

    林启一听王伟的话,也大概能知道他是在问什么,走上前一步笑道:“王队长,你问得好像跟两起谋杀案没什么关系哎。”

    王伟回头看了一眼林启,见沈素音确实一无所知的模样,叹了口气,说:“好吧,那今天就到这里吧,我的态度如有不好的地方,还请见谅,我们也只是出于保护文物的目的,任何一件出土文物都有可能对我国历史文化研究提供不小的帮助,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如果后期能回忆起些什么来,随时跟我们联系。”说罢领着一干警察离开了屋子。

    沈素音依然愁眉不展的模样,苏海星坐在她身边也不知该怎么安慰,林启见状,去给两人各倒了一杯水,轻声问苏海星:“是不是追着问那个《江山社稷图》的?”

    苏海星也皱着眉,眼睛一眨,脑袋轻轻点了一下,林启叹口气,安慰沈素音道:“他们吃得是公家饭,也是有任务在身的,不要放在心上了。”

    沈素音一副难以理解的模样,连连摇头道:“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每个人都要问这个,我如果知道也就算了,我甚至一开始都不知道那东西叫什么‘社稷图’的,为什么每个人都来问我要,我跟沈珂说离婚,他倒是无所谓,说离婚可以啊,把《江山社稷图》给他,我想怎么样都行,这也就算了,连何楚贵也来问我要,这是他们家自己的东西,也要来问我要。”

    沈素音一边说,苏海星一边轻轻拍她后背,像哄一个三岁大的孩子似的,“别生气,别生气……”

    “什么?”林启却听出点意外的味道,“你是说,何楚贵那天晚上,也问你要那幅画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