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二百九十一章 清河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九十一章 清河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林启笑道:“你这位故人倒是帅气逼人啊,这样的长相应该不难找吧。”

    沈素音脸一红:“他是比别的男人好看一些,不过他最好看的,还是他的心肠,一般英俊些的男子,大都清高自负,他的心却比女人还要温柔些,有个词怎么说来着……”

    “柔肠似水!”苏海星笑着接道,她本想说“柔情似水”,一来现在还不清楚沈素音到底和这个马东来关系有多深,二来她也是有夫之妇,而且相识日短,太过直白的调侃也不大得体。

    沈素音即点头道:“就是的,林先生,拜托你务必帮我找到他,至于酬劳您尽管开口,素音绝不推辞,”又对苏海星道:“你要那旗袍的缝制工艺,找他也是最合适的人选,就是他把衣裳一针一线缝起来的。”

    两个人见她突然激动起来,面面相觑,印象中这个女人一向是很淡定的呀,这反差太大,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连苏海星看了都心碎,端起椅子坐得她近一些,挽着她胳膊:“放心吧,我家这位,找人还是有一套的,是吧?”说罢两人一起看着林启。

    林启哭笑不得,就一个老家地址和一张素描画像,难度也不小了,苏海星怎么就这么揽下来,往自己肩膀上一搁?

    只是这会儿被两个大美女水汪汪的眼睛瞅着,实在是有些骑虎难下的感觉,半个“不”字都说不出口,特别是沈素音双目流波、眼带期盼,别说是男人了,女人看了恐怕都不忍心拒绝,只得硬着头皮道:“我尽力而为,这事办得八字还没一撇,那酬劳什么的还是日后再说吧,这样,我明天先去安徽走访一下,我估摸着得有三天时间吧。”问苏海星:“你要先回上海么?”

    沈素音当即插口应道:“我跟苏妹子也投缘得很,我丈夫这几天也不在家,不如就住在我这里吧,等你回来,放心吧,住我这半点差池都不能有,怎么样妹子?”

    这回林启和沈素音两人又一齐转头看向苏海星,苏海星一愣,暗暗好笑:“得了,又到我这了。”她还从来没有跟自己两个孩子分开这么长时间过,只怪自己刚刚大包大揽的,以为踢给林启就行了,只得暗自苦笑着答应了。

    下午,林启自己先回上海,苏海星住在沈素音那里确实放心得很,衣食住行都有人伺候着,某种程度上讲,比在上海还要舒适,她也正好和沈素音切磋一下技艺。

    回到家里,费恩问他:“星怎么没有回来?”

    林启简单说了一下,又道:“我明天一早也要走了,去安徽一趟,你要一起么?”

    费恩看了他半晌,问道:“那阿曼达和丹尼怎么办?”

    林启这才想起还在上学的两个孩子没人管了,他爸妈倒是也喜欢这两个混血孩子,只是林建军和吴秀敏都不会说英语,两个孩子也正在学中文,还说不利索,照顾起来实在不方便,只得道:“好吧,那这次我还是一个人吧。”

    简单收拾了一下,还是第二天一早就出发了,先坐高铁从上海到芜湖,三个小时后下车,再转乘到无为县的大巴,到了无为县再换车,在二十个镇两三百个村庄中,连问带询的终于找到了八里畔村,林启直是后悔,早知道还不如开车过来呢。

    这时已经是午后时分了,好在除了路途遥远、转车麻烦些外,大体上还算顺利,林启忍着肚子饥肠辘辘,沿路找村民询问找到那个叫清河湾的地方,林启一到这地方,就明白了沈素音为什么只给到这个“模糊”的地址。

    这个叫清河湾的地方,住户已经很少了,林启没费什么功夫就打听到了马东来的相关情况。

    清河湾果然是有一湾清清的小河,河边上住着十几户人家,青年人都去城里打工挣钱,还在这里的都是些留守的老人和孩子,林启挨个敲门询问,直到第五家的时候,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打开了院门。

    林启一开始就没有拿出沈素音的那张素描,他想既然是马东来的老家,应该还是他小时候的模样,长大后的素描谁能看得出来?于是直接问老人家认不认识马东来这个人。

    那老人家看去有八十多岁了,老态龙钟的模样,先是愣了半晌,缓缓道:“咱们这叫何家湾,没有姓马的。”

    林启奇道:“何家湾?不是清河湾么?”

