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三百一十章 川吉奈奈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一十章 川吉奈奈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何群当年给沈素音买的宅子是幢二层小楼,白墙黑瓦,旁边就是小桥流水人家的甪直古镇,打开她家后院,走下了石阶就是清清的河水,如果有条小船,就可以直接划进去,与这幅古画融为一体。

    可是林启现在却没心情欣赏这风情,他坐在堂屋内八仙桌左手的太师椅上,沈素音坐在桌子的右手边,两人沉默不语,桌子上放着两张a4纸,风吹、日晒、雨淋,已经是皱巴巴的了,这是林启第一天来吴县的时候,满大街贴的寻人启事,只有一句话:“川吉奈奈子,你哥在找你!”下面是林启的联系方式。

    沈素音平时出入都有车接送,不大爱在街上闲逛,从苏绣坊的园子搬出来的这两天,心情实在郁郁寡欢,被苏海星硬拉着在街上转了几圈,才在一根电线柱子上看见林启贴得小广告。

    还是苏海星当时想逗她开心,拿林启这事开个涮指给沈素音看的,结果沈素音一眼看到那一行字,整个人都僵直在原地。

    “川吉奈奈子”,在中国内地,在这个水乡小镇,能认识这五个字的,恐怕除了当事人,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林启初听沈素音在电话里突然叫自己“哥哥”的时候愣是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沈素音提到自己当时费了半天劲贴的那些寻人启事时,脑子里那根早已游离银河之外的线瞬间拉了回来,感觉原本发散的网络,迅速向回收拢。

    “素音,你……就是奈奈子?”

    沈素音在电话里已经是泣不成声,林启一时也无法相信,赵天明苦寻了几十年的人竟然就是沈素音,也不知是喜是忧,是福是祸?

    林启想过奈奈子可能早已嫁为人妇,且生儿育女,赵天明那比童话还纯真洁白的感情,不过是镜花水月,怎么会想到川吉奈奈子这一生实在是命途多舛,成年以后竟然也落入这样复杂的感情旋涡。

    林启第一时间还是解释了自己并不是她的哥哥,她的哥哥赵天明,或者川吉春,现在还不知道在太平洋的哪个旮旯上漂着,说完后立刻驱车赶到吴县,来到这水乡宅邸。

    “我现在是应该叫你素音,还是奈奈子?”静坐了十多分钟,面对这个容颜绝美,却一生坎坷的女人,林启轻声问道。

    “还是素音吧,我早已经是中国人了,我努力使自己忘记原来的身份,但也只能做到这样了,我亲眼看见那个拿着一把短刀的人,把爸爸的心脏挖了出来……那血淋淋的样子我永远也无法忘记,”沈素音的语气颤抖得像只受伤的羊羔,“所以除了哥哥以外,我不想跟那样的社会团体,再有什么瓜葛了。”

    林启原来还想抱着怀疑的态度,旁敲侧击一下沈素音是不是真得就是奈奈子,现在再也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了,那个场景,海川翼将川吉健次郎开肠破肚,是赵天明亲眼看到,想不到奈奈子——现在的沈素音,当时也在场。

    那应该是他们兄妹两,至少在空间上,最后的一次近距离相处,林启问道:“你当时没有看到你哥哥赵天明么?他知道稻田会开始会川吉社大开杀戒的时候,担心你的安全,从京都赶回北海道,结果也看到……与你看到一样的场景。”

    “哥哥当时在也么,我不知道,我在里屋躲了起来,只看到爸爸惨死,后来因为悲伤过度,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海上了,是爸爸以前的一个旧部下带着我逃了出来,到上海以后,我们就以父女的名义生活在一起。”

    林启心中一凛:“原来她还不知道当年把她带到上海的,就是她的杀父仇人渡边秀和。”当下又开始为难起来,要不要告诉她真相?

    林启试探问道:“你的……第一个养父,他对你好么?”

    沈素音点点头:“对我很好,不过他自己也身患重病,而且身上也没多少钱了,所以我们刚开始生活得很困难,就算在这样的条件下,他也是对我很好的,有什么好东西都先给我留着,不过最后我跟他还是失散了,他要看病,时常出去,有天他很晚都没有回来,我就出去找他,但我那时也刚到中国,还不会说中国话,结果在街上一迷路,把自己给弄丢了,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后来我兜兜转转的被何群收养,再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

    林启暗叹一声,又问道:“你有没有想过要为你父亲报仇?”

