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启明星探案集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回归5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五十六章 回归5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林启赶忙又把脑袋探出去向后看,果然见那五辆面包车已经被出租车团团围在垓下,不过那些出租车师傅显然要比自己聪明得许多,他们在张有依的指挥下,采用分散敌人有生力量的战术,用超车、加塞等各种精湛的车技,把那五辆面包车,两两之间通通隔开得老远。

    接下来一幕就壮观了,那何止是三辆出租车怼一辆面包车,每辆面包车周围都里外至少各三层,统统逼停之后,出租车上的师傅们,像演黑社会大片似的,纷纷从车上走下来,那真正个个都是威风凛凛、正义凛然的模样,声势上就完全压倒那面包车里的几个跳梁小丑。

    区别是大多数车上只下来一位师傅,有的车上下来两个,还有从车后座的人下来后惊慌不知所措的模样,看样子是莫名其妙被带过来的乘客,显然一下子就被这浩大声势震惊到了。

    只是那些师傅们,手上拿的武器非常有特色,好点的是工地上的铁棍,多数人是木棍,不过看那形状,显然是临时在路边上拾掇的,更壮观的,是人手一块沉甸甸的板砖。

    每辆面包车都被十几辆出租车加上二十多个手持棍棒、板砖的大汉围堵得水泄不通,后面的出租车已经挤不上来了,接下来是戏剧性反转得一幕,师傅们纷纷晃着手中的板砖铁棍,齐声高喊:“下车!快下车!”吓得面包车里的那些个“亡命之徒”,大姑娘似的躲在里面不敢出来,也不知刚刚那么嚣张,拿着铁棍敲砸林启那辆出租车的流氓,此刻是什么心理活动。

    这时,载林启那出租车司机也把车停了下来,下车助威去了,林启对苏海星笑道:“这就是发动群众的力量,我下去看看,赵天明估计很快也过来了,你跟费恩就在车上看着孩子们别下来吧,外面乱得很呢。”

    苏海星轻抚着林启胳膊嘱咐道:“嗯,那你小心点。”

    “放心吧。”林启下得车来,向回走了数十米,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禁笑了出来,心道:“这把五和尚可真得是插翅难逃了,原本是想抓住我,为他三个兄弟报仇的,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

    待走近了一些,林启心里嘀咕道:“不知这五和尚躲在哪辆车里。”前方堵得严严实实的,他也挤不进去,看着这黄果树大道这么大规模的瘫痪,心想:“估摸着很快也会有交警过来吧,这赵天明什么情况,怎么还没到的?”

    再看眼前,那些司机师傅们群情激昂,情况似乎要控制不住,那些流氓再不下车,他们手里的板砖恐怕要向面包车上招呼了,已经有几个按捺不住,拿着棍子开始敲面包车的车门了。

    林启暗叹一声:“总算见识到什么叫众怒难犯了。”不过他也不想做什么实际行动来阻止这些人,一方面他在非洲经历得每一场人祸都比今天更加残酷,他已习以为常,更何况那些面包车里的都是死一个、少一个的人渣,他才不会可怜他们,去说什么人命关天的大道理,另一方面,瞧这场面……他也拦不住什么。

    只是怕这些人等会万一打红了眼,不分青红皂白,误杀了五和尚,那可就幽默了,赵天明还眼巴巴得往这边赶呢,只得打起精神留意前方的“战况”,一边回头张望,心里暗骂:“赵天明这家伙是不是两条腿跑过来的?怎么这么慢?”

    正在焦急的等待着,只听前方一阵闹哄哄的声音,林启赶忙调转头看去,只有人头攒动,什么也看不到,当下灵机一动,心说站得高望得远,两步跳到一辆出租车上,原来是其中一辆面包车里的流氓被挑动的受不了,打开面包车门准备“突围”。

    结果这就是出笼的兔子,出来一个抓一个,那车上一共就五、六个人,一分钟没到,纷纷归案,连手上的铁棍都没抡得起来,只最后一个异常骁勇一些的,拿着一把大砍刀,左舞右挥,气势骇人,当然了,下场也最惨,司机师傅们见近不了他的身,全部抡起手上板砖往他身上招呼,那可是二、三十个大黄砖,一古脑飞过来,差点没把那人活埋了。

    林启站在出租车顶上看得好笑,真是倒霉催的,投降就算了哎,逞什么英雄,五和尚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会给你发奖金怎么说?

    看那六个人,没有一个矮胖子光头,看来五和尚不在这车里,这几人被制服以后,五花大绑了起来,讽刺得是,用得都是他们自己面包车上的绳子,想来这些绳子都是他们平时“干活”的工具,这回用到自己身上了。

    那些司机师傅聪明得很,怕还有人躲藏在面包车里不出来,十几个人一齐发力,把面包车推得侧翻过来,用砖头、铁棍砸了个稀巴烂,确保不放过一个。

    却不料此举鼓舞了其他人,围着剩下四辆面包车的师傅们纷纷效法,开始摇车,林启心道一声:“糟了,总攻开始了,这个赵天明怎么还不来?”这时就见远处,一人骑着一辆破电驴慢慢腾腾、悠悠哉哉的晃了过来。

    林启一下从出租车上跳了下来,三两步跑了过去,不可思议的骂道:“在高速公路上,骑着一辆破电驴,还逆行?”正是赵天明。

    赵天明笑道:“那也没办法,载我的拖拉机坏半道上了,我这还是花高价跟路过的人买的。”

    “拖拉机?”林启更惊道,难怪这么姗姗来迟,“你不会到镇上弄辆车么,以你的速度和耐力,杨柳坝跑到镇上,五分钟该够了吧?”