    “那是解放后才改的,往年叫河家村,解放后通了渠,才改名的,我们年纪大了念旧,还按老的叫。”老人家自顾说着,又关上了院门。

    林启顿感一阵失望,先前问了四家,都说不认识这么个人,想想以马东来现在35岁的年纪,成年后就到吴县营生,还在上海生活过,说不定离开这里也已经将近二十年了,他的名字被人忘却了也属正常,只是他明明姓马,怎么会在这个何家村的?

    林启突然灵光一闪,他从小跟着养父母生活,这里又是他老家,自然养父母在这里生活的年限更长一些,肯定有人认识吧?当时只怪自己出发的太急,没跟沈素音问清楚马东来养父母的情况。

    好在现在通讯便捷,当即给沈素音拨了电话,沈素音想了想道:“他养父名叫何群,养母记不大清了,不过他们那边的风俗,女方嫁过来之后,也要改成男方姓的。”

    “原来如此,”林启心想,“何群,何家村,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只是有一点他还是有些奇怪,问道:“马东来既然从小跟养父母生活在一起,为什么养父母没有把他的姓改过来?”

    “这我就不清楚了。”

    “好吧,我现在已经到了八里畔村清河湾,有什么最新消息再通知你吧。”林启挂掉电话,又敲了那老人家的院门,老人又颤巍巍的打开院门,看了林启一眼:“还没走啊后生,我们这里没有你要找的那个人,你到别处去问问吧。”

    林启道:“他是被您这边的一位老乡收养的,养父名叫何群,老人家您还有印象么?”

    那老人家这时愣了一下,抬头仔细端详了林启几秒钟,才缓缓问道:“你找他们有什么事啊?”

    “是我的一个朋友拖我找他的,您认识何群么,老人家?”

    老人家低头叹了口气:“何止认识啊,他是我的侄子……”

    林启被老人家请进了屋子里,这是个二层砖瓦小楼,外表看上去刚建了没几年,里面跟一般的农户人家差不多,水泥地面,堂屋一张大的四方桌,几把椅子整齐的摆在四周,家里除了这位老人家以外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老人家一进屋便唤那妇女道:“金枝,去给这后生倒碗水。”

    林启心道:“应该是他儿媳妇吧。”

    那叫金枝的妇女穿着围裙,袖子捋得老高,应该正在后院洗衣裳,闻老人家唤她,敞亮的答应了一声,很快就端了碗水过来,冲林启咧嘴一笑,又回后屋了,老人家招呼林启道:“我们这的风俗,女人不见外客,这些年头很少有愿意留在家里的男人了,我那儿子一年到头也在市里打工,没办法,大孙子高中就要毕业啰,处处要用钱,等上了大学,再毕业,成家,还要在市里头买房,有时想想,咋地现在日子变好了,人却反而活得越来越累。”

    林启见老人东拉西扯的,只得附和着先聊两句,最后才问道:“老人家,您说那何群是您的侄子? 那他子孙的情况您该知道吧?”

    老人家叹了口气:“知道什么呀,我哥哥一过世,他们一家就搬走了,何群那小子从小身体就不好,去上海看病的,结果还是没有用,四十头上就走了,他媳妇没几年也跟着去了,他们这一家,命苦啊,要是活到今天,也该六十了吧,他那几个子女头两年还回来看看我们,后来也没音信了,据说有去了苏州的,还有个去了香港呢。”

    “正好将近二十年,”林启心想,“他们就是那个时候先搬到上海的,那时候马东来应该刚刚十五、六岁,养父母相继过世后,他就去了苏州吴县,那个去了香港的,应该就是他大哥——养父何群的亲生儿子,那还是奇怪啊,沈素音说他大哥还早他十二年失踪,马东来自己失踪了两年,加一起也近十五年了吧,时间上也大体吻合,他明明是去了香港,为什么沈素音要用‘失踪’这样的字眼?这显然是她的好朋友马东来告诉她的,难道他们兄弟两之间还有什么过节么?”

    林启摇了摇头,这是后话了,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马东来再说吧,又问道:“老人家,您知道他们搬去上海以后,住在什么地方么?”林启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城里到处在大拆大建,恐怕问到地址也是无济于事,不过有胜于无,实地查访一下,兴许还是有收获也不一定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