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嫌疑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九十五章 嫌疑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尸体被抬下来的时候,楼上的法医、鉴证专家、警务工作人员也先后跟着下了楼,林启瞄了一眼,尸袋已经封闭好,看不到里面的人,不过林启也没兴趣,他的任务只是帮沈素音找到马东来,很显然这个任务完成得很好,接下来排除自己嫌疑去吴县交任务就行了。

    就王野来说,他把林启找来实在是例行公事,他是前一天早上到的上海,下午就去西浦局报到了,之后如他跟林启所言,被刘局长训了一通,然后留下来值夜班,今天早上六点多钟接到马东来的报警,做了紧急部署,该通知的部门全部通知到位,然后自己一个人就先过去了,随心所欲,这一点也跟他师父赵天明很像。

    到了案发现场后,简单查看了一下尸体,就在楼下讯问马东来,就是从他口中得知昨天早上有个陌生人找过他,这人便是林启,之后就打电话把林启叫过来了,到这时为止,他并没有把林启列为嫌疑人。

    王伟比他迟了十分钟到达普源里21弄,他当然已经认识王野了,昨天王野来报到的时候,做为刑警队长的他,就被刘胜局长介绍过了,很显然他不喜欢王野,别的省市公安局,至少有一个主管刑侦的副局长,西浦区却是长年挂空,主要原因除了局长大人喜欢大权独揽外,竞争也确实激烈。

    王伟自己从一个基层民警干起,辛辛苦苦几十年,可以说南征北战,如今终于有点苗头,幸而也还得刘胜喜欢,结果凭空冒出来个王野,这人虽说是因为犯错误被贬,但资历经验似乎还都比自己略胜一筹,而且还在这个节骨眼调过来,真是莫名其妙。

    凭空多出个强力竞争对手,怎么可能给他好脸色看?特别是这时他还是王野的直属上司,林启曾预料王野上海之行恐怕是荆棘密布,还真是不幸被他言中了。

    王伟带着西浦局刑侦大队的警力过来封锁了现场,法医和鉴证专家随后就到了,接着就让人接了王野的活,把他拉到外边问他讯问马东来的结果,王野答道:“我也刚到,户主就是刚那位马东来先生,这里最近要拆迁,他和妻子杨栗栗这几天过来收拾东西搬家的,结果今天一早过来就发现阁楼地板上躺着一具男尸,杨栗栗当场吓晕过去了,现已被至西浦区人民医院救治,马东来报警后就在门口等我们。”

    “他认识死者么?”

    “他说不认识,具体还是等死者身份确认后再做定论吧。”

    王伟皱眉道:“死在他家他不认识?”

    “我判断死亡时间应该在昨天夜里,但是马东来夫妇现在已经不住在这里了,他们昨天下午把一些东西收拾好堆在一楼,今天一早过来收个尾,然后喊搬家公司来拖运的。”

    “死在一个空屋子里,门窗都检查过了么?”

    “一楼门窗都锁了,阁楼的窗户关闭着,但没有上锁,马东来发现尸体后就下来了,所以上面应该还是原状,也没有打斗的痕迹,死得很蹊跷,有点像是他自己捏着自己的嘴巴鼻子自杀的样子,哈哈。”王野说着说着,又露出爱调侃的本性。

    王伟更是皱眉道:“这么严肃的事不要做无妄的猜测。”

    王野才立刻意识到自己初来乍到,还是人在屋檐下呢,立刻禁声闭上嘴,王伟接着道:“等法医他们的结果出来吧,先把这个马东来盯紧了,人死在他家,搞得他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太奇怪了,其他有什么说的?”

    “没有了,哦,马东来说昨天上午有个陌生人找过他,我已经通知那人过来了。”

    “什么?”王伟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个也是嫌疑人,一并盯上,什么陌生人,哪有什么巧的事。”

    “啊,其实他是……”王野还没说完,王伟就自个进屋去审那马东来了。

    林启被他们一起带到西浦局的时候,已经中午了,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吃局子里的饭,当然,做为一名嫌疑人,有这样的待遇已经不错了,这还是拖他爸爸的福,局里有几个老同志都承过林建军的情,一眼就认出了林启,除了正常的三菜一汤,竟然还有饭后水果,一个苹果和几颗小蕃茄。

