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二百六十二章 简单问题的复杂性5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六十二章 简单问题的复杂性5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两个家庭前脚刚走,林启就接到庞大海的电话,说他下午两点多到安顺,林启看看手表,时间还早得很,便先回了旅馆,把沈素音送他的那件锦绣旗袍又给了苏海星,女人天性是爱美的,苏海星拿在手里爱不释手,观赏摩挲了好一会儿,等不及要穿起来试试。

    苏海星本来就生得天姿国色,穿上这件旗袍,如娇艳欲滴的玫瑰点缀着五彩缎带,更显高贵典雅,那饱满的胸脯下撑起的褶皱,从腰部往上,向前聚拢,形成完美的曲线,看着都让人想入非非。

    苏海星原地转了一圈,嘻嘻笑道:“你有没有那个沈素音的联系方式,回头我一定要找她讨教一下,这么漂亮的旗袍怎么做出来的。”

    林启说:“那个倒没有,不过我知道她住哪里,等这边事情完了,我带你去找她。”心想:“那敢情好,正好可以实地走访一下,去看看小河马。”苏海星开心得贴过来,给了他一个香吻。

    林启只觉一阵幽香扑鼻,抱着苏海星贪婪得吻着她诱人的双唇,这正当春风惬意的时候,当然一刻也不想离开,忘了赵天明还在楼下等着他呢,两人原本约好,林启只把衣服送上来给苏海星,便一同去城关镇福利院找杨院长,问她能不能给孩子办个接收的手续。

    结果林启沉浸在温柔乡里,心说让赵天明等几分钟也不碍事,等赵天明在外面敲门时,林启才看了看表,已经半个多小时过去了。

    赵天明站在门口对里面闭月羞花的苏海星视而不见,眼神“火辣辣”瞪着林启,愠道:“你们在上面生孩子呢?”

    林启略感惭愧得拍拍他肩膀,笑道:“差不多,**一刻值千金,理解一下,理解一下。”回头对苏海星道:“我们先去办事了。”

    苏海星听他两人对话内容也不避讳,自己虽然也是大方的女人,脸也不免红扑扑的,道:“快去吧,我跟费恩带着孩子们去城里转转,有事电话啊。”说罢待赵天明转过头,还娇嗔得瞥了一眼林启,谁知这一下更是风情万种,林启喜滋滋得答应一声,便跟赵天明下了楼。

    两人走在城关镇的街道上,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他们的两条腿,好在城关镇也不是很大,走了六、七分钟便来到了福利院。

    昨天陈娟对林启说:“一般回老家过年的,怎么也得等到元宵节过后再回来上班。”现在还是正月头里,所以两人只是过来看一下,也没抱什么希望,没想杨院长竟已经回来了。

    林启登时有些欣喜,便和杨院长把事给说了,原以为只是走个形式上的事情,想不到杨院长也给拒绝了,原因很简单,孩子们既然没在福利院,福利院怎么能给办接收呢?

    杨院长虽是个爽朗的中年大姐,做事情还是按部就班,该怎样就怎样,对林启和赵天明道:“你们说孩子不在我这里,我给办了接收,有个头疼脑热的还不算什么,万一出了点事,你们说,这个责任我是该担着,还是该撇了?困难就困难在,咱们这里,是一个多余的床位都没有了,我也真不是怕没钱,我还巴不得多收几个娃娃呢,现在国家政策好了,收一个孤儿,每个月都有补贴呢。”说罢还怕林启不相信,领着两人在福利院里外参观了一圈。

    这种乡镇福利院规模本来就不是很大,杨院长导游般一边介绍着,三十分钟就转完了,赵天明兴致勃勃的参观了一圈,林启是一脸郁闷,他上次就来过了,当然知道这里的情况,里面确实人满为患,不光是儿童,还有一些孤寡老人。

    杨院长看起来也忙得很,中间还接打电话了好几个电话,最后转完了,劝慰林启道:“你也别着急,哪个庙里还不能烧香?换个山头就是了,我这有实在困难,你就去市福利院瞅瞅,没准有辄呢?”

    林启想想也是个办法,只是无法理解出个证明而已,就是一张纸加一个章的问题,却这么难,还是有些垂头丧气的。

    两人出了福利院,赵天明道:“上不上学,有没有户口,其实也没啥大说法,你看看我,自由自在的,多好。”

    林启无语得瞪了他一眼,骂道:“你手里有绝活,到哪都有饭吃,当然没事,孩子们呢?什么都不会,将来依靠什么生存?”

