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孤独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八十三章 孤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是一个排除法,赵天明把二十三个孩子挨个分析了一下:

    “首先,已经被领走的河马、小笼包显然不可能是什么达官贵人的私生子了,小妮亲眼见她父母死在五和尚手上的,也不可能是。

    剩下二十个,四胞胎姐妹花也不可能是,大丫、二丫、三丫、四丫不是被先行拐卖的,而是被她们的亲生父母遗弃,之后在街上流浪时被人贩子看中,然后才被我救下来的。”

    林启不可思议问:“这么可爱,健健康康的四胞胎为什么要遗弃了?”

    “不知道,可能是重男轻女,我想多数可能是因为养不起吧。”

    林启恨骂道:“生得起,养不起,畜生玩意儿,送到孤儿院都比直接遗弃了好。”

    赵天明接着道:“大潘和教主既然有人来认了,如果确认无误,也可以排除掉,剩下四个人,我想应该是天福、肥常、罗永和大炮。”

    “恩?”林启又疑道,“天福地福不是兄弟两个么?”

    赵天明笑道:“是一对难兄难弟,但可不是亲的,当时天福地福被福建莆田一带一个小有名气的老千养着,也是从人贩子处买来的,原来做做千门八将的风将,后来见他们两够机灵,也时常让他们赌局里帮忙,后来……嘿嘿,很不巧,他们找的下一个羊牯就是我。

    我当时的委托人是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她的丈夫流年不利,做生意破产欠了一身债,最后的本钱想在赌场里盘本,结果可想而知了,后来才知道,原来害他生意破产的也是这位老千,这位老千同志可真是执着得很,骗人钱财就算了,逮着一个人往死骗,就不太地道了,那妇女的丈夫万念俱灰之下,投河自尽了,留下一对妻女,本以为这事也该到此为止了,结果那老千还真是赶尽杀绝,绑了人家十五岁的女儿,逼那妇女还他丈夫的帐……哎!”

    林启接道:“所以你就仗义出手,解了人家的围,还顺道把天福地福弄出来了。”

    “是的,刚开始的时候天福地福还拿我当仇人似的,后来跟小妮他们生活得久了,才懂什么叫是非善恶,就是有一点挺可惜的,他们好赌的本性怕是这辈子都改不了啦,哈哈哈哈。”

    林启还是疑道:“但是仅凭这些你怎么能确定,只有天福不是那十个所谓的私生子之一?”

    “很简单啊,我得了天福地福,自然要问清他们的来历,要不然怎么送回去?”

    林启恍然大悟:“又是逼供那一套。”

    赵天明赶忙摆手道:“什么叫逼供,那是善意的询问,当着人家王队的面别乱说,小心把我给抓起来。”

    王野抹了把汗:“师父,能直接说事不?”

    赵天明才接着道:“当时那个绰号双飞手的老千,只知道天福是从安徽一家农民的家里拐来的,地福就不太清楚了,哦,当时他们还有另一个伙伴也一起被我救出来的,就是**,**年长他们两岁,算是大师兄了,他深得双飞手真传,比天福地福还要厉害一些,起手牌要么是花龙,要么是清龙,不过他是知道好歹的,多数时候还是认真学习文化知识,而不是沉迷麻将牌九,他也跟地福一样,双飞手只管从人贩手上买过来,却不问身世来历。”

    “原来是这样,”林启喃喃道,“那另外三个呢?肥常、罗永、大炮?”

    “肥常的爸爸是个杀猪的,早年间就得绝症死掉了,他是被继母卖掉的。罗永、大炮的情况就悲惨得多了,大炮的妈妈一边在家务农一边带他,他爸爸是个货车司机,长年在外,一家人一年到头见不了几次面,有一年年关的时候出了车祸,夫妻双亡,只剩下大炮,被拐子抱走了。罗永则是在医院产房里被抱走的,据说他妈妈还在月子里,当时就抑郁跳楼了,之所以这么多孩子只有他一人有真名,是因为被抱走时,他的手牌脚牌都已被写上了名字……”

    听到这里林启和王野都是一声叹息,人世间美好的事物大都有些许共性,而罪恶却是千奇百怪,各有千秋。只有殷少狼仍是淡定的模样,一副面无表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林启一想也是,他的经历似乎比起这些孩子的悲惨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林启又问赵天明:“那你一开始是怎么知道,这些孩子当中,正好有十个人是什么富商权贵的私生子的?而且只知道一个数字,却不知道是谁,也太不符合常理了吧?”

    赵天明答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个情报是渡边秀和给我的,当然,不是当面,而是通过他的渠道。”

    林启这时才恍然,渡边秀和需要想方设法把自己两个孩子的消息转交给赵天明,另外八个私生子就当做是附赠的情报了。

    想到这里,又想起渡边秀和临死前对自己的孩子真情告白的场面,心里仍然不大舒服,问赵天明和王野道:“你们有没有想过,等你们老了的时候,自己最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王野想了想道:“当然是希望我儿子平平安安,孙子或者孙女健康快乐的成长,再然后……就是活得长一点,哈哈。”

    赵天明吧唧了一下嘴,道:“我就比你简单一些了,我只要长命百岁就可以了。”见林启突然沉默不语,问道:“怎么了?你呢,老态龙钟的时候,最想的是什么?”