    不过这反而让本来有些无所谓的林启有些尴尬,他爸爸是前任副局长,他这个儿子就算没有多光辉的形象,怎么还落了个嫌疑人的身份?实在是有些丢脸。

    其实原本也没什么事,不管从哪方面考虑,林启即没有犯罪动机,也没有什么犯罪心理,王野心性随意,喊他过来本来就是看林启在安顺的表现,带着一起做参谋的,王伟再怎么折腾最多也就扣他24个小时。

    “不过这也有损我一向的英名声誉啊。”林启心想,好在下午的时候他的嫌疑就澄清了,除了领先日报社的三个老大哥特地赶来给他证明昨天下午他喝得走路都打转,晚上根本没有精力、体力作案外,费恩也带着阿曼达和丹尼两个孩子过来了,在翻译的帮助下,阿曼达证实昨天晚上十二点多他去起夜的时候,看见妈妈的房门没锁,以为是妈妈回来了,结果只有林启一个人,他表示很失望,林启表示很无语。

    到家的时候差不多四点多了,林启顾不上休息,给苏海星和沈素音都打了通电话,马上动身去吴县,结果一开门就见王野站在家门口,愣道:“你不查案子老跟我干嘛?”

    王野笑道:“我知道你要去吴县,不如带我一起呗。”

    林启瞪着他,突然道:“你不会是怀疑沈素音吧,我跟你说,你们怀疑我还有据可言,好歹我这么巧的上午出现在马东来家里,当天夜里他家就发现命案,人家沈素音还在百里外呢,没证据别这么乱来好吧?”

    王野道:“我倒不是怀疑她,既然马东来是重要嫌疑人,沈素音又跟他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我想也许他们跟这案件有些关联呢。”

    “你们抓了马东来,他没有再说什么么?”

    “没有,他坚持表示不认识死者。”

    “那死者的身份呢?也没有确定?”

    “还没有,已经成立了专案组发布协查通报了。”

    “那你就回去忙啊,别在我这耗着了,你不知道沈素音的性格,她现在有求于我,我去问问,兴许她还会说点什么,要是突然带个陌生人,还是个警察,那我两就准备白跑一趟吧。”

    林启这么一说,王野才道:“好吧,那回头有什么消息,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啊。”

    “放心吧,我知道你现在着急破案,可别乱了方寸啊。”林启叹了口气,王野的压力他也能理解,只身一人来到上海,从一个处级干部一落到底,立功急迫之心可想而知,恨不能上天摘个月亮下来。

    打发走了王野,林启驱车径直去了吴县“兰花手”苏绣坊,沈素音早已等候多时了,亲自把她迎进了之前吃饭的餐厅,苏海星这次却出人意料的回避了,只说在店铺再研究一下布艺。

    林启心里有些疑惑:“星之前还那么八卦呢,怎么突然就转了性了?”嘴上只连连对沈素音道:“实在抱歉,原本说今天一早过来,有些事耽搁了。”

    沈素音微笑道:“不碍事,有些人、有些话、有些事对自己来说是金贵无比,当做闺房宝的,在别人眼中,也许只是茶余饭话的谈资,我生命里的过客和看客都已经不少了,也不在乎多几个,今早等你半天还没来,自己忍不住先对你家内人倾诉了……”沈素音说着,脸色有些羞赧,玉手抚了抚红通通的脸,只这简单一颦一动之间,美艳不可方物。

    林启心里恍然道:“难怪呢,原来一早就跟星说过了。”又想起马东来现在的情况,决定还是先问问沈素音他们两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吧,试探问道:“嫂子,你……”

    沈素音这时打断道:“林先生,你不介意的话,还是叫我素音吧。我与沈珂虽是夫妻,奈何同床异梦,你拿他当大哥,我却只拿自己当素音。”

    林启见沈素音突然说得这么直白,心里还是有些哗然,“砰砰”直跳,心说今天晚上是要知道面前这位绝色美女的一些闺房秘事了,镇定一些仍接着道:“好吧,素音,我想这世上没有太多巧合的事,恕我冒昧直接问了,你就是何素音吧?”

    沈素音美目看了看林启,低着头道:“你们当时救走离君的时候,不感到奇怪么,这么可爱小小的孩子,怎么起了个‘河马’这么……粗犷的名字?”

    “有啊,当时说他的父母一个姓何,一个姓马……啊。”林启立时有些顿悟。

    沈素音道:“我之前跟你说过我改过一次名字,我以前确实是叫何素音,河马,河马,他是我跟马东来生的孩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