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二百九十章 素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九十章 素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林启开始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立刻就明白了,之前苏海星就提醒过他,沈素音和她要找的那个马东来关系不一般,这会当人家丈夫的面提这一茬不是自找没趣么。

    亏得苏海星又踢了自己一脚,她和沈素音坐得近,只当是林启对着她说话了,赶紧悄没声息的抢了对白,林启也配合得很,装模作样道:“好吧,回头你那服装店好好给嫂子取取经。”暗自抹了抹冷汁,只是许多问题埋在心里又问不出来,实在有些憋得慌。

    四人两两一对,苏海星与沈素音志趣相投,本来聊得开心,沈珂生意人一向健谈,林启这些年天南海北见闻也不少,于是高谈阔论,直到晚上九点多才散了,沈珂夫妇一直将二人送出门外,苏海星又与沈素音约好明早接着参观她的“大观园”。

    沈素音见她这么说,便道:“晚上回上海也得开一两小时的车呢,明早既然还再来,不如就在这住几天吧。”

    苏海星婉言拒绝了,只说以前只去过周庄和同里,今晚想跟林启去甪直古镇玩玩,已就在那附近订了酒店先住了。

    沈素音不时捋着被风吹散的发梢,笑道:“江南水乡大体上都差不多,你们既然想去,我就不强留了,明早我还去送小离君去上学,可能不在这儿,你只管来玩,当自己家一样,等我回来咱再接着聊。”

    苏海星答应下来,便上了车,林启打着方向盘,问道:“你不会真要去甪直吧?现在这么晚了,恐怕订不到酒店了哎。”

    “那咱们就在甪直镇的石板路上打地铺,嘻嘻。”看得出来,这一下午苏海星心情都好得很。

    “想不到你跟那个沈素音还挺投缘的。”

    “是啊,长得漂亮就算了,性格既我行我素,又知性优雅,既神秘,又大方,”说着有意无意的瞄着林启,“你不喜欢么?”

    林启一声苦笑:“别拿我开涮了好吧,你知道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知道了。”苏海星笑嘻嘻的在林启脸颊上吻了一下,搞得林启心神荡漾,方向盘一松,差点撞上街边护栏,直叫道:“安全,安全第一。”终于稳住车身,后背真冒冷汗,问道:“既然明早还来,那还是就近找个旅馆吧,阿曼达和丹尼还在家,你跟费恩打过招呼了没?”

    “当然,下午就说过了,对了,你明早有什么打算?”

    “还能有什么打算,街上先溜达溜达吧,沈素音说她明早不在,等她回来了你再告诉我,我再来问问她那个马东来的情况,本来今晚就差点没忍住……”

    苏海星这时笑道:“那一脚没踢疼你吧?”

    林启看了她一眼,笑着摇了摇头:“亏得你反应神速,要不然可就尴尬了,话说回来,这世上裁缝多得是,你干嘛一定要找那个马东来啊?”

    苏海星愣道:“我没有一定要找啊,这……不是你自己揽上去的么,你现在的本职工作啊?”

    林启道:“我这奈奈子还没着落呢,揽这活干嘛。”

    两人登时沉默了几秒,苏海星笑道:“是这个沈素音自己想找吧,她真是聪明绝顶的人,三言两语、不动声色的就给我俩指派了活干了,难怪上午还冷冷淡淡的模样,下午亲热拿我当姐妹似的。”说着苏海星美眸亮闪闪的盯着林启,“我这是拖了你的福呢。”

    林启笑道:“又来。”心里还是美滋滋的,两人并没有去什么甪直古镇,倒不是像沈素音说得那样,江南水乡大体上差不多,而是这两人心里头都有小桥流水人家的梦,什么周庄、同里、甪直这些个古镇,早在上高中的时候就玩个遍了,而且现在心里都有事,实在没那游览的兴致,于是就在福香街尾处找了家酒店暂住。

    第二天,林启把苏海星送到“兰花手”苏绣坊,自己真得在在福香街上到处闲转,一方面他确实对服装设计还是绣艺什么的不感兴趣,另一方面他想找找看有没有关于奈奈子的其他线索。

    当然,他又尝试联系了赵天明,还是无果,他不知道赵天明的计划路线,只知道他会把小妮那十一孩子送到旧金山,至于最后是什么交通工具就不得而知了,也可能先坐船送到他的天明岛上,然后再另想办法。

    林启想得是,他如果得知奈奈子就在自己现在身处的福香街,会不会激动坐火箭飞过来?