    林启思忖良久,才缓缓答道:“我想,可能是不孤独吧……”

    王野道:“你是因为看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一连串的事,受到不小感触吧?可是怎么样才叫不孤独呢?子孙满堂也未必不孤独啊,我就见过很多不孝子女的经典案例,甚至有一个怪现象,子女越多的孤寡老人,越是可怜,他们老了,无用了,就被当作皮球一样踢来踢去,只到临死前,一帮痴儿孝女才假惺惺的回到父母亲床边故作悲伤,为了争那可怜的一点遗产。”

    赵天明道:“在我看来,每个人都是孤独的,跟年龄其实是无关的,孩子有孩子的孤独,大人有大人的孤独,老人也有老人的孤独,每个人越需要自己被理解,结果却往往不能尽如人意。

    所以我辈中人,修行的第一要务,就是体会、理解、甚至享受各个阶段的孤独,而不是去痛苦的忍受,你想要自己被人理解,首先,你自己要理解自己的孤独,这是与生俱来的,伴随每个人的一生。

    由此引申开来,各行各业,工程师,作者,**,律师,医生,甚至饭店的勤杂工,扫大街的环卫工,澡堂子里的搓澡工,他们都会有孤独的表现,如果无法享受自己的孤独,就要学会理解,如果无法理解,就要学会克服,如果连克服也无法做到,总有一天,会走火入魔、误入歧途,从而酿造无数悲剧。

    例如刀术大师武原神梦,我想他早就已经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了,但是我的师父海川翼就永远不可能达到,武原神梦在他盛年时,抛家、弃子、舍业,为了迎合自己的孤独,但他是舍弃一切,他把所有财产都留给了妻子,也不介意妻子带着他的孩子和产业改嫁,甚至还亲自护送迎亲队,他是真正做到了无欲无求,海川翼也想学武原神梦,但道路却是截然相反,他是亲手杀掉自己的妻子,刻意为自己营造出一种孤独的感觉,难怪他被武原神梦逐出师门,因为这样的刀,是邪恶的。”

    林启喃喃道:“这么邪恶的海川翼却对渡边秀和忠心耿耿,渡边秀和的影响力也让人惊为观止了,只可惜就这么死了。”

    “那可未必。”赵天明淡淡道。

    “什么?”林启和王野异口同声。

    “你们忘了他身边还有一个会化妆高手呢?”赵天明又提醒道。

    林启这时才想起来,这个人的化妆术出神入化,当时假扮赵天明连自己和苏海星都没有分辨出来,假扮自己的老板不更加得心应手?难道那天晚上跟自己对白了半天的人,竟然是个假冒的?最后成了渡边秀和的替死鬼?

    林启左思右想,仍然否定道:“我觉得不可能,假扮渡边秀和执行任务我可以理解,替他去死?有这必要么?而且费恩那晚也在现场,如果他最后表达出来的感情有虚假的成分,费恩一定可以感受得到的,还有,”转而问王野,“你们检查尸体没有发现rén pímiàn jù什么的么?”

    王野也摇头道:“没有,除非他能让miàn jù长在脸上。”

    “好吧,”赵天明又换了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靠在床上,“那就当我想错了吧,不过总是很可惜啊,这到嘴的鸭子,还以为奈奈子的下落有转机了呢。”

    林启和王野均沉默下来,他们都是有分寸的人,赵天明虽是这种态度,也许只是把悲伤留在心中,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只有自己才能体会自己的孤独。

    林启和王野先回了安顺,过来领走大潘和教主的人明天就要到了,林启还是想亲自把关。

    第二天,两个家庭如约而至,流程上还是和上次领走河马、小笼包一样,陈娟例行登记,林启看过资料,也简单询问了几句,最后一起去医院采血检测,三天后结果出来,两个家庭跟自己孩子的相似度均超了9999,欢天喜地的把各自的孩子领走了。

    这几天,新任的福利院院长也把各项手续工作完成,表示可以先把孩子们转移到福利院了,除了那四胞胎,原来是吴老汉狮子大开口,一下子领养了大丫、二丫、三丫、四丫,突然有了四个乖巧伶俐的姑娘做女儿,高兴得吴老汉合不拢嘴,还要拉着李二婶帮忙一起照顾。

    林启送走认回大潘和教主的两个家庭,回到村委大院,准备把孩子们送去福利院,暂结束这仓促的安顺之旅,结果到村委大院一看,空落落的院子,只剩下四个孩子:天福、肥常、罗永、大炮。

    林启大惊失色,还以为又出了什么紧急状况,天福从怀里摸出个信封出来递给林启,林启打开一看:

    放在福利院不安全,我把小妮和那十个孩子带走了赵天明!

    林启把信纸一捏,这个赵天明,太胡来了……

    天气已经转眼立春,黄果树瀑布果然如传言中雄壮,瀑布下一条羊肠小道,一个大人领着十一个孩子,在春日里的阳光下,信步闲庭。

    后面的孩子,地福、**、二顺缠在一起争抢着什么玩具,长虎、文龙、周扒皮安静得跟在后面,老黄咬着嘴唇喃喃自语:“什么时候能再吃一回方便面?”小妮抱着海盗在后面拍了他一个脑刮子:“就知道吃。”佟鑫一反常态,跟在小妮后面一个劲的献殷勤、拍马屁:“就是就是。”妞妞拉着最前面那个大人的衣角,回头看了一眼,“咯咯”直笑。

    阳光下,赵天明嘴角欣慰得露出一丝久违的微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