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三百零六章 真实的谎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零六章 真实的谎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画展的时间是三天以后的早上,林启把请帖还给苏海星,说道:“三天以后呢,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去吧,现在这边发生这么多事,哪管得了这么多。”苏海星还在为林月娥惋惜着,一直唉声叹气,木讷的又把请贴收了回去。

    林启陪她睡着了才从酒店出来,他脑子里想得也全是林月娥死时的惨状,心想:“我都吓个半死,沈素音直接吓晕了,幸亏星没有跟我一起过来。”但他最想不通的问题还是沈珂夫妇吵架,为什么死得是却是林月娥?他最怀疑的人当然是沈珂,林月娥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差不多是八点钟不到的样子,那时她还说沈珂跟沈素音正在后院里吵架,沈珂怒气冲天的模样还想杀了沈素音,等自己赶到苏绣坊,已是晚上九点半,后院死的人却是林月娥,沈素音在自己的卧室里,根本都不知道这事。

    林启一回到公安局,就撞到刚刚审问他的警察吕剑锋,他是一个四十多岁双鬓就有些斑白的老刑警,一见林启回来就拦住了他:“正准备找你去呢,别走了,再进来聊聊吧。”

    林启满腹狐疑得又被吕剑锋带回到审讯室,问道:“怎么吕警官,我不是已经有不在场证人了么?”

    “哦,没事,只是有两个问题再跟你核实一下,毕竟人命关天,还是要谨慎慎重的。”

    “那是应该的,不过我既然已经摆脱嫌疑,为什么还要把我带到这里来?”

    “我重申一下,你并没有摆脱嫌疑,你不是直接行凶人,并不代表你不是共犯,为什么死者,临死前给你打电话?”

    “这个你要问死者了。”林启气不打一处来,刚刚审讯的时候,情况他已经说得很清楚明白了,现在却反问这样的话,作为一名老刑警,实在有失水准。

    吕剑锋一点也不生气,继续问:“你说死者给你打电话的时间段是晚上八点左右?”

    “是的,手机有来电显示,你们从运营商那里也能调到来电记录。”

    “这一点我们并不怀疑你,只是你说接电话的时候,死者老板娘正在跟她的丈夫吵架,哦,就是那个叫沈珂的大老板,说起来他对咱们吴县的做贡献也不少呢,我还不愿相信他是个会说谎的人呢?”

    “什么意思?”

    “他说他下午六点多钟就离开苏绣坊了,你觉得沈素音是在跟空气吵架么?你们两个谁在说谎呢?”

    “我只知道我没有说谎。”林启当然很确定这一点,这下他更加怀疑沈珂了,沈珂说谎的目的当然只有一个,摆脱自己的嫌疑。

    但是就像吕剑锋所说的,沈珂怎么说都是个商界领袖,所谓的成功人士,这样的人会一点城府都没有么,就算真得戴了绿帽子,那他下手的目标也是沈素音才对,怎么可能沈素音毫发无损,甚至压根不知情,惨死的却是林月娥?

    林启淡淡道:“要验证这一点也简单,沈素音也醒了,你们不是也在审讯她?问问她沈珂是什么时候离开苏绣坊的,看看他们二人的话是不是能够对得上。”

    “哼哼,”多年的专业生涯建立起来的自信,让吕剑锋不禁冷笑了两声,“你还想教我们做事么,你觉得同样的问题,沈素音是什么答案?都已经把你放了,还拉你回来做游戏的?”

    “什么?你的意思是……”

    “别装了,他们的口供是一致的,而且沈素音也说了他们吵架的原因,今天下午沈珂从公司一到家,沈素音就向他提出离婚,沈珂才做出那么多反常的举动,清退了所有花园里的勤杂工和工坊里的绣工。”

    “原来是这样。”林启喃喃道,沈素音这是真得铁了心要跟马东来了么?

    “原来是这样?唔,怎么你不知道这事么?我们得到的消息是你近来都跟他们一家打得挺火热的么?”

    “那又怎么样?我的意思是……我没的想到沈素音会跟沈珂提出离婚,但知道这件事,我也不感到多意外,这是……至少在我看来是可以理解的。”

    “呵呵,这么说,你确实知道不少事情没有告诉我们呢,怎么样,要不要再酝酿一下,我希望你这次说的话没有谎言了。”

    “吕警官,说句实在话,我真不喜欢你审问的方式,我说了我没有说谎,你如果有证据支持,大可以反驳我,不用这样冷嘲热讽、旁敲侧击的,另外什么其他事情,都是有关沈家隐私的事,我不觉得跟案情有关,所以不好意思,就不太方便说了。”

    吕剑锋终于拍着桌子愠怒道:“跟案情有没有关不是你说了算的,你想清楚,刻意隐瞒妨碍公务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是么?不知道我是伪造证据、证词了,还是诬陷他人了?”