    赵天明连连推手:“淡定淡定,这事可不是我在作主。”

    两人一时无话,回头往村委大院走,路过镇派出所时,林启心念一动,走了进去,想找陈娟再跟她商量一下这事,结果自然也是意料之中,陈娟最后说:“制度就是制度,程序就是程序,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社会不是要乱套了?”林启只得灰头土脸的出来,和在外面等着的赵天明一同先回了杨柳坝。

    正当午时,殷少狼和吴老汉在帮李二婶做饭,孩子们有的在院子里玩得开心,有的在屋里看书,佟鑫缠着小妮吵吵闹闹得不知在说些啥,老黄、周扒皮拉着两人劝架,见赵天明回来,一齐冲上来,佟鑫气鼓鼓道:“赵叔,你给凭凭理,什么事都让她作主,就这么一件屁大点小事,我就做不了主了?”

    赵天明奇道:“什么屁大点小事?”

    佟鑫义正言辞:“我们几个男人也想学刀,她就是不让。”

    赵天明愕然道:“你们学刀干什么?”

    “想长大了,跟赵叔和少狼哥一样,保护弱小。”

    小妮骂道:“你们连字都认不全几个,还保护弱小?不能分辨是非,学成了将来也是别人的打手。”

    “你怎么知道我们不能分辨是非?我们有老黄,有文龙,他们不都机灵着呢?”

    “那到时候叫你听他们的话,你会听么?”

    两人你来我往,又吵起来了,赵天明看热闹一般,啥话也不说,反而问林启:“你觉得哪个对?”

    林启白了他一眼,说:“他们这是都拿你当偶像,当学习的榜样呢,瞧你事不关己的模样。”走上去拉开他两,对小妮说:“学刀其实也不是坏事,保护不了弱防防身也是好的嘛。”又对佟鑫说:“但是这事是你不对,小妮只是想让你们先学好文化知识,一把刀只能保护少数人,有了知识,可以保护成千上万的人,哪个更有好处?想想看是不是本末倒置了?”

    佟鑫想了想,才把头垂了下来,嘟嚷道:“我懂了林叔,对不起小妮。”小妮也不愿跟他计较,瞪了他一眼,领着老黄和周扒皮回屋去了,赵天明这时晃了两步过来,在佟鑫头上摸了两把,骂道:“臭小子,想什么心思我还不知道,是不是喜欢小妮?喜欢就表现主动点,玩这些旁门左道的干什么?”

    林启和佟鑫一齐不可思议的瞪着赵天明,林启骂道:“你这家伙思想怎么这么前卫,他们才多大啊?”

    佟鑫脸一红,转头跟其他孩子玩去了,留下赵天明对林启笑道:“你真是木头脑袋,这么明显的事都看不出来,连我都不如,唉,那苏大小姐怎么看上你的。”

    “那是看对眼了呗。”提到苏海星,林启心情终于好了些,得意笑了起来。

    到了下午,庞大海如约而至,给每个孩子都拍了照,问他们能不能记起来原藉是哪里的,却只有小妮、佟鑫和一条龙知道,其余人被拐的时候,年纪都太实在记不起来事。

    庞大海还想给林启做个专访,结果林启因为给孩子上户口、上学的事纠着心,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致,最后也只给他拍了个照,只简单问了几句就要走,林启问:“怎么这么匆忙,不了解一下孩子们在这里的生活情况?”

    庞大海笑道:“忘了新闻的时效性?我今天晚上回去就要把新闻稿赶出来,明天一早见报,现在互联时代什么都快,你们前两天出租车大战人贩团伙,已经震惊得举国皆知了,你这刚回安顺就搞了么大件新闻,我不得赶紧蹭下热度?”

    林启这两天忙得都没怎么看新闻,心里喃喃道:“全国都知道了?这事闹这么大?”赶紧打开手机看了看,果然均已上了各大门户热搜了,不过也是豆腐块新闻,没有那么详细,心想:“可能是王队压下来了吧。”

    送走了庞大海,赵天明对林启说:“上了报纸也好,知道的人多了,孩子被领回去的概率也大一些,找到父母,你担心的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林启叹一声,道:“希望如此吧,对了,那个勇子不是招供了么,王队有没有来电话,有最新的进展么?”

    赵天明说:“有倒是有,不过帮助不大,第一,何当立在五和尚这条线,并不是只有五和尚一个人和他接头,还有一个叫婆娘的,应该是五和尚姘头吧,下落不明。第二,那个所谓望风的,确实就是那天假扮我的人,他是何当立的人,说是望风,其实也是监控,大臣们干活,还有锦衣卫看着,双重保险,这个大老板确实是很谨慎的人啊。”

    林启思忖道:“我听五和尚和文龙都说过这个叫婆娘的人,话里话外,似乎这个五和尚还挺畏惧她的。”

    赵天明笑道:“那这流氓还是个妻管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