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命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九十四章 命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赶到的时候,原本待拆迁人迹稀少的普源里小巷挤满了围观群众,21弄周边已经拉起了警戒,林启被挡在外面,当时给王野打了个电话,才把自己接进去的,皱眉道:“这么多人,对周围环境破坏不小吧,不疏散一下么?”

    王野道:“已经安排了,大清早的,警力还没有全部到位,咱们的老百姓永远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林启被王野领进屋里,一眼就看到马东来正被一名警察拉着询问做笔录,顿时松了一口气,看来死者不是他,那警察林启也是老相识了,正是西浦局的刑警队长王伟。

    王伟回头看了一眼林启,本来一脸严肃的表情,更是眉头紧皱,责怪道:“王野,你干嘛把记者放进来?”又对林启道:“林记者,这里是案发现场,别说你爸爸是前任局长,就是市长也不能随便进来,先出去吧。”

    林启心说:“这王警官还以为我在《新闻不掉线》工作呢,之前跟踪大海哥被绑架、地沟油商贩陈永富被灭口的事件,现在都知道是明日生物搞的鬼了,但当时没事就找他问案情,弄得他到现在都有些烦我呢。”一时呆在原地也不知该说什么,他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命案,王野把自己叫来干什么?不会是拉过来给他做参谋的吧?照理说自己虽然是还没挂牌的侦探,但就算挂牌了,不管从法律还是警察办公程序上来说,自己确实没有资格进来。

    果然马东来愣了一句:“记者,他不是侦探么?”王伟即冷笑道:“什么侦探?查小三的么?咱们国家不搞西方那一套,侦探是不合法的,当然也有一些民事纠纷和商务调查的机构也管自己叫私家侦探,就这样也是在灰色地带游走了,你要是真想查案子,就学学你爸爸,考个警察从基层做起,不要搞这些旁门左道的事情。”

    王伟拐弯抹角的把林启说教了一通,王野黑着脸干咳了一声:“咳……这位就是昨天下午见过马东来的人。”又对马东来道:“你来认一下,是不是他?”

    马东来连连点头:“是的,就是他。”

    “原来如此。”林启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喊自己过来配合调查的,这时,三人一齐盯着王伟,王伟一脸尴尬,咕噜了王野一句:“那你不早说,不耽误事么。”王野便招呼了一声,把林启拉到一边作询问,王伟则继续给马东来做笔录。

    两人走到一楼窗边一角,旁边就是通往二楼的木楼梯,年久失修已成暗黄色且到处是裂痕,窗外正对着普源里的小巷,横七竖八的电线上竟还有人晾着衣服,原本长年不见阳光显得有些阴森的巷子此刻人头攒动,还伴着叽叽喳喳的议论声。

    王野把窗户关上,掏出一根烟递给林启,林启摇了摇手,便自己点上了,看得出来,他心情有些抑郁,林启轻声道:“你昨天刚上任吧,今天就碰了这到么件大案,正好大展身手啊,怎么看你这么压抑的?”

    王野朝王伟的方向瞥了一眼,脸别过来,猛吸一口烟,说:“什么呀,我还希望天下太平没案子呢,哎,你咋没跟我说,你们西浦局还有个大刺儿头呢?妈的,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林启笑道:“什么我们西浦局,我可不是体制内的,不过那王伟警官我确实跟他打过两次交道,是个圆滑的人,但是刺头……谈不上吧?”

    王野道:“不是他,这个王伟的履历我也有所了解,跟我一样,办过几件大案子,是个能干事的,圆不圆滑的以后慢慢相处呗,关键是这里的顶头上司,那个局座大人不好惹啊。”

    林启顿时领悟道:“你是说那个猪腰子刘胜局长?”

    王野接连点头:“对对对,就是他,唉,昨天晚上刚到任,不说热情接待吧,居然劈头盖脸的把我训一顿,这他妈叫什么事?”

    “把你训一顿?为啥啊?”

    “还不就是我师父干得那点事儿。”

    “好吧,他还管到千里之外的事了?不过这刘胜局长确实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人称‘铁牛’,我爸在的时候就听过这么一号人,脾气大,还喜欢独断专权,所以你还是留个心眼吧,免得被穿小鞋,”说着林启凑近了点,更低声道,“说不定也只是给你个下马威的,听说你们局里副局的职位一直空缺着,看看王伟对你的态度,想想看,如果你是那个铁牛,是中意刚刚调来资历优秀的警察骨干,还是跟了自己十多年的老部下?也许他也怕上头是故意派个人下来制衡他的呢?”