    当然,林启也再三考虑过“渡边秀和”给自己tí gòng这条信息的真实度,想来想去,还是一开始分析的那样,实在想不到如果是“渡边秀和”欺骗自己,那出于什么动机?到目前为止,他没有再收到“渡边秀和”的邮件,也没有任何其他提示,王野那边也没有查到任何结果,这个人又人间蒸发了。

    林启想,过去了这么多年,现在的奈奈子会是什么样子,已经成家生子了么,还是像赵天明那样的单身汉?家庭主妇,还是有正经的工作?就赵天明对她的感情而言,当然希望她仍旧独身,但恐怕也只能希望了,毕竟她只比赵天明小三岁,现在也有三十多岁了,不知她是否还记得赵天明这个义兄。

    那句话说奈奈子住在这里,其实也可以排除掉很多可能性,例如商户商场、办公楼等等,把重点放在沿街的小区和公寓,还有性别、年龄也可以有所限制,不知她是否还是黑户,如果有户藉的话,就更方便了,找王野或者郝正月帮忙在公安内网里搜寻一下,可以大大的提高效率。

    这么想着,这事似乎有些眉目,登时干劲都提高了,当即就把王野和郝正月两人都联系了,两人都表示这事当然义不容辞。

    之后林启把沿街所有的小区和公寓楼记录在案,最后实在没有线索,就按个扫楼,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奈奈子。

    回到苏绣坊的时候已经中午了,沈素音又款待了两人一顿,只是他丈夫沈珂今天却不在了,沈素音道:“又去杭州了。”

    苏海星捂着嘴笑道:“只听说过大学生翘课的,还没说过商会主席翘会的。”

    沈素音无奈叹道:“人生在世,名利二字,他干企业是内里行家,钱挣足了,就想着名誉和声望了,何止是苏商商会,还有什么行业协会,工会都有涉足。”

    林启问道:“你丈夫这沈氏集团到底是哪一行的?”

    “地产、交通方面都有吧,具体我也不爱多问。”

    林启心下恍然,果然都是肥差,不过这沈素音当着两人外人的面,这么直白的评论自己丈夫,确实如苏海星所言,有性格得很。

    这时沈珂不在,林启才问起那个马东来的情况:“你说你失踪的那位朋友,不是说成年后一直生活在吴县么,怎么给我一个安徽的地址?”

    “他在吴县、上海和安徽都生活过,上海的地址我不知道,吴县他一个亲戚都没有,而且又少朋寡友的,真正关心他的,恐怕就我一个人了,所以地址告诉你们也没用,只能把安徽老家的地址写给你,希望能找到一点线索。”

    “原来是这样,那你有他的zhào piàn,或者其他相关信息么,这样也方便找一些。”

    “这个……我也少得很,zhào piàn也没有,不过我可以画一张他的肖像来……稍等一下。”说着也不管三个人正在吃饭,又转身出去找纸笔去了。

    林启对苏海星笑道:“跟你一样的雷厉风行。”

    苏海星见他们二人聊得开心,自己只顾吃菜,这时正啃着糖醋排骨,见林启调侃,把玉葱般的手指在嘴里啜了一下,吸去糖汁,才揶揄道:“终于想到我啦?你不觉得这沈素音平时端庄有礼,处事也细致周到的很,怎么一提马东来,整个人都像没有心骨似的。”

    林启愣道:“有么,这倒没注意,不过就像你说的,他们感情如果真得非比寻常,也是情理之中,说不定是初恋qíng rén也不一定呢,我以前一想到你,也是六神无主。”

    若是换作别人,这番话多多少少都有些油嘴滑舌,是故意拍苏海星马屁,只有苏海星自己知道林启说得是真心实意,要不是正在别人家里作客,当然又要忍不住在他脸上赏记香吻了。

    沈素音拿了纸笔过来,饭也不吃了,咬着铅笔头一边想一边画,直过了个把小时,等碗筷都收拾干净了,才作了一个男子的素描来,递给林启,仍报歉意道:“只能这样了。”

    林启接过来,见那素描画得栩栩如生,不禁赞道:“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该有的特征都有了,想不到嫂子还有这份功力。”

    苏海星好奇,也接过去观摩一番,当时就惊讶道:“好英俊的……”说着眼睛偷偷瞄了一眼林启,林启也在看她,嘻嘻一笑,下面的话便没再说下去。

    这素描上是一个眉目俊朗的男子,有点像中写得剑眉虎目一派正气的模样,即使是素描,脸上的英气都跃然纸上,熠熠生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