    “你……”林启虽然老实,也不是易与的人,他也不是第一次被人冤枉,在芝加哥的时候金柯兰那样严丝合缝的设计都被他逃出来,更何况别人,吕剑锋一时有些气结。

    林启也不想这么应付这位吕警官,实在是这人自以为是的扣着自己,以为抓到破案关键所在,根本的方向就错了,他也在心里也在暗暗纳闷:沈素音和沈珂的供词怎么会一样的?沈素音也在说谎?是不是沈珂作案以后,还威胁沈素音跟自己串供?这一点也不难,用沈离君作为威胁她的人质就可以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那天在一起吃饭喝酒的时候,还觉得这人挺光明磊落的,怎么知道是这种歹毒心肠的卑鄙小人?

    吕剑锋心中认定林启在说谎,见他恁是嘴硬,又冷笑了一声,骂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看看这个吧。”说着打开一个手机视频递到林启面前。

    视频里是原本正在值班室睡觉的沈离君,可能是醒来不见妈妈,又换了个环境,吓得大哭,两个女警连哄带劝,后来才转为抽泣,看看播放时间是直接快进到半个多小时后的。

    “宝宝乖,不哭了,看看这是谁?”其中一个女警也像吕剑锋一样,把手机打开递到沈离君面前。

    沈离君虽然不再大哭,看着手机仍时而抽搐两声,道:“是妈妈。”

    “对啰,妈妈就在隔壁房间做事呢,马上就回来了,现在不能陪宝宝,让阿姨陪宝宝说说话,一起等妈妈回来,好不好?”

    “好。”信赖是孩子最童真的天性。

    “妈妈今天是不是很不高兴呀,刚刚还把阿姨凶了一顿呢,阿姨真可怜。”

    “是的,妈妈跟叔叔吵架了,吵得好……厉害。”

    “他们为什么吵架啊?”

    “不知道。”两个女警与沈离君迅速建立起来信任感,沈离君拨弄着另一名女警送给他的毛绒玩具。

    “那他们吵了多长时间啊?”

    “吵了好久……一直吵到天黑叔叔才走掉,妈妈一个人哭……”

    “你确定叔叔天一黑就走了,没有再回来么?”

    沈离君重重点了两下头:“确定……”

    视频播放到这里,吕剑锋把手机收了回来,轻蔑的对林启道:“怎么样?是不是孩子也撒谎了?”

    林启这时满腔思绪已是一半愤怒一半惊骇,愤怒的是他们居然利用四岁大的孩子,大半夜把他从熟睡中吵醒,惊骇的是怎么会这样的?

    沈珂没有说谎,沈素音没有说谎,我也没有说谎,那谁在说谎?想到这,林启登时一声惊呼出来:“林月娥?”

    林哥,你快来啊,我好害怕……

    报警了,警察说不管啊……

    林启脑子里不断回想林月娥给自己打电话时说得这些话,回想她当时说的话和激动的情绪,老板跟老板娘因家务事吵架,她害怕什么?报警,家庭暴力出警也是正常的,怎么可能就一句话不管?

    “林月娥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已经落入凶手魔爪了!凶手为什么要让她打给我?为了栽赃给我,这对他有什么好处?”他当时真的没有意识到,到现在才觉察出矛盾地方,林启心里愤恨到极点,同时夹杂着自责,“人家因为家务事吵架,那么着急喊我过去有什么用?林月娥当时是在跟自己求救啊!”想到这林启急得眼泪水都蹦出来了,如果是赵天明,一定当时就觉察到不对劲了,可惜一个正值大好青春的姑娘就这样因为自己的迟钝,误了性命。

    吕剑锋刚见林启说出“林月娥”的名字,以为他是想把责任再推到死者身上,这时又见他突然情绪反常,眉头紧皱了起来:“你说想是死者说谎咯?真是聪明,有替罪羊了,哭个什么劲?”

    林启刚刚情绪一时激动,这时抹了把脸,镇定下来:“她给我打电话,不是让我过来管别人家务事的,是那凶手逼她这么做的,我现在不知道因为什么,但我一定要把他揪出来。”

    “呵呵,还挺义的,不过这是我们的事,你就省省吧,还是多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

    “我以前是记者,后来也接触过不少案件,慢慢意识到,很多时候,自己的平时生活中的一个小细节,往往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存亡,于是我养成了小习惯,就是所有拨出去的,还是打进来的电话,我都有自动录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