    王野眼中突然精光一闪,笑道:“你不当官也是可惜了。”

    林启无所谓的表情道:“从小跟我爸一起,再笨也能悟到点东西了。”

    这时王伟似乎已经审问完马东来,走过来冲王野吼了一嗓子:“办案的时候你怎么还抽上了?快熄了,还有我说你们两个怎么好像还聊上了?你们之前认识么?”

    王野继承赵天明的风格,一向是随性的很,见到林启心情也好不容易才放松点,不自觉就把烟给点上了,忘了这会儿是违反纪律的,赶忙掐灭了,自我解嘲的干笑两声,答道:“哦……这个……跟林先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也不是太熟,一两个月前,林先生在安顺救了几十个被人贩子拐卖的儿童,又把人贩团伙一网打尽,当时就是跟我对接的,都上新闻了。你不知道啊?”

    王伟一脸疑惑,好像是不知道的样子,问道:“那案子不是安顺警方办的么?”

    “嗨,宣传上的事情,你懂的,主要功劳是林先生的。”

    “好吧,”王伟脸上竟有些泄气的表情,“马东来是重要嫌疑人,先带回去了,我楼上再去看看,你赶紧给林……先生做笔录吧,别老叙旧了。”临上楼前还表情复杂得瞅了林启一眼。

    这时,扯了半天闲天的两人才正式说起案子,王野问道:“你怎么刚回上海就碰到这事?你跟这个马东来也是朋友么?”

    林启轻叹一声道:“也是巧合吧,说起来还跟安顺和你师父的事,多多少少扯上点边呢,我不是收到那个不知真假的‘渡边秀和’发来的邮件么,说你师娘奈奈子住在吴县福香街,我就想过去查探一下的,另外在杨柳坝村委大院的时候,一开始不是领走两个娃娃么,其中一个家长叫沈素音,就是这么巧,她也在福香街上开了个苏绣坊,我家里那位对她的什么苏绣工艺挺感兴趣,就一起来看看请教一下的,结果聊着聊着,不知怎么就说到她一个裁缝朋友失踪了,让我帮着给找找,这不,前天去了趟安徽才回来,也是昨天下午刚找到这里来的。”

    林启说到“师娘”两个字的时候,王野“嘿嘿”直笑,这两人谈案情都不忘调侃一下赵天明,“那个沈素音失踪的朋友……就是这个马东来?”

    “没错!”

    “那就奇怪了,警方失踪人口里没有登记他啊,他是两年搬到上海来的,还结婚了,哪谈得上什么失踪啊?”

    “我也奇怪呢,沈素音开始给我的说法是当时马东来没有亲戚朋友在世,失踪的时候也没有报警,但昨天找到他的时候,他也说自己不是失踪的,还说不想见到沈素音,说沈素音是胡编乱造的,态度很不好的样子……”

    王野眼睛斜着林启:“你是不是还知道其他事情,一并说了呗。”

    林启笑道:“果然是精明的老干警。”于是把这几天的见闻一并给王野说了一遍,他知道也许某一个关键的细节就是破案的关键,所以叙述得很仔细、很详细,几乎把那天晚上跟沈素音、沈珂夫妇二人在酒桌上的套辞都说了一遍。

    王野也很尽职的通通记录在案,最后正色对林启道:“现在还不清楚死者的身份,只能初步估计死亡时间在昨天夜里十点到十二点之间,男性,一米七,死于机械性窒息,脖颈未见明显伤痕,怀疑是被捂住口鼻后窒息而死的,现在还在楼上呢,你要上去看看么?”

    林启摇了摇手:“我现在应该也是嫌疑人之一吧,那个王伟警官还在上面,我就不去凑热闹了,他也不老喜欢我的。”林启也是刚刚悟到这一点的,要不然王野也不会大清早把他叫到案发现场。

    王野拍着林启肩膀笑道:“所以你就是深明大义呢,马东来夫妇是最后一个进入这屋子的人,再下来就是你,所以调查的程序还是要走的,当然你要是有不在场证明就更好了,就能立刻从嫌疑人转变成我的参谋员了。”

    林启白了他一眼:“还参谋员呢,又把刚刚王伟大义凛然的话放到一边了?”

    王野笑道:“那又怎样,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哈哈哈哈。”

    林启摇了摇头,还是没个正经,不过想了一下,昨天下午他跟领先日报李瑞、仇同凯、庞大海喝了一下午的酒,五点多钟才到家,那会费恩应该去接两孩子放学也没在家,之后自己就在床上一觉睡到大清早,然后就被王野喊了出来,也不知费恩有没有注意到我回过家了,他跟两孩子现在还在睡着呢,这上哪去找不在场证明去?

    “难道自己精神分裂,梦游出来干了一件案子?”林启不由一个激灵,真是佩服自己丰富的想象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