    中日两国都受儒家思想影响颇深,杀父之仇一向不共戴天,沈素音低头沉思了片刻,果然还是说道:“想是想,但这么多年过去,我只能说自己看得有些淡了,而且以我一个弱女子,有什么能力对抗那样庞大的组织?更别说为父亲报仇了,我想自己能够活得好一点,父亲在天之灵也能安慰了。”

    林启这时便下定决心,道:“其实你的哥哥已经为你报了仇了,当年稻田会在背后的始作俑者已经死了,还有那个亲手操刀杀害你爸爸的凶手,也已经死在赵天明的刀下。”

    其实林启心里真得不能确定,那个死在溶洞里的是不是真得渡边秀和?还有赵天明和海川翼最后决战,海川翼到底有没有生还?

    “但对于奈奈子来说,这也许是最好的结果了吧。”林启心想。

    沈素音脸上果然露出些许欣慰的表情,说道:“坏人终有报应的一天。”

    “是的,坏人总是有报应的。”林启重复了一句。

    “现在哥哥在哪里,我能见他么?”

    林启笑道:“一定能,而且很快。”从上海过来的时候起,他又给赵天明打了无数个电话,结果多数是打不通,有的是提示关机,最好的情况是打通了两遍,但就是没有人接,现在他又拿起手机拨了一遍,关机。

    林启苦笑着摇了摇头:“现在联系不上,不过他走的时候我们约定好的,他最多一个月就回来,现在差不多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吧,别着急,只要我们一旦联系上,我跟他说找到你了,他就是给自己插上一对翅膀也得马上飞回来。”沈素音“扑哧”一声轻笑,脸上泪痕尚尤未干。

    林启谢天谢地,心道:“总算笑了。”再回到她的近况上来,带着劝慰的语气说道:“你看你哥哥也找到了,大仇也报了,其实都是好事呢,不要再难过了。”

    “嗯,是好事呢,只是一说起往事,就有些伤感,其实真是大大的好事呢,这么多年没见到哥哥了,真得很想他。”

    林启这时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沈素音既然和沈珂已经彻底闹掰,马东来那边又没什么指望,那赵天明这段未完的童话……还能再续上也说不定啊。”登时有些激动起来,问道:“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么?”

    沈素音也跟着兴奋起来:“我已经下定决心要跟沈珂离婚了,尽管……过程可能有点曲折,但我一定会做到的,然后带着孩子去找东来,再跟哥哥团聚,真是太好了,家人也团圆了,爱人也圆满了,一个崭新幸福的家庭又要重新组成了。”

    沈素音满心希望的构造了这幅美妙温馨的生活画卷,着实当头给林启泼了一盆冷水,忍不住说道:“你怎么总是想抱着马东来不放的,你对赵天明一点感情都没有么?”

    “什么?可……他是我哥哥啊。”沈素音回答得三分意外、七分吃惊,那个幼时给赵天明送了一年饭的小姑娘,只是把他当作哥哥,仅此而已。

    “可他是我哥哥”林启心里又默默重复了一遍,“这句话死也不能告诉赵天明。”

    这时苏海星从楼上走下来,沈素音站起身问道:“孩子睡着了么?”

    苏海星忙伸食指放在唇前,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说:“好不容易睡了,别再给吵醒了。”

    沈素音面露感激,垂下头来,轻声道:“这几天真是多亏你了,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要怎么挺过来。”

    “这说的什么话,咱们是姐妹嘛。”苏海星过来走到沈素音身边,两人细如葱、白如笋的玉手紧紧缠握在一起。

    林启见沈素音状态还不是太好的样子,心说今天晚上把苏海星接回上海了,她一个女人还带着一个孩子住在这里,怎么都让人不放心的感觉,心想:“要不把她一并接到上海去吧,人多也能照顾着。”便直接了当说了出来,苏海星一听,欣喜道:“对呀,好主意,不如你也到上海来吧,我们家人多可热闹了,我也有两个孩子,正好小离君也见过的,他们可以一起玩,玩累了就一起睡,你就跟我睡一屋,让林启跟费恩先在书房里凑合几天,就是……不如你这边宽敞,你别嫌弃就好。”

    沈素音本来还犹豫着,苏海星最后这么说,她只能应道:“我哪里是什么多高贵的人了,去上海也好,哥哥一回来肯定也是先到上海,而且……离东来也近一些。”

    林启见她三句两句离不开马东来,忍不住想告诉她,其实马东来也已经再婚有新的家庭了,却见苏海星暗地里给自己使眼色,心里盲惑不解,硬生生咽了回去。

    这时天色天晚,沈离君早已睡熟,三人也不敢把他吵醒,于是林启和苏海星又在沈素音的两层雅宅住了一宿,第二天一早起来收拾行李细软,一同启程回上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