    “那也没用,我又不会开车。”赵天明没好奇道。

    “什么?”林启这回真是语塞了,世界最顶尖的雇佣部队的,最顶尖的杀手,不会开车,他还有什么话好说?但转念一想,不对呀,在芝加哥的时候为了救苏海星,不就是他驾车引开巴尔贝的?现在说不会开车,从何谈起?

    方欲再问,赵天明等不及的说道:“好了,言归正传,我的五和尚呢?”

    林启只得先行放下,指着前面“暴动”的人群,说:“不知道在哪辆车里。”

    赵天明似乎也被眼前的景象小小惊到了,往前走了两步,笑着问林启:“你是他们领头的?”

    林启砸舌道:“怎么可能呢,领头的是个叫张有依的大哥,不过这会人太多,我也没看到他。”

    林启一想也有道理,找到张大哥,可以让他留意着点一个光头,对赵天明一说,两个便挤到人群里找张有依,好在这人威望高得很,随便找个人一问,就知道在哪了,林启一看,正和一帮人也在推面包车呢。

    那面包车摇摇晃晃的,已经倾倒了45度了,最后加了一把力,哄然倒下,众人群起而攻之,先把面包车玻璃砸烂了,再舞着棍子往里乱捅一气,这棍棒无眼的,很容易照成死伤,万一五和尚就在里边,那小命真是岌岌可危了,林启心里一急,赶忙上去拉张有依,道:“张大哥。”

    张有依一见是林启,拉着他胳膊喜道:“林兄弟,你没事吧?”

    林启笑道:“这还能有什么事,是这样,这伙人中有个带头的,是光头,他手里有……不少人的罪证,千万不能给打死了,要不然警察没证据,得放走好多罪犯。”

    张有依一听,竟然这么严重,即刻回头招呼其他人停下手来,冲面包车里喊道:“里面的给我听着,警察就快来了,在这之前,我们可以把你们往死里整,也可以只抓住你们,你们做个选择吧,不想死乖乖抱着脑袋出来投降。”

    过了一会,那被砸得变形的车门晃了两下,里面有声音道:“这……这门打不开。”

    一帮师傅们“哈哈”大笑,几个人合力把门撬开来,里面果然陆续有人鼻青脸肿的抱着脑袋爬了出来,有的身上挂着彩,似乎还伤得不轻,林启一看,这车里也就四个人,五和尚并不在列,心里有些好奇,走上去踢了一个受伤较轻的人一脚,问道:“这么大的车,只装这几个人?”

    那人委屈道:“本想多抓几个娃娃的。”这话不说还好,被旁边人听到,又是气愤得一顿拳打脚踢,受伤最轻的变成受伤最重的了。

    林启摇了摇头,排除了两辆车了,还剩三辆,便对张有依道:“张大哥,你那招劝降耍得可以,不如剩下三辆车也这么得试试吧。”

    张有依二话不说,招呼人看着已经抓起来的,带着其他人去剩下三辆面包车旁,照着刚刚的模样,连声怒吼,很快那三辆面包车里的人也纷纷缴械归降,从车里下来了,林启回头冲赵天明一使眼色,说道:“不战而屈人之兵,还是这招最直接。”

    两人走了过去,五和尚一脸晦气的坐在一辆面包车的副驾驶上,他的两个亲密狗腿子,阿三已被拿下,勇子还坐在驾驶室,不知所措的模样,被三、五个大汉硬生生拖了下来。

    这时远处有警笛声传来,赵天明拍拍林启肩膀,道:“招呼一下那个张大哥,帮我一起拖住警察,十分钟就够了。”说着,打开五和尚的车门,把他拉出来,推到面包车后座去了,估计是有一些让他“招供”的手续要办。

    林启便拉着张有依附耳说了几句,让他带人帮忙把其他流氓通通押到一起,等待警察过来接收,张有依便依言而行,有条不紊的指挥师傅们行动。

    很快就有四辆警车疾驰而至,走下来十几个警察,张有依迎了上步,把警察带到那些罪犯面前,今天的收获着实是不小。

    那几个警察一看,脸色都变了变,这么多人,就他们带得手铐都不够啊,只得挨个先给那些没有被绑住的上手铐,而且人数太多,这几辆警车实在装不下,有个队长模样的人物跟张有依说了几句,张有依便开始指挥出租车司机逐步疏散,缓解交通压力,好让后面的警车开上来。

    林启见这边还有得忙一会,估摸着怎么也不只十分钟了,看看那辆车门又关起来的面包车,心道:“希望赵天明这次能有所收获吧。”于是先跑到开始坐的那辆出租车那,确定苏海星几人还是安然无恙后,便开始帮忙指挥起交通来。

    这时,裤兜里的手机突然振动了起来,拿起来一看,竟然是赵天明的,林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了看那面包车,这家伙就在里面,有事直接喊我不就行了?难道是要我过去帮忙?

    一想到这,脑子里顿时浮现逼供血肉模糊的画面,直是摇头,这活我可干不来,接通了电话道:“干嘛啊?”

    赵天明电话里道:“我耽搁了一会,刚刚到,怎么警察这么快就来了?”

    林启一愣:“什么?刚刚到?啥意思?”头一抬,就见赵天明拿着电话在前面左右张望,似乎在找什么。

    林启呆住了,看看身后的面包车,心道:“这世上……有两个赵天明么?”顿时想起,刚来安顺时的那天晚上,佟鑫跟老黄合伙作弄自己,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曾有人假扮赵天明谋害他们,只感觉一阵冰壶浇顶,猛得一回头,奔到那面包车前,用力拉开车门,里面却已是